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魔门大玩家 > 018 炎符剑经

018 炎符剑经


  018 炎符剑经

  庞越左手持炼妖壶,右手握元阳斧。

  灰色神光刷落,金月歌一身磅礴妖力顿时落至谷底!

  道基圆满……道基后期……道基中期……道基初期。

  差点跌落道基。

  一种诡异的无力感,让她瞬间美目圆睁,首次露出惊慌失色的表情。

  弑神枪枪芒则被庞越用元阳斧轻松挡住。

  那能够轻松洞穿道基后期修士护体灵光和极品法器的暗金枪芒,被灰白的石质斧头轻易拦截。

  庞越屈指一弹,炎魔斩仙剑瞬息出现在金月歌洁白秀美的额前。

  辣手摧花!

  金月歌此时妖力溃散,勉强聚起一身妖力,形成一道金芒汇聚额前,却还是被剑光轻松穿破,尖锐刺骨的剑意让她脑海一阵剧痛!

  电光石火之际,异变陡生!

  一道刺目的金光从金月歌身上浮现!

  赤白剑芒如同被时间定格一般,停在原地。

  金光汇聚成一道高大雄伟的身影,他头戴冕旒,身穿暗金华服,犹如威严绝伦的君王临世,令人忍不住生出膜拜之意。

  “是谁要杀我女儿?”

  金色身影看向庞越,巨大的手掌犹如一座小山,径自朝庞越按下。

  “要死,金丹大妖分神!”

  孟子涛看得心惊胆战,身上金光一闪,就消失在原地。

  他不是没见过金丹大修的分神,但眼前这位妖族金丹大修的分神,似乎比他家老祖还要厉害!

  场中,面对金色大手的庞越毫不犹豫地劈出元阳斧!

  刺目的白色斧影凭空浮现,斩在金色大手之上。

  同时,一口青铜簋出现,庞越身形一晃,遁入其中。

  轰!

  惊天灵爆闪现。

  一团刺目的光芒浮现在龙鳞岛上,天地间陡然失色。

  在这光芒之中,方圆百里之内的一切,尽皆湮灭。

  狂暴的冲击波卷起惊天海潮,呈环状朝四周扩散。

  原地,只有龙鳞果树、山河簋以及浑身被金光笼罩的金月歌安然无恙。

  良久,光芒散去。

  金色身影即将消散,他看着山河簋,声音威严霸气道:“勿杀吾女,否则吾定杀上魔符宗复仇血恨!”

  庞越自山河簋中闪身而出。

  入目所见,海天茫茫,一片清净。

  庭院、岛屿、大阵、妖兽,尽皆不见。

  龙鳞果树虽然安然无恙,但只剩下树下三丈方圆的土地,孤零零地立于海中,成了一座小到不能再小的岛屿。

  远处海面上,身穿暗金长裙的女子随着海浪起起伏伏,似已昏厥。

  庞越盘坐龙鳞果树下,飞快服用了几枚恢复法力的丹药,静静看着海面上的金裙女子。

  此女似乎与他前些年斩杀的赤血金蛟有关……看起来颇有来头,但却不知其具体身份。

  不过能有金丹大妖分神保护,又撂下狠话,看来暂时不能杀了。

  半个时辰后。

  庞越恢复三成法力,身形一动,就来到金裙女子身侧。

  他一指点出,一道赤火流光没入女子额前。

  紧接着,他双手连连掐诀,在女子神魂和丹田中设下禁制。

  此女漂浮在海水中,浑身尽湿,暗金长裙紧贴在她修长曼妙的胴体上,玲珑浮凸的曲线勾勒出让人血脉喷张的画面。

  庞越一挥袖,将女子收入山河簋中。

  回首看了一眼相伴十年的龙鳞果树,不由地心生感慨。

  就在他准备离开之时,天边金光一闪,一道人影出现在龙鳞果树之旁。

  赫然是孟子涛。

  两人四目相对,沉默片刻。

  “纵地金光符果然不凡。”

  庞越错愕道,没想到孟子涛还敢回来。

  “徐师……徐兄你才是真正的深藏不露!我老孟今日心服口服,请受兄弟一拜!”

  孟子涛躬身行礼。

  庞越连连摆手:“你这是做什么,你进入内门的时间比我早,该叫我师弟才是!”

  “徐兄比我年长,道行也比我精深百倍,小弟厚颜叫声兄长,徐兄前往不要见怪!”

  孟子涛一边说着,一边拿出那瓶浑天丹,双手奉上道:“这是小弟的一点心意,还请徐兄以后多多关照!”

  庞越忍不住笑道:“子涛你太客气了,这样,我也不占你便宜,这是三瓶天尘丹,你这里百废待兴,留着慢用。”

  孟子涛接过天尘丹,苦笑着道:“这儿连个落脚地都没了,我要向宗门申请改派任务。”

  ……

  涿光山。

  魔符宗功德殿。

  刚从外海赶回的庞越缓步走进偏殿,向值守长老递上任务符诏和储物袋,说道:“长老,弟子完成任务,特来交接。”

  值守长老须发皆白,身穿紫袍,双目混浊无光,乃是一个垂垂老矣的老头子。

  他接过庞越符诏,仔细感应片刻,又慢悠悠地检查了一番储物袋里的龙鳞果,最后取出三颗道:“任务完成,可得炎魔殿七大神通之一,你持任务符诏去藏经殿挑选去吧。”

  “多谢长老!”

  庞越结果龙鳞果,转身离开。

  值守长老轻轻一叹,取出一枚符箓,对着符箓说道:“你说的那人回来了,任务顺利完成。”

  说罢,屈指一弹,符箓化为一道电光,消失不见。

  庞越来到藏经殿,经值守长老审核,进入一间古老的石室里。

  这间石室里有七幅壁画,每一幅壁画上都覆盖浓郁灵光,让人看不真切。

  而其上正是炎魔殿七大神通——

  大力炎魔拳、炎符剑经、炎雀大阵、炎魔变、焚天指、炎魔大手印、炎魔降世法。

  这七门神通乃是炎魔殿历代金丹、元神高手依据《真魔真箓》所创,也是历代炎魔殿内门弟子必修。

  但宗门不会白白赐予功法,而是让内门弟子以功德换取。

  其中,大力炎魔拳为炼体之法,势大力沉,刚猛无敌。

  炎符剑经为剑诀,以符文凝聚剑光,间于有形无形之间,神秘莫测。

  炎雀大阵为困杀之阵,修成之后,以法力凝练无尽炎雀,结成大阵,焚天灭地,威能为七大神通第一。

  炎魔变为身外法身之法,可增幅修士法力,汇聚天地元气,拔升修士战力,以道基之力,媲美金丹。

  焚天指则是一门指法,诡异莫测,威力汇于一点,杀力无双。

  炎魔大手印脱胎于魔门远古神通——天魔大手印,是七门神通之中修炼门槛最低,但也是威力极限最高的。

  可以说,这门神通,下至食气境,上至元神境,即可修炼对敌。

  最后一门神通,炎魔降世法,直接召唤炎魔下界,御使炎魔对敌,威能难测,极易失控被炎魔反噬。

  庞越早已确定了炎符剑经,在看了其他六大神通之后,还是驻足于炎符剑经的壁画前。

  他祭出任务符诏,一道光芒自符诏发出,落在壁画上。

  覆盖于壁画表面的灵光顿时消散。

  庞越双目幽光闪烁,一动不动,伫立于壁画之前。

  半日后。

  一道赤火遁光飞出功德殿,出了涿光山,朝明湖岛方向飞去。

  ……

  某座金碧堂皇的洞府内。

  一身华美长袍的庄不休坐在玉床上,两名身穿薄纱、长得千娇百媚的美艳女修依偎在他身侧。

  女修口含灵果,凑到庄不休脸前,庄不休以口相就,大手在两女身上摩挲游走。

  三人正吃得不亦乐乎,一道纤细电光自门外窜入,化作一道符箓停在庄不休身前。

  “嗯?”

  打扰雅兴,庄不休面露不悦,他屈指一弹,符箓化作电芒,一个苍老的声音响起。

  “你说的那人回来了,任务顺利完成。”

  啪!

  庄不休一掌拍碎玉床扶手,脸色变得铁青。

  “主上息怒!”

  两名女修急忙安慰道。

  庄不休一挥衣袖,两女跌飞出去。

  “滚!”

  他兴致全无,声音寒冷,令人心惧。

  两女不敢多言,悄然离开。

  庄不休坐在玉床,脑海中闪过一年前宁道真与他临别时的话语。

  宁道真执行宗门任务,需外出五载。临行前,他招来庄不休,淡淡吩咐了几句。

  “若那姓徐的还能回来,你便替我了结了他吧……宗内虽然不允许弟子间杀戮,却不禁决争。”

  白衣修士神色平淡,却有一股不容抗拒的威严。

  他目光平静地看着庄不休,似乎毫不在意,但庄不休心里清楚,如若拒绝,后果将是何等可怕。

  “若他真能回来,不休定不辱使命!”

  他毫不犹豫地说道。

  “你要小心,如果他能在郑鹏、合欢宗以及赤血金蛟的手上活下来,或许实力隐藏的更深。”

  “师兄对不休有大恩,不休愿为师兄效力!”

  “很好,如若事不可为,便将此枚神雷用了吧!”

  “庚金神雷?!师兄,这……”

  回过神来。庄不休手掌一翻,掌心一枚金色圆球滴溜溜旋转,丝丝电芒闪烁,散发出令人心颤的恐怖威能。

  宁道真给他的这颗庚金神雷,一旦激发,方圆十里之内,无物能存!

  即便是金丹修士,不死也要脱一层皮!

  “但愿不会用到此物!”

  庄不休心中暗忖,心底却是毫无底气。

  那徐道人竟然回来了?

  郑家、合欢宗、赤血金蛟……竟然都没能把他留在外海。

  那他的实力该有多强?

  可答应了宁道真的事,又怎敢推脱?

  庄不休沉思片刻,身形一动,离开洞府。

  还好,这些年他未雨绸缪,暗中牵线搭桥,让秦淑仪与曲家某人勾搭,此番倒是可利用曲家先试探一二。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