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放肆黑夜我 > 2:地铁

2:地铁


  
我看见楝树上白的花瓣含满了雨水,变得滞重起来,隔一段时候落两朵①。
迷雾重重的是,拜地(Botticelli)只能如苏格兰的清教徒般,在幻想的神秘主义里终其天年,在这,阿德将军受了一般坏人的利用,使他的僧徒们在火旁舞蹈,可是这火又死灰复燃地烧死了他自己。我们太过于平淡,我记得他转身离开后的那个脊影,后来潘晓对我说,这样的情况是一个泥团,有如人类的诞生般,我们即是在这个泥团中形成的,涌跃出澄清的自然或者其它。
它将对象非以为了,使其成了我们意义。
其中的过程是最后的,事实是最后的②。我翻开怀特海选集(第二版)第4卷85页,然后我发现,我们的感觉似乎是偶然事变的辩证法运动。因而黎佲的释然或许就是不能成形的幻觉,似乎物于此,于是有些事暂时不能处置。
“你怎么会这样肯定?”她声音轻微,几乎是耳语。
“因为我以前从未有过这样的简单。”我对女孩说。我看见黎佲站在海岸上,海风吹起她的黑色大衣。远处的幽暗背影而丧失,既微且尰,我想黎佲有女孩的黑夜意识,就像始于花瓣散落又遽然消失的况味。
然后我们出现在城市的夜店里面,酗酒,苍老。即使是如此不妥当,并且生硬。但那毕竟是靠近的。
黎佲问:“我离开了吗?我没有记得这些。”
我看着座位旁上的2本书<哲学史讲演录>,<教父书信>,我正在看到第二十一册,「现象与物自身」;然而理体只是一个界限,用来限制我们的朁越。虽然康德也没有对此作出交代,也未对这加以区分,但是他交错使用它们,颠踬如旧,我想这两者的直觉或事相会永远。
因此我看见:
在地铁站这些女孩遽然出现,湿漉漉的黑树枝上的花瓣。雪又下了,它们就像后来我所看到的,布加勒斯(BuchareU)午夜的灯光。
我的视线在它上面,于是发现它们更重了一些。然后我起身看见,底里却是很悲凉的,因而风吹浮世的感觉,事实上我们是多数,但我们从未感到过自由。就像,这女孩找到我说:“现在。你可以过来吗?可以吗?”
“在这里,什么都不会诞生。”
我们听罗德里格兹(Rodriguez)的歌,我喜欢他的「冷事实」③,然而我在这月底有种恍惚,是永永远远。
“会有人去找我吗?是这样的?”“我想我见过了大海,并想象过它们,我其实不是那么容易忘形。”黎佲说,“而且我认识了沈念洁,我也就和她见过几次面。但是我们恋爱了,她看上去很美。”“你们为什么不来找我?之后潘晓说你会返回。”
然后萧也我说:“这些共同吗?”于冰凉中。鞫为茂草。似乎我经常阅读贝尔哈佛(Harvard Belfer)276页的书,论述的是火。
宽泛意义的人性深处,嘂然地使我们明白这些存在,朽铁如雪,之如这般。然而女孩不想再见到任何浮泛。于是。我问黎佲:“你明白的是什么事?”她回答说:“想想你们。你知道为什么吗?”我问:“为什么?”
这些女孩穿的高跟鞋不仅为跳舞、为美而准备,它还为平等与对视,这样,就可以展开每一次的接触,直到永远。
我想我们的身体借给世界,既微且尰。然后我和黎佲进到夜店。看见地铁站附近,这旧的公交巴士,孤独又忧郁地远近。空无乘人。遂又落在后面殷远地消失。直到看见黑夜开始从大地上升起。
过了黑夜的时侯,沈念洁发来Msn,她问:“怎么不给她电话?”我说:“我忘记。”她说:“别这样。”
沈念洁是浅橙色t恤,白皙的皮肤,笑起来有点儍儍的女孩。
这女孩更是每次都跑来我房间洗浴,里面水声大片大片的跌落在地上发出破碎惨烈的声响,整个屋子充斥着洗发水裹绕着热气的温香。萧也我说:“你会记得我们的过去?”因而这女孩说她只是想让我可以看见她。
“萧也。我只喜欢你。”
这女孩对我做个鬼脸,头上裹着一条浅白的毛巾,顺手拿起我的牙膏挤在她的牙刷上,然后站在我旁边盥洗。
白雪倏然的在夜间落着,早晨起来,这些女孩在前面徘徊,我在身后。我们在车里听怀旧般的歌:「MyExodus」,「鲸歌」,「Attila」④;因此这些不过只是害怕,所以选择过去。为此而忘记。我僩然的突然忘记。她笑道:“好看?我们会永远是兄弟?”我说:“没人比你更美。”
“你为什么来到这里?”然而我说:“我也不明白。”
然后我看见武者聂和陌生女孩戴着黑色的斗篷,遮盖住骷髅脸。然后武者聂用类似巫法的力量,越过铁门消失。
就像到黑夜的进止,我们决定去找这事件的尽头。可它对我们来说真的太远。因而我们看见的情形似乎不能丝毫发生。因为它掉在路边。它变得浑浊。等我回到阔叶树林这边的高楼,然后我遇见孤独的于溪。空气里面有她的香水味。
这女孩亦复微笑。
于溪问:“想不想和我睡觉?”我说:“不要这样好吗?”于溪问:“是因为我不美的原因?”我说:“在我眼里你特别好看。”于溪问:“你这么认为?”然后这女孩摸了摸我手里的诗歌集,“你们想看我是真实的吗?”
然后这女孩终于在夜店醉酒,她还裸了身体,因而我感觉其心中凄凉。尤以状郁。
我走上去给于溪遮庇我的大衣,我记起她问:“你一开始就知道我,是吗?你一直知道?是。为什么不说?”她又说:“我们离开这里如何?走吗?”
我说:“现在?可是,离开了又能怎样?”我感觉在这里什么都不会诞生。我又失去了海上遽然的雾,风,这些女孩身上的香水,那种化学气味。当清晨早起,在空旷的海滩上,可以看到旅馆略略侧向北方地区⑤。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