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嫁给厌世状元郎(穿书) > 第71章 第 71 章

第71章 第 71 章


楚田镇田源街的街口修起了“状元及第”的牌楼, 位置是一早就选好的。工部的人到,见过了楚陌, 仔仔细细地测量过后便动工了。

自这牌楼开始修,楚镇中就有事做了。不去巡田,一天十七八遍地去巡视牌楼修建的情况。而正主呢?从说了要小后代起,就有点不太对劲了。

吉安留意了十多天天,楚陌真的是太过头。晚上辛勤耕耘,白天…寻摸产婆。关键小后代还没影儿,他已经查了楚田镇上几个产婆的祖上三四代,膝下儿女品性也被摸得清清楚楚。

一通下来, 没一个合心的。这还不止, 另她但凡想要吃点什么,哪怕是块豆腐,他都一问再问三问,是要酸豆腐还是辣豆腐?

吉安算是看出来,这位大老爷想要小后代不是说说而已。这股“过头”很快便被太爷、周老管家捕捉到了, 牌楼就此失宠。

三人针对“繁育小后代”的事,特地开了个会议。会议可总结为四个要点:一、母体补养;二、产婆素质要求;三、小后代诞生后的各项生活指标;四、母体恢复。身为“繁育小后代”事件的重要参与者——吉安,见他们越来越上头,不得不提醒他们一个现实。

她这还没信儿。

“这是未雨绸缪。”三人几乎是异口同声。音才落, 楚镇中就露了得意,拐了下被外称作文曲星的曾孙:“你做什抢我的词?”

楚陌干笑了两声:“我换一句, 过日子不能只盯着脚尖前。”目光不离吉安,“京里我们不熟悉, 各家之间又盘根错节。故谨慎为上, 产婆最好不要用京里的。”再一点, 他不能确定那时自己是否在她身边, 所以还是及早安排得好。

坐在榻上的吉安,用手压了压腹部,笑着道:“太早了。”他们动静闹得不小,建牌楼的官差私下里旁敲侧击地向辛语打听。辛语都不知该怎么回话,只得装傻。

“早好啊。”楚镇中一脸的严肃:“养在家里几年,知根知底,用着放心。”

这女人生娃,就是在鬼门关口走,一个针尖大的小错都不能有。他得确保他未来的小玄孙、小玄孙女有爹疼有娘爱,如此才能活蹦乱跳、嘻嘻哈哈地茁壮成长,不随他们爹。

楚陌郑重地点了点头:“我和太爷是一个想法。”子孙后代的命都握在他手里,他就不信那些产婆敢大意。

她还能说些什么吗?吉安抬手作请:“你们…继续。”决定了,从明天起她也要早起锻炼身体。不做什剧烈运动,就走走、打打太极。

“丫儿,”楚镇中怕吉安想歪,又来了两句:“太爷跟你说啊,小陌子这辈子不会再娶旁人了,太爷也只认你一个曾孙媳妇。咱们家虽仅剩小陌子一根苗了,但咱生多生少生男生女全看缘。

缘来,儿女双全。缘不成全,咱也开心过,在死前你们把家底挥霍完就算是对得起列祖列宗了。”

“老太爷说得对。”周老管家笑着附和:“少奶奶,您别生多心思。儿女都是前世欠下的债,债多债少也不是今生能说了算的。”

“你们放心吧,我不会自寻烦恼。”生孩子又不是她一个人的事。

这热火劲儿直到他们启程去齐州府都没过去,临走前一刻楚陌还让周明去范州府城打听,看有哪些积年的老产婆。

迟陵县枣余村,自老三回乡,吉忠明、吉孟氏老两口就在盼闺女。一天两天地过去了,左右等不着人。不止闺女,老三家然丫头也不见回来。

也不知父女两闹什不对了?然丫头在府城待着,老三给信旻相看谭家闺女,不让他亲闺女去谭府,非劳动家里老子娘。

谭家闺女相貌上不出色,配信旻差了些。但行止大大方方,眼神也亮,待他们这两乡下来的老货客道中不乏热络,看得出其是满意这门亲事的。

吉孟氏的意思是,让信旻跟谭家闺女见一面。吉彦大概是吃够苦头了,这回尤其重两老的意见。

等吉安到家,三房都已经跟谭家交换了庚帖,合了八字。看信旻两腮泛红,她这做小姑的只有祝福了。书中女主都崩没边了,她不以为谭…谭灵芷真的会贴合书里所写。

再者,她内里也是觉,信旻媳妇若是没点手腕,不定能压得住黄氏和吉欣然。三哥这么早给信旻相看,是希望儿媳妇能掌家。

谭灵芷这点本事还是有的,且她非常懂进退,行事也不莽撞。不然就照吉欣然对她的恨,她也不会一直安然到谭家败落。另谭家败落也不是犯了什杀头、灭族的大罪,吉安记得好像是谭灵芷的祖父滥用酷刑被告发。

此罪不及出嫁女,到时信旻要是有本事,帮着护一点谭灵芷的胞弟,就可以了。

“快进屋。”吉孟氏拉着闺女:“等你们好些天了,之前去府城,我还怕错过你们,故见过灵芷就赶紧回来了。”

叫上“灵芷”,该是十分满意。吉安反手搀扶住她娘。

楚陌与岳父、三位舅兄走在后。缀在最后的信旻低头与二伯家的小堂妹对视着:“欣,你看够哥了没有?”

“哥,你脸红得跟频婆果一样。”欣欣六岁了,长高了不少,身上的小肥膘脱去了一层,面上五官随之凸显了出来。现在瞧着,眼睛都大了一圈。

信旻笑了:“你不直勾勾地盯着哥,哥脸上红早退了。”爹从京里回来,就跟他讲了京中事。

长姐真的是和娘一样,越来越糊涂了。爹不在,他时有去镇上看娘。每回见,娘都说爹亏欠她,爷奶待她不慈,强调他是她身上掉下的肉,将来不管如何要听她的话。

嘴里泛苦,开始时他还辩几句。但娘根本听不得逆反的话,又哭又闹。后来他只听不说,渐渐的从三日去探一回,到五日一探、十日一探。

他没想冷落娘,但也是真不想多见她。

他怀念过去没分家的日子,上有爷奶,他和信嘉可以同信宜哥、信启一道早读,上私塾。私塾里有二叔,爹不在家,但家里有大伯。那时候,他过得分外安心。除了娘总是哭哭啼啼,他可以说是无忧无虑。

分家后,三房只爹一人在撑着,娘和大姐还隔三差五地折腾些事出来。他怕极了爹会塌。娘才断腿的那一个月,夜里他常被噩梦惊醒,醒了就抱住信嘉。这几年,他抓紧时间拼命读书,真的希望能尽快考取功名,帮爹一起撑家。

爹回来说给他相看媳妇,他觉挺好,但提了一个要求,请爹别照着娘和大姐的样子找。他喜欢大伯娘、二伯娘那样厉害又讲理的。

灵芷性子温和,但眼神里没有很多情绪,虽柔声细语,可话语不含糊,待他爷奶也妥帖,分寸拿捏得恰让两老感觉舒适。比起这些,相貌如何于他真的不值一提。

“哥,你肯定是害羞了。”欣欣煞有介事地点点脑袋:“我还是觉得你比小姑父差远了。小姑父在我眼面前都敢偷抓小姑的手。你跟小嫂子见面,却只知道牢牢牵着我的手。”小大人似的叹了口气,“我都替你着急。”

“你闭嘴。”两腮的红迅速外延,信旻稍稍用力捏了捏手里的肉爪子。

走在前的楚陌回过头看小肥丫:“你还敢提这事?”

“我只说了一点点。”欣欣小手捂上嘴:“没把你蒙我眼睛偷抱小姑的事告诉爷奶。”

楚陌手伸到她下巴下:“你已经告诉了。现在把你吃我的那些糖和糕点全吐出来。”

她告诉了吗?欣欣懵懵地看着小姑父,眨巴着圆眼细细回想,还摇头:“不可能,我爹哄我,我都没告诉他。”

一家子人瞧着热闹。楚陌故意板下脸,哼哼两声:“欣,别跟姑父装傻了。还不来糖果糕点,就拿你私房来抵。我知道你有不少私房银子。”

“我没有银子。”欣欣抽回被牵着的手,就往厨房跑:“娘,我想姥爷姥娘了,咱们去看看他们好不好?”

在厨房摘菜的洪氏哈哈大笑:“你准备去你姥爷家躲几天呀?”

“躲得了初一躲不过十五。”楚陌没放过,冲厨房说道:“欣欣,我跟你姑已经打算好了,这账你不清,我们就找你爹娘清。他们没银子,你就跟我们走。等哪天他们拿银子来了,我们再放你离开。”

“小姑父,你可不能带走我。我很能吃,会吃穷你家。”小女娃的童音已经带着哭腔了。

“不怕,吃饱了干活。也不用干旁的,就绣花。绣好了我拿出去卖,卖了买米。”

“你还逗,一会要哭了。”吉安拍打了一下楚陌。楚陌正经得很:“不行,一个月里我一定把这账清了。”

瞧妹夫的样子,吉俞有点信老三说的了:“不是,那些糖果糕点都是你送给我闺女的。怎的娶到我闺女她姑,你就出尔反尔了?”伸手拉过小妹,“你这是不满意我闺女她姑啊?”

吉安乐了。

“没有没有。”楚陌握住媳妇的左手,去拨拉着她右手的那只爪子:“这不是欣泄露了我们之间的一点小秘密吗?得让她长长记性,不然以后被人三言两语诓骗走了怎么办?二哥,你快谢谢我。”

吉孟氏掩嘴大笑,陌哥儿这张嘴真的是能言善道。

“谢你?”吉俞松开小妹,拉上妹夫问:“那你说说我家欣欣像不像小妹。”以前是他眼拙,总觉姑娘长得随娘。哪知闺女给他争了一回气,塌鼻梁在她娘的努力揉捏下成功地拱高了。一双蛾眉,和小妹就是模子印出来的。

嘴不像,但小肥膘一脱,脸小了,嘴也跟着小了。就连嘴唇都脱膘,变得薄厚适中。

“差她姑老远呢。”楚陌将媳妇挡在后:“二哥,你总拿闺女跟我媳妇较着劲可不行,这对欣太不公平了。”

“爹,”欣欣扒在厨房门口:“你先把我跟小姑父的账扯清了,再谈我美不美的事。”她记得自己好像吃了小姑父很多…很多牛乳糖、松子糖,那些都不便宜。

吉俞耍起赖:“没事闺女,咱们脸皮厚点,任他讨,咱们就不还。”

推着楚陌跟着爹娘进了正屋,吉安好久没回来了,屋里已不是过去模样。地上灰砖全换成了大切面的石砖,合了缝更平整。榻上也重新收拾过了,新木小榻几摆在当中,几上茶盏还冒着热气。

“快坐。”吉诚请楚陌到上手。楚陌也不客气,就座后扫了一眼屋里,面上露了满意。

吉彦留意到,笑着说:“爹娘去府城时,我请大哥、二哥找人整的。没费多大工夫,几个泥瓦匠手脚快一天就弄好了,又晾了几天。从府城回来,刚好可住。”

“三哥也快要去赴任了?”楚陌接过吉安递来的茶。

提到此,吉彦不无向往道:“把家里安顿好,就准备出发了。李管事已经带着家小,先一步启程。我这大概还要半个月。”

安顿好?楚陌眼睫轻颤:“你不带三嫂?”

吉彦摇首:“才去任上,人生地不熟,她身子又不便。我官虽小,但也是一方父母官,未必有余力照顾她。便打算等明年信旻成亲了,再着人来接他们一道南下。”

“信旻的婚事大哥、二哥代办吗?”一县父母官,无要事是不能离任的。楚陌不以为黄氏能操办好长子婚事。

“只能劳烦大哥、二哥了。”此事他在信旻亲事定下后,就已经和爹娘哥嫂商议过。黄氏不喜谭家姑娘,一心想借楚陌和云和名头去攀阳安府知府李茂志家闺女。可李茂志往他这递的信,是欲将姨娘养的庶女许给信旻。

他婉言给拒了。

这次回来,自个也较真地考了一回两儿子。这一年里,信旻闭门在家读楚陌和他的书稿,进步极大。再沉淀沉淀,明年若无意外一举过县试、府试、院试是十拿九稳。

历经许多事,吉彦自觉心胸放开了,看轻了名利,愈发在意长远。该多谢黄氏和欣然,这娘俩可是叫他吃够了教训。他不想去图李茂志的势,只望信旻能比他命好,妻贤子孝,家宅安宁。

小妹…因着爹娘,小妹面上不显,但心里多少有些埋怨他。他该的,京里那回邪寒入体,小妹能管他,他已经很知足了。信旻…是个好孩子,不同于他。他相信将来孩子真到了不得已的境地了,小妹有能力不会完全不管。

这就够了。至于云和…他要求不高,不结仇便可。

“你们好,我们费点劳力没什。”吉诚挠了挠头,也许是自个日子好过了,他看老三…有时竟有点舍不得。黄氏那边一条腿都瘸了,还不省心。老三派官的消息才送到家,人还没着家,她就在黄耀米夫妇陪同下去往阳安府。

好在三人到齐州府时,走了一趟詹家,被詹家老太太硬留着没让离开。詹家的下人就等在码头,老三的官船一抵达,便立马将事告知。

黄氏性子是越来越拧巴,过去腿脚好好的,她都没能当上老三的家,现在…却想一把将三房整个握在掌中。

要老三事事听她的,那黄耀米也不是个东西。这老三还没到哪呢,他就打起“师爷”的主意了。做师爷,他读过经义吗?老三要不是为着信旻、信嘉,早休了黄氏了。

还折腾?再折腾下去,准没好果子吃。

吉俞附和:“对,你那屋安生了,我们都能多活几年。”娘回来就跟他说了,谭家闺女不是个简单的主儿。这最好,只要她能压住黄氏,以后信旻若是敢对不住她,他第一个动手收拾信旻。

老三不在这半年多,黄氏闹出多少事?以前团在一起的时候,她这个瞧不上那个嫌着臭,恨不能离吉家院子百八十丈远。等老三把她送镇上去,她能一天照三餐往村里跑。

信耘家小豆子才多大?玩忘了在三房门前撒了泡尿,正好被她回来逮见了,拽着条跛腿冲上来就是一脚,把娃踢得头栽地。不过大嫂也没饶过她,拿了扁担一顿打,还吼着要将她左腿也给打折。

整天闹哄哄的,烦得两老带着欣欣去小妹庄子上住了几天。后来还是大哥拿了黄家的不是,才叫黄老才、黄老娘出手治了黄氏。

都是一家子,吉彦也不怕他们笑话:“这两天也不知听谁说的,小妹得了敕命。她又问我,为什么不给她请封?”别说他还未上任,就是将来有那么一天了,他也只想请封娘。

敕命,是封德行俱佳的妇人。他请封她黄妍娘是实打实的欺上,不敢也没那脸面。

信旻都尴尬地默默退出了正屋。

吉俞听了也挠头,转眼看向楚陌:“状元郎,像这样的人你说怎么治?”黄氏稍微收着点,老三也不会把她一人安置在镇上。

治不了黄氏,是因为你们还把她当人。楚陌笑而不语,换作他,黄氏一而再再而三地招惹,他会觉她是头记吃不记打的畜生。畜生嘛,那就好好训,训到她听话为止。

说起小妹,吉诚这还有一消息:“钟知县的弟妹…昨晚上突发疾病死了。”

楚陌敛下眼睫:“她死得倒轻松。京里因她的一己之私,闹出多少事?良王、内阁首辅、赵家全部被卷在内。我还想着要找她对质一番,问一问安安到底是什么样儿人。”

吉孟氏叹气:“钟映有她这么个娘,也是无奈得很。”死了,那孩子日子还要好过点。

“我估计这两天,钟知县肯定会上咱家门。”吉俞双手抱臂:“有关小妹的流言从县郊码头那才传开,我就觉不对。果然很快又有新消息传来,说……”歪头欣赏妹夫的脸,“善之,你有没有考虑留点胡子遮一遮?”

这张脸没少惹事。

“不要。”吉安瞥了一眼她二哥:“尽瞎出主意。”她还没看腻楚大老爷的盛颜。钟蒋氏突发疾病死了,这是钟知县给出的交代吗?她没受什么损失,无所谓,就不知京里那几位愿不愿意原谅了?

“以前没觉着迟陵县码头是个好地方,现在不一样了。”朱氏端着一大盘才出锅的糖丝地瓜进屋:“停歇在码头的船只越来越多,那带来的消息一茬一茬的。爹最近就爱往那溜达。”

吉忠明笑了:“我也是闲着无事。”

该是在担心他们。挨着吉孟氏坐的吉安,倾过身去握了握她爹放在榻几上已经长斑的手:“闲着无事,那这次您和娘也随我们去京里转转,正好太爷和迅爷爷也一道。”

“小妹,”吉诚、吉俞、吉彦三兄弟不约而同道:“这不行。”

“三哥,你一脑门子糟事就别吭声了。”楚陌笑看向吉诚、吉俞:“去京里玩几天而已,你们紧张什么,是觉我们两口子会照顾不好吗?”

吉安见她爹没出声,立马接上话:“爹读了一辈子书,虽然停在乡试,但谁心里还没个梦?去天子脚下看看,多少人的念想,他们又不是不回来?”

朱氏这个做大嫂的发声了:“去玩几天没事,但你们两口子可别让我们三家子在外抬不起头来做人。”三儿子,娘老子被闺女弄去养了,成什么样子?

“怎么就抬不起头来做人了?”吉安可得提醒他们:“我上头没婆婆,就一太爷了。娘不顾着我点…”

“你有了?”吉孟氏一喜,怎回来这么久也不吱一声?一屋人盯着吉安,顶着一众炽热的目光,吉安眼珠子看地,清了清嗓子喃喃道:“正在努力。”

“迟早的事。”楚陌是一点不见羞,这次他本就打算要带上岳父岳母回京:“娘,咱们这有没有手段厉害的产婆?”

这个还真有,只是吉孟氏不懂了:“你给谁找产婆?”

楚陌嘴都张开了,吉安急道:“等一下,等我出去了,你再跟爹娘哥嫂说。”她皮子没他厚实,就不掺和这种场面了。疾步走出屋,她家楚大老爷好像不知道什么是羞。

媳妇就这么丢下他了?楚陌剑眉耷拉下:“娘,您说我这是为谁担忧为谁忙?”

“别演了,快点说到底是给谁找产婆?”吉俞看小妹走路那步子也不像是有孕在身。

楚陌面有哀伤:“楚家就三口人了,我上头没爹娘,太爷年纪大了,也指望不上。我和安安年轻不知事,就怕哪天有了都不知道…”

“好了别说了,”吉孟氏听不得这些,心都揪着:“我跟着看两年。要哪天真有了,咱就写信回来,让你二哥请村里王二娘去京里。她祖上便是精这行的,去年还在下村那里给人挤过死胎。”

“娘,”吉诚傻了,怎么从几天一下子就变成两年了?

“怎么,你真当你小妹是泼出去的水啊?”吉孟氏也不否认自己偏心,摆谁身上一连三儿子,快四十了来一闺女,都会疼到骨子里。

楚陌笑得欢喜:“娘,有您看着,我就放心了。”

“善之,你故意的吧?”吉俞还想说什,就闻屋外传来呜咽声。吉安牵着眼泪珠子往下淌的欣欣走进屋。见着大坏蛋小姑父,欣欣再也忍不住了,仰着红红的小脸冲他哭:“你都拐走我小姑和大鱼姐姐了,还要嗝骗走我爷奶哇…”

“又是谁惹的?”洪氏抓着一把葱头走到门口,笑看她闺女那伤心样儿:“她小姑父,你就不能让让我们家吗?”

吉安抽了帕子给小侄女擦擦眼泪:“她自己蹲在门边上听的,忍了好一会了。”

“老鹰抓鸡都是一只…一只抓呜呜,”欣欣越哭越伤心:“你一次骗两个走哇……”

“那你要不要还我银子?”楚陌看小肥丫都哭出汗来了,不由发笑。

欣欣抽噎着:“我带你去镇上,你咻…你把我三婶娘和她的老嬷嬷骗走吧。”

“三叔多谢你出的好主意。”吉彦自己先乐了,一屋子人跟着笑。朱氏揽着小侄女的脑袋:“几月不见,你们要对我们欣欣刮目相看。她都能听出你俩在哄骗。几天…两年,到时候再耍点别的花样,两糊弄三糊弄,一年一年就过去了。”

“大嫂,我问你,我是不是爹娘生的?”之前爹娘虽没说,但她也不瞎,看三个哥哥的神色便知黄氏没少闹。吉彦不在家,她跑来枣余村不就是闹二老吗?

朱氏没打算阻挠:“是,可你们隔段时日也得送爹娘回来住住。”

“你们也可以去京里探望。”楚陌跟小肥丫大眼瞪着小眼:“走迟陵县码头上船,抵京时我们会去接。”

欣欣气愤道:“吃穷你家。”

“那你要放开肚子吃了。”楚陌细细看,小肥丫还真如二哥说得那般,五官越长越精致。

一提到吃,欣欣才收住些微的眼泪又泛滥了,拉着小姑上前两步:“我一共有四十三个金花生,三十九颗银花生,还有十七两银子,一百三十五个铜钱。您看够抵我吃你的那些糖和香糕吗?”

“你还挺富裕。”楚陌拿吉安的帕子给小丫头擦擦脸:“小姑父没骗爷奶,他们是去你小姑家里看看。你要是不放心,等你爹娘有空了,可以让他们带你来京里瞧瞧。”

欣欣抽噎着松开小姑,扑到她奶腿上趴着:“可我舍不得爷奶。”爷会偷偷塞给她和小豆豆银角子,去码头还会给她们带甜饺子回来。奶教女红时虽然很凶,但会抱着她一边说她笨一边握着她的手教走针。

“都大姑娘了,不能咧大嘴哭。”带在身边快一年了,吉孟氏也喜欢这小孙女。小丫头心眼实,比起老三家的那位……

“爹?”

吉欣然几乎是一下马车就往院里跑,见吉安站在正屋,便知人都聚在正屋,还没进屋就说道:“你怎么给信旻定了那么户人家?她除了有个知州祖父,一无是处。况且她那知州祖父,也不是个好人,会盯上信旻,完全是冲着小姑父来的。”

有些人还真不经念叨,吉孟氏搂着忘了哭的小孙女,望着冲进正屋的大丫头。一屋子长辈,她就冲她爹这样说话?

詹云和跟在后,进了正屋,抬手向各位长辈拱礼:“近日云和家里事多,故来晚了几天,还望祖父、祖母…岳父体谅一回。”

“你我这个情况,家里事都多。”吉彦不理闺女,示意女婿坐。吉欣然草草屈了屈膝,面上不善地看向吉安:“小姑呢,小姑也觉得信旻这亲事可?”

吉安敛目:“信旻虽是我侄子,但他父母双全,亲事还轮不到我来做主。”

“可那是谭志敏的孙女。”吉欣然一想到谭灵芷要成她弟媳,整个人都不好,眼眶红红,怒目看向楚陌:“姑父呢,谭志敏为何被下放到齐州府,难道您不清楚?”

心头一动,楚陌打量起她:“你说说我该清楚些什么?”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