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嫁给厌世状元郎(穿书) > 第89章 第 89 章

第89章 第 89 章


“就该这么来。”辛语最喜欢那些假仁假义了。用明小叔的话说, 只要口号喊得好话说得美,“假仁假义”就得往真里演。只要能得好,谁还管真善还是伪善?

明白了, 月娘欣喜于闺女跟了个聪慧又拿得住的主儿, 笑着道:“谢家二姑娘心系穷苦百姓,行大善,那是菩萨转世。咱穷苦百姓不能吃了人的, 还不记好,必须得好一番颂扬。”

吉安点首:“行, 那你回去也帮着说几嘴。我这…”转眼看向辛语。

“我一会就去找方管事。”辛语手撑着腰,最近她这腰没少劳动。屋里几个都以为她总在外跑,遇着相好的了。绿云话里话外地警醒她, 莫让人骗了。谁也没想到姑爷头上。

正常,姑爷现也不在京里。当然在京里, 她也不敢。

又想了想, 吉安婉笑:“顺便让方管事往东直街几个商行转一圈, 看有没有新鲜的海鱼。”

“好。”

辛语娘走了,吉孟氏端着一盅秋梨燕窝进屋:“温热正好, 快用了。”丫儿这胎怕是个小子, 怀喜的反应与她一模一样。不吐不闹,天一干就上火,三个儿子全是这般。到了怀闺女, 前三月早间犯恶心。过了那劲儿,一天都好好的。天干也不上火。

“您真是来服侍闺女的。”吉安听话地吃起秋梨燕窝。

“没旁的事, 我也是找点活儿动动手脚。”吉孟氏坐榻上, 给自个倒了杯茶:“来京里, 过起这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日子, 一点都不得劲。越过我是越发想不通,黄氏…然丫头她们怎么会欢喜的?”

为这样的日子,那真是抓破脑袋地算计,甚至泯灭人性,罔顾人命。

“各有追求吧。”吉安掰算着日子,二哥他们也就在这几天到。

追求…把命追没了。吉孟氏目光落到堂侧的凳子上:“月娘这回来,可是带了信儿?”之前几回,她没带信也不来打搅丫儿。

点了点头,吉安细嚼嘴里的秋梨,慢咽下:“还不确定,尚只是怀疑。”但八成就是谢家。谢家主母邹氏膝下只两闺女,大闺女谢紫妤,即雍王妃。雍王景染是昌平皇帝元后所出,亲舅舅乃户部尚书沈坦。

另雍王妃父亲谢宁海,是肃宁总督。肃宁有铁矿,铁矿能制兵器。有银钱有兵器,就差兵了。而她家那口子呢,现手里正握着三十万骁勇的北伐军,又擅于领兵布阵。全乎了。

但谢家太会想当然了。先不说楚陌乐不乐意的事儿,就只论现龙椅上坐着的那位主儿。其从入主东宫到现在稳定朝堂,仅仅用了一年三个月。这可不是靠点运气,就能做到的。雍王凭什么以为能扳倒他?

吉孟氏也不问是谁家:“咱们小心着点。”于这京城,她是个外人,跟着闺女行事就成。

“好。”吉安用完了一盅秋梨燕窝,站起身拉她娘出屋,去小园里走动。右手抚着肚子,快五个月了,已显怀。每日里一个时辰的走动,早中晚打太极放松。她现在仍觉步履轻盈,夜里睡下,摸摸四肢,也没胖。

听娘说,再过过,肚里那位就不安生了,会翻身伸展手脚。她很期待。

京里一直严防,各家无事少有出城。故城外有流民,城里知道的人家并不多。也是流民少,没闹出大动静。

但那是之前了,几乎是一夜之间整个京城皆知南徽动乱,殃及了大批无辜百姓。寒冬将至,从南逃到北的流民食不果腹,居无安处。碎花胡同谢家二娘,菩萨心肠,在城外、通州、津州、罕州都煮粥施善…

“真真是好人,那些流民可怜得很。”街头巷尾都在传:“里头有不少老小,咱身上都穿小袄了,他们还衣不蔽体。也是咱没那余力,不然定是要学谢家二娘。”

“说的是。谢家二娘心善,以后谁娶了都是福。”

“好人好报,但愿菩萨给她择个好夫婿…”

“支了好几个粥棚,那得花费多少银钱?”

“能花得了几两银钱?你当碎花胡同谢府跟咱们一般,人家那是高门大户。一个月的例钱,够咱们一家十来口吃用好几年。咱屋后齐大娘子在东城哪家当差,一月五六两银。”

外头传得火热,吉安待府里,再一次给宫里那位贵主竖起大拇指。皇帝真的是…给他搬块砖,他能搭起一座长城。这回是铁定有那么一群人…荷包要缩水了。

拎着被方管事送回的小钱袋子,她这四百七十七文钱是花用不出去了。原想说捧流言的小活儿,肯定用得着。结果方管事才放个风声,还没用着银钱,风就刮大了。

此刻皇宫里清乾殿,景易正坐在龙椅上拿着打湿的方巾,擦拭着没泛一点泪花的两眼:“朕感激涕零。善之两口子都忧国忧民,大景臣民若全像了他们,朕劳死无怨。”

看着皇上那双被擦湿的眼睛,小尺子勉力挤着眼泪,想他那死鬼爹,想他那狠心娘,还有入宫净身时的痛和绝望…身在福中,他实在流不出眼泪,只能靠忆苦。才净身那会,他连茅厕都不想去,满心都是以后不能娶媳妇了。

他要生个脸跟他一样圆的闺女,只能是痴心妄想了。眼泪刷刷流,越想越悲伤,他也不抬手抹一下:“皇上,奴才去了城外,肝肠寸断啊…那些流民太可怜了。杀千刀的赵子鹤…就该押他去城外瞧瞧那些眼巴巴望着粥锅的娃娃……”

景易湿巾子捂上眼,哭腔到:“朕要送他们归乡,帮着重建南徽,可…可是国库空荡荡。这可怎么办?”

“皇上,您别焦心。”小尺子哭得脸都胀红了:“您养着满朝文武是做何的?为君分忧…仗不用他们打,难道这点子忧还能劳您来费心思?”

湿巾子一放,景易神色一收:“去把张仲给朕请来,他不是想回头做纯臣吗?”严启都完了,那老东西却好好的,这叫他满心愧疚。“能不能上岸,就全看咱们张首辅如何…为君分忧了?”

一把抹去眼泪,小尺子从怀里掏出五张百两银票:“皇上,这算奴才的。虽然不多,但您…”您出息得有点意外,时候也短,不然他还能再多拿出点,“奴才去找张首辅了。”

“小尺子,”景易感动了:“没辜负朕对你的好。”毫不羞耻地拿起那几张银票,“你寻完张仲,顺道去把魏兹力叫来。朕有点想雍王几个了。”

“是,奴才去了。”小尺子佩服皇上。为了银子,真的是什么事都敢干,里子面子全丢弃。就这股劲,何愁堆不满国库?

张仲没想到皇上会在这时召见他,想想过去那些事,心里直打哆嗦。进宫是两腿颤悠悠,出来手捂心头。

从康宁皇帝到昌平皇帝再至这位,他也算是三朝元老了。皇帝是真不拿他当外人。但他却由衷地希望皇上…别把他当自个人。

快活到头了,他还长回见识。自上次楚陌提出君上向下臣借银之事后,皇上又想出幺蛾子了。国库空空,但君上看不得百姓贫苦,京里也没第二家海云阁了,那怎么办?

百官为君分忧。

百官分摊分摊君上忧愁。君上愁什么?愁手里没银。张仲头仰天,让他回府思虑思虑,给百官带个好头。带个什好头?他都想告老了。上回楚陌买庄子那三千两银还放在他书房抽屉里,拿出来也不知道少还是多?

没走几步,见魏兹力仰首阔步迎面来。张仲哼哼笑了两声:“魏统领,是皇上召你?”文官有他,武官怎么也得有个样儿。杨凌南,永宁侯世子,人老子正在南边打仗。

“是。”魏兹力品着张仲的颓丧,想着皇上又把这位怎么了?

张仲拱手:“出宫后,拿定主意了,你也给老夫透个底儿。”皇上让分忧,也没说个准数,只叫他思量。这分寸,要他怎么拿捏?多了,他心头滴血,百官也恨他。少了…他怕皇上像抄严府一样抄张府。

魏兹力预感不好:“张首辅,您先给我透个底儿?”

瞧着魏兹力那憨样,张仲勉强笑起:“也没什么,就是食君之禄忠君之事。”把吃进去的,吐出来。

说的就是废话。魏兹力深觉皇上召他跟召张仲,不为一件事。他一个忠臣,对皇上的心日月可鉴。是张仲这个权…前权相能比得了的吗?只想是这般想,可进宫那脚步再无兴冲冲了。

等出来,那神情也没比张仲好多少。

“没事,几个王爷都被拘在皇陵了。皇上有这等好事也没把他们忘了。不就是点银子吗?”魏兹力哭丧着张脸,要想让皇上满意,估计他得有几年不能逛书斋了。

昨个邈凌斋的东家还透话给他,说寻着了费司渺的《沙洲燕》真迹,要价八千两银。没了…买不了了,还是哄得皇上高兴最紧要。

万分庆幸楚陌没在。皇上一人待清乾殿里都能想出这馊主意,要再添上个楚陌…大伙都别想其他雅兴了,全老老实实给国库攒银子得了。

他娘的,谢家施善…就不能低调点。支几个粥棚闹得聋瞎皆知,城外只那么几个流民,一传三传传得好似南边被逆贼蛮夷踏平了一样。

善名还全冠在一个未许人家的闺女头上,什菩萨心肠、仁爱弱民、女子典范?当坤宁宫里皇后娘娘是死的吗?魏兹力又庆幸,自家早没了与谢家结亲的心思,不然…肯定有的气受。

碎花胡同暖熙院里,邹氏一把子将榻几上的茶盏全扑到地:“到底是谁?”

屋里伺候的丫鬟、婆子吓得都顾不得地上的碎瓷,不犹豫地跪下:“奴婢该死,请夫人息怒。”

“息怒,要我怎么息怒?”邹氏是万没想到声会闹那般大。她在城外支粥棚,也只是给小女攒名声。有个慈善的好名,便于日后行事。

可…这名声不能一下起来,要一点一点攒,潜移默化地影响着世人观感。待他日只要提起谢家二姑娘,世人首先想到的就是“善”,那便成了。但现在却是太盛了,过犹不及。

一夜之间…没人在后搞鬼,是不可能的。

“母亲?”谢紫灵快速挪动着小碎步进了屋,面上尽是急切。身后跟着两个婆子,走在右的正是樟雨。

“事情怎么成这般了?”

邹氏让她少安毋躁:“遇事沉稳是大妇必须要具备的。你乱了阵仗了。”

余光扫过地上的碎瓷,谢紫灵抿唇。声闹大了,估计用不了多久姐姐便会驾临。母亲有没想过怎么与她交代?姐姐又会如何想?

“吉祥,去让马房备车。阚嬷嬷,你代我走一趟城外几个粥棚。”邹氏心不甘情不愿地道:“粥棚一定要干净,粥要煮得浓稠,能饱腹。施粥时,面上要亲善。”

西北、南边都打仗,促得粮价大涨。几个粥棚不歇火,一天花销过百两银。照计划,她是打算支个几日就停,如今却是不能了。

还有那些刁民…听花容说,不少非流民都拿了锅碗排队。一家子十几口,一人一碗就是一锅。真是贱民贱皮子,竟把嘴全贴她身上。

盛名在外,她却不能说一句不好,任由着贱民吸血。

“是。”髻上插着支鎏金钗的老嬷嬷,领着一丹凤眼青衣丫鬟屈膝后退下。

谢紫灵看着那青衣丫鬟,直至其出了屋才收回目光:“母亲怎么给如意改名儿了?”楚修撰家里…叫吉安。母亲此般行为,有些不妥吧?

“吉祥吉安多好听的名儿。”邹氏抬手轻柔额侧:“我赏个好名给用得顺手的丫鬟,不能吗?”

“能,”谢紫灵也觉挺好:“母亲,要是流民不尽,咱们的粥棚就得一直支着。不然被人有意推起的盛名,定会崩掉。”

邹氏嗤笑:“所以呀好人难为。坏人作百恶行一善,世人都说他改好了。好人呢,行百善踏错一步,那百善就都成了虚伪。”转眼看向闺女,“咱们今儿吃上亏了。”

“得查一查,不然这亏就白吃了。”谢紫灵还欲说什,就闻守门的婆子急报,“夫人,王妃娘娘回府来看您了。”

邹氏叹气,站起扬笑去迎。

看母亲吗?谢紫灵跟上,应是来兴师问罪的。

搭着宫嬷嬷的手,疾步往暖熙院行的雍王妃,沉着张脸。她是真没想到娘家在她正艰难时,竟来这一出。在城外施善?这可不像她母亲会干的事。还把盛名给了紫灵,紫灵承得了这份福气吗?

“请王妃娘娘安。”把着暖熙院门的婆子跪地磕头。邹氏领着谢紫灵走出,草草屈膝,不等叫便起身上前:“怎也不着宫人来知会一声?”

雍王妃脸上没见柔和,瞥了一眼低眉颔首的妹妹:“外面都这个形势了,我哪还顾得了那些虚礼?”丢开母亲,兀自进了暖熙院。王爷被皇上拘在皇陵,她守着王府,想尽法子救王爷。

娘家妹妹倒好,一身鲜亮,打扮得粉面桃腮。她是要给谁看?辅国公府那桩亲事多好,她这个王妃放下身段帮着使几回力。正主自个冷淡着,就差把不愿刻脸上。

现在闹这名声,打什么主意?雍王妃气极,她们是不是想皇帝圈了雍王府才甘心?

邹氏跟着进了屋,见大闺女板着俏脸,不由叹声:“娘也是被人算计了。城外那些流民确实可怜,我支粥棚就是念那些孩子。一个个瘦得皮包骨,”两眼泪湿,抽了帕子轻拭,“行善,给你和紫灵积福。谁知…会招了别人的眼,还把紫灵给害了。”

摆手示意屋里伺候的都出去,雍王妃太了解她母亲了,无利不起早。母亲拿这些话骗别人成,但骗不了她。

待屋里只剩母女三人时,谢紫灵不迟疑跪到地上:“姐姐要怪就怪我吧,是我见流民可怜,瞒着母亲拿银子出来支粥棚的。没想会被人算计,把事闹大了。母亲也是刚得知。”

跟她演母女情深是吗?雍王妃被气笑了:“姐妹这么多年,我竟不知你有这般大本事?私自在外支粥棚这种事…也能瞒得过母亲?”深吸一口气,慢慢吐出,沉声道,“好好说,我耐性有度。”

呜一下哭出,邹氏帕子捂着嘴:“你不要怪你妹妹,是娘的错,是娘想岔了。雍王被皇上拘在皇陵,我这心里…跟刀刮一样,又苦于无能。”看着大闺女,抽噎着,“就就生了歪心思。想皇上之所以敢拘王爷,还不是因着兵权…”

谢紫灵跪着,心里十分沉静。从小因着运道好,父亲母亲都多少偏着她点,为此姐姐明里暗里没少排挤她。其被赐婚雍王后,她像今日这般跪着,已经有好几回了。

她不喜欢跪人,尤其是跪姐姐,一点都不喜欢。

“永宁侯爷,咱们撬不动。但楚修撰…”邹氏话说到此,渐渐没了声,迎视着大闺女。

雍王妃没料到母亲竟生了这般心思,可那楚修撰岂是紫灵能掌控的?再者,为了妻子,楚修撰都不惜得罪南风军赵家,便知深情。

“母亲,你太高看紫灵了。”

“这不是想给你和雍王府添大助益嘛。”邹氏挨到女儿身边坐:“你想想,雍王爷若是与北伐军主帅成了连襟,皇上还敢妄为吗?”

是不敢妄为。可…雍王妃垂目看着自己那妹妹,实在是喜欢不起来:“母亲,等楚修撰凯旋,若有机会,您该见见他。”

还用见吗?“文王”转世,必是龙章凤姿。邹氏抱着女儿臂膀:“你现在帮你妹妹,就是在助你自己助王爷。”

“等您见过楚修撰之后,就不会觉紫灵配得上人家了。”谢紫灵是什么心胸什么德性,她一清二楚,连赵家清晴都不及。母亲凭什以为楚修撰能看得上她?造盛名…楚修撰要是在意名声,就不会在朝堂上那般肆意了。

一个文状元,能在永宁侯父子“战死”后,极快地重振北伐军,还击退漠辽大军,打到东辽,那是泛泛之辈吗?

真真的文能提笔安天下,武能上马定乾坤。谢紫灵也敢想?

邹氏见女儿这般,不由急道:“都是为了你呀。”

“为了我,你们就把不该有的心思全收了。”雍王妃气喘着,吞咽了下,缓口气道:“楚修撰楚陌家里有明媒正娶的妻子,谢紫灵是要给人做妾吗?你们造这般大盛名,可不像是只满足于妾…你们要拿人家妻子如何?”

算计楚陌?

别说他现在是北伐军主帅,就是过去那个从六品翰林院修撰,也不是她们能算计的。张仲,内阁首辅,京城张家,书岳楼全关了。前吏部尚书严启、吏部侍郎葛铭已,下场不够惨吗?

不够惨,还有南风军赵家。

她们到底是帮她,还是要害她?那样的人,容得两个妇孺这般算计?北伐军…呵,她谢紫妤没那么大心,现只想将雍王弄回府,安安生生过日子。

京机卫圈良王府的阵势,她见过。她不攀那泼天的富贵了。

“紫灵在肃宁寮山那里发现的铁矿,爹是不是在采?”

邹氏捏着褙子上的细毛:“不知道。”

“让爹尽快填了矿坑,上报朝廷。”雍王妃眼眶泛红:“上位者没几个是好糊弄的。你们别太自以为是。”站起身,她还有事,“好自为之。”

赵子鹤谋逆,又犯下屠村大罪。嫡妻席桂玉却逃过一劫,这教会她一个理儿,有钱能使鬼推磨。银钱…使在皇帝那也是顶用的。若不顶用,那就是银钱没够。

半月,半月后爹若是不上报铁矿的事。她就上书皇后。母亲教的,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只叫雍王妃没想到的是,次日早朝,皇上竟当着满朝文武哭起穷。

待皇上哭完穷,正当张仲要走出时,负责今日早朝记要的谈宜田跪地:“皇上,下臣出身江南,幼时见过涝害。受家学教,达着兼济贫苦。下臣想尽绵薄之力,捐银一万两,交于国库统一规制,用于南徽之灾。”

多少?张仲冷眼瞧着那谈宜田,昌平二十八年的三鼎甲都挺讨人嫌。别看这谈宜田不显山不露水的,他祖上是前朝大商贾。大景建国,谈家大肆置田置茶山,家财数不尽。

三鼎甲里,就江崇清最穷。不是…张仲想起,今日不该轮到江崇清记录早朝事要吗?

这会景易已激动地大步下殿,亲自扶起跪着的谈宜田:“谈卿大善,朕代南徽灾民谢你。”

不敢去瞧皇上的样儿,谈宜田想抽回手拱礼:“皇上言重了。”这一扶一万两银,不知若今儿站在此的是楚陌,皇上会不会着人带话予他?一万两的下线画下了,比他官大的,捐银都得在上。

他数了数…这个早朝皇上进项不少于百万两银。瞧瞧那满殿的人儿,连守皇陵的几个王爷都被接回来了,估计等捐完银还得劳京机卫送回皇陵。

皇上真是穷“凶极恶”。

张首辅在瞪他…别瞪。他已经很含蓄了,照他爹娘和媳妇的意思,是要捐五万两。说捐到皇上高兴,能升官。谈宜田不敢,他怕被人蒙头拍砖。

“皇上,”吏部尚书蒙老走出:“臣虽家无横产,但也想尽些绵力,愿捐出周朝大书法家闫子清的两本真迹,价值大概在三万两银。”

闫子清的真迹?今日不敢缺席的魏兹力好想要,但…还是先把当前这坎迈过去:“蒙老慈善,皇上,臣代辅国公府捐银五万两。”其中有四万两国公府公中出。另一万两,大哥六千,他四千。

“好。”景易眼眶感动红了,心里默算着,已经有九万两银了。真诚地感谢楚小奶奶。他早就想剐大臣油水了,就是没由头。

听这越报越高的数,张仲不敢再迟疑,赶紧出列:“皇上,臣代京城张家捐银六万两。”

“好。”景易过去拍了拍张仲的肩:“都是朕的肱股之臣。”十五万两银了,转眼看向宗人令,“恭皇叔,大景难啊!”

丧良心啊,恭亲王吞苦水,还是皇陵待着舒坦。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