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泌尿科捉个老婆江衡裴允 > chapter8

chapter8


裴允回到家中,按开客厅的吊顶灯,先坐进沙发,将今天江衡送来的锦旗翻出来看。

锦旗边缘黄灿灿的毛边有些呲了,乱糟糟的,估计是他打人弄的。

裴允提起锦旗轻轻甩开,刷的一下展开来,看着毛刺刺的边缘,想起今天江衡维护她的炸毛模样,不禁笑起来。

这人毛毛躁躁的,也不失可爱。

凑巧的是,她洗完澡刚出浴室,就接到姨妈的电话,问的就是和相亲的小伙子聊得如何,合不合得来。

聊得如何自然不用问,她平日忙着工作和课题研究,朋友不多,主要也是聊得愉悦难得。

与江衡聊天,明显是轻松解乏的。

他的知识面算广,上到民生,下到八卦,什么都能聊得上来。

想到这里,裴允有些不好意思,今晚听他讲一个警局的案子,听得太入神,连饭都忘了吃,还被他提醒才回神。

“小允,小允?说话呀。”

一不小心,又想入了神。

“挺、挺好……”她拿着毛巾慢慢擦头发,更慢吞吞地回,“当朋友不错。”

薛阿姨笑了:“好就是好呀!害什么羞嘛。这家人不错的,做生意合作过几次,爽利不整幺蛾子,真结成亲家相处起来应该省心。”

裴允听得面颊发热,只是有了一点好感而已,怎么就扯到结成亲家那儿去了。

还远着呢……好感到喜欢,喜欢到爱,再说谈婚论嫁什么的——诶打住!

她抚了抚发烫的脸颊,怎么被姨妈带跑了呢,她在感情方面确实没什么经验,在美国被同系一个中国留学生追求许久,在一起不到一年分开。

当时只觉得分了能有更多时间搞学术,对其他人口中的失恋滋味没能感同身受。

对江衡……裴允把握不准。

好感自然有,不然也不会在同事误会他是男友时不出声解释。

接下去要怎么办,裴允自嘲地笑了笑,读了那么多书,竟感到茫然。

主动追她做不出来,说她脸皮薄也好,自矜过分也罢。

“喂,喂?怎么又不吱声了?电话坏了么……”

“姨妈,今天工作有点乏了,我先去睡了。至于江衡那边……嗯,我再接触一阵子吧。你和姨夫早点休息啊。”她垂着眼,淡淡地说。

“行吧,你放心上啊别搞科研搞得忘了人生大事。”薛阿姨不过多纠缠,叮嘱几句挂了电话。

裴允陷入苦恼,总觉得江衡的附睾炎好了之后,两人就会逐渐淡了联系。

她握着手机,忽然想,如果她祈祷江衡的附睾炎好得慢一点,算不算违背了医德?

她被自己的想法惊到,然后笑出声来。

算了算了,她笑着靠进沙发抓来抱枕拍了两下,随缘随缘。

大概就是一种,佛系恋爱观吧。

……

7月6日上映了一部电影。

局里发了不少赠票,看过的人给出的评价不低,用上了“催人泪下”“思考人生”之类的褒义词。

江衡对电影不太热衷,平时基本看的都是电视剧,听人这么说第一时间想起小时候被爸妈带去看的《妈妈再爱我一次》。

那也是一部催人泪下的好片子啊,江衡想。

他还记得,当时从电影院出来一家三口坐进餐厅,江母期待将他抱在怀里,问他感觉怎么样。

江衡皱着小脸,苦兮兮地问妈妈是不是要写观后感要写多少字啊。

他问得很认真,却见妈妈脸色一变,没好气地将他撇在一旁的椅子坐着,一顿饭下来,没给他夹一筷子菜。

这真不能怪他,被语文老师和妈妈的读后感观后感什么去旅游都要写xx的游记,被搞崩溃形成条件反射,绝对不是他的错啊!

所以江衡喜欢看电视剧,总没人说你看个电视剧还得写个什么感出来吧。

轻松!

成年后,少了观后感的压制,渐渐开始看电影。

只是习惯一经养成,电视剧看得比电影多多了。

以往局里也常发赠票,大多是主旋律,甚至有些又红又专,江衡送票都送不出去,自己肯定也是没去。

既然这次赠票貌似挺给力,他决定上网查一下口碑。

《我不是药神》,豆瓣评分9.0

哟嚯……不错嘛,鲜少见国产片有8分以上,更不提9分的神作档位。

点开评价页面,啊……被剧透一脸,江衡失了些微兴致,又注意到题材和药相关,那不就和医学相关么。

脑子里立马蹦出来一个人。

他握着赠票在另一手的掌心一下下拍,琢磨要不要问裴允。

她是医生,对这类题材应该、大概、似乎、可能……会感兴趣吧。

但看电影这事儿,粗看细看都显得暧昧,要是让人误会怎么办?

江衡没往深想,为什么第一时间想起裴允,而是很认真地苦恼。

男人的殷勤,尤其是他这样的帅哥的殷勤,不能轻易献出去。

记得大学时上大课,老是坐他旁边的妹子有次问他借笔记,涉世未深的江衡本着与人为善的原则,没多想答应。

然后三天后,伴随归还的笔记本的是妹子的表白。

那天,江衡说得口干舌燥,才让妹子相信自己对她无意。

“那你为什么要借笔记给我?”妹子含泪控诉,不等他回答转身跑开。

留下听不清两人的对话的围观群众和无奈的江衡。

要不要邀请她一起去呢,万一裴允误会怎么办?

江衡苦恼着。

要是裴允误会……要是她误会……

江衡在心里默默做假设,忽然发现,自己好像并不反感。

如果那个人是裴允的话。

……

【左手虾右手蟹:局里发了些电影赠票,我这儿还有些没送出去,看题材是医学相关的,要不要一起啊,我约了一帮子朋友呢。】

【左手虾右手蟹:上次复诊没给诊金,就当谢你了[抠鼻]】

收到这两条微信时,裴允正跟蒋霏霏一块儿在食堂吃饭,巧的是,聊的话题正好是江衡。

准确地说,是裴允轻描淡写提了提和江衡吃饭的事儿,蒋霏霏激动地又是拍手又是大笑,说什么当伴娘指日可待。

面对闺蜜,裴允不那么扭捏,只是提起江衡仍是有点不自在,她低头戳着餐盘的土豆,小声说:“喜欢吧……谈不上,不过呢,和他在一起说话聊天什么的,挺开心的。”

“这就是萌芽啊啊啊!”蒋霏霏笑得很欢,“你俩吃完饭,有没有约下次见面啥的,晚上回去微信聊没聊呢。”

这一下子就把裴允眼中的神采给问没了。

两者都木有啊……她夹起一块土豆放进嘴,忧伤地嚼着。

而微信正是此时弹出来的。

裴允点开一看,眼神稍亮,直接递给蒋霏霏看,问:“他来微信了,我要不要去啊。”

心里想去,可那点儿自矜又不适时宜地冒了出来……

“去,当然去!”蒋霏霏咽下嘴里的菜,撇了撇嘴,“小男人还挺会瞎掰。”

自打蒋霏霏得知江衡比裴允小三岁,总是“小男人”“小男人”地叫,裴允听一次纠正一次。

不过这会儿她的注意力全被后半句吸引,不由问:“瞎掰,什么瞎掰?”

蒋霏霏努努嘴:“瞧见他说约了一大帮子朋友没,你信?”

为什么不信?

裴允差点脱口而出这句,但蒋霏霏眼中的不屑很明显,她强行压住,没说出来。

蒋霏霏不是个能憋住话的人,果然,下一秒就自己开始解释:“我可不信。有些男人啊,脸皮比纸薄。约人都不敢堂而皇之地约,非要扯上别人。你信不信到时候你去了,八成他就会说哎呀朋友临时有事儿来不了,嘁,这啊,都是套路!”

听起来好无聊的套路……

裴允呼出一口气,慎重地在回复框敲下:可以。

……

到了约定那天,江衡早早去了电影院取票,然后开始等裴允。

边等边想待会儿怎么圆微信提及的一大帮子朋友没来的事。

是的没错,他撒谎了。

张平看他那天纠结到下班都忘了走,出主意说干脆告诉她约了很多人,女孩子才不会太害羞,也不会觉得这是约会压力太大。

当时脑子都糊了的江衡觉得很有道理,直接就这么发了。

中间两天他在纠结到时候穿什么,临了今天该见面才猛然察觉这简直是个馊主意!

大写的做贼心虚啊欲盖弥彰啊……

更何况,裴允是医学博士!明显智商不是用来侮辱的!

江衡坐在电影院偏厅的软座里,凝思找什么借口解释最好,想了又想,烦躁起来,却见一双骨瘦肤白的脚落在他视线下方。

顺着脚往上看,是细白纤瘦的小腿,轻盈空灵的雪纺裙摆,米白底上的碎花纹路,瓷白柔润的肌肤和锁骨……和一张笑吟吟看着他的脸。

裴允被他看得有些不好意思,主动开口找个话题:“抱歉,堵车来晚了。”

江衡又怔怔地看了她两秒,回过神来觉得自己的行为好丢人,面上发热,装作看影院的电子放映屏别开脸:“没事,才、才开始入场。”

两人一同朝检票口走去。

裴允问:“你的朋友们呢?”

江衡闭目,差点把这档子事儿给忘了。

他咳嗽两声,摸出手机装作打电话:“喂张平你和大刘什么时候到啊,等你半天了,电影开始入场了知道吗?什么!上个月的犯人在深城现身了,okok懂了你忙去吧。”锁了屏,作出一副嫌弃又无奈的模样,“真拿他们没办法。警察这行就这样,唉,我们作为被保护的人民群众还是得理解。”

他装模作样的神情,落进眼底,裴允憋笑憋得好辛苦,她抿着嘴唇别开脸:“嗯,理解。”

江衡过了这关,长呼口气,心情真正放松下来。

等坐进影厅,灯光一熄,荧幕现出龙标前。

一片黑暗中,眼前忽然浮现方才惊鸿一瞥。

她的腿,真美啊……

作者有话要说:

阿衡弟弟暴-露了属性:腿控(~ ̄▽ ̄)~

上次都忘了,开文时说要给第一章发红包的,嘿嘿,这就去发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