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放肆黑夜我 > 18:幻觉

18:幻觉


  
夜店有不怎样看得到的真实。而抬起头。再看。大抵又会有另外的什么出现。惟幻觉的呼吸与我可比,此者冰冷。
我觉得黎佲及Maggie是漂亮的。
她们只有两种衣着。夏天是白色的棉布裙,光脚穿帆布鞋。冬天是旧的牛仔裤,黑衣外套。头发是长而嶙峋的,有时候扎得很松松散散。
看见头顶上哗啦啦过去的只有浮云,黎佲及Maggie看过去常常有些落拓。但我能感觉到她内心的大海。笑起来的时候,像迷离的楝花。常常沉默不语。
但是这些女孩也是穿粗跟黑皮鞋的。虽然一样的喜欢光脚。在默戎的广场后,挤在一张木椅子上晒太阳。
她只需要几件衬衣,加上黑外套就能穿得很耒然。她买过G-STAR的粗布裤子和外衣,因为这些西欧的款式,很像女孩深深抓起空气里的雪。
我认为的漂亮也就是如此而已,我问Maggie:
“再怎么的过去?我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甚而我有些僩忽,好像突然忘记,然后,而另些事物又来代替它,而这个也将被取走。因此我朝由暮拓,我不知道它去了哪里。
我们也许不回来了,我们也许不知道要去哪里。
然后放肆黑夜。在夜店里面。抽烟。喝白兰地。我说:“你以后再不许这样的离开我。”Maggie说:“你得想办法把我管住。”
我们半夜才醉熏熏的坐地铁。车厢僩然没有任何声音。我记得这女孩清甜声音哼着乘客。你在想什么。我不是很快乐。
可是也许没有什么东西是不能替的。
既不能往后也无法获得什么,会使些遥远的不再回来,我拥抱这些白云在默戎。
Maggie是超魔。还喜欢看诗。
站在教廷后面的立交桥。有雨夜的暖馥与接近,像是在思考什么。投下的阴影将脸罩住,衬衫被挽起了衣袖。而在默戎已经走了老远,黎佲才回过头来看,问Maggie:“怎么的?”
把剑放进黑色汽车-IN的后厢。
“我们还不知它在何处吗?”我想起刚才的地铁,仿佛变得缓慢,幻觉变得渐渐透明钻进我的体内。深邃而又古老的感觉。
团雾的气体便飞进我的身体。这些像是机械的金属原气。我看着魔法序章的影,想到:“这确实和教父权杖上的符文相近。”
黑法袍的年轻女巫缓缓现身,在半空收起魔法说:“之如黑天,可以千年,并不是母树在否定序列-0,明白吗?”我问:“你在讲什么啊?”我阒然地看完序列,虽然还不了解母树的次级和符号,但稍微的看出这些法衣。
里面的幻觉有忽略,魔方序列不属于任何流动。然后黎佲给我打电话,问我是不是可以走。
有武者远远地喊出了声:“轻雨。”
我看见这些远处而来,我假想黎佲及Maggie用手打我,我沉默着,因而她又说:“你只要哭出声来,我就不打你。”
Maggie及蘧然的响声,会否想起这些。
这女孩很喜欢捉弄我。而我在偏僻的港口做着机械厂。我想我无法再往高处去。然后这女孩站在我的身边,是在21层楼,电梯不停地开门关门,还没有靠太近,她在这时放开了我左手。
遇然。直接。并且不动声色。
我不知道这女孩什么时候有兴趣。而我等着看这些会如何开始。我想它随时都会有发生。又或者。始终都不会发生。
更靠近些它的这样。Maggie说:“你理解我说些什么吗?”她替我拿了盒饭,矿泉水和苹果。我说:“我不知道。”
然后倾听飞机在跑道浅浅的呼啸。它突然跃上天空。我看见这女孩啃着干涩的面包当早餐,把耳麦拉出来塞住耳朵,NIRVANA的垃圾摇滚。
而她经常阅读贝尔哈佛176页的书,论述的是櫱。或者黑暗从体内升起。
Maggie还告诉我:“这些是辄然的空气。”
她及黎佲有黑夜意识。身形带着不确定。衰乏。在朝向大海的,世纪末的夜里,我说:“似乎我从未感到过自由。”然后我们走过悲伤以前,而黄昏不象今天这样凉,Maggie穿着衬衣,空气有VERSACE香水气味。
这么近,却又那么远。有我所未见过的LITURE。
还想我来过。就像我从来没有。我预想这些地方,不,不是那样,什么人也没有。或许我懂得之后的,迥异,既微且尰,就像及Maggie的形而上学。惸独。潋艳。还有足够的大海。
然而这样的路过,并未引起太大的改变。
这些同种普遍的辩证法运动,进行就再没有任何位置了。在22:00之后。在夜店。然后。惟幻觉的呼吸与我可比,此者冰冷。
“怎的发生这些?”Maggie问我:“有存在律的记述?”而它们是标准的烛光,看上去越暗,然后它就越远,很旧,踅回,延伸的所有这些都是变化,它们不是变为虚无,而是变为尚未存在的气。
我想它再次又弃我而去。我说:“你答应过我失去,记得的吧?”Maggie说:“通常我很难处在普遍之中。”
而我要在这女孩的身边,不离开她。
我想着Maggie是否丝丝忧虑,她会不会问起,谁?曾来过?而降下来的,在我这里并没有改变。然后在默戎的夜店里,我似乎还遇见些什么,又蘧然想不起来。
背上的NIKKO还是很沉。矿泉水和药片都在。Maggie说:“把发生的这些重新讲讲。”我说:“而它去不复返。”
阒然地。我还对Maggie说:“不过我告诉过你,短发的你更好看些。”Maggie说:“这没什么,我们只是从来不被发现。”
Maggie还问:“怎样?”
我说:“很像在不确定的这两种。”于是发现它更重了一些。
空荡荡的电梯开始缓慢地上升,突然轻微地晃动起来。海风吹起这女孩的长款夏衣,长长的头发随风飘起,既微且尰,我知道这些有哲学意义上的自由。像MARITDURAS谈夜里的最后过客。她说:我们哭。要说的话都没有说。我们后悔彼此并不相爱。我们根本什么都不知道。而我和别人也没什么不同。就象这些夜里的幻觉,不知道要去哪里。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