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回到大明做藩王 > 第七十六章 争夺城门

第七十六章 争夺城门


  “放箭!快放箭!”此时的瓦剌兵也早就进入到了明军弓箭的射程,鸟铳虽然犀利,但是数量太少,这个时候便是弓箭手发威的时候。

  而且,明军是站在城头上放箭,不管是角度还是弓箭的力度都要比瓦剌军的强很多。

  会宁侯张温知道护城河是他们杀伤敌人的一个很好的机会,因为敌人走到这里将不得不停止一段时间。

  他不肯放过这个机会,便挥舞着大刀,大声地呼喊着:“都给老子机灵点,箭要仰射,绕过他们的车楯,让他们尝尝箭雨的厉害!”

  甘州城的明军都是百战之卒,而且平日里训练也很严格,不用会宁侯多说,也知道该怎么做。

  明军的弓箭手们齐齐向天上抛射弓箭,箭矢便呈抛物线状,绕过瓦剌兵的车楯,都落在了后面的弓箭手和重步兵身上。

  一时间,瓦剌大军里哀嚎之声不绝于耳,一位倒霉的兄弟竟然一下子身中七箭,外加一发鸟铳铅弹,死的真是惨不忍睹。

  “快还击!压制住城头的明军!”那名负责指挥的瓦剌万户一边挥舞着大刀一边大叫道。

  他万万没有想到明军在城里面竟然私藏了大杀器,短时间内竟然给他的部队造成了这么大的伤亡。

  城头明军的火力必须压制住,否则的话部队的伤亡太大,接下来的事情就不好说了。

  城下的瓦剌大军也已经打急了眼,纷纷张弓搭箭,向城头上的明军还击。

  不得不说,游牧民族自幼弓马娴熟,射箭的技术还真不是吹的,再加上,此时瓦剌军已经冲到了护城河下面,距离城头的距离很近,是可以给明军造成杀伤的。

  “呲!”地一声响声传来,却是弓箭入肉的声音。一名刚刚想要发射鸟铳的健妇营健妇的脖子一下子被一支瓦剌弓箭射穿。

  她一声没吭,直直地倒在了血泊中,没有来得及说一句遗言。

  “孩他娘!”一名军户见到这种情况,一时悲愤莫名,一开始他的老婆想要参加健妇营的时候,他还不愿意。

  后来,她的老婆说王爷健妇营一样有军饷,可以多给家里带来一份收入,而且只负责守城,不出去作战,没有什么危险性,这他才同意了她来报名参军。

  万万没想到的是,自己的老婆在这第一场战斗中就死了,这让自己和自己的几个孩子该怎么办啊?

  那名军户彻底被激怒了,“嗖嗖嗖”地连射出三箭,想要多杀几个瓦剌鞑子给他的老婆报仇。

  健妇营毕竟是刚刚成立的部队,而且都是女人,现在见到对方箭如雨下,自己这边的伤亡开始增加,有不少人心里也害怕了起来,放铳的时候不敢仔细瞄准,往往打一枪就撤。

  这一幕,看的诗剑很焦急,她可以理解这些人的心情,但是战争是残酷的,不是你体恤下属就能赢的,你得打出足够的伤害才行。

  于是,诗剑走到那名阵亡妇女的位置上,捡起她的火铳,瞄准,扣动扳机,随后只听“砰”地一声,一名瓦剌士兵应声而倒。

  诗剑退了下来,对着自己的部下大声呼喊道:“巾帼们,你们不要害怕,想想城里面还有你们的孩子。这些瓦剌人没有那么可怕,你们想想你们已经杀了他们多少人了?

  就把这次战斗当成一次训练,平日里怎么训练,现在就怎么打!”

  众位健妇营的将士们听到她的话之后人心才渐渐平复了下来,开始沉着应对敌军,给了瓦剌军大量的杀伤。

  然而,瓦剌军毕竟人多势众,在付出了巨大的伤亡之后,还是填平了护城河,开始嗷嗷叫地冲向城墙。

  云梯已经架了起来,瓦剌的士兵开始怀揣着破城之后大肆享受的梦想蚁附登城,一时间,城头的压力又大了起来。

  “还等什么!放滚木礌石!”会宁侯张温打了一辈子仗,这个场面早就不知道见了多少次了,应付起来还是十分简单的。

  在他的一声令下,城头上的明军纷纷将早已经准备好的滚木礌石扔了下去,一时间,城墙脚下的瓦剌军哀嚎一片,有不少人被砸死,甚至是摔死。

  “不要让他们靠近城门,快放箭,快放铳!”

  会宁侯张温见鞑子推着巨大的攻城车缓缓地靠近,神经一时紧张了起来,对于城防战来说,最为关键的地方自然就是城门,若是城门被攻破,那对里面守军的士气将会是一个巨大的打击。

  城头的明军在会宁侯的指挥之下,纷纷将手里的弓箭,鸟铳射向推着攻城车的瓦剌士兵。

  但是,瓦剌兵也是有备而来,再攻城车上蒙了一层厚厚地牛皮,再加上自己举着盾牌,所以受到的伤害不大。

  “咚”地一声,巨大的攻城车开始撞击城门。

  “火攻!快把鞑子的攻城车给我烧了!”这种场面对于新兵来说或许会令他们胆战心惊,但是对于会宁侯张温这种打了一辈子仗的老油子来说根本不算什么。

  老子当年南征北战,什么阵仗没有见过?

  接到命令的几个明军抬着大油锅走到了城头,喊了声号子,齐齐地将那口大油锅里的油倒了下去。

  而他们当中也有一名战士被瓦剌负责掩护的弓箭手射中了胸口,重重地倒在了地上。

  但是,每个明军都知道城门的重要性,他们没有放弃,紧接着又向城下的攻城车倒了好几锅滚烫的热油。

  光是这些油,就已经将瓦剌军们烫的哇哇乱叫了,但是这才只是开始。

  见油倒得差不多了,会宁侯张温一声令下,道:“点火!”

  城头上的明军纷纷向下面扔下火把,一时间,城门口的攻城车瞬间被大火吞噬,它旁边的那一群瓦剌军的士兵身上也燃起了滚滚大火,开始满地打滚,像没头苍蝇一样到处乱跑。

  见到这一幕,会宁侯张温得意地笑了一下,那辆攻城车不偏不倚正好挡在了大门口,这一下子城门更加安全了。

  鞑子这一波是偷鸡不成蚀把米,城头上的明军看到这一幕都得意地大笑。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