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嫁给厌世状元郎(穿书) > 第40章 第 40 章

第40章 第 40 章


两人相视笑着, 不说话。可把欣欣闷坏了:“小姑父,别光光站着呀。”

这声小姑父叫得挺顺耳,楚陌回了她一干笑:“你在这, 我不得干站着吗?”才过去两年多,这小肥丫口齿都清晰了,保不准还会学舌。

“不行。”欣欣抓着她小姑的指不放,认真道:“我爷给了两文钱,让我牵着姑, 拉着她点,别叫她走走没了。”

吉安笑得腮帮子都漂粉,嗔怨地瞪了一眼那人。叫他几回来都选在夜半翻墙入,现在可好,她爹对他甚是不放心。

所以小肥丫的意思是, 他这些年送她嘴里的那些糖还不值两文钱?楚陌几步来到吉安跟前, 牵住她的另一只手, 俯视已虎着小脸对他的小肥丫:“你劲儿小, 小姑父帮你一块拉着,这样你小姑就不会走不见了。”

听着好像是对的,但欣欣又直觉很不对, 小下巴下落, 目光定在那两只牵在一起的手上,拧着小眉头陷入了思考。

一手一个, 吉安乐不可支, 抬头看近在眼前的人,模样更胜从前, 双眸依旧水亮, 只…嘴上开始冒胡茬了。见他穿的是一月前她让周明带回范州府的锦袍, 目光不由地落在肩、臂膀……

楚陌见之,双臂展开,还给转了个身。自定下亲事,他的衣物,除了里衣和靴子,几乎全是出自她手。

“正合适。”吉安之前还怕银红锦太艳,却不想穿到他身,竟分外冷贵,全无热艳:“太爷好吗?”

“很好,”楚陌盯着人,眼里盛满了温柔,他的吉安还是那么恬静,言笑间不含一丝杂陈,偶露俏皮,美好又可爱。不用她问,自个添上一句:“我也很好。出孝后跑了一趟南延府雁峡谷。”

她刚在前院看到那对大雁了,吉安心有触动:“大雁是你自己捉的?”雁南往北顺乎阴阳,又是忠贞之鸟。男方下聘以雁作礼,寓意从一而终、矢志不渝。不过少有人是去捉活雁,多是以木雕代之。

“嗯,”他想给她好的:“我们成亲的日子定在六月初六。”

“我知道。”

他未脱孝时,老太爷就书信与她爹娘沟通了。会试在明年二月,她跟楚陌、吉欣然与詹云和都要赶在今年寒冬前成亲。她是长辈,为先。詹家还没下聘,吉欣然的日子尚未定。

“你……”

“不对。”思考了有一会的欣欣终于回过神来了,上去扒那两牵在一起的手:“小姑父,你要跟欣一样,握姑一根手指。”

被打断话的楚陌,很不想跟她一样,但又怕她蛮缠。只得松开吉安,随小肥丫的意,牵住尾指。

两手被安排得妥妥当当的吉安,笑得一双桃花眼中水莹莹。楚陌故作无奈地低头与忙完的小人说:“拿了两文钱,你能不能就干两文钱的事?”

欣欣大仰着脑袋,小嘴张了合,合了张,两圆眼眨巴眨巴,好容易才挤出一句:“爹…爹早上也给了一文钱。”

反手握住楚陌,吉安撇过脸看边上花已落尽的桃树。楚陌心似被轻羽挠过,愈加抓紧那根指,抬眸凝视她含羞笑颜,灿烂比四月牡丹。嘴角飞扬,清泠的瑞凤目渐弯起,眼中烈光灼人。

佳人久不回首,楚陌情不自禁倾身靠近。阴影袭来,吉安眼睫微颤,慢慢落下。带着凉意的唇擦过颊,来到耳边。

心咚咚跳着,楚陌换了口气,盯着她红彤彤的耳朵,吞咽了下才低语:“安安,我六月来迎你。”曾经他以为自己活着,就是要送那些讨厌的人一个个去见阎王。可迟陵县东街的一见,在他心里埋下了根,叫他多了贪妄。

一而再的遇见,注定他们有缘有分。

定亲后,她送来的一针一线都像是枷锁。他被牢牢禁锢,却又心甘情愿,而深埋的贪妄也随之疯涨。

他想她在身边,永远。生生世世,生同衾死同椁。

灼热的气息烫着吉安的心,快三年了,她不敢说对楚陌有十分认知,但也晓其绝非迂腐之人。半夜翻高墙的事,他很熟练,她也不讨厌。私会被逮到,他坦荡荡,叫她啼笑皆非。他主动却又把着度,给了她甜蜜。

她能清楚地感受到他的真挚,在这古代,自己求的不就是此?

“我…我愿意。”不管他能否会意,吉安都想说这一句。

楚陌心领神会,激动得气息都乱了稍稍,闲着的右手覆上那颗大仰着的小脑袋,左手一用力,将吉安拉进怀里,唇贴着她的鬓,眼眶紧敛,心里在说:“吉安,你要一辈子待我好。”

“看不见了,放开我…放开我。”小欣欣挣扎着,奈何使尽全身力也摆脱不了蒙脸的大手。

白日里后院随时都会有人来,吉安轻轻握了握楚陌的手。楚陌虽有留恋,但思及前院岳父那张皮笑肉不笑的脸,还是松开了。

两人才分开,吉俞便来了:“你们又欺负我闺女。”脑门上细毛都乱了的欣欣,大喘着气,对她爹说:“小小姑父闹着玩。”

“大嫂面煮好了,善之赶紧回去吃。”吉俞拉过欣欣,瞅了一眼脸红红的小妹,只觉稀奇得很。但他是亲哥,不会打趣她。

几人回去前院,吉忠明正等着。见楚陌跟在丫儿后,连声催促:“洗洗手,面一会就坨了。”

十二岁的辛语,亭亭玉立。手脚麻利地煎了六个鸡蛋,盛入盘中,送去正屋,眼都不抬一下又退了出去。

她现在不小了,得要避着点嫌。转身见满院子的箱笼,笑压都压不住。爷奶可是说了,楚家送来的聘礼会一丝不差地进姑的嫁妆。

手在罩衫上擦了擦,辛语欢喜地往厨房走,改天得请二叔给她带个算盘回来。

楚陌吃完鸡汤面,再有不舍也得离开。

欣欣送他到院门口,蹙着小眉愁道:“小姑父,下次来不用带带这么多礼了。欣家小,都快放不下了。”听得吉俞止不住大笑,他闺女小嘴里吐出的话总是如此别致。

送走了楚陌,吉安便着手理聘礼。绫罗绸缎、皮毛等等,都被吉孟氏归到西屋书房静室里。金银什的不占地,抬去东耳房。

吉诚、吉俞去过楚田镇,对楚家的厚底算是知道一二,见着红缎子下铺满满的金锭子,尚镇定。可朱氏、洪氏几个没去过,只晓得姑爷家富裕,但…整整一箱的金银锭子,十两一只?

张巧娘年前生完孩子,面上丰润不少,抱着才六个月的闺女,笑得温婉。她羡慕小姑,但也替自个高兴。轻轻拍了拍近来愈发不安分的闺女,噘嘴去顶她的颊:“嗯……”

小姑跟她怀里这个,可是连着筋。她好了,她怀里这个只要性子不走歪,定也差不了。但瞧去年公爹、二叔一同过了院试便知,范州府小姑父对他们家的助益日后还大着呢。

西屋里的那些书稿,连她爹都眼馋,趁着她生小豆子,愣是起早贪黑地来她家,赖书房里不走。府城里三叔,还是举人,看小姑父的手稿也时有拍案叫绝。

可惜,那些他都带不走。

“小心着点。”见相公、二叔合抬起一只红木箱挪动步子,张巧娘赶紧上去把摊在地上的麻绳往边上踢了踢。回头见婆母与二婶交头接耳,嘀嘀咕咕,不用猜都知两人在讲什?

三叔家那位大小姐,男方也快下聘了。近两个月府城书信频繁往家里送,听相公说三婶想直接在府城嫁女。但三叔不愿意,坚持让男方下聘到村里。

见多不怪了。三婶那人,她早看得透透,精里藏奸,势利得很。好在三房不是她当家,不然跟这枣余村早断联系了。

“回来就回来吧,我也想见见大侄女许的是什么样的高门?”朱氏抄起手,眼珠一转尽是不屑:“一家子两个年头没齐齐整整回来了。爹娘还在,老三竟容得?”

洪氏嗤笑:“不容得又能如何?黄氏精着呢,她膝盖骨上扒两儿子,怕什?”不过在她看,那位也该收着点,不然说不定哪天老三就给她找个妹妹。到时候,黄氏就真成“大妇”了。

东耳房里,吉安在挨箱清点着,辛语拿着账本记录。十两的金锭子三十六只,银锭一百零一锭。红石头一块,玉牌三块,一尊玉观音……

“这是什?”点到第四箱时,吉安见有数只或鼓或瘪的布囊塞在夹缝中,拉出一只来,还挺沉。撑开布囊口,见全是饱饱的金花生,不禁弯唇。

寻了只空箱,将布囊归拢到一处。

辛语眉开眼笑:“姑,姑爷真不错。”不玩花里胡哨那套,尽来实在的。她决定等清点完,就去后院喂大雁。

西屋静室收拾妥当,落了锁。吉孟氏又带着几把锁来了耳房,见闺女这也理出大半了,便将锁放到桌上,从袖里取出楚家的聘礼册子,与辛语兑了起来。

确定没有出入,才放心将册子收好。等送嫁妆时,他们女方这也要出一本嫁妆册子。楚家下的聘礼,她跟老头子都没准备留,那这些东西之后都会出现在丫儿的嫁妆册子上,她得谨慎些。

“把我给你打的新被都抱去小仓房,腾出地,将贵重的东西都往里挪。”

吉安听着指挥,转身去床尾,只还没走出几步就听她娘朝外嚷嚷,“老二、信耘,过来抬箱子。”

此方在忙里忙外地理着聘礼,齐州府城三房那边也没闲着。知道楚家十八下聘,吉彦原打算携全家提早回去,东西都上马车了,不想屋主来通知,因家里分产要收回宅子。

很是措手不及。

照黄氏的意思,是想另赁宅子。可吉彦算计着时日,却是让李管事带人收拢家什。屋主也是理亏,没为难,主动宽限了几日。

“这就要回去了?”黄氏摸着墙,满眼里都是不舍,看过那些摆在四处的箱笼,心里生烦躁。

藕色袄裙外,罩着轻纱的吉欣然,柳叶眉上凝着轻愁,水灵的杏眼中却平静得很,动作缓缓地整理着书案上的手抄经文,将它们小心收进漆木箱子里。

“爹十月前就要赴京,我们确是不应再待在府城了。”前生她爹一举高中,名次虽在后,但万幸没落于同进士。

黄氏嗤笑:“娘也不尽是舍不得这里,”转过身看女儿,“回去了,咱娘俩得去谢谢你小姑。”若不是那一顿羞辱,欣然也不会长成这般出色。

吉欣然手下一顿,只瞬息又恢复如常:“当初是我不懂事,看家里人人都喜欢小姑,便以为只要自己变成她那样,就也会得人喜。现在大了,也知道错了。我是该谢谢小姑。”

这一年半,她数次往千鹤睡莲洲,弥补前生遗憾。也是在那亭里,得遇今生良人。她咬着牙随樟雨嬷嬷习大家礼仪,闲时也不看别书,就抄经书。让自己沉入其中,静下来。

苦白没吃。现在的她,已经不像小姑了。但她犹嫌不够,可…可又莫可奈何。小姑要嫁的是那人,那人非凡,夫荣妻贵。

嘴里泛起苦涩,吉欣然轻吐息,告诉自己不要再想了:“娘,此次回去,您还是尽量收敛些。别忘了,爹尚未把家底交给您。”

樟雨嬷嬷教她是真的尽心了,不止是行止规矩,还讲了不少内宅事,予她分析其中的弯弯绕绕。

懂得越多,她双目也渐清明。爷奶手握孝道,只要没行不慈之事,她爹就得当个孝顺儿子。

今世不比前生,就目前来看,她爹当个孝顺儿子,不会亏。就是娘……

“你爹那颗心硬着呢。”黄氏幽叹,来到闺女身边:“他一事无成时,我嫁给他,辛辛苦苦十多年,为他生儿育女为他忧。到头来,我还是个外人。”

吉欣然低垂着眉眼。不知在想什。黄氏拍了拍闺女放在经书上的手:“所以呀,你日后嫁了,一定不要像娘这般傻。该疼自个时,咱们就可着劲地疼自己。万不要把放低了身,卑贱到尘埃里去。”

………………

聘礼送到了,因着吉日早已定下,请期就走个过场。虽准备了两年多,该给吉安备的都已备好。但眼瞧着日子匆匆过,吉忠明老两口竟莫名慌了起来。

一时想是不是缺个痰盂,跑去小仓房看一看,不差又回头。一时觉好像漏了喜盆,脚跟没站定,又扭头去小仓房。

来来回回,一家子被两老弄得不安宁。东耳房里,吉安将绣好的盖头从绣架上卸下来收边。

坐在一旁的辛语,近日也在给自己做新衣。家里已经说准了,让她随姑去范州府。为了不给姑丢面,她也得捯饬两身新。

“月底了,爷奶给您打得床要到了。”

吉安弯唇:“到了好,也够他们忙两天。”楚田镇离东溪镇有百多里路,老太爷是想在范州府就地给她做张拔步床,这样可省心不少。只她爹娘死活不同意,坚持床一定要娘家做。

正好东溪镇上陈木匠父子就擅于打床,也会打拔步床,只是他们这小镇上少有人家嫁女陪拔步床。

她爹娘还要红木的,一张床十八两银。离着正日子还有一月余,两老急得很,镇子又离家近,有闲就跑去陈木匠家转。

收好袖子口,辛语抬起头来扭动发僵的脖颈:“下月十八,齐州府詹家就要下聘了。”那詹家也是好笑,姑这聘礼才收拢好两天,那头就把信送到门上。这是看姑爷下聘到村里,才定下主意的吧?

“嗯,三房快回来了。”吉安神色未有变,回来也住不久,她只望黄氏别再闹幺蛾子了。爹娘年岁这般,她又将远嫁,实有些担心。

她焦心的,亦正是楚陌在想的,他望他与吉安的亲事,顺顺利利。下完聘礼,楚陌并没急着回范州府,家里有太爷、周老管家看着,也无需他挂心。

“你打听清楚了?”

一身灰布长褂的方脸汉子,肯定道:“少爷,错不了。少奶奶家里分家,确实因三房不地道。那黄氏两眼皮子一挂拉就掉眼泪,出嫁前没这病。离了枣余村,病也好了。

之前亲家大舅老爷还跑到十三园来,要打三舅老爷。虽没漏出点什么闲话,但气狠了是真的。”

坐在书案后的楚陌,正在描着虎须:“你去齐州府见到吉彦闺女了吗?”

“周华叫我守着千鹤睡莲洲,年前有幸见着一回。”方脸汉子皱起眉头:“她戴着帷帽,我没窥见全貌。但瞧身姿,没有少奶奶高挑。举止轻轻柔柔,与詹云和谈笑时,也还算大方。”

楚陌描好虎须,开始点睛:“那詹云和呢?”

“您该清楚詹云和是个聪明人,他拒了朱正倾的‘好’意,那浅薄的师徒情就见底了。他得寻一人联手,您是再合适不过。加之三舅老爷家的小姐,他瞧着也顺眼,便没什可犹豫的。”

“他眼神不太好使。”楚陌一笔落下,提起时虎目中肃杀成。

除了在贡院,他从未与詹云和照过面,但已经够了,詹云和骨子里的傲气不下于他。不过也就只有傲气了,旁的没一样拿得出手。

方脸汉子目光落在画上:“您是要等到詹家下完聘再回范州府吗?”他爹的信三天两封往这送,让他盯着少爷,别叫他乱跑。

少爷这么大个人,他哪盯得住?

“明天就回。”楚陌放下毛笔,沉目看纸上的吊睛虎头。黄氏爱哭?但看大嫂、二嫂还有信耘媳妇的性子,便晓岳母喜爽利人。

黄氏心思倒是巧,就是…还不够狠。都快五月了,蛇也该出洞了。

………………

五月初一,吉家两老正等着陈木匠送床来,不想床没等到,先等来了两辆拖家什的驴车。

“老三人呢?”吉忠明朝着空荡荡的路道口望了一眼。

在卸家什的老汉直摆手:“哎呦,秀才公,别提了。我这心里还闹着,原好好走在道上,不知哪来的菜花蛇,得有我腿脖粗,钻出草丛就横着来。

我这驴车走在后头,举人老爷一家的马车跑在前。那蛇正好撞上举人太太和闺女的马,把马惊得连声嘶鸣,蹄子乱踩,偏离了官道狂奔。也是举人太太性子急,她要是再忍一忍不跳车,马夫就控好马了。”

“啊?”吉孟氏瞠目:“她人没事吧?”

老汉露了难色,也不敢再去看吉家人:“举人太太右腿折了,正在杏霖堂躺着。”哎呦,膝盖骨都碎了,当时那血流得…都叫人发晕。

“折了?”吉孟氏一时没回过神,只慌张扭头去看老头子。吉忠明倒是镇定,又追问了一句:“还有旁的谁受伤吗?”

老汉摇首:“举人家小姐没随她娘跳车,只磕破了头,受了惊吓,没什大碍。”

“你们是在怀道口那里遇着菜花蛇的?”吉忠明定了心。

“可不是吗?也就那地草高又阴湿,蛇虫多。”老汉卸下驴车上的最后一点东西:“举人老爷银钱已经付过了,我们就不打扰了。”

“慢走。”

吉忠明回过身,叫了老二:“套驴车,你去县里杏霖堂瞧瞧。”黄氏也该遭点报应上身了。她腿折了正好,让然丫头伺候她,一家子也能落得清清静静。

吉俞这一去,直到夜深才归。人还没进门,等在家中的几位,就听到熟悉的呜呜咽咽声。院门一开,就见吉彦横抱着一身血污的黄氏撑在家门口。

“快快快,把人放炕上去。”吉俞拨开愣在门口的媳妇,推着老三进院,一边还回头招呼被吓着的信旻、信嘉,“你们洗洗,去信宜、信启屋里睡。”

额上包着白细绵的吉欣然,由樟雨嬷嬷搀扶着走在最后。缓了一下午,其面上神色已归于平淡。只在见到紧凝眉头正担忧的吉孟氏时,眼泪一下冲出了眶。

“奶……”

她这般,吉孟氏还真有些不习惯,但还是放柔了声安抚:“到家了,没事了。屋里都已收拾好,你也赶紧回屋洗漱,好好歇息一夜。”

站在后的吉安,不着痕迹地打量吉欣然。一年半,她真是长进不少。刚那声“奶”叫得确实可怜,只有些过了。

她与她奶可是向来不亲厚。

“小姑。”吉欣然走到近前,强作淡然,但在颤抖的身子却出卖了她。吉安微颔首:“听你奶的话,快回屋歇息,好好养养神,”说到此不禁轻叹,婉声道,“你娘还指着你服侍。”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