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斗罗签到开始 > 第六章:神秘的少年【求推票,收藏走一走】

第六章:神秘的少年【求推票,收藏走一走】


  “好浓厚的一股戾气。”一处山巅正有一位白胡子老者,坐在原地一手不知在掐算着什么。

  可是在他掐算的时候,不知怎么的让他感受到了一股无比浓厚的戾气从远方传了过来,或者是老者的实力极其强让可以远距离感应前方的变化。

  老者看向戾气传来的方向,是东南方向一个小城,那个小城在老者的这个高度一看就是一个巴掌大小,小城的周围是树木,城后是几座高山,高山下有一道清澈的河流。

  白胡子老者一看那个方向眉头不仅微微一皱了起来,“天韵城...”

  白胡子老者若有所思的看着那个天韵城,手里在算着什么事,一算老者才焕然大悟,“恩恩怨怨相报何时了啊。”

  “孩子,你未来可是大有光明,怎么可以因为一个仇蒙蔽了自己的双眼呢~”白胡子老者扶了扶自己白胡子对那掐算出来的少年郎感到欣慰道,“小小年纪就快要接近那个层次,如果再给你十多必然会触及到那个层次,不知道是好还是坏,七岁被屠府,便是那时开始游历大陆,沾染了不少血腥,不知道你能不能控制住自己的情绪。”

  “这么多年,你可是老夫见过最有天赋的一个,可不能浪费咯,不过能不能过这个心结,解除自己的戾气就得靠你自己了,如果走出来未来大有前途,如果走出不来那将彻彻底底是一个只是杀伐的恶人,你可要把控住不要被戾气控制住啊。”

  “月雪,此人戾气过重,为师推算出此人次日后那体内的戾气便可恢复,再过七日便是本宗招收弟子之日,此人若是真能渡这一劫,就许他参加本宗弟子招收的考核。”白胡老者放下那掐算的手,静静的盘坐在一块石板之上,在石板刻着一道玄妙的阵纹,陈纹以六芒星和阴阳两极组合而成,内似有窥天地,知晓前后的能力,又似有看透时间后的未来。

  白胡老者那神秘的气息让周围源气都十分的活跃起来,就像是遇到了主人一样,圣白色的源气绕着老者周旋着,老者一脸和谐却又有深层的和蔼可亲之意。

  “师尊说的此人在哪儿?”老者方才喊了一个名,名由人来,从一处的山峰不知用何秘法或者其他手段一下子出现在老者的身后。

  来者之人是一位年初二十芳龄的女子,一身的红衣便装衣裙,面目清秀皙白,七尺的身高,带有冷艳又淡浓的美艳。

  白胡老者闭上眼睛,对刚才掐算出的事不再去想,但听见月雪的出声问话,便是浓淡开口道:“南方之城天韵处。”

  月雪一听,愣了一小会道:“师尊,南方天韵城,不过只是一座小城怎么会出现比其他城还要有天赋的存在。”

  月雪可是了解天韵城基本情况,离他们宗也只是离有十公里罢了,动用一点源气或其他手段,两天就可以达到的外城。天韵城哪怕是有天才之说,但在内城就是一流之辈算不上真正的天才,如果在宗内也顶多是个外属弟子。

  并且天韵城能有多少资源提供那些天才修炼,天韵城修炼资源稀少在周围也没有什么可进之处,更何况这里常年会出现魔兽袭城让天韵城受很大的损失,要不是有其他支援和他们宗派出高手,恐怕天韵城早就论落到被魔兽占领,再过个几年这个危机重重的兽潮又要来,也不知道那个时候有没有可以护住天韵城。

  哪怕是内城之人也不希望天韵城沦陷,如果沦陷了的话下一个目标就是他们内城之人,说实在的外城就是内城的看门罢了,看门的没了城内也就或多或少也就没了。

  老者微微一笑道:“外城虽没有修炼资源可以供给那个孩子修炼,但万事皆有可能,此次招收弟子就由月雪你来组织。”

  月雪双手恭敬的向老者回道,“是,师尊!”

  “去吧。”老者挥了挥衣袖道,“月雪你虽在天神宗是天娇中顶峰存在,你要知道在这个天外还有人不比你差,在外面比你还要强的都有,那小家伙虽然比你低了一点,但他现在才十六岁,就已经到可以让空间出现破口,再过一两年这孩子说不定就要追上你了。”

  “你现在突破到化神期四重,这个孩子距离化神期也不过一个感悟罢了,这天下修士一旦要纳入化神期就必须感悟自身的本源之力,只有亲身感应到就可以初步与天地接触,进入化神期便可拥有赤手打破空间或者一个源气波动就让空间微微裂开。”

  老者可不想自己知徒因为一些事就会受到措挫,长年的努力修炼让其对自己的艰辛有了认同和对付出的感谢,也因为不懈的努力让月雪的修为突飞猛进,眨眼的时间成为了她天神宗天骄之首,但是通过刚刚见月雪对天韵城的一丝偏见,和带有一点没有看好的语气,这让老者无奈叹了口气,有实力就就忘了人外有人的道理。

  月雪见自己的师对那个口中的少年评价这么高,在听到那天才的年龄才十六岁就已经快要赶上自己,这才明白那人虽在资源稀少的天韵城,但修炼速度却是非常人要可以比,月雪慢慢的开始对那位少年产生了一点好奇,他究竟会是个什么样的人。

  月雪是一个明知事理之人,听到师对那人的评价自然是接受,不然她当上这个天神宗天骄之首岂不是白当了,能被自己师尊如此看待,就说明那人的天赋绝对不一般,还有可能超过自己,能赶上自己都有可能,如果和自己一样有着修炼之源是不是他比自己还要有天赋?

  不过其不知道的是那个少年其实基础有点不扎稳。

  月雪点头道:“我知道了,师尊。”

  白胡子老者虽然是闭上眼睛可听见腰

  月雪的话,明白月雪接受此人的存在,不然也不会语气这般平静,便是点了点头轻思了一声。

  月雪见师尊没有别的意思,便是动用秘法化成了一道粉色带有雪白的源气变成化作残影消失在原地,老者察觉到月雪不在早已离去的感应,便又自语道:“他或许是人族的未来吧....也不知道他会走到哪一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