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泌尿科捉个老婆江衡裴允 > chapter7

chapter7


此话一出,男人脸色顿时变了。

他看了看裴允,又看了看江衡,最后视线钉在十指相扣的手上。

裴允暗暗松一口气。

“不对。”

男人震惊之下,回过神来:“你诓我。我早跟人打听清楚你未婚没男友。”

还不等两人回应,那人又一副了然的模样,而后腆着脸笑道:“小裴何必呢,你们女人啊就喜欢玩些欲擒故纵的把戏。你不诓我我也喜欢你啊。”

裴允闻言眉心一蹙,平时很少和人谈及私生活,究竟是谁言之凿凿地说她未婚没男友……

江衡更是听得在心中白眼翻上天。

平心而论,男人长相还算周正,衣饰看样子也价值不菲,可惜嘴里吐出的话怎么听怎么油腻,平白给尚可的长相添上几分猥琐气质。

何况有一个玉树临风的翩翩公子我在旁边作对比……兄台你胜算渺茫啊。

江衡如是想,握住裴允的手不觉握紧了点。

他的小动作没逃过男人的眼睛,那人咬了咬牙,不屑地看着江衡:“哪儿跑来的乳臭未干的小子?”转头对裴允仍是一副好颜色,只是说出来的话让人想……

“小裴,你单到现在你不说原因我也知道。你虽是博士吧……但这个科……是吧。但我不嫌弃的!真的,以前的我都不会介意,以后换个科就行。呵呵你还不知道吧,我和你们王院长有点交情,你想去啥科一句话的事儿。真的,别委屈了自己。”

嗯,让人想把他摁在满地榴莲上使劲儿摩擦,还得丁丁朝下!

江衡听得面色难看起来,侧头瞄了眼裴允,脸色也好不到哪儿去。

“你……你滚。”她说出口的声音微微颤抖,明显气得不轻。

“允儿别气坏了身体。”江衡松开握住的手,朝男人投去轻蔑一瞥,“不值当。”

他想起了锦旗,从进门搁在桌上的包里翻出来。

嗯,很好,还是捆好的。

正好当打狗棒使使。

说干就干,江衡抡起卷成棒的锦旗,对着男人的脖子连敲好几下,嘴里振振有词:“我女人干什么科要你BB?太平洋警察呢就你这弱鸡身板儿体检刷下来的货,啊呸!巡警都指不上你!自己是坨翔看谁都用恶心思想,啧啧。她当男科医生怎么了,我眼里她就是小龙女转世,冰清玉洁!腰下没几两肉的玩意儿还想染指,也不掂量掂量自己。”

男人猝不及防被他一敲,当即想还手,而江衡用的劲儿很巧,角度又刁钻。逗狗似的在屋子里遛了他几圈,男人连江衡衣服也没碰上。

江衡越说越起劲,不忘夸自己一把,当然手上动作也没停。

“当我踏进来的瞬间小犊子你就该知道自己没戏!瞅瞅你那皱纹,再摸摸腰上那肉,你要不是一身铜臭味我都当你是练相扑的啊!最关键的是,看看脸。”

“你!”男人正好逃到门口,刷地拉开门,回头怒视,“我我下次再找你算账!还有你裴允,殴打病人袖手旁观,王院长那儿我我要投诉,对投诉!”

然后砰地一声摔上门,落荒而逃。

江衡懒得追,活动下手关节,笑骂一句:“傻逼玩意儿。”

回头看裴允微微睁大眼睛,注视着他,瞬间不自在,摸了摸脑袋:“呃……我、我就是急了,随口骂了几句。警局呆多了,糙汉子多就,就没克制住。”仿佛变成大舌头,说话也不顺溜,“平平时我不这样的,真的,信我。”

平时我很温文儒雅的……江衡想这样说,却没脸说出口,哪怕是真话。

他在警局干了三年,即使耳濡目染也保持着不说脏话的习惯,刚才是真的被气到了……虽然,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听那男人诋毁裴允就气到暴走。

但话都说了,他有些泄气,微垂着头:“喏,上次你帮忙抓住嫌疑犯,局里给你的锦旗。”伸直胳膊递出去。

细碎脚步声响起,她在跟前停下。

江衡头也没抬,看见一双白净柔润的手慢慢伸过来,将锦旗接过去。

“谢谢。”

他抬起头。

裴允抿着嘴,漂亮的眼睛微微弯了弯,又说了一次:“谢谢你,江衡。”

江衡回神,嘴唇并得紧紧的,移开目光,半晌吐出一句:“没、没多大事儿,不用客气。”

“我请你吃饭,有没有什么喜欢的?”

……

江衡说不挑,裴允问了两次有什么喜欢的,最后两人坐进了医院食堂。

沪城第一人民医院的食堂装潢清新雅致,不说是食堂,当餐厅也没问题。一层二层是大食堂,三层可以单点小炒。

裴允带他上了三楼。

扶手电梯上,遇见几个熟人朝裴允打招呼,无一例外视线若有若无瞄了一眼江衡,不言自明。

裴允只是打招呼,没解释。

坐进僻静位置,两人开始点菜。

裴允先将菜单递给他,让他喜欢吃什么就点。江衡再三推辞,说自己什么都吃,不挑食,客随主便,让裴允看着点就行。

没办法,裴允将菜单拿回来,稳妥起见点了几个同事之间口碑不错的菜,点完问他有没有要添的。

江衡摇头:“这样很好。”

心里有些忐忑,这是两人第一次单独吃饭。

而且他刚才说谎了——其实他很挑食。食物在他眼里分两类,一类喜欢吃,即可以吃,一类不喜欢吃,即不吃。

换句话说,不喜欢吃的菜,在他眼里与杂草无异,反正都不会去吃。

但今天已经爆了粗口,他得稍稍挽回一点形象和印象分。挑食,怎么想也算不上优点。

他再一次为自作聪明付出了代价,端上来的菜他……不怎么喜欢吃。咳咳,或者可以说,是他不吃的菜。

他开始后悔,刚才裴允问的时候不应该矜持的……

视线忍不住落向其中的——

“尝尝这个苦瓜酿肉,我们食堂师傅是湖南人,做得一手好湘菜。很好吃的。”裴允特意往他面前推了点。

苦!瓜!

江衡表面云淡风轻,甚至状似愉悦地弯起唇角,握着筷子没动,胃悄悄一抽,世界上为什么会存在苦瓜这种又难吃又难看的食物……物竞天择,早该灭绝的不是吗……

“天热了,吃点苦瓜清心明目。咱们食堂菜很新鲜,今天的苦瓜看起来很饱满,对了,苦瓜汁有种蛋白,能加强巨噬能力,临床上对淋巴肉瘤和白血病有很好的效果。”裴允停顿了下,忽然有点不好意思,“抱歉,我忘了你是法医,应该懂得不比我少。”

江衡言不由衷地木着点头,懂是一回事,吃又是另一回事……

“尝一尝,同事都特别喜欢,如果你也喜欢,走的时候可以打包一份带回去。”

不,不了……

放在桌下的另一只手握了握拳,江衡鼓足勇气,秉持万万不能露怯的心思,夹起一块儿苦瓜酿肉,一口吃下。

苦瓜酿肉这道菜,是掏空心的圆柱苦瓜被切成一段段,然后在一段段中间塞进猪肉丸子。

一个分量不小。

裴允看呆了:“小心噎着。”回过神,盛了碗汤,“做什么一口吃下去呀,吓我一跳。”

语气带了点不自觉的嗔怪。

江衡火速嚼完再用力一吞,整个儿落肚,竟有一种劫后余生之感,看见汤,连忙接过来喝一口。

“汤真好喝。”放下碗,他感慨道。

“好吃吗?”她眼眸熠熠,看着他问。

“……”江衡舔了舔嘴角,连嘴皮都是苦的,点头,“好吃。”

凡是开头难,吃了一个苦瓜肉丸子,后面的又算得了什么?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闲聊。

话题终于来到——

“男科女医生不多见。”江衡看她表情,先行解释,“抱歉,我并没有对你的职业有什么看法。你的医术……咳,挺好的。”

他说这话语气很别扭,对面裴允却是听得一乐。

她抿了抿嘴唇:“谢谢。”然后轻描淡写道,“医生选择主攻方向,总是有原因的,只是理由不尽相同罢了。”

江衡见她没有往下说的意思,便默契转移了话题。

意料之外,虽然口福没享着,但和裴允吃饭是一件很轻松的事。

话不见多,也不至于寡言少语,谈什么都能聊得起来,而且——

敲黑板,声音很好听。

一顿饭,吃得江衡心情很愉悦。

餐盘见底,裴允取来纸巾,优雅揩了揩嘴,朝他伸出手:“今天,真的很谢谢你。以后,我裴允当你是朋友了。”

江衡一愣。

我裴允当你是朋友了……这话听着,怎么有种莫名的被发朋友卡的错觉?

等等,他对裴允又没那方面的意思,发什么卡又有关系?

但心口莫名其妙堵堵的。

裴允的手还在空中。

江衡淡淡提了提嘴角,伸手握住:“嗯,朋友朋友。”

作者有话要说:

允姐姐:别人以为你是男朋友我都没解释,你还不懂吗?>_<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