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放肆黑夜我 > 14:父神

14:父神


  
儵然的剑阁里面,来来往往的武者,不经意间散发出剑气的波动。感受着还在不断下行的电梯,我问:“竟然这么深?”
教廷人员说:“我们要去的修真阁在地下两百米。”测试仪器是魔法碑,然后尊者说:“神格命运将在这里醒来。”而测试开始之后,魔法的波动有些戛然。尊者告诉我测试的玄奥。200至450,可以被称为不凡。550以上则可以叫做妖孽历史。
神格的命运启迪测试很快进行了三分之二。
袭月把手放上去以后魔法碑左边先出现了数值273,是他上次测试的结果,存储在数据库里面。
“乎。”
轻响之后,屏幕右边也出现:351。
其他人发出一阵惊叹:
“天赋竟然又增这些可是105呀我想不敢想。”
我发现测试里面,只有潘晓达到了404!!到我摸魔法碑的时候,乘气变浓?魔法碑左边显示结果为无,右边数值又在人群中引起波澜:286!!两忍者酸酸的说:“我没想到萧也这命运还忽然爽起。”
我想我的黑花瓣神格应该是,在普通规则里面修炼的。然后我便打开了幻觉界面:
「武学:海之地狱以及其它。(1)战斗律法,修习可以使你的甲盾提高2%,攻击45度角内的敌家,造成130%武器伤害。」
「天赋:远古意志以及其它。(2)冥想灵形,修习可以使你的封类魔法提高1%,盟友效果,每学习提高5%的魔法上限。」
我有些僩忽的想:
“国的使命还试都试不着,我怎么不知道这些?是皇室剑阁发生的?”我很满意的看完这些,然后发觉储物空间有药品诞生,<用了你就爽>是什么鬼?要600点荣誉?我没有。
然后神格幻觉又讲:
“是否学习武学海之地狱,以及天赋远古意志?是或否。”我毫不犹豫的说:“是。”我的黑花瓣神格汹涌起来,燃烧着,疼痛随之而来,因而我笑了笑:
“呼。”
真气澜然使我有沧海桑田的不真实感。然后神格幻觉又讲:
“是否合成神格武技?”
想不到我的黑花瓣神格还有延伸。“合!!”
“得到剑法(岁月之歌)×1。是否学习?”我不假思索的说:“是。”然后遽然想起看见的黑雪。“它还会在皇室剑阁吗?”
我将黑花瓣神格活的事藏了起来,儵然的剑阁里面很空。只剩两忍者在聊天,然后还坏笑的看着我。我问:“有什么事吗?
黎佲看到我突然严肃起来的面庞,惑然问:“怎样?”我说:“嗯?两忍者要反击我和黑泽光抢深渊的黑。”
因而我想:要不是煞家忽然生死不知。有这武修在我还怕这些忍者?夜风吹散了尘埃。果然两忍者指我说:“在夜店里面你怎么打我的!”
然后我和黎佲在默戎坐地铁离开,在这遇见清漪,暗想:“她怎么在这里?”然后在楝树底看见有武者在挑衅黑泽光和袭月。
黑泽光还未说完,次声武器突然砸了过来,快如闪电,饶是这顶级武师强者都反应不过来。
碎裂声响起,空中溅起血,他捂着脑袋应声倒地。
袭月忍不住问道:“谁在?”被称作老李的武者说:“还记得我跟您提到过的冰之裁决吗?”袭月忍不住惊呼出声:“高武?”
“我们就是想向您要深渊的黑。”
冰之裁决走了过来,躲过数发子弹,随手斩下去,袭月的衣服破了。我想:“这是地狱难度?”他的剑气波澜使我不由自主的发抖。
“黑泽光和袭月也不行?”
我连忙又在心底呼唤起来。远处的冰之裁决正用zioop打火机点烟。“萧也不要做无谓的牺牲……”武者李说:“而你会死的!!”
我嵬然不动的走到两忍者附近。
然后我突然想到好玩的梗,便问:“高武是不是?这应该只是名字吧?”我没有再像之前一样硬碰硬,而是生生的承受了下来。
两忍者好像受了不轻的伤。
武者李发出了两声怪笑,突然挥手,汹涌的刀气劈向冰之裁决的方向,然后提速逃离了这里。
然而冰之裁决汹涌能量的极度危险气息,使我拿不出前苏联列夫手枪(T-33)。
“卑鄙的高武会是你?”
清脆悦耳的女声传来,清漪来不及管自己的伤势,回到黎佲身边。我看见黑泽光和袭月节节败退,还有血,眼看就要抵挡不了高武。
我恨恨地跑了过去,将两女孩拉回身后。
黑泽光假惺惺的骂:“我看你恩莽撮撮的,居茅房而不臭?”然后攥住空玻璃瓶避开冰之裁决的眼睛,武者潘的乐章消失不见,原来进了黑泽光的储物戒指。
冰之裁决冷冷的看了两忍者:“安逸噢?街娃长得跟前列线似的!!要脸红的臭阴阳不是?”
两忍者眼睛怨毒无比,竟然还被这垃圾高武抽耳光,巨大的侮辱让他歇斯底里起来,怒道:“让我们回去?你算什么东西?深渊的黑我也要!!!”
清漪衣服口袋拿出块圣经,肃然犹豫了几秒钟,还是把圣经放回去,说道:“我这就联系雷雷亟。”高武冰之裁决看着清漪,圣经散发出澜然的真气。他想要把圣经抢过来。
“藏在背后诋毁有意思?”
然后我默默的靠近两忍者,剑法岁月之歌,追击的速度瞬间升起,两忍者在我的剑气里应声倒地。我看见高武冰之裁决毫不生气,还直接吃了两忍者掉落的24戈修炼丹。
两忍者哭笑不得的怒嚷:
“当初瞎了我的狗眼找你帮忙你妈乱草丛。”
冰之裁决破颜鄙笑的说:
“满身的劣质香水把我闻吐了。排泄器官对我说话?!还想装西施在这里哭!!!”我笑了笑,突然杂乱的脚步声响起,黑道魏哥带着几名保镖走了进来。
他向我抛了眼色,然后微笑说:
“裁决兄你怎么在这里?忍者骂你全家非主流,你妈黒袜子?我去。”
然后他还给高武冰之裁决倒酒。裁决无所谓的说:“喝。”黑道魏哥和高武处的不错,两人都是纨绔二世祖,经常组织一大帮人出去喝酒,应该算是狐朋狗友之类的关系。
而清漪遽然闪过一丝疑色,然后跟灰衣人摇头说:“高武的剑形灵魂升到第七重独舞?”黑道魏哥笑不露齿的问:“高武裁决兄?”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