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装绿茶招惹豪门大佬后我红了 > 第94章 第九十四章

第94章 第九十四章


郁初人气正盛, 再加上身上爆点太多,送到他手上的剧本应接不暇,然而质量层次不齐, 有的就差明晃晃地在标题上加上“烂片”二字。

即便是开出了天价的片酬, 郁初也都毅然决然地拒绝了。辛辛苦苦攒下来的口碑,是经不起消耗的。

除了电影、电视剧外,还有不少综艺寻上门来。

芋泥曾说希望他偶尔接个综艺, 郁初一直记得,他一向宠粉, 正好又遇不到心仪的剧本, 和齐顺商量了之后打算先接个真人秀。

有一个恋爱型综艺显得格外“清新脱俗”, 与《我们一起去旅行》是同一个制作班底。节目组不仅来询问郁初的档期, 还壮着胆子向江洐野的特助发出了邀约,势必要将这对如今全网最受热议的同性情侣拿下,打造出下一个大爆真人秀, 创造新的收视记录。

齐顺收到消息后, 啧啧称奇:“这导演头够铁的啊,竟然在知道江总的身份之后还敢找他来录节目, 虽然这片酬是高, 比一线大腕都高, 但我们江总能看得上这点小钱吗?导演怕不是会被骂得狗血淋头。”

郁初摇了摇头, 意味深长道:“你不了解他。”也难怪江洐野总在自己面前吐槽齐顺, 这般不会揣摩他的心理,齐顺很难不在无意间得罪他。

齐顺丈二摸不着头脑:“啊?”

“等着看吧。”

在一旁的玥玥最先反应过来:“我知道我知道!按江总的性格, 肯定很乐意去秀恩爱。”

她作为降雨cp超话15级的粉丝大咖,多多少少还是了解点的。

玥玥的话刚说完,郁初的手机就响了, 是江洐野。

对方言简意赅,直接讲重点:“接吗?”

郁初把问题抛给他,故意问:“你有兴趣吗?”

“昂。”江洐野并不想承认自己那点小心思,偏要嘴硬寻别的借口:“毕竟工资都上交给你了,我找个副业赚点零花钱不过分吧。”

郁初哑然失笑,强撑着配合他:“嗯,不过分。”

齐顺和玥玥能捕捉到丁点字眼,隐隐约约听到“工资”、“零花钱”几个词,顷刻间脑补了许多,望向郁初的眼神忍不住带着几分不可思议和佩服——这简直是驯夫高手,竟能把江总这个性格的人驯得服服帖帖。

李明辙听闻风声迅速赶来,不放过任何一个可以怼江洐野的机会,虽然他没胆子当着对方的面如此,但在郁初面前嘲笑他还是有种的,这会儿忍不住损他:“阿野跟你成天上热搜就算了,现在还开始上节目抛头露面的,这是打算放弃千亿家产准备出道了?”

郁初一颗心自然是向着自己男朋友的,委婉地威胁自个的老板:“李总的问题我会帮忙转达给阿野的。”

“别介啊,我开玩笑的。”李明辙立刻怂了,说:“既然你们要接这个综艺,我觉得公关部近期内有必要多挖几个人才过来。”就江洐野这性子,很难不招黑。

郁初在这件事上和李明辙达成共识,十分赞同:“确实。”

《我们恋爱了》一共邀请了四组嘉宾,分别是圈内被称为恩爱模范夫妻的两位中年戏骨、去年因戏生情而闪婚的两位年轻演员,以及备受争议的两位正在热恋中的小爱豆。

录制流程是先各自录四组嘉宾平日里的相处模式,而后期的拍摄模式暂时保持悬念。

拍摄的地点会有很大一部分是在家中,这也是节目组在录制前与各位嘉宾交涉好的。于是第一天开拍,摄影组和mc就来到了郁初和江洐野的家里。

自郁初住在悦湾一品被曝光在网上之后,他们就在第一时间搬离,去了江洐野名下一套带院子和泳池的别墅。

不过既然节目组来拍,等录制一结束,必然也是要再搬一次家。

郁初近段时间在家休假,便和江洐野把狗蛋带到了自己这边来养。

狗蛋不怕生,但对陌生人很凶,经常会恶狠狠地狗吠几声,虽然不会跑去咬人,但也会把人吓得够呛。

节目组一下子来这么多人,还扛着对狗蛋来说是奇奇怪怪的黑色仪器,谨慎起见,暂时先把狗蛋用狗链子栓了起来。

mc到了后,第一眼就瞥到了威风凛凛的狗蛋,他还挺好奇像江洐野这样的有钱人会养什么品种的狗,或许能努力get一个同框。他走近了些,瞅了好几眼,硬是没认出来。

他问江洐野:“不知道您养的这狗是什么品种?看起来十分威猛高贵呢。”

“是吗?”江洐野意味不明地轻笑了一声,轻飘飘地丢下一句:“以前在路边捡的土狗罢了。”

“”大型拍马屁失败现场。

郁初缓和气氛:“大家先来屋里吧。”

深谙待客之道的郁初很客气地给大家泡了几杯茶,还端上了事先准备好的小点心:“外面冷,先暖暖身。”

一伙人受宠若惊。

吃饱喝足后,摄像师先开始忙活,按照台本,他需要大致拍一下屋内的环境。

mc除了把控整个流程外,也是起到活跃气氛的作用,这会儿便打趣说:“不知道江总有没有在家里摆放古董的爱好,那我们的摄像老师是不是得小心一点呀,万一一不小心磕了碰了,经费有限的节目组真的赔不起。”

摄像师打了一个冷颤,弱弱地说:“你这搞得我不敢动了。”

“放心,我没这种爱好。”江洐野顿了顿,接着道:“都是些不值钱的家具,也就几百几千万吧,坏了还能买。”

摄像师猛地刹住了脚步,满脸写满震惊。

郁初拍了拍江洐野的胳膊,丢给他一个“你快闭嘴”的眼神,又转头对摄像师解释:“他跟你开玩笑呢,就是这个笑话不太好笑。”

江洐野:“???”他明明说的就是实话。

等拍完了“爱的小窝”之后,便是采访环节。mc会分别单独向郁初和江洐野提同样的问题,在一人回答时另一人不能在场,旨在考验两人默契。等播出时,后期会以左右双屏的形式来呈现这一段画面。

mc:“我们先来点简单的吧,说说自己的口味偏好以及对方的。”

郁初:“我喜欢酸甜口,他比较挑,会看心情。”

江洐野:“没有偏好,但是郁初做的我都喜欢,郁初喜欢酸酸甜甜的。”

mc:“平常约会都会做什么?”

郁初:“和普通情侣差不多,诳街吃饭。”

江洐野终于逮住了机会控诉:“会订好餐厅,带郁初去吃。但是他因为太忙,放过我好几次鸽子。”

mc:“这种约会模式是你想要的吗?或者说你更想要哪种约会?”

郁初:“和他在一起就很开心,没有硬性的条条框框,有时候平平淡淡也很快乐。”

江洐野:“我想要的啊说出来也播不了,就这样吧。”

mc腹诽:所以到底是什么???能到播不了的程度???

mc按台本走下去:“谁先追求的对方?”

郁初:“我。”

江洐野:“我。”

mc:“”在这个问题上,口径倒也不用如此“统一”。

mc尽量摆出职业微笑,问:“为什么喜欢对方?”

这个问题很复杂,喜欢就是喜欢,喜欢可以没有为什么,也可以有千千万万个理由。

郁初没有想坦诚到什么都说的程度,只是挑了个比较有综艺效果的答案来回:“人傻钱多吧。”

江洐野老老实实说:“一开始是因为他好看。”

mc追问:“后来呢?是不是发现好看的皮囊下面还藏着一个有趣的灵魂?不仅长得好看还心善?”

江洐野:“并不是。”

mc:“哦?”

又碰到了不想回答的问题,江洐野使出老伎俩:“剩下的不能说,说了不好播。”

mc提醒:“其实有一个东西叫后期剪辑”

江洐野抓住了华点:“剪了跟没说又有什么区别?好了,下一个问题。”

mc:“”打工路上的又一次滑铁卢。

“为什么愿意来参加这个节目?”

郁初:“嗯主要是我们两对这个题材也比较感兴趣吧,再加上档期合适。”

江洐野:“夫唱夫随。”

mc低头看了眼台本,缓和经受一次又一次打击后的心绪,说:“现在是最后一个问题。《我们恋爱了》在接下来的一个月录制中,不仅会拍摄你们的相处日常,还会不定期派发一些堪称苛刻的任务,就像我们现实中的恋爱和生活,有甜又有苦,所以,你们愿意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同甘共苦吗?”

虽知道是为了升华节目主题而强行抛出的梗,可郁初还是很配合,眼神柔和地望向镜头,语气坚定:“嗯,愿意。”

江洐野微微皱眉,对这个问题的设定很不满意:“同甘共苦?为什么要共苦?我为什么要让郁初受苦?”

mc:“这只是一个假设,请您回答。”

江洐野还记得郁初的嘱咐,破天荒地妥协了一步:“行吧,如果是和郁初的话,那我愿意。”

采访顺序是先郁初再江洐野,等江洐野从书房出来后,郁初走上前,关掉了两人身上的领夹式麦克风,轻声问他:“你没乱说话吧?”江洐野这张嘴,他是真的不太放心。

江洐野给了他一个极富安抚性的眼神,满怀信心:“放心,回答得很好。”

郁初信了,短暂地松了一口气。

就此,mc离开,只剩下室内架着的几台摄像机及followpd。

江洐野先是牵着狗绳,带着狗蛋去外头溜了一圈。

郁初则不紧不慢闲庭信步般地跟在一人一狗后面,顺带思考晚上该吃什么。

江洐野三步一回头,生怕一不留神郁初就能走丢似的,他冲狗蛋喊:“狗蛋别动,等等你爸爸。”

他转身站在原地,等郁初走近后,另一只手牵住对方,朝前走着。

在冬日的暖阳下,他们并肩而行。遥不可及的人,在此刻平添了几分家常感。

作者有话要说:  “这有个恋爱向综艺,不知两位是否有档期愿意前来录制?”

小江:可以秀恩爱?拿来吧你

再和大家说说更新的问题吧。因为没有存稿,我都是当天写当天更,所以很忙的时候写更新会有心无力,晚上也很容易困,都是在不清醒的状态下写文,写出来的内容很混乱我一般也不会发出来,都是等第二天推翻重写,等我想第二天加更多写点的时候,总会出现很多在我计划以外的事情(以后没写完不会提前说加更的事惹),总之是我高估了我自己的精力,再加上我太菜了(在反思检讨了),导致断更,挺抱歉的。写完恋爱综艺这一部分,正文基本也要完结了。总之真的很感谢大家包容我tat

感谢在2021-08-07 23:40:05~2021-08-08 23:58:38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栗子梅子李子 5瓶;种花家的兔子 3瓶;小小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