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我的神三群友居然有这种操作 > 番外(曹刘之恋)一

番外(曹刘之恋)一


  又是一年春风起,吹起的到底是岌岌可危的汉室,还是世人眼中那不可撼动的道德枷锁。

  从结束黄巾之乱到现在十八路诸侯伐董,身在营中不得诸侯名分的刘备,早已磨平了心中棱角,那匡扶汉室,为黎民百姓再次开创盛世的心愿,终究被现实狠狠打了脸。

  “宣刘玄德进帐。”一声小吏的高喝,打断了刘备的思考,他不敢怠慢,与二位兄弟执手,缓步走进诸侯主营之中。

  “敢问阁下,又是从哪来骗吃骗喝的啊。”离盟主袁绍最近的袁术望着衣衫褴褛的刘备三兄弟,口中传来讥讽之声,两旁诸侯也不止的相互大笑起来,全然不顾站在营中的刘备。

  刘备没有反驳,也没有一气之下外走,他紧紧拽着身后两兄弟即将发作的手,他必须忍,为了汉室,为了霸业,为了……

  “玄德乃汉室宗亲,诸公嗤笑他,莫不早已把我大汉不放在眼里了。”满堂诸公嗤笑之际,一位身材矮小,满脸黑胡的人站起身来。

  这一番话给在坐嗤笑的诸侯扣上了一顶大帽子,笑声戛然而止,始作俑者袁术脸色难堪起来,作为盟主的袁绍看着自家族弟吃瘪,心中不禁乐开了花。

  “那谁又能证明这位的身份。”袁术又反驳,毕竟中山靖王那么能生,鬼知道他老婆有没有和别人乱搞。

  这后半句袁术并没有胆量说出来,毕竟现在依旧还是汉室的天下。

  正当这位黑汉子要与袁术反驳时,袁绍制止了他们,看着自家族弟吃瘪,也不是不能买个面子给这位汉室宗亲。

  “给刘皇叔赐座。”袁绍的一声令下,帐外士卒搬来了案牍,刘备也顺势坐在了诸侯之中。

  “玄德别来无恙啊。”旁边自己的好大哥公孙瓒凑上前来打了打招呼,另一边陶谦孔融这几位心向汉室的诸侯也与刘备攀了攀关系。

  然而刘备对于他们的塑料情义,并没有显得多惊恐受用,而自己的好大哥在刚刚也没有替自己站出来,一方面作为武夫不太会反驳,另一方面也是害怕得罪袁术。

  谈话之间,刘备用着余光看向对面这个黑汉子,一张并不英俊的脸,却有着让在座的众人都黯然失色的气势,而他的事迹,设立五色棒鞭打贪污官吏,阻击黄巾,刘备早已耳熟目染。

  天下英雄唯吾与操耳。刘备很傲娇的想到,但这话不可说,不能说。

  坐在对面的曹操也注意到了刘备,和刘备用眼角余光不同,他正视着这位汉室宗亲,还有那美鬓公关羽,和另一位与自己相当的张飞。

  瞄着曹操那带有侵略性的目光,想着他为自己出头,刘备沧桑的脸上不禁泛起了红晕,也幸好杯酒不停,掩盖了真实性。

  酒足饭饱后,也恰巧月明星稀,众人相互拜别回到营帐中。

  三兄弟走在营地中,一边与巡逻驻守的士卒打招呼,一边又不禁胡思乱想起来。

  “玄德,这大晚上不睡觉,怎么还瞎逛。”一番带着责怪的话语打断了刘备的幻想,回首望去曹操就在身后看着自己。

  “我……”这一刻刘备显得有些焦促不安,各种情绪涌了上来,身旁心急的张飞正要呵斥,刘备急忙拦住了他。

  “想来无事,便出来走一走。”刘备随便找了一个借口,总不能说他在挖各大诸侯士兵们的墙角吧。

  曹操听完,便直径走上前来挽住刘备的手,叫嚷着要与刘备同行。

  “最近根据探子来报,可能晚上董卓会来夜袭,玄德最近就别瞎逛了”曹操对着旁边心不在焉的刘备嘱咐道。

  感受着曹操手中传递的温度,刘备脸上越显红润,听完曹操的话,也只是随便应了一声。

  曹操看着心不在焉的刘备,:问道:“玄德最近是否有心事,为何如此心不在焉。”

  刘备摆了摆手,道:“啊,没有没有,只是想着孟德百日为我出头,心中不胜感激,在下总想当面恩谢,但一直没有机会,而现在也不知道如何开口。”

  身旁曹操大笑起来:“玄德不必道谢,我等皆为志同道合之人,来日我也定会有求于你。”说罢,便又拉着刘备散心。

  “有敌袭!!!”

  远处一声嘶声竭力的大喊惊扰了大营,一匹匹西凉大马踏营而来,打翻了火盆制造混乱,见人就杀,看人就砍。

  “玄德速走。”曹操拉着刘备的手,赶忙朝着相反的方向跑去,身后关张与夏侯两兄弟,心里不免生出一丝丝醋意,从未见得自家大哥对自己这么好过。

  跑着跑着,几人终于远离了混乱之地,而与此同时身边也跑过来众多诸侯,有些人衣衫褴褛裤子都没穿好。

  正当众人松了一口气时,一声高昂的嘶叫声迎面而来,一匹火红的战马映入眼帘,似是要燃烧整个黑夜一般。

  “吕奉先在此等候多时了,鼠辈们束手浮诛吧。”那穿的极为骚包的大将喊到,一瞬间,一众诸侯四散而逃。

  这一刻刘备和曹操并没有拉着对方逃走,若是没有人能站出来,联军也算完了。

  “诸位,上吧!”曹操和刘备对着身后的几位兄弟喊到,随后四人开始围攻吕布,刀光剑影之间,敌军的攻势随着一泄,身旁越来越多的士卒开始聚集起来。

  “今天起码带走一个!”吕布恶狠狠的想到,一记横扫,逼退了四人,赤兔马感应到了吕布的心思,直接高高越起,朝着曹操刘备杀过去。

  “大哥!!!”四人看着即将遇难的两人,惊呼起来。

  曹操看向仰面而来的一记,回想起自己的一生。

  结束了嘛,我曹操这辈子无愧于汉室,无愧于百姓。

  望着迎面而来的一击,曹操缓缓闭上了眼,但随着而来的是自己重重的摔在地上。

  “咻。”夏侯渊一箭射向了吕布,吕布不得不闪,关羽张飞不惜马力直接越马而上,青龙偃月刀与丈八蛇矛朝着吕布不要命的劈砍,以命换命。

  “可恶。”抵挡着不要命的两人,吕布很可惜没有杀死这二人,只能且战且退,靠着赤兔马的神威这才脱离了关张二人的追杀。

  倒在地上的曹操睁开了眼,映入眼帘的是血染衣着的刘备,他死死挡在曹操身上,方天画戟在他后背上划出了一道深入骨髓的伤痕,足以致命。

  “为什么,为什么啊,你为什么挡在我前面。”曹操眼含泪水,抱着刘备。

  刘备虚弱的回答着:“别哭,你哭起来更丑了,我还是觉得你意气风发的时候好看。”随即刘备抬起衣襟擦了擦他眼角的泪水。

  (后面假设刘备没了,刘备活着的之后写)

  世界线一:刘备卒

  曹操抱着身死的刘备,缓缓走过众人身边,他没有哭,脸上全是泪。

  渭水河畔,曹操亲手挖起了墓冢,鲜血缓缓渗出,渗透了泥土,众人没有阻拦。

  夕阳西下,曹操站在刘备墓前,他暗暗发誓着。

  即便汉室大厦将倾,我也一定要造就一个有你的世界。

  ————————————

  曹操看着刘协,这一刻他选择了奉天子以令诸侯,他没有逾越,没有同那一位说的一样,乱世之奸雄。

  兖州攻打黄巾,曹操没有放弃妇孺老幼,杀了地痞流氓以儆效尤,拿出了所有存粮,又向袁绍借粮。

  听到陶谦杀了亲爹,一怒之下的曹操攻陷了徐州,望着陷入火海的下邳,他后悔了。

  官渡之战,曹操大破袁绍,看着邺城百姓,他没有选择屠杀,而是安抚百姓。

  在此之后,一路顺江而下,宛城,荆州,扬州,没有所谓的赤壁之战,历史终究被篡改了。

  一统天下,曹操完成了,朝上他还政于刘协,刘协望着身若其父一般的曹操,是他教会了自己权衡之道,是他力排众议,为自己再次重现汉室荣光。

  扶着年迈的的曹操,刘协潸然泪下,问道:“丞相还有何心愿未了,尽管说来,朕定答应。”

  曹操抬起衣襟,抹了抹刘协的眼角,他真的好像他啊。

  “陛下贵为九五至尊,怎可随意哭泣,喜怒不形于色啊陛下。”曹操对着刘协责怪着,刘协没有发出声,只是点了点头,此刻他已经泪不成声了。

  “臣只求陛下追封当年挚友刘玄德,另臣去后,望能与玄德葬在一起,也算了却此生了。”曹操坐在台阶上,对着刘协说着最后的心愿,话落,便缓缓闭上了双眼。

  你走后,我终究活成了你的样子。

  刹时,朝堂上一片泪声,刘协忍着没哭,丞相说过他不喜欢眼泪,翌日,送葬大队缓缓而起,洛阳百姓无不以泪洗面。

  这一年春风又吹起,吹散是没有你的世界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