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修仙从时间管理开始 > 第四十六章 区区阵法有何难?

第四十六章 区区阵法有何难?


  昆仑太清宗秋长天,目前担任昆仑第二百八十代首席弟子。

  修习仙家秘传昆仑至高炼气术《九天清微入境真言》。

  此炼气术的特点是难学,难懂,但提炼出来的真气、真元异常精纯,在最终结丹、化婴的品阶上,会有宝贵的额外加成。

  另外修炼到第一层,有一门衍生道法“普世清音小光明术”,作用是疗伤、祛病、驱邪、净心……遇事不决直接用,也自有各种妙处。

  除炼气术外,秋长天还有七阶金系飞剑“玉烟”一柄,雷法“玉枢雷”一门。

  玉烟剑是灵活的常规攻击手段,而玉枢雷则作为爆发性的杀手锏来使用。

  整体来看,秋长天本人的战斗实力,比凌云破明显要强很多,更远胜于手无缚鸡之力的罗衍。

  当然,这三个身份终归只是虚拟的身份,幻术之下的身体还是同一个。所有的能力,其实全是他自己的。

  接下来,要做的事情有三:

  其一,日常外出历练,找同门立人设,刷同步值。

  至于首席声望什么的,秋长天其实并不在乎。修真门派,实力为王,名气再大有什么用?

  其二,继续研习五雷正法。

  玉枢雷乃是他手头的杀手锏,必须要掌握得非常纯熟才行。

  至于徐长老上次给的神霄雷线索,由于地点位于遥远的东南扬州,因此在完全掌握手头的玉枢雷之前,秋长天并不打算千里迢迢跑过去。

  其三,便是为离宫试炼做准备。

  虽然暂时不知道试炼的具体内容,但猜也能猜到离宫作为上古阐教遗迹,肯定会重点考察阐教在意的那些资质:

  也就是昆仑、蜀山、蓬莱分别关注的修为心性、根骨战力和智慧悟性,

  正巧,无论考察其中的哪一项,秋长天都根本不慌——所以还是淡定地继续外出历练。

  这日,在玉虚峰执事堂转悠的他,碰到了一个有趣的任务:

  去秦岭营救一批被困的蓬莱弟子。

  据说这些蓬莱弟子们,按照某个秘藏线索,在秦岭找到了上古阐教遗留下来的洞天,结果不小心触动了其中的阵法,导致大部分人被困在了里面。

  好在有一个女弟子侥幸未被困入其中,便连忙飞到附近的昆仑执事堂去求救,正好遇到了秋长天。

  秋长天跟随对方,御剑抵达秦岭洞天,便看见在密密麻麻的藤蔓后面,传来了蓬莱弟子们惊恐的叫声:

  “碧涟师姐!是你回来了吗?”

  那位叫“碧涟”的蓬莱女弟子,便连忙隔着藤蔓叫道:

  “是我!我带了昆仑首席秋道友过来帮忙!”

  里面的蓬莱众弟子闻言,便七嘴八舌唧唧喳喳地叫嚷起来,根本听不清楚在说什么。

  秋长天淡定地走上前去,神识扫过那些明显生长异常的茂盛藤蔓,跟罗衍脑海里的阵法知识对比了下。

  “应该是乙木困龙阵。”他皱眉说道。

  “乙木困龙?”碧涟闻言脸色骤变,“可那……那不是范围足以笼罩百里的护山大阵吗?”

  “也有做得小的,用于看护洞府。”秋长天镇定说道,“你们应该用各种破阵方法都试过了吧?”

  “是的。”碧涟便黯然说道,“无论是刀劈、剑斩、火烧,还是暴力撕扯,都奈何这些藤蔓不得。毁去多少,便又重新长出多少。”

  说着说着,她便忍不住潸然泪下。

  须知这事本就因她而起,若不是因为她意外寻得此处遗迹线索,冒冒失失地前来探查,也不会连累师弟师妹们被困其中。

  这事若是让师父知道了,还不知道会如何惩罚自己呢!

  “乙木困龙阵,确实不是你们现在所能破解的。”秋长天便安慰她道,“我看布阵之人的手笔,似乎是化府阶的修士。”

  碧涟听得不是金丹真人级别的,先是松了口气,然后又为难起来。

  阵法本就是以弱制强的东西,要暴力破解化府阶修士布下的阵法,那基本非得金丹真人不可。

  然而她只是个洗髓阶修士,能从哪里寻金丹修士来帮忙?便是昆仑,也不可能有她认识的真人。

  看来只能赶回蓬莱找师父请罪,让师父卖出面子去托关系,请几个懂阵法的同门过来……

  碧涟咬着下唇,便再次掉落眼泪,心里酸楚哀叹不已,只听见秋长天悠悠说道:

  “不过,这布阵的水平实在太次,注入的十分灵力顶多发挥了六分,倒也不难破解。”

  碧涟:………………

  她此时也顾不上吐槽对方说话卖关子了,连忙如抓住救命稻草般急切问道:

  “秋师兄可有破解之策?”

  “如我观之不差,此阵乃是三才之法所立。”秋长天负手而立,带着无比自信的微笑,说道,“这藤萝只是其中一处阵门,真正的乙木困龙阵其实要大得多,由内部三个小阵嵌套组成,互相支撑。”

  他带着碧涟沿附近涧水向上飞去,很快便在山顶找到一处水潭。

  “此乃癸水润下阵,负责转化外界灵气,为乙木困龙阵提供运转所需。”

  秋长天这样说着,便竖指发出一道雷光。

  玉枢神霆落入潭中,瞬间便将潭水炸开。

  那些潭水向四面八方飞溅,竟是突兀地消失了,只剩下一片有些湿润的凹坑。

  碧涟直接看得傻了,只听见秋长天又道:

  “此阵已破,且随我来。”

  秋长天再次带碧涟向山下飞去,走走停停,最后在一处山石前降落,伸手招出玉烟剑,笑道:

  “此乃己土载物阵,乃是乙木困龙阵的阵基,却故意伪装成普通山石的样子,连灵力波动都遮掩了。”

  “若不是我按阵法脉络推算,应该就在此处,便是面对面都认不出来。”

  他操纵玉烟剑当头劈下,将山石劈为两截,露出下面半掩土的小鼎来。

  将小鼎仔细收好,见碧涟没有什么异议,秋长天便再次带她回到洞府门口。

  只见遮挡道路的藤蔓已经枯黄萎缩,但仍然坚韧,难以撕扯。

  “你们在附近找找。”秋长天朝里面喊道,“是不是有一株大树?”

  半晌,里面才有蓬莱弟子答道:

  “没有大树,却有一株盆栽铁树!”

  “乙木须攀附甲木而生。”秋长天大笑说道,“最后只需将那铁树劈倒,此阵自解!”

  于是里面便响起伐木之声,两三下后,果然挡路的藤蔓便簌簌而落,化为枯枝败叶。

  原本困住蓬莱弟子们的乙木困龙阵,至此便被秋长天轻松解开!

  碧涟在旁边跟着看了全程,又是欣喜,又是激动。

  等那些藤蔓全部败落后,她便终于如释重负般,长长吐出胸中浊气。

  看秋长天的眼神里,也多了些许仰慕憧憬的色彩。

  【无敌人设,同步值+1。】

  昆仑镜提醒说道。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