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长生:从红尘独行,到万古长青 > 第670章 阻挠

第670章 阻挠


“因为……这不是三座大殿的阵法!”
突然间,瞎子青年用颤抖的语气说道:“这是邪惑宫……邪惑宫出手了!”
……
荒野与群山之间的交界处,楚秋背着谢秀踏空而行,抬头便也注意到那条横在前方的无边大河,眉头微皱道:“天地之力?”
这种规模的天地之力,他也是第一次见到。
即便当初靖海王以皇城大阵牵引而来,几乎覆盖半座大虞京城的天地之力,与眼前这条大河相比,也是萤火与皓月一般的差距。
出于谨慎,楚秋轰地一声止住前行,在半空中停了下来。
此时,他距离那条天地长河还有不足百丈,便已感受到那股滚烫灼热的气息向自己袭来。
气脉隐隐有几分烧灼之感,却远远没到无法承受的地步。
不过这种异状,也令楚秋意识到了这条天地长河究竟是作何用处。
这是拿来困住大胤那群三品的手段。
“以天地之力化成牢笼,困杀那些三品武夫,邪惑宫真是好大的手笔。”
“不过现在看来,除了我之外,剩下那些三品武夫好像还没到要离开的程度。”
楚秋摇了摇头,对红袍男子问道:“你可曾见过这种情况?”
“这个问题不该问我……你该去问邪惑才对。”
红袍男子的眼球钻了出来,低声说道:“恐怕连邪惑自己都不曾想过,大胤敢掏空家底跟他来硬的。若不是那么多个三品武夫撬动天地,这阵法还真未必能够成形。”
听得这话,楚秋就知道他认得这种阵法,立即问道:“有没有办法绕开它?”
“没有。”
红袍男子回答得斩钉截铁,“因为这阵法就是天地之力本身,除非你有二品杳冥的本事,让自己从天地之中‘消失’,以不可知的手段遮蔽自身,才能穿过这条天地长河。”
楚秋闻言,眯眼问道:“这么说,邪惑宫的宫主确实有二品手段?”
红袍男子那只眼球转了过来,盯着楚秋看了半晌,最后轻叹道:“事到如今,你还不明白么?邪惑从一开始就已经胜券在握了。区区几个三品武夫,就想掀翻邪惑宫?当年不是没有人这么想过,那时候摆出来的阵仗,甚至比今日还要厉害,连你们大离的武夫都有参与……”
“可惜,邪惑宫还是邪惑宫,这一点从未有过任何变化。”
“听我一句劝,带着你这朋友躲起来,等到邪惑与那些三品武夫分出胜负,或许你还有离开的机会。”
红袍男子说到这里,突然顿了顿,随即无奈道:“当然,最大的可能,就是洞元会找到你,夺走你身后这小子。”
“洞元到底想要谢秀来达成什么目的?”楚秋看了看表情木讷的谢秀,“难道是看中他的天赋?想要换身替代他?”
“可皇室一族身受天地限制,就算他真的夺走了谢秀的身体,难道还能冲到二品境界不成?”
听到这个问题,红袍男子沉默了一会儿,缓缓说道:“说是天赋也没错……但跟你想象的天赋,还是有些差别。”
“不是武道根骨,也不是悟性这一类玄妙的天赋,那就是他身上的皇族血脉了。”
然而红袍男子没有想到的是,楚秋竟是很快就猜中了他的未尽之言。
这让他的语气一滞,接着就恍然道:“也对,你是大离人,或许已经见识过林听白的手段……”
楚秋看向那只眼球,“这跟林听白又有什么关系?”
红袍男子迟疑一瞬,接着就道:“因为当年林听白就曾进过邪惑宫,向洞元请教过‘血脉之法’。”
血脉之法?
楚秋心里一动。
立刻就想到燕北身上的麻烦。
那麻烦的背后,似乎就与血脉有着分不开的关系。
“你也想到那小丫头了?”红袍男子控制着破旧红线,将眼球凑近了几分,“当时我一眼就看出来,她身上的血脉有问题,而且是有大问题!事后想想,这天底下除了洞元,也就只有林听白那个疯子敢如此行事了。”
楚秋看了谢秀一眼,“洞元想要皇族血脉,莫非也和林听白一样想要重现大玄的血脉之力?”
洞元想要谢秀身上的皇族血脉,此事却也不难推断。但他真正的目标,还是有待商榷。
以大胤皇族来重现大玄血脉之力?
即便这个猜测是楚秋自己说出来,也并不觉得有多少可能。
即便是林听白那头老狐狸,当年与大离先帝密谋血脉之事,一样也要借助真正的大玄血统,否则一切都是空谈。
“大玄血脉的力量虽然诱人,但我想也不值得一个蛮人如此大动干戈。”楚秋凝视着前方那片如星河璀璨般的天地清光,缓缓说道:“先前八险门那老鬼一口一个杂种,想来并不只是单纯羞辱他,而是道出了‘洞元’无法反驳的事实。蛮人想要皇族血脉,只怕他真正想要的不是力量,而是一具更加称心的身体。”
听到这话,红袍男子的眼球转动起来,似乎想要说点什么,欲言又止后,叹息了一声道:“洞元的确不是纯粹的蛮人,或者说,他为了逃过真血的摆布,主动放弃了属于蛮人的一部分。”

“蛮人的真血还能主动放弃?”
楚秋倒是第一次听到这个说法。
红袍男子的眼球四处张望,低声道:“当然,拥有真血的纯血蛮人为何喜食武夫?甚至是吞噬妖物?就因为武夫和妖物的血肉,有助于提升他们真血的力量。
既然真血的力量可以通过食人食妖来提升,那就跟武夫苦修而来的真气一样,可以通过某种办法去‘废掉’它。
只不过,就像武夫不会轻易放弃自己的真气修为一样,也很少有纯血蛮人会放弃自己的真血。或许洞元不是第一个这么做的蛮人,不过……他的下场绝对算是最惨的那一个。”
楚秋转头看着那只眼球:“他为何是最惨的那个?”
“还是那句话,武夫废了自己的修为,最多不过就是沦为普通人。可蛮人放弃真血,此事背后就有太多牵扯了。”
“大妖?”
楚秋听出了他的言外之意,眼眸一眯:“蛮人身上的真血,来自于那些古老大妖,放弃这份力量,就一定会招致更大的后果?”
红袍男子牵引着红线上下漂浮,像是在点头附和,接着道:“大妖虽然已经陨落,但它们对这个世界的影响依旧存在,蛮人的真血,便是其中之一。不过,正常情况下放弃真血,对于蛮人来说下场无非就是一死,可洞元不同,他抛弃了真血的力量,却没有解决‘食人本能’,结果就是,他依旧还是一个不为三座天下所接纳蛮人,同时又失去了蛮人的象征,变成真正的异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