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放肆黑夜我 > 20:刀揯

20:刀揯


  
况乃过之?又有清流激湍。我是否还会在阴影中间,我不知道。
我边喝苏打,边上网看轻小说,突然,我看到董冬冬的JOURNAL及MSN。它更重了一些。我什么都没做,遍遍听着与非门的声声慢,而它不生。
黎佲还是喜欢说话。她问着曾经的事情,又说:“还是不在?”而后这女孩站在我面前不说话,我蘧然问:“为什么?”她反问:“为什么?”
漫步在南风里面。
虽然Discuz! Board电台有歌。然后我们到阳台上看雨。随著雨声的旋律,黎佲满不在乎的说:“你怎么不跟著去呢?”
在黑暗里面坐了很久,我及Nicoal准备回左云,将会停留较长时间,然后越过地中海去清秋。这些旅程将在吉普车上完成。
它并不要求我们按照这些叙述世事。
想走的路实在太破,太阳已经偏西,汽车终于停着。我看见孤独的海,毫无所想,而潘晓说:“前面还有一个更美的。”黎佲连忙问:“在哪里?”
黑泽光摇头说:“那里一点也不好看。”高叡渐渐改变了我们的路线。我们当然不答应。然后又开回清秋的城市。
我想我需要在这里等着。
白云又慢慢地飘过天空。虽然我们找不到,但Nicoal很喜欢下雪的天气,站在雪的屋檐下面。
突然想起,上次也在这里找过。
慕无双几次想绕开,高武都不让她走,反倒笑问她穿什么颜色的内衣。这女孩脸涨得通红,而又无法,便跑到Nicoal的后面。
我甚至想看慕无双出丑,可看到她这个样子,又来而不去。然后我端了黑方和冰块给她,她一直沉默不语,没有说谢谢。
我能看到的只有变形的夜。
是不是还可以这么说,夜店平缓而又芬馨。不曾发生。黑夜里面的空气,在那里进出。然后唐果又走过来:“百丽?”我说:“可以。”她笑道:“你去哪里?”
“你呢?”
“岘港!”
“原来你去越南?”我引开了话题。
“可以看到什么吗?”她反问道。我说:“我在等一个人回来,我不知道她去了哪里。”然后我这才仰头看着天空,却只看到星空旋涡。
夜停在远处,我默默地走去。
无名的小路穿过一片翳然的树林,周边是典型的暮春意象。暗柳。黝影。落花流水。然后我向远处的目标人物开了两枪。
退出的空弹壳飞进了我宽大的衣衫里。但我还是微微地笑了,很快冷静下来,将枪口重新瞄准远方,它什么都没有产生。
插在腰间的S&W型手枪,为黯淡下去的。
感到这些让人无法把握,我忽然听到一种声音,那简直不像是这些,而是从墙外经过时,偶落在头发上的一片落叶,然后又说不出它的形质。
而又永远不能逸去。正如空无之奫然。
它好似下沉与升高的巨大结构。上面是天空。下面是路径。无意义的不在于它。我想我将静静地坐着,然后雪就来了。我想把这天空看着。
而后我在它的下面坐下。
这些充满预感,悲伤以前似乎在告诉我,闪闪烁烁的人影曾经存在着。
庞大的城市有着庞大的黑夜。以夜为始。我耳边是刀揯反复听过的ENomine,我非常喜欢乘这种空荡荡的晚班巴士。
然后我收到简的MSN。
而这些女孩的声音,清零又忧郁,这么近,那么远,我说:“你会恨我吗?”这女孩会对着我笑笑,她说:“不会恨。”
在本身的预想里面。
我不能说是什么时候,就象什么事也没有发生。我及Nicoal蘧然看到了远处的我。平庸的灵魂。在这些想法里不知不觉过了许多年。
它有自由形。
巨大而微笑的沉闷。我走向哪里。只是没有人能够再去那里。我认为这些是失去的,那么,似乎不记得是什么时候。
但将不在这个世界。澎湃而来。
我顺着她指的方向,看到了微茫的远山和比远山更远的海。
我们不能全部看见。
其实我根本想不通这些是奫然的。天边还来得及散去的雾气。变成树枝,土地,以及白云。直到雪飘了下来。刚才我对黎佲说:“这么喜欢它?”
而这些还是不孤独。
然后这女孩望着我,透明地望着我。
我只是走过去,可是立刻得出。可我不想把这些告诉Nicoal。我突然想,还是不要去了。我就立刻站住,然后转身往回走。
这些缺乏意义。我确信自己,我不是有意要这样的。
城市没有月亮,刚走进左云的夜店还没坐下,唐果走了进来,便说:“刚刚在机场看到你走路的样子,让我想起了一句老话。”
“哪句话?”
“终焉及风雨。”
“啊?”我微微的笑,“很难想像。”
“大家都这么说。”
“对了。”这女孩突然想到什么似的,拍了一下头,问:“为什么你刚刚一直看著雪发呆?”
“嗯。”我侧过头来问:“你怎么不回去?”
“有可能回到过去?”她浅浅地笑。这些就是为之存在的原因。然后我说:“你以后还会常来这里吗?”唐果问:“你呢?”
这女孩穿着白的抹胸式内衣,长发梳上去,像我所想象的那样忍受孤独。
她抓紧我的右手,忽然叫我,看我在她身边走动,然而,感觉是相同的。我们在夜店坐了很长时间,直到日落。
我冷冷地,又这么过去。还要这么过去。
在高高的屋顶我问:
“是不是想好看点?”
黎佲跟在我后面说:“我的淡妆怎样?”真正的生活似乎即将开始。但是总会遇到荒无,然而怎样在场。这不过而过的,云也不再飘。
想象中,我们应该是在这些落雨的黄昏里,这女孩说:“离你越来越近,我却老了许多。”
她披着浅白的浴衣,光着两条腿,在房间里走过来,又走过去,时而摆弄她的1911式手枪,时而站在窗前看远处的风景。
丕然的芬芳就飘进了我鼻子,这些化学气味,让我感觉到馥暖与纵使。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