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嫁山贼 > 第45章 第45章

第45章 第45章


“铛……铛……”两声沉闷嘶哑的锣鼓声传遍崇明街,同时还伴随着一声尖细高亢的嗓音“肃静……。”

整个街上人山人海的嘈杂声渐渐消弭安静下来。

高台之上,一名面白无须穿着蓝色长袍的太监,缓缓走到中间,甩了甩手臂上的浮尘,扬声高喝,祭天开始。

钦差于大人并侯知府率领秦州大小官吏在前,商户富绅紧随其后,每人手上捻了一柱香,纷纷跪了下来。

“皇天在上,后土在下,兹仰承天佑,国朝兴泰,百姓安居乐业今秉上召,赐北境商户御贡遴选资格……”于大人手持明黄卷轴高唱骈文,祭告上天。

终于在薮儿第三次忍不住揉泛青的膝盖时,冗长繁琐的祭天仪式总算结束了。

一刻终后,秦州百姓期待已久的盛会终于拉开序幕!

御贡两关,最主要的还是第一个关卡,比拼面料。自古江南绸缎多为皇家御贡,就是因为当地盛产桑棉,织品软滑轻薄,再加上当地扎染工艺十分发达,出来的成品公认为国朝翘楚。

而北境苦寒地处偏僻,桑棉最喜湿热,在此处无法生长。所以一直以来北境普通居民多穿麻,蓖等粗制品,麻线粗糙,复杂的扎染技艺易晕染,即使心灵手巧的女娘纺织的再精细,依然和江南地区有着天壤之别。

幸运的是北地虽苦寒,但畜牧十分发达。有一种黄羊,羊毛纤长且绵密柔软,毛料足以媲美江南软绸。所以在薮儿无意中见到后,就突发奇想想将其濯洗缫丝成锦,在林家缫丝坊的工人不断试验调整,历经一年之久才终于成功。

而浮光锦正是再次基础上,变新扎染技术出来的珍品。

薮儿端坐下方眼眸漫不经心的扫过旁边一角,几家城中有名的布料商正凑在一起窃窃私语。

哼,不论你们还有多少阴谋诡计,在强横的实力面前都不堪一击,此次御贡我林家势在必得!

“验料开始!”大监尖利刺耳的高音响遍整个街市,随后在官府亲点之下一一上台展示,供评审查验,百姓监督。

“秦州宋记绸缎庄……”

商户等候区一位年约三十的美貌妇人,一身紫色烟罗撒花长裙,美眸含情,嘴角带笑,款步姗姗慢慢走向高台,端是风姿绰约、仪态万千。

“诸位大人请看”闻言身后跟随的婢女上前几步捧出一个红木雕漆的匣子,美妇人从袖中掏出一枚钥匙,熟练的打开匣子,雪腕微甩,一幅凤穿牡丹鎏云绣布徐徐展现在众人面前。

牡丹雍容华贵、国色天香,金线凤凰活灵活现、仿佛要一飞冲天,乘风翱翔。精致的绣工,茜红锦缎,美轮美奂,相得益彰。

“诸位大人,秦州百姓皆知我宋记绣娘一流,手艺精湛,这副凤穿牡丹,十个绣娘,一百种丝线,耗费月余方织就而成,牡丹鸾凤寓意富贵荣华,安泰祥瑞”。

台下秦州百姓自刚才就一直议论纷纷,嘈杂声不绝于耳。

“我婆娘一直叨叨宋记的绣技好,绣坊里卖的寻常帕子都比别家的要鲜亮,今天算是真正开眼了”一个壮实汉子嚷嚷道。

“老天哝,这料子哪是人能穿的,怕只有天上的仙人能配的起吧”

薮儿看着流光溢彩的绣样,眼露深思,袖中手指轻轻摩梭,宋家绣技的确称得上一绝,只是这布料。

台上诸位大人私下低低交谈,面面相觑,最后由于廷坚出声询问:“宋娘子,这幅凤穿牡丹的确绣技非凡,只是这面料本官若是没看错的话,是江南锦缎吧。”

“钦差大人好眼力,的确是江南锦缎。”宋娘子微微一笑,眼眸隐晦的扫了一眼薮儿,神情中带着一丝倨傲。

侯知府笑着站了起来,轻抚几下胡须“宋娘子,我们这一关是参选面料,江南锦缎虽好,但毕竟是南方丝织,方才谕旨想必你也听到了,此次御贡是想要选出最具北地特色的丝绸缎料,上达天听以便陛下了解北境民风特色,你这”

“大人说的是,宋娘明白。”宋娘子伸手撩起一角对着当空的阳光,笑语盈盈道“我朝锦缎都是40支,即便在江南也不例外,丝线粗糙无论怎样纺织编绣,时间久了总是容易僵结,不如刚开始顺滑……而我手中的凤穿牡丹则是50支,面料更加细滑保暖,不易僵结……且绣在上面的花样也更加栩栩如生。”

“什么?还有这种事,这可是前所未有的技艺啊……”侯知府大喜,也顾不上纠结自己的胡须了,猛地上前窜了几步,仔细打量着。

在座诸位大人按耐不住,也跟着急忙围了上来,众说纷纭啧啧称赞。

“薮儿,宋娘子真是好手段,我们怕是有点悬呐”林老爹急切的看向自家闺女,有点紧张道。

“爹放心,女儿心中有数。”薮儿轻拍了拍老爹的手,示意其安心。

果然如此,方才一露面,众人都被其华丽的绣技吸引,唯有薮儿敏锐的察觉到了宋家面料的独特之处。

50支,确实非凡,不过林家却不惧!

“咚“锣鼓响起,诸位大人低声讨论几息,由于大人上前,高声宣布”第一关参选面料,宋记凤穿牡丹面料超绝,技艺精湛,匠心独运赐官牒,入选下一关。”

“下一个,左氏布庄”

御贡在有条不紊的进行,原本居于当空的太阳越发灼热,晒得人儿都要化了。

截止到目前,已经有一半的商户上台展示了,只是遴选严格到严苛,只有最开始的宋记、左氏和第九位上台的明氏布庄得到了官牒,拥有可以角逐下一场的资格,如今只剩下最后一个名额了,空气中焦灼紧张的气氛愈发浓烈,台下等候的商户已经紧紧绷起神经,在心中拉直了一根弦,仿佛只要有一点动静立马点爆全场。

“方氏绸缎庄”

方氏少东家方怀远一袭青衣自信满满登上高台,长袖一挥,一块洁白若雪的布料恍若天上漂浮的云彩骤然出现在众人面前。

“总所周知,麻具有坚硬结实,弹性差的特点,难以缂丝,需要耗费许多人力物力。即使缂丝成功,布料也粗糙至极,鲜少能制成衣物。诸位大人,我方家这幅百鸟朝凤,面料就是采用北境特有的麻,加入特殊秘药,混入少许桑丝,经过反复捶打试炼,最终形成胚布胚布经过上百道工序千锤百炼,轻薄柔软,颜色洁白如雪,灿若流萤,因此名为雪萤布”。

“糟了小姐,若钦差大人看中方家的面料,那我们岂不是没机会了”朝云一脸忐忑,双手紧紧的拽住薮儿的袖子片刻不敢放松。

“平时悄无声息的方家竟然藏了这一手,小姐,我们该怎么办?”夕露脸上淡定的神情出现了一丝龟裂,长袖中雪白的手指忍不住攥成了拳头。

林老爹在内的一众人纷纷担忧的看向薮儿。

薮儿蹙着眉头顾不上回答两个丫鬟的问话,睁大眼睛上上下下仔仔细细的打量了几遍台上的雪萤布。突的,原本紧皱的眉头竟慢慢松开,唇角带笑,心中暗自舒了口气。

“放心吧,方家不会入选。”薮儿自信的道。

看席前列。

许霖唯恐天下不乱,好奇心十分旺盛,强行扭转身子歪着脑袋凑到常毅跟前道,“你不担心吗?方家的雪萤布的确非常出彩,万一林家没入选,你还能安心的离开吗?”

常毅抿着唇,不发一言,眼睛一直随着薮儿身影转动。

“喂,问你话呢,哑巴了?别看了,眼珠子都快黏在人家身上了。”

许霖等了半天不见对方回答,扭头一看,差点气歪了嘴。于是唰的一声打开折扇干脆利落的挡在常毅面前,气鼓鼓的瞪着他。

两人中间的许霃无奈的缩起身子,一边努力向后靠,免得打扰小叔的兴趣,一边又忍不住插嘴道“林姑娘心志坚定,不到最后一刻肯定不会放弃的。”

一直关注着薮儿的常毅,第一时间看见她嘴角的笑容,心里提起的大石头终于落回了原处,心情好转,竟破天荒的回了许霖的问话“我相信她,林家一定会入选的,她想做的事情,就没有做不成的。”

语意铿锵,坚定有力,话语间全是对薮儿的信任与爱意。

台上诸位大人对雪萤布意见不一,迟迟不能下定决心,最后于大人一锤定音遗憾宣布雪萤布未能入选。

原本自信满满的方怀远莆一听到这个消息僵愣在原地,许久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待片刻后终于反应过来,疾步走到诸位大人跟前,连声质问“为何?到底是因为什么?我方家的雪萤布无论是从面料还是技艺上来说都是无可挑剔的,理应入选啊!”

于廷坚不置可否,微微摇了摇头叹道“皎皎白若雪,灿若水流萤,这块雪萤布的确如你所说,无论是面料还是技艺均为上乘,可它却有一个无法弥补的缺陷。”

“缺陷?什么缺陷?”方怀远疑惑的看着于廷坚。

“你是少东家,想必你很清楚,一块雪萤布从最开始缂丝,到最终形成胚布需要花费多少银钱?”

这句话一出,方怀远脸色大变。

“如果我所猜不错,恐怕不下于千金吧,我大宋自开朝以来就提倡勤俭治国,这等奢侈之物,恐怕宫中贵人难以消受。”

“下一位吧”于廷坚淡淡道。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