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泌尿科捉个老婆江衡裴允 > chapter31 ...

chapter31 ...


“阿衡, 起来了没?”江母又敲了两声。

“我醒了, 就起。”

江衡连忙喊话,慌张拿被子掩住床单。

照实告知?

不可能的,会当场羞愤欲死。

说是尿床?

……和实情也没啥区别了,同样狗带。

江衡焦头烂额, 替换的干净床单在哪儿来着,替换了又拿什么说辞糊弄妈妈,这都是问题。

视线无意扫过床头的牛奶, 一停。

兄弟, 锅就给你了。

江衡急中生智,抄起床头的牛奶朝床上的湿痕一泼,新旧痕迹重叠,差不多看不出来了。

他稍稍安心。

“阿衡?起了就快出来啊,菜马上都齐了。”江母在催, 又敲了下门。

稍稍稳住的心脏又是吓得停了一拍, 他急忙跳下床,喊道:“来了来了,马上出来!”同时拿被子暂时先掩住床单。

江衡飞快换好衣服,拉开门出去,江母见门迅猛被拉开, 惊得一退步:“冲这么快做什么,快去洗漱吃饭吧。”

吃饭的时候,他深深感到有了女朋友后,爸妈对自己的态度真是一百八十度大转弯, 真·和颜悦色。

于是江衡挑了个适当的时机,作出一副懊恼模样,对江母说:“妈,咱家床单放哪儿来着,我早上喝牛奶洒床单上了,待会儿得换一换。”

江母一愣,嘴上说着嗔怪的话,眼里还是慈爱的笑意:“多大人了真是,我早就说不要把吃的喝的拿床上去啊,你不用管了,待会儿我去换。”

“呃呵不用不用,”江衡差点儿噎住,呛着咳嗽几声,“我来就行,平时在公寓都自己换。”

江母眼里笑意更甚:“好嘛,床单就在楼梯转角那个房里,大柜子第三格第二层。”

饭后,江衡一溜烟冲去翻出干净床单被套,一大堆抱着风风火火冲回卧室。

江母全程欣慰地笑,等他进了卧室,拉过江父,偷偷竖起拇指:“瞧见没有,找了女朋友立马就懂事了,人都勤快了。”

江父也慈爱地笑:“说明他很喜欢小裴,感情进展顺利。男人啊,遇见好女人就成熟得快。”

……

裴允这天哪儿也没去,回了医院,却不是去工作。

她经过医院走廊,遇上同事。

“裴医生,今天值班哪。”

别人以为她今天当值,裴允没解释,点点头:“嗯。”

她站在一间病房前,伸手推开了门,一怔之后笑了笑:“你来了。”

病床上一个眉眼秀气的少年闻声转头,看见她立马笑开:“姐姐。”

蒋霏霏将削成块儿的苹果放进盒子里,塞给少年后拍了拍手,朝门口的裴允扬眉:“今天不是休息么,说了今天帮你照看小安啊。”

“我又不是小孩子,哪需要人照看。”少年脸一垮。

病床上的少年叫裴安,是裴允同母异父的弟弟,两人长相很相似,都很像妈妈。

“没满十八就是小孩子!”蒋霏霏不顾他黑黑的脸色,伸手掐了把他的脸,稚气未脱的脸微有点婴儿肥,手感很好,蒋霏霏欺负起故作高冷的裴安真是乐此不疲。

裴安看见姐姐来了自然是高兴的,脸色却不算好看,别扭地问:“霏霏姐说你要陪男朋友过七夕,怎么又来了啊……”

他一边说着话,一边别过脸,偷偷拿眼神觎她。

“当然来看你啦。”裴允走去床边坐下,也跟着伸手戳了戳他的脸,“今天感觉怎么样?”

“冯医生早上查房说预后良好,小安没问题的。”蒋霏霏收回手,笑答。

“姐姐问的我!”裴安睨她一眼,看向裴允,“冯医生查房说预后良好,问题不大。”

蒋霏霏挑眉:“和我说的有区别吗!”

裴安扭头:“我要自己说,嘁。”

“别耍宝了你俩,小安,今天我想跟你商量个事。”

裴允说这个有点紧张,病房里还有别的病人在,她靠近了点儿,小声说:“等你出院了,我带江哥哥来见你好不好,总要认识的,这次放疗之后应该就能回去休养了。”

江哥哥。

大概就是姐姐的男朋友吧。

裴安心里既别扭,又不屑,还有那么一丢丢好奇和期待,想看看是怎样的男人能配得上姐姐,从前他只知道姐姐在国外读书有过一个男朋友,没见过,在微信上见过照片。

那男的看着就挺装逼的,隔着照片都能感觉很骄傲。

所以少年深深为姐姐的眼光感到着急,恨不得亲自帮她选,却没想过自己年少的圈子里没可能接触到适合裴允的男人。

很微妙。

裴允心里也紧张,除了姨妈和表哥,弟弟算是唯一的亲人了。

既担心弟弟不喜欢江衡,也担心江衡和弟弟处不好。

同样很微妙。

她的紧张感染到了裴安。

少年总是心疼姐姐的,他抿了抿嘴唇,低声嘀咕:“见就见呗。”

裴允松口气,笑了:“那你要加油早点出院呀。”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