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泌尿科捉个老婆江衡裴允 > chapter24 ...

chapter24 ...


浴室水声骤停, 传出窸窸窣窣穿衣服的声响。

然后是脚步声。

一声, 一声,朝浴室门口逼近。

【十八摸!】

【身体力行!】

【舌头狂甩嘴唇!】

这些字眼争先恐后,挤进脑子,嗡嗡作响。

裴允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 把乱七八糟的念头赶出去,闭拢双腿,两手搭在膝头, 坐姿乖巧宛如幼儿园大班生。

只是手指悄悄攥住了裤子。

江衡出了浴室, 手上拿着毛巾揉头发,看裴允呆呆傻傻坐在沙发上,脚步一停,为自己冲动之下说的话感到抱歉。

平时洗澡也就十分钟,刚才洗了近半小时, 也是他一边冲着花洒, 全身湿透,一边在反省自己是否太小家子气。

性转一下,如果是女生因为男朋友多看了别的女生一眼,就耍起小性子。传到哥们儿口中,大有可能笑男人-妻管严。

……他却这样做了, 男朋友对女朋友。

啊,真是无法言说的羞惭。

江衡站在原地又揉了揉头发,丢开毛巾,走过去, 没话找话:“这儿浴室挺漂亮的还,你要不要也洗——呃不不我不是那意思!”

裴允愕然看向他。

天辣!

他捂着脑袋抓狂,自己又说了什么!

疯了疯了。

“不不不,”江衡连连摆手,为了证明清白主动后退好几步,“我不是那个意思真的绝对没有!”

“我发誓!”他竖起手掌,小鸡啄米似的点头,“真的真的!”

他说得真诚,又觉得百口莫辩,自己主动跑去洗了澡,明明只是为了洗去一身消毒水气味……现在身上穿一身浴袍,真心没多大说服力让裴允相信他不是刻意。

裴允站起来。

江衡几欲心碎地看着她一步步走近,做好了被她打一巴掌然后骂一句“你个臭流氓”的准备。

房间不大,几步裴允就到了跟前。

江衡垂下头,眼神落到地毯上,蚊子似的哼哼:“……你打吧。”

裴允没听清,也没问他说的是什么,只是轻轻捧起他的脸,看着他神情转为惊讶,然后仰脸在他的嘴唇上啄了一口。

“你你……这这是干嘛啊。”江衡愣愣地问,耳根不受控地红了,蔓延到脸颊和脖子。

她的嘴唇微微有点凉,自己刚出浴室,一身热气,贴着轻吻一下……感觉不要太好。

裴允微眯起眼,扬唇一笑。

“哄你啊。”

biu的一声,江衡心口中了一箭。

脑里仿佛有个小人儿如土拨鼠般尖叫——

“啊啊啊啊啊这女人套路好深!!!!!”

被抢剧本,我也甘之如饴!

……

可惜,江衡的休息并没有持续一天,更别提计划中与裴允的深城约会一日游。

当天下午,他被王局紧急差回沪城,太平已久的涪安区出了人命案,现场和作案手法都与前面深城付局提到的连环凶杀案极度相似。

等他赶回涪安分局,之前闲得恹恹的同事一个个儿都目光炯炯,风风火火在局里局外跑动,侦查案情。

江衡家也没回,把行李箱往办公室一丢,就赶去参加了一次案情分析会议。

张洋拿着激光笔,红点在幕布上,指着这次沪城涪安区发现的受害人遗体各个部位来回移动。

“大家看这,还有这,淤痕明显是掐痕,手指粗细和力度和之前流窜的连环杀人犯手法很像。看这里,是在深城的两个受害人,仔细看淤痕大小和力度,相似度非常高,当然,具体的还得等痕检科出报告,流程上暂时不能并案,但是咱们得打起十二分精神。”

张洋目光如炬,扫过在场每一个人。

“这,很有可能是连环杀人案,连环案件侦破线索可以联系旧案,但是相对,难度也会提升很多,凶手富有经验,是惯犯。上头对这个案件非常重视,而且也为了咱们一方百姓的安居,大家有没有信心让这个孙子走不出沪城!”

群情激昂。

“有!!!!”

散会后,江衡跟上去找张洋。

他问:“有多大可能是那个连环杀人犯?能确定吗?”

上次饭局,听付局讲这位嫌疑人的“辉煌”作案史,直让江衡汗毛倒立。

尽管吃饭时,为了礼仪,为了照顾大家的食欲,付局不可能讲清很多作案细节,也足够窥得嫌疑人是何等丧心病狂的不法之徒。

如果真是那个嫌疑人来了沪城作案,手上沾染几条人命的他想必更加肆无忌惮。

杀一个是死,杀十个也是死。

亡命之徒就这么来的。

这样的人来了沪城,可以想见会在市民心中掀起多大的恐慌之潮。

张洋懂江衡的心情,他肃然道:“我也不愿意是,但……”顿了顿,“可能性很大。你回来了,尸检工作和老何一起做吧,要细致。”

江衡点头:“一定。”

……

戴上手套,站在尸体面前,江衡心情沉重。

受害人很年轻,不到二十五岁,姣好的面容死后神情平静,唇边却残留血污,额角眼角都有瘀伤,不忍去想死前遭遇了怎样的非人对待。

江衡呼了口气,开始清理尸体,清理完毕就开始尸检。

每一处都做得很细致,尸检和痕检对于匹配连环凶手的作案手法,具有极为重要的参考价值,容不得一丝一毫的马虎。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男人额上浸出一层薄薄的汗。

中间休息喝水擦汗的空当,他站在一旁观察,视线由头到尾,梳理有没有遗漏的地方,看到女人的腿一愣。

很奇怪,受害人的脸、手、胳膊在清理以前各有污迹和淤青,然而小腿却很干净,一点儿痕迹也没有,干净到像是已经被人清理过一般。

像被清理过……

为什么独独清理她的腿?没道理啊……

江衡脑中一道光闪过,水也不喝了,抬起受害人的小腿认真地看。

腿骨细直,骨肉匀称,没有痣或胎记。

如果只看这里,忽略这是一具尸体的事实,这双腿很美……

江衡飞快脱下手套,跑去找张洋。

张洋看到他气喘吁吁,惊讶道:“怎么了?”眼睛忽然一亮,“是不是发现什么了?”

江衡用力点头,说道:“带上那些之前的受害人尸体照片,跟我来!”

张洋跟他一起大步来到尸检房,江衡取出一套隔离服和手套塞给他,以免污染尸体。

张洋不是第一次跟江衡合作,点头,麻利换上就来到尸体旁边。

“你看。”江衡换上手套,指着受害人的腿,“她的腿很干净,我的意思是,在带来警局以前和其它部位比就很干净。”

“我也发现了,和其它受害人的共同点也有这个,但我没想通为什么。”张洋叹了声气。

江衡提示道:“你有没有发现——”等张洋看过来,“她的腿又细又直,非常匀称,很漂亮。”

张洋很聪明,立马上道,目光炯炯地看着他。

“你是说,凶手可能对美腿有特殊情结?!”

江衡点了点头。

“好样儿的!”张洋用力拍了下他,“不愧是莫文蔚粉丝!你的腿控属性真是帮了大忙了!”

“……”

并不是很想要这个称赞。

江衡挥开他的蹄子。

张洋兴奋之后眼神一黯,长长叹气:“可惜不能发布这个消息,但现在正是夏季,穿短裙短裤的年轻女孩儿非常多,真担心凶手盯上谁,不久后又作案。”

确实,公开这种消息不仅打草惊蛇,更会引发年轻女性的恐慌。

江衡垂眸,安静不说话。

但愿在裴允结束研讨会回沪城以前,能将凶手抓捕归案。

她的腿,那么美。

江衡忧心忡忡。

……

连环杀手来到沪城的消息不胫而走。

社会版头条连续几天屠版,刷爆了沪城当地论坛,连带上了一次热搜。

忧国忧民的,怒骂警察吃干饭的,陷入恐慌的……比比皆是。

裴允在回沪城的动车上,浏览了不少一周以来相关报道。江衡近来忙的应该就是这个事吧,电话里也不说清楚。

或许他担心自己会怕,裴允在心里笑了下,怕是不可能不怕的,却也不至于惊吓过度,江衡把自己看得也太脆弱了。

出了动车站,毒辣的日头下,广告牌附近站着一个男人高瘦身影,他抬手挡阳光,目光逡巡似看见什么,日光也不挡了,直起手猛摇。

“裴允,我在这儿!”

一下子就把裴允和同行的冯医生注意力招过去了。

江衡穿着干净的白衬衣,笑容比阳光还灿烂,立在那儿看起来像一棵水灵的大葱。

真是的,说了不用来还接。

裴允看着他嘴角抿了抿,侧头对上冯医生了然的笑容,她颇为羞涩,介绍了下:“我男朋友来了,那我先走了啊,再见。”

冯医生第一次见裴医生露出这种小女儿娇态,目送她走过去。

俊秀的男人被她拉低了腰,等她掏出一张纸巾,乖乖闭眼任她擦汗。

……

“看来最近,你忙的果然是这件案子啊。”

裴允坐在副驾,开了冷气的车里很凉爽,她调高了些温度。

行至红灯,排在一长串车后,堵上了。

江衡调到空档,扭头看了眼她穿着紧身牛仔裤的腿,叫了她一声:“裴允。”

头一次,他的语气这么严肃,裴允一下坐直,问:“好严肃,怎么了?”

江衡斟酌再三,觉得还是应该跟她交代一些,实在放不下心。

“……就是这样。”

裴允听完顿悟:“所以,你是希望我最近别穿紧身裤和短裤?”

“嗯。”

裴允靠向椅背,笃定地道:“我不。”

“你别任性——”

她不为所动,平心静气地说:“这和任性无关,江衡。我穿的又不伤风败俗——”

江衡赶紧表明立场:“我绝对没有这个意思。”

如果不是出了这事,他巴不得能多点机会看裴允穿紧身裤和裙子呢,一双美腿藏起来确实不够人道。

可现在……

裴允扭头看他,眸光无波无澜,声调平平,又似平静水面下的暗流蕴含力量。

“我知道,但是江衡,应该怕的人不是女人,凶手才该怕不是吗,犯法的是他。如果你担心我的腿被晒黑,那我可以接受不穿短裤露腿,如果你担心别人对着我的腿行猥琐意淫之事,我也能接受不穿紧身裤。可我绝不为了别人的丧心病狂而束缚自己。”

江衡从未听过裴允说这样长的一段话,他先是一怔,再低声叹道:“你说得对。”

“何况……”裴允说,“我知道你喜欢看我的腿。”

江衡的腿控属性被戳穿,白皙的脸涨红,结结巴巴道:“谁谁谁说的……”

她看了眼车流,堵得严严实实的,丝毫不动,便解开安全带朝他靠了过去,贴上他的耳朵低声说:“为了你的眼福,我也不会放弃啊。别忘了我会点儿招式,不会有问题的,放心好了。”

耳膜被她的轻言震得酥酥-麻麻,耳廓被她说话时吐出的热气围绕。

江衡身体微妙起来。

他别过脸,刻意粗声粗气。

“开车呢,安全带系上。”

作者有话要说:第二更明天白天写,实在困到不行了ORZ……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