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斗罗签到开始 > 第九章:戾气周身少年郎

第九章:戾气周身少年郎


  “那人是谁?好生年轻却给人一种冷血无情,怎么在天韵城没有见过他?”
  在街道的百姓还有其他的修士再见一个陌生的面孔时都是透露出了震惊的神色。
  有的修士在少年的寒意之下连一秒都没坚持就匍匐在地,不敢抬头去望视。
  少年在他们的眼里就宛如一个神灵一样。
  “这少年散发出来的气息还生恐怖,竟然比四家族的家主还要强,他不会是从内城过来的天才把?”
  “大家有没有发现这个少年看起来好像苏云长!他...他不会是苏云长之子吧?”
  此话一出不光是众人一脸的惊讶,他们又有谁会把这个陌生面孔去联想到那个苏辰呢?
  他们也就今天才知道苏云长之子回到天韵城的信息,并没有亲眼看到过苏辰的真实面目,哪怕是在他们面前他们也不一定会认识。
  当年的那一场劫难可为血光之灾,而苏辰就是那一年里侥幸活下来的孩子。
  在那个时候却又是不知怎么的苏辰就像没人一样,消失在了天韵城宛如没有出现过,然而就是九年的今天他神秘莫测的回来,可是也是给人一种不知的错觉,和对其的好奇之色想知道他们长相和回来的目的。
  众人都齐齐看向苏辰那一身黑色衣袍给人一种不可侵犯之感,想想那一年苏家的惨遇,不过他仔细一看好真和苏云长有些相像就是外表有些冷淡。
  那时的苏辰是如何的不懂事活在家里,不过现在的苏辰给人冰冷无情,一身的戾气太过重环绕周身良久,寒意的眸子看人一眼就有让人心生胆寒的窘相。
  众人这才明白现在的苏辰早已不是当年的那个苏辰,而是一个让所有人心生害怕不敢去招惹的人,更是一个陌生人!
  “苏辰他是经历了什么才会让当年的一个孩子变成如今这样。”这时一位妇女在看到苏辰那无情的眼神和冷漠的脸时,脸上不由泛出一丝同情,“可怜的一个孩子,怎么就遭遇到那种人呢。”
  听到妇女的话,有一位中年男子叹了一口气道:“谁说不是呢?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老人,小孩,女人,乞丐都不过是一个界下人没有实力只能任人宰客,哪有什么可怜一说词。”
  一位身穿灰色衣服的中年男人在苏辰靠缓缓靠近经过他的时候,就在那一刹那的瞬间他就仿佛感受到一股死亡带有烮狱的画面。
  那画面是苏辰身处一个万人之地,和拥有数百只高阶魔兽的地狱之路上,在面临这些恐怖的存在苏辰则是冷漠无情,带有寒意的逐一杀掉,最后凌驾于万人之中仅仅一手而挥那万人一瞬之间就消失在画面中留下的只有孤独的苏辰一人,中年男人冷许直流匍匐在地,大口大口喘着急呼气,半跪在地上捂住胸口不敢直视苏辰的那双猩红的眸子,“好可怕的眼神,还有他身上的威势竟会如此恐怖,让人心生胆寒,太过于玄虚。”
  “哈哈这孩子的眼神何止是恐怕,如果是一个不谨慎的人在面对他的时候指不定现在就是一具尸体,九年他简直就是一个从天真无邪的小孩变成了一个只会报仇杀戮的恶魔。”一个老者散发圣白色的纯洁源气和浅绿色治愈的光芒,这才让中年男子在那孩子的威势之下缓过呼吸,老者虽然一身修为未知看起来与强者不沾边,但是治愈一个人的心理这倒不是没有问题。
  灰衣男子见是一位老者帮助他才让他在那威势的杀气之下活了下来,便是向老者恭手谢道:“多谢前辈出手相救,不然小生在他的影响窒息在此。”
  说着中年男子更是看着苏辰的背道:“苏家之孩子究竟是经历了什么,那一场的劫难他不过是侥幸活了下来,可现在让一个年仅七岁的孩子在这几年中成长到如此令人恐怖的存在,记得那时的苏辰不过是一个没有修为的孩子罢了还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孩子,但就因为这么一个孩子在那一事故的发生之后就这样的一个孩子变成了现在,冷漠无情带有杀伐的少年郎,如果当年不发生那件事件苏辰还会不会有现在的修为?”
  老者摇了摇头道:“不知啊,这个世界的变化过于一个规则,一切的过往和时间都是老天在做决定我,而我们一切的命运都在上天的规划之内,冥冥之中苏府是不用牺牲的但是天命不能违苏府只能在这规划中牺牲,苏辰虽然实力未知可也在上天的规划中,最后他散发出的气息的比天韵城四家族中任一位强者都要强,但是他戾气过重,早晚都会成一个只会杀伐的魔。”
  中年男人在听见老者的话,脸上充满了惋惜之色道:“天,天对一个孩子都这么下得了手吗?哎...可惜了天韵城这才回来的一个好苗子,却未成想因为一件事变成现在这带有杀气的少年郎,真是可怜了这娃了,就真的没有别的办法吗?”
  天韵城百年以来哪有出天才出现过,过往都是涅槃强者,连一个超凡强者都没有出现过,但现在的天韵城有四位超凡强者但比外面的那内城强者还是过于弱小,跟他后们比依旧像但不行,但是今日天韵城还不容易回来一个绝世天才,可能比那内城里的天骄还要有天赋,只是他已快要坠入魔道,就因为九年前的一件事让他变成现在这副样子。
  “这倒也不是没有法。”老者委婉轻轻说了一句,在其指尖上散着翠绿的光芒,这一束光芒仿佛可以透人的内心,又仿佛可以治愈人的心灵。
  老者上散发出一丝翠绿色的源气中带有圣白色朝着苏辰的方向缓缓在苏辰不留意之下蔓延而去,最后流入苏辰的身体内。
  老者见到自己的源气流入苏辰的体内到是一和笑了笑,他只是做了该做的事就是不知怎么样,但是他还是多一丝希望这个少年可以恢复,便是不确定道:“那孩子虽然表面看似冷淡戾气很重,但是他的内心深处还是隐藏着一个柔和的心灵,只是被仇恨蒙蔽了双眼。
  不然以那孩子的戾气恐怕早已爆发也不会等到现在,不然他那可以让空间扭曲的实力还是可以让我们在场的所有人出现生命危险,可是这孩子并没有那么做而是把气息控制住,这说明他还是心存善良的那一面,只是不知道会不会被蒙蔽双眼,他需要的一个关心和能给他带来感情的人。”
  中年男子闻言双眼看向苏辰那冷漠的背影道:“真希望他化了仇恨之后可以恢复模样...”
  老者同样也是带有希望的点了点头:“仇恨可以拉伸一个人的心里怨念,但永远不会让人心那一善一同消失。”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