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魔门大玩家 > 004 决争 上

004 决争 上


  004 决争上

  决争之日。

  落星湖四周山林、亭台之中,修士影影绰绰,不下数千人。

  天际一朵祥云浮空,云上是一座朱色楼阁。

  几尊修士坐于楼阁之内,俯瞰整个落星湖。

  下方修士早已认出,这是徐家的浮云仙舍。

  徐家立族与千年之前。

  老祖曾是魔符宗元魔殿真传弟子,道基圆满修为,后冲击金丹境界失败,道途阻断,便专心培养家族,传下千年血脉。

  徐家攀附于魔符宗这株参天巨树,历代经营,总有子弟拜入宗门,从外门到内门,再到真传。

  家族也渐渐繁盛起来。

  可惜千年以来,从未有族人能够修成金丹。

  像徐家这样的修真世家,魔符宗内还有很多。

  宁家与之一样,只不过传承更为悠久,祖上曾有金丹大修,底蕴也比徐家更为深厚。

  两家于三百年去结怨,冤冤相报,厮杀数十年,谁也奈何不了谁,反倒两家差点因此灭族……最后,还是魔符宗一位金丹看不下去,亲自出面调停,定下了每十年一次的生死决争。

  两家后代各自奋发,又渐渐兴盛起来。

  但血仇,却越积越深。

  此次决争,徐家派了两人前来观战。

  长老徐立坚,徐立鹤。

  按惯例,该是族长亲自出面。但此即,徐家老族长似乎连场面功夫都懒得做了。

  两位长老都是道基后期修为,各自有七重、八重境界,身边都带着几个年轻晚辈,此刻坐在浮云仙舍之内,静待决争开始。

  他们此行任务只有一个,那便是替徐道人收尸。

  浮云仙舍对面虚空之中,亦有一艘美轮美奂的飞舟,舟上站了六七人,皆是气度不凡的道基高手。

  此乃宁家来人。

  宁家族长也没有来。

  近百年来,唯有此次决争,毫无悬念。

  宁家飞舟上,一位身穿拽地长裙的美妇笑吟吟道:“徐家此番忒没种,为保全几个仙苗,竟出此无耻手段,今日合该与他们立下规矩,往后决争,以年轻修士为主,两家修士年龄差距不可超过百岁。”

  “那徐道人也是可怜,听说徐家出动四位道基长老,逼迫其中下生死蛊。”

  另一人嘿然道。

  美妇宁霜美眸飘转,笑道:“徐道人能陨落在道余侄儿手下,也算不枉他碌碌无为一生,日后论及道余侄儿,总归能提及他几句。”

  宁家另一位道基点头道:“道余天资横溢,不在道真之下,未来有望成为我宁家在炎魔殿的第二位真传弟子。”

  “是啊,我宁家大兴有望,反观他徐家,嘿嘿……”

  几人轻松闲谈,对宁道余充满信心。

  落星湖畔。

  龙脊山山麓,一块空地上。赵梦鸢七人肃穆而立,极目远眺。

  “梦鸢姐,你说徐长老他有几分胜算?”

  一人开口道。

  “不知。”赵梦鸢似乎没有心情说话。

  “唉,但愿幽魔寒刃能够把那宁公子砍死,就是砍不死,也至少将他砍个半死,这样我等修成道基之后,才有望复仇。”

  ……

  另一边,秦淑仪和莲儿站在一块巨石上,遥望落星湖。

  “秦姐姐,听说外门赵梦鸢送了徐道人一件极品法器,不会对公子造成威胁吧?”

  莲儿忐忑道。

  秦淑仪手持一根玉箫,开口道:“如是法宝,或许还会有些用处,极品法器终究还是差了些……我只是没想到,那赵梦鸢竟有如此魄力,明知不可为而为之,此女值得敬佩。”

  “听说这赵梦鸢不仅是外门四大美女之一,还在外门十大弟子中排第四,想来用不了多久,就会进入内门了。”

  莲儿一脸崇拜地说道。

  “是啊,不知她将来会选择五脉之中的哪一脉?”

  秦淑仪说着,心中却想到自己,如果自己进阶道基,成为宁公子道侣,也要借机求取一个内门弟子的名额。

  若能去冰魔殿就更好了……

  “秦姐姐,你今天为公子吹箫助战,不知可选好了曲子?”莲儿左顾右盼,忽然想到另一件事,思维跳脱道。

  秦淑仪正要说话,却见天边火光一闪,一道昂藏魁伟的身影就出现在落星湖上空。

  “来了!”

  观战人群中一阵骚动。

  宁道余双脚落在湖面,如踏平地。

  他身形伟岸、高大,国字脸,虽谈不上英俊,却极富男性魅力,给人一种刚毅正直的感觉。

  今日他身穿一身赤红战甲,每一片甲叶上都纹刻玄奥符文,整件战甲散发出炽热高温,似将周围空气点燃,扭曲视野。

  这是炎魔殿内门修士标配,炎魔战甲。

  品阶:极品法器。

  是以,秦淑仪才会说,极品法器给了徐道人也还是差了些。

  宁道余出现后便站在湖面上一动不动,仿佛入定一般,极有耐心地等待着对手的来临。

  天空中。

  浮云仙舍之内。

  须发皆白的徐立鹤手抚长须,目光复杂地看着下面的宁道余,轻轻叹道:“我徐家三代、四代子弟之中,无人能与此人相抗。”

  徐立坚跟着叹道:“这还只是宁道余,宁家还有一个宁道真,那人才是让人绝望,搞不好,宁家百年之后,将有金丹现世。”

  两人身后的徐家子弟,尽皆默然。

  此次决争,本该是他们中的人出面……

  “立明老了,他这些年寄情凡俗外物,不思修炼,也不顾家族,此番应劫,也算为家族出一份力。”

  徐立鹤淡淡道。

  徐立坚看了一眼徐家小辈们,沉吟道:“那下一次决争呢?”

  徐立鹤一时无言。

  ……

  日上三竿。

  一道遁光自龙脊山飞出,当空一折,落在落星湖上。

  灰袍道人。

  徐立明。

  落星湖方圆十里,数千修士,忽然一静。

  所有目光都汇聚到湖面两人身上。

  “抱歉,睡过头了。”

  庞越冲宁道余拱了拱手。

  “无妨,宁某这就送道兄上路!”

  宁道余面无表情地说道。

  下一刻,他身上赤焰轰然涌现,紧接着赤焰一闪,便朝庞越压来!

  他竟如此不耐言语,真是二话不说,就要动手。

  而且,甫一动手,便是全力以赴!

  庞越只觉自己被一头远古洪荒异兽死死地盯住了,巨大的灵压铺天盖地用来,让他生出避无可避的念头。

  宁道余出现在庞越身前三丈处时,便一拳轰出。

  仿若远古魔神巨拳,破空而至!

  大力炎魔拳!

  炎魔殿七大神通之一。

  一瞬间,方圆里许的天地灵气被无比霸道地抽空,汇聚到这一拳的拳芒上!

  拳锋处散发出惊人的高温,让落星湖一大片水域呈现沸腾之状态。

  毋庸置疑,这一拳下去,就是一座山头也能打碎,熔炼。

  这一刻,所有观战之人,心里皆是一叹。

  不愧是宁道余,狮子搏兔,亦用全力!

  如此修为,如此心性,当得天才二字。

  庞瑜手中黑芒一闪,出现一把黑色长刀。

  幽魔寒刃。

  他身上金光一闪而逝,刀芒前劈,正中宁道余拳锋。

  铮!

  一声金铁交鸣传遍四方。

  幽蓝寒光与赤红火光激烈碰撞,发出连绵不绝的爆破之音。

  “好!”

  宁道余大喝一声,连连出拳,上百道拳影朝庞越罩去。

  岸上。

  赵梦鸢心头一紧,脸上露出不忍直视之色,微微转头,不敢再看。

  没有人能体会到直面上百道大力炎魔拳的压力。

  如山崩海啸,每一拳都蕴含极致高温和浩荡巨力,迅若雷霆,劈头盖脸地砸下。

  庞越心如平湖,映照一切。

  前世在游戏中,无数次PK中积累的经验,让他此刻无比清醒、从容。

  他手中长刀挥斩,写意而又轻松。

  每一刀蕴含的力道,却又恰到好处。

  刀芒绽放,堪堪抵住漫天拳芒。

  此番交手,他已然明悟原主和宁道余的差距所在。

  根本所在,是两人修炼功法高下有异,导致法力的品质差距甚大。

  原主修炼的龙象伏魔拳经,只是一部道基圆满功诀。

  而宁道余修炼的炎魔真箓,乃是脱胎于《混沌幽玄魔符秘典》,有望突破到元神境界!

  两者相比,至若天壤云泥!

  所以相同境界之下,宁道余的法力更加雄厚、浩瀚,品质更高,杀伤力更大,更玄妙。

  宁道余的大力炎魔拳犹如狂涛怒卷,强硬地要将庞越淹没,镇杀。

  但他却惊奇地发现,自己的拳芒竟然被对手轻松破去,消弭。

  本拟这一招即可分出胜负的他,脸色忽然变得凝重起来。

  眼前的徐道人,并非如传闻中那般不堪……

  天空之上,宁徐两家道基修士,此刻也神色变幻,再顾不上闲聊,所有人都全神贯注地聚焦斗法二人。

  落星湖上,漫天赤炎忽然倒卷,汇聚一道昂藏魁伟身影之上。

  宁道余背负双手,身上战甲灵光闪动,气势如即将喷薄而出的火山。

  “好刀法!”

  在他对面,庞瑜持刀而立,手中的幽魔寒刃却扭曲变形,更是崩碎不少裂缝,刀身尽是被烧融的痕迹。

  一件极品法器,就这样被废掉了。

  庞越收起长刀,洒然着看向对手。

  虽然法力品质不及对手,但他对龙象伏魔拳经的领悟程度,远远超出宁道余对炎魔真箓的领悟程度。

  尺有所短,寸有所长!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