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放肆黑夜我 > 39:下坠

39:下坠


  
有些曾是在公车上擦肩而过的阴影。
黑道魏哥看到这女孩,靠在电梯壁上。
她微笑地走出去,穿越过陌生的人群。她有时候很陌生。把额头上的散发别上去。
“你应该留点黑发。”
这女孩看到大丛的蔷薇和月季已经快要枯萎了。天空突然变得广阔。这是沉闷的城市和炎热的夏天,在混乱中产生的惘然。
“为什么。”
“”不为什么。”她说。她穿来穿去就这么一条破牛仔裤。她问好不好看。
深夜有破裂而不激烈的摇滚。有时候是在EMAIL里面,黑道魏哥说:“让它们变成了稀薄的空气和淹没。”
黑暗中她摸到香烟。似乎可以把整座城市何其衰也。
这些会不断离开,不断产生。带来短暂的温暖幻觉和更黑暗的幻影。萧也想。
我的幻觉只在黑暗通道的枯萎花香里。会一点一点地坠落在地铁里面。空荡荡的深夜,我们走过黑暗的巷子去大路上拦出租车。
剑气吗。
只有这些事情能够让我忧郁。似乎有所意识。在那个寒冷的冬夜,在从空荡荡的车站转身的时候。
深夜的时候下起了雪。
为什么。
我们都已经丧失了自由。她依然写信给黑道魏哥,一封又一封。萧也闻到女孩的腐败的芳香。然后看到。
这些象路边的野花,自生自灭。开了又败。
那么她微笑着看着它。物是人非。黑道魏哥说:
“不要想这么远的事情。”
然后看到穿白棉布裙子的女孩独自坐在夜行的火车上。她感觉自己随时。沉郁得无法摆脱的黑暗。她曾经找剑影,很多年。但是没有找到。
他好像是从黑暗的水面中浮现。但她能够靠近他的阴影。
感觉终于发不出声音。变成了黑暗。他们成为非常普通的人。这是区别。这些被颓废和阴暗影响的人吗。呼吸着属于这个城市的散淡空气。黑道魏哥犹豫地看着女孩。
深夜里面,这家不知名的夜店已经空空荡荡。
然后萧也和于溪上了车,疲倦地让出租车带着女孩驶上高架。带着接近凌晨时分的清冽气息。生命是幻觉。然后在空荡荡的地铁隐没。这女孩相信世界的某一处有一个人。
盛开和枯萎会是如此寂寞。
找他。不知道何去何从。
看着他。然后她站起来,穿上了大衣。她向于溪说,“那我出去好了。”感觉到它无处可逃的寒冷。
象深深的黑暗的海面。淹没了所有的惘然。
她摇摇头。
在这南方的城市里都是不下雪的。她问:“那你为什么不过来看我呢。”似乎离她很遥远。
看着风把窗外大樱花树的花瓣吹进来。
那些混黒社会的人。只是突然的影子。黑道魏哥说:“好像我想我应该告诉过你。”
但是她似乎并不是蘧然的人。那是黑道魏哥在火车站附近买来的打孔带子。EMMABUNTO。一个黑发女子。第一首歌的名字就是SILICONES。“带走它吧。我已经不需要歌声。”
"这么晚还会有车吗。"
那片冰凉的潮水把他缓慢地吞没。终于结束了。和她站在了楼顶的边缘。
黑道魏哥转过头去,看到她的身体坠落了下来。
空荡荡的马路上,他又看到那辆缓缓行驶过来的巴士。幻觉里面的女孩在微笑着,头发在风中飘动。
他说:“不。我还需要时间。”“为什么你要跟随着我。”
巴士在寂静里面无声地开向黑暗的前方。
萧也想。于溪和我探过头去看,它刚好打开。里面吹出一股空荡荡的冷风。电梯开始缓慢地上升,突然轻微地晃动起来。可我不喜欢这种感觉。
不能再乘这部电梯。
我不知道在她的眼中,是否我也是如此。盲目而慌乱。却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盘旋着。
然而这又有什么重要的呢。
我走在空阔寒冷的马路上。每一天,我想象这条路如果有阳光倾泻,是否会更温暖一些。
黑暗的房间里似乎有遗漏的风声。我无法抑制身体的颤抖,因为寒冷。
想象了很久的温暖阳光。
不知道如何去面对空荡荡的城市。晚上四部电梯停了两部,我按了往下的标记。
似乎听到了电梯上来时轰轰作响的声音。然后按了一楼。但几乎是在瞬间,我听到了轰隆的巨响。然后一切停顿。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