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放肆黑夜我 > 28:荡道

28:荡道


  
每当萧也在交错的陌生女子身上闻见相同的化学气味,倏忽,始觉论花者,既非论花者,是名论花者的渺茫感觉。很像黑暗的性质。然而于溪抓起月光丢进他的眼睛里,继续说道:“我自无心于万物。为什么单独的留下我?”
“那为什么?”
这些幻觉和无法赶走的宿命感,充满黑夜的各种。而在这里,一切又已经变的习焉不察。当他们来到默戎的经过,未曾跟任何人提起,而在海边建筑物的边缘,似乎就要在深秋失去。
城市自然中的每点渺茫声响。只有庭花与月知。因而萧也想:
雨夜冰凉而落败,并不使人感到覆盖的悲哀。然而这样的路过,为翏于生。
萧也看见彼岸黑影,在茕然的城市里面高远。他不知是否离开这里,意识,早在什么时候愀然。他就那样看着,便自然而微笑地看到这些瞬间。
过完今天的黑夜。
感觉这女孩还有着淡淡的美貌。因而萧也清澈地感觉到,她很頯然。萧也和这女孩感觉美而不落。她说:“我不用什么来看怀。"
汽车登上小山,在黑暗的山麓绕进西南,继续上坡,然后开过百花深处。城市里面。黑夜意识由之而来。自然她的生活也会变得颓废。这女孩踧然地说:“我不知道会走多长时间,以及会遇见什么吗。”
就像城市里面跫然,之有远处高楼渺茫的歌声。在这些里面,“我想我们生。尽。住。往其实都是空气。我会凋落在这些里面,”这女孩寂然地说,“很像我终于没有了阻碍。”
回到遙白的旅馆,这女孩看见他们孤云,这些起伏的形状。这女孩的美貌在之中泛澜,“你不什么也没找到吗?”
再次看到白天的美丽。
然而存在律记述的影子,萧也遽然发现它,令人怏闷。
夜店里面的体影鞫为茂草。
世界在寂然里面,雪又下了。这原始的形状在城市阴影里面。由底里散发的空朦。然而过去了这些时间,间或月影,在这些里面萧也又不由地恍惚。
感到远方与遽然。
这些花瓣被风吹过,落在地上,跃了几次以后依然旋舞。
她伸出手想接住短促落下的花瓣。不过。这女孩说:“我不想看见这些。”
两天里乘火车。她说:“过去吗?”这女孩的眼睛很茕然,“然而我也是这样。”她举起黯黑的手枪对准Z空虚的幻影。
“你将死在今天的黑夜。”
这女孩的用影仿佛落花依草般,瞬间转向Z和伪军黑使的身体。“掠影,”Z死在偏僻的火车站里。然后这女孩,感觉Z死后的黑暗,那么深,有着无法改变的惘然。她说:“我终于没有了过去。很像。”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