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医路坦途 > 第四百九十八章 都不是吃亏的主

第四百九十八章 都不是吃亏的主


鸟市的三天,张凡和任丽被领导摁在会场里,一天三场会议,反正不管你张黑子和任大眼睛发表不发表意见,参与不参与讨论。

会议是必须从头到尾的参加。

“要不咱们挤出一点资金吧,这样不是个事情啊。”中午休息的时候,张凡和任丽在鸟市招待所的食堂里找了个角落。

自从机关厉行节约反对浪费条例的出台以后,鸟市招待所的食堂也开始从炒菜变成了自助餐。

说是为了减少浪费。

不过按照张凡的看法,这尼玛就是脱裤子放屁。光一个面条就四五个师傅,牛肉面的师傅、臊子面的师傅,过油肉的师傅,还有一个提着金属片准备做刀削面的师傅。

花样繁多,肉食也不少,不过味道就那样,根本不能和茶素医院的食堂比。茶素医院的食堂,因为后勤这边给的多,医生护士们每个月都可以投票,不好吃的,没人吃的,就会被剔除。

要是都不行,食堂主任就要被撤职。

“是啊,今儿的事情透着一股子怪异,先是疆北的干部,然后是疆南的干部,现在又是首府的干部。

舆情办的同志们都来参加会议了,我们还被压着坐在会议室里,这是让我们了解情况?”

张凡撇了撇嘴,了解个锤子,从头到尾,他都在系统里模拟手术呢。任总是真的给煎熬坏了。

听又听不懂,不停又没实在没其他的事情干。

其实,对于这种会议,张凡不听都知道讲啥呢。领导首先重点强调情况的严峻,然后重申责任的重要,再次点明责任的划分,最后就是警告纪律的严肃性。

而参会人员的发言张凡也清楚,重点表达对于预防的认识和重视,强调自动能动性,最后就是哭穷。

每年领导手里都捏着一笔款子,这个钱,不到万不得已,绝对不会放出来的。

这笔钱就是预防各种重大的突发事件,其实这玩意和家里过日子一模一样,有的领导精打细算,有的领导锐意发展。

一般情况,西北比较保守一点。

当然了,钱就这么多,谁多谁少,领导心里肯定有个账本,不过你不哭,和哭,得到的肯定不一样的。

主要是今年旱灾严重,南北疆除了茶素有洪灾的可能,其他地方进入夏季以来几乎就没见过一丝丝的雨水。

当然了,这个事情不归张凡操心,这种事情,你给多少钱都不够。

给十万,领导们能买点矿泉水什么的,给一百万,说不定领导就能邀请矿务局的来找地下水,你要是给几个亿,他能找条河立马开始修水坝。

领导会议室里,任总喝着茶水,大眼睛忽闪忽闪的看着张凡和领导谈话。

本来茶素医院的事情,平日里就是喊张凡过来就行了。可现在,张凡的身上的担子越来越重,领导不得不把任丽也拉来了。

对于任丽,领导们是不满意的。

用领导的话来说,茶素医院的班子不能领会上级的意图,这是书籍出了问题。

可不满意又能怎么办?换人?尼玛老迟现在四处求爷爷呀告奶奶的想回国,甚至给领导都哭诉了,再不回来,沙子都要把他给埋了。

“各地的应急急救小组你要上点心,这段时间多占用你一点时情,情况特殊,这个时候,不出事大家都轻松,一出事就是人命关天的大事。”

张凡点了点头,“嗯,乡镇一级,是县医院院长作为小组长,地市级别是咱们边疆各大三甲医院的业务副院长作为组长。

应急分部,我主要是负责,急救药物,手术器械,各种车辆,人员配备,已经形成文件了。”

张凡心里很清楚,给钱不能这样给,一定要掏钱就掏肛一样的难受,不然下一次,领导觉得这个钱来的容易,继续要。

茶素医院这个小身板,可扛不住一趟一趟的来,这么大的一个地区,领导不应该来找茶素医院,应该去找国家!

看张凡不打岔,班长说完,副班长说。

“对,要的就是这种细致这种心气,工作不怕难,就怕心不齐。比如说咱们边疆的酒厂,这几年日子过的不容易啊,原材料涨价,销售疲软。

可这一次,人家直接拿出了五百多万。”

张凡心里歪了歪嘴,尼玛这才几个钱,你们现在公务用酒就差发红头文件规定必须用边疆酒了,领导但凡有个什么事情,桌子上摆的全是边疆酒。

五百多万,别说请超级明星了,就是一般的明星也请不了几个。何况现在几套班子出来打广告,是我,我也这么干。

“是啊,酒厂今年和我们分红也分了不少,茶素老百姓都骂的火冒三丈的,说我们医院和酒厂联合,医院的领导们天天喝不要钱的酒,哎,怎么就没有人理解我们的苦衷呢!”

张凡说完,任总立刻点头。

领导气的捂着脑门,“欧院今天怎么没有邀请?”

身边的秘书立刻说道:“今年天气旱,容易爆发鼠疫,欧院领着防疫小组已经进入草原了。”

副班长说完,还准备说点什么,班长直接打断,语气有点咬牙切齿的问到:

“你能拿出多少钱来。”

张凡心说,我也不需要你给我打广告啊,白要钱还用这样的态度,看来还是不缺钱啊!

“我可以承诺,今年明年这两年,如果你挖来院士,我可以帮你承担责任。”

张凡翻了翻白眼仁,院士是好,但现在茶素医院并不像以前那么急迫了。

现在自己培养反而比挖人更重要了。

这玩意,能挖来的,要不是就是年纪太大的,要不就是冷门的,正儿八经年轻力壮,热门学科的,你挖一个试试。

最大的问题还有就是,现在茶素医院已经自成一体了,再挖人过来,尼玛不匹配就麻烦了。

比如现在的皮肤科,你挖个院士过来,听谁的,谁主导,这都是问题。

这里面不是谁好谁坏的问题,而是谁更合适的问题。

就像是有些人,像是断奶比较早一样,就喜欢大的,可欧美篮球一样大的,对于华国人来说,真不合适啊。

“领导都说了,我们克服客服困难,任书籍你手里还有多少钱。”

张凡正大光明的问道。

书籍办有钱没,有,不过一年经费也就几万块。

任总不揽权,很多事情都让闫晓玉和王红给代办了,这就导致书籍办就挂了名头,只能出一出医院的月报,还有评选一下劳模,三八红旗手之类的事情了。

“有二十多万!”张凡一听,哟,这还是个富婆啊!

眼看班长要爆炸了,张凡赶紧说道:“这个事情很重要,凑齐一百万,算我们茶素当支部的一点心意。”

你白要钱的,给这么多已经足够给面子了,再多绝对不行。

“能不能多一点!”

“也行,我和几个股东商量一下,要不今年提前把鸟市的分红给预支了吧。”

“不行!”

“绝对不行!”

班长和副班长两人直接拒绝了,拒绝的格外的坚定。

分红,这个事情,茶素医院往年要不就黑了,要不拖拖拉拉的,主管财政的领导不跑几趟茶素医院,肯定是要不来的。

张黑子这么痛快,尼玛估计能少一半,还是大的一半。

他们是摁着张黑子要钱来的,不是给张黑子送钱来的。

“给你五十个编制!医院拿出一千万!”

知道张黑子不好打交道,班长直接放出了狠货。

编制这玩意,这几年控制的特别严格,尤其是查空饷的这种事情。

以前的时候,估计很多人都被借调过去的。

上级借调下级,下级直接雇临时工。

好像看着大家都很忙,其实很多工作本来是有人干的,结果被吃空饷了。

自从开始严查以后,编制越来越严格了。

张凡也缺啊。

“一百个,五百万不能再多了,再多很多科研就要停摆了。”

张凡很诚恳的看着两位领导。

任总忽闪着大眼睛,心里想的是:“医院科研经费和行政不是分开的吗?张院又开始糊弄人了。”

张凡一诚恳,领导也不好说话了。

是啊,茶素医院这几年能冒出头,不就是全力科研吗,每次的科研,不是几十亿就是几百亿的,听着钱多,可看张黑子抠抠搜搜的样子,估计也紧张。

“不能再多一点吗?”班长和副班长相互看了一眼,副班长还是问了一句。

他们手里的钱也紧张。

“也不是不行,最近小细胞肺癌还有一笔经费没有用,真要到了紧要三关,停也就停了,了不起咱们继续用国外的药物,虽然贵,耐药性……”

“行了,五百万说定了,马上打款,五十个名额到账就给你。”

“不能再给几个吗?”这次是张凡问的。

两个领导起身,“我们还有个会议,你和任书籍也忙,我就不留你们了!”

茶都不让喝,生生的给赶了出来。

领导也是真有事情,拿着钱还要去地方发钱去呢。

张凡也不和他们计较!

“这个编制怎么办?给医生?”

路上,任总犹豫的问了一句。

“不给,医生符合条件的都有编制,特殊的走特殊人才,这次的这个编制不给医生。”说完,张凡闭上了眼睛,这几天天进系统,真有点累了。

闭眼睛之前,张凡对着老陈说了一句:“陈院长,这个事情注意保密,你顺便摸摸医院的底。”

“好我知道了!”老陈都不用想,就知道张凡这个编制要干什么。

而任总还迷茫呢,“这个编制,张院要拿来卖钱?补贴送出去的五百万?可这个有点违规啊!”

(本章完)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