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泌尿科捉个老婆江衡裴允 > chapter9

chapter9


电影比想象中更催泪。

散场灯光亮起之前,江衡偷偷眨巴了下眼睛,抬手把几滴泪水蹭掉。

男儿有泪不轻弹,何况今天裴允在场,无论如何,他也不能露出脆弱的一面。

出了光线昏暗的影厅,他看见裴允眼眶微红,猜想她落泪了,手揣进兜里就要把纸巾掏出来,却见纤纤玉手托着一包洁柔到他跟前。

裴允说:“擦擦吧。”

江衡:???

裴允抬起另一只手点了点自己的脸颊某个位置,又说:“这里,有泪水。”

江衡抬手一摸,哎哟卧槽,怎么漏下这个地方?!

他接过纸巾,狼狈别过头擦干净,转头清了清嗓子:“咳,咱们找个地方吃饭吧。”

“行。”

话音刚落,听得一声明显惊喜的呼喊——

“江衡!”

江衡抬眼一望,心里偷偷暗骂自己——他喵的翻车了……

大刘哪知自己被江衡说成在深城办案,他是个热情的人,拉起女朋友的手就大步迈过来,瞥见一旁的美女,自来熟地介绍:“真是巧了,这都能碰上!我叫刘嘉伟,这我女朋友,汪玲玲。这位美女怎么称呼?”

裴允点头微笑:“我叫裴允,是江衡的朋友。”

江衡囧囧地跟着点头,有些不自在。

大刘又笑着说:“叫我大刘就成,局里都这么喊。”

裴允看一眼江衡,从善如流改口:“大刘你好。”

江衡移开目光,似乎被电影院大堂的另外某部大片海报吸引了。

大刘是真热情,他和女友已到谈婚论嫁的阶段,不介意约会被打扰,倒是对单身狗江衡旁边的美女很感兴趣,妥妥的八卦好素材啊!

他主动提议:“既然这么巧碰上,晚饭就一起吧,玲玲刚才还说呢,四楼新开一家烤鱼味道不错。”

裴允看了一眼江衡发红的耳尖,抿了抿嘴角,说了声好。

就这么上了去四楼的扶梯。

江衡和裴允在大刘和他女友身后。

几次三番,江衡想解释,又不知说什么才好。

没法解释啊,总不能说局里有几个大刘,轻轻松松就被拆穿。果然,撒了谎就得用更多的谎去圆。

三好学生一路到大的江衡,不擅说谎,此刻突感忧伤。

还好裴允也没问。

进了烤鱼店落座,是四人座,大刘和女朋友自然坐到一边,而江衡与裴允对视一眼,坐到另一边。

烤鱼店设计偏向于自然森林风格,都是四人座,用一个个木桩隔开,灯光是昏黄的暖色调,整个店面呈现出一种阿宝色的滤镜感。

年轻男女在这样的色调下,五官更显深邃,有人更美有人更丑。

裴允,是被光线衬托得更美的一类。

她起先坐在沙发靠墙的位置,只是刚看完电影还没上厕所,此时站起来想出去。

她的眉眼在温柔的偏暖灯光下,如画般精致,眼尾微扬,江衡看得一愣,分不清那是眼线还是她的睫毛暗影。

裴允穿的雪纺长裙是中袖,露出半截白皙纤瘦的小臂,起身时不小心碰到江衡露在外面的胳膊,两人身体俱是一僵。

对面的大刘和汪玲玲对视一眼,偷偷耸了耸眉毛。这两人,小火花那个噼里啪啦哟。

江衡又是假装咳嗽掩饰,起身站到过道,目送裴允的身影在转角离开再坐下,还没坐稳就撞上大刘暧昧的眼神,汪玲玲常去局里的聚会,也算和江衡比较熟,此时脸上的笑容也是意味深长。

大刘扬扬眉毛:“快点交代。”

汪玲玲拿筷子互敲:“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哟。”

小两口,一唱一和的还。

江衡端起茶水,垂下眼,眼神飘忽。

怎么说?

说他蛋蛋不舒服去看男科认识了裴允?

还是说裴允是相亲对象?

江衡表示拒绝。

“说嘛。”

“说嘛说嘛。”

他装听不见。

无论两人怎么撬,江衡就是不开口。裴允回来得很快,大刘第一天认识人家,自然要装装样子,不好做过分,万一吓到人家,故而和汪玲玲闭上了嘴。

服务员拿来菜单和铅笔,开始点菜。

汪玲玲指着上面一幅小图,卖起安利:“吃这个吃这个,青花椒口味烤鱼,加上黑水豆腐,绝配!大众点评这款得分超高!”

三人朝她指的烤鱼看去,江衡和大刘没说什么,裴允留意到青花椒口味后面跟了三根鲜红的小辣椒图案,这应该是麻辣程度的意思,视线往旁边移,麻辣口味后面五根小辣椒。

这个青花椒口味,貌似很辣啊……

她担忧地看了眼江衡,他的附睾炎还没好利索啊……

碍于有人在场,她不好直说,只提了一句:“有点辣吧。”

江衡起先没往深想,却被她看了一眼又一眼,别有寓意的意味很浓,他猛然想起自己现在还吃不得辣。

但嗜辣名声在外,关系熟悉的基本都知道,大刘自然也知道,他真开不了口。

平时吃泡椒凤爪连泡椒都要吃的人,这会儿说个烤鱼辣?

匪夷所思!

裴允还看着他。

江衡眼神躲闪,不自在偏开脸看着大刘:“我随意,你们点。”

“美女不吃辣吗,要不点个蒜香味?”大刘心思玲珑,看两人眼神交流,主动问。

裴允心里默默叹气,微微摆手:“不用不用,我没问题的。”

等烤鱼的空当,四人聊起天来。

准确地说,是大刘在说。

他非常健谈,几乎把江衡进局的三年干的事儿给抖落了个干净,什么用记忆帮助队里破获陈年旧案啊,案发现场报警人对他一见钟情穷追仨月啊,又说江衡运动一把好手,篮球足球羽毛球乒乓球样样不落。

还掏出手机给裴允看去年全市举办的司法系统羽毛球联赛照片。

江衡听得脸是一阵红一阵白,裴允听得兴致盎然,凑过去看屏幕。

大刘点开的是朋友圈,照片上江衡穿着一身明黄色球衣,抬起右腿压在足球上,汗水满面,笑容熠熠,露出标准的八颗小白牙,烈日下发梢的汗水都闪耀着生气。

她看笑了,然后留神到点赞的第一个ID,“局花”。

她随口问:“局花?”

江衡顿时脸色一变。

大刘讪笑着收起手机,打着哈哈。

裴允瞥一眼江衡的脸色,不由问:“是你?”

她不想笑的,却憋不住,眼睛都笑得眯起来,她控制了一下表情,问:“为什么啊。”

江衡绷着脸,不想回答这个问题,犀利的目光朝大刘投去。

大刘见状,说:“这就说来话长了。”

烤鱼适时上桌。

深色底盘上,色泽鲜亮、鱼皮微翘的鲈鱼躺在一片青椒和豆花之中,肉美汁香。热气弥漫,香烟袅袅,飘飘然钻入每个人的鼻子和胃里。

汪玲玲眼睛一亮。

江衡心想,烤鱼来得真是时候,大家就默默吃鱼吧。

谁知,大刘愣是抵挡住美食诱惑,偏要将局花的来由讲清楚。

而且讲得非常仔细。

“法医江衡”的微博讲了,一万块奖金也讲了,还翻出营销号做的加了小清新滤镜的视频,给她看江衡偷偷在领导背后说小话的模样。

“……所以啊,之后咱们沪城公安都知道江衡成了警局门面,人称沪城一枝花。”大刘喝了口水,“太长了不好叫,干脆简称局花。”

裴允眯着眼睛,笑得肩膀微微抖起来,不时瞥一眼江衡。

江衡欲哭无泪。

还在意什么形象,见鬼去吧!

……

晚上,和大刘情侣分道扬镳后,江衡送裴允回家。

两人站在小区刷门禁的地方。

凉风阵阵,光影微摇。

江衡看着裴允。夜色下,她的眉眼透着一股令人沉醉的温柔。

裴允被他看得脸微微发烫,垂下眼,撩了下被吹到鼻子上的头发,轻声说:“我到了……”

忽然想起今天吃的烤鱼,她抬起头,神情恢复身为医生的认真和肃然,她叮嘱道:“今天的烤鱼,你不能吃的,还是很辣,小心又疼起来啊。”

随口一句,江衡想起被她救下那幕,脸泛红,浑身不自在。

他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吭吭哧哧半天也没吐出一个字。

“我说了你也不听,疼的人可是你自己,身为医生我也管不到多少的,你是成年人了……”

她的语气淡淡的,透着一股无奈。

江衡一急,脱口道:“医生管病人天经地义!”

裴允一愣,被他立誓般的神情逗乐,对上他的眼睛:“嗯……”她弯起眉眼,“真能管?”

江衡别开脸。

“能。”

作者有话要说:

我说了的吧,每本文的主角都该去吃吃烤鱼!(~ ̄▽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