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泌尿科捉个老婆江衡裴允 > chapter39

chapter39


“男科?”

江父听江母一席话, 眼睛瞪得跟牛似的。

他靠进沙发,两手各自搭在沙发边上,一张老脸快要拧成包子:“你没开玩笑?”

江母叹气,点头:“没开玩笑, 我去医院看过了, 是真的。小裴有了孩子,也是阿衡亲口说的。”

江父心情跟昨天刚得知的江母一样纠结,六十几岁了, 他想抱孙子的愿望比任何时候都迫切,好不容易儿子交上了女朋友,偏偏是个男科医生。

保守持重的老一辈人完全难以想象, 更难以接受。

江父粗声道:“这、这以后怎么跟亲朋好友介绍……不行不行,绝对不行!”

他说的话和江母如出一辙。

可惜江母已经消化了小裴即将成为儿媳的事实,并且对即将有孙子孙女的期待达到了历史最高峰, 她看了面色不佳的江父一眼, 幽幽道:“孙子孙女儿不想要了?”

江父的脸又拧成了麻花,想,太想了!

到底是几十年的夫妻了,江母一眼看破他的心思,起身走到他身旁,拍了拍肩:“想想婚礼摆多少桌,要请哪些人来吧。”

说完怡然飘走。

……

转天, 江父在书房,戴着老花镜, 对比通讯录研究起请客清单。

而江母在厨房煲起鸡汤,加了枸杞和山药。

医生工作多忙啊,上次去泌尿科,外面排队的病人不少呢,小裴顿顿吃食堂,估计也补不到什么营养。江母主动扛起照顾好准儿媳和肚里宝宝的责任,营养得充分均衡,才能有个漂亮又聪明的孙子啊。

燃气灶上的砂锅飘出浓郁的鸡汤香味,已经小火慢炖了一上午。江母拿开盖子,闻闻味道,撑起小勺尝了尝,不咸不淡,也不油,刚刚好。

她端起一旁早已洗干净的保温桶,挑了最酥软的放进去,刻意拂去了鸡汤表面的油,然后拎着保温桶自己开车去了医院。

江母实在是个适应力极强的人,头一次来泌尿科还心态失衡、举步维艰,而这第二回,便几乎不觉得有什么,她耐心问分诊台裴允今天在哪个科室,结果护士说中午休息,裴医生可能在食堂或者已经用餐完毕回了办公室。

她又问了医院食堂在哪儿,顺着指引一路到了食堂,却在上阶梯时不小心摔了一跤。

摔得不狠,江母一心记挂着手上的鸡汤,稳稳托住,再扶着好心路过的人的手,慢慢站起来,有了这个小插曲,江母不敢走快了,她进了一楼食堂大厅,四处张望,天公作美,一眼望见角落里的裴允。

当然也得益于她的容貌出众,视线扫过去即使不刻意也容易停留。

江母拎着鸡汤,慢慢走过去,一边膝盖摔得时候磕到了阶梯,有些肿痛。

裴允正和蒋霏霏用餐,不经意瞥见朝自己走来的江母惊讶极了,急急咽下嘴里的饭菜,起身去迎,见江母走路有点跛,扶着她问:“伯母,您怎么来了,腿看着不大方便,是不是……有点风湿?”

她还记着,前几天下的暴雨,江母穿着湿哒哒的衣服可过了很久才换的。这样一想,裴允更自责了,老人家身体本来就不好,还惹得人家着凉风湿发作。

“啊没有没有,”江母将手上的保温桶放上桌子,边拧开边说,“上楼梯碰到了一下,没啥问题,喏,赶上你吃饭,这我给你炖的鸡汤,喝两口看看合不合口味。”

怀孕初期胃口一般不会好,她没放味道重的当归,炖得挺清淡。

蒋霏霏暗地端着餐盘自动往旁边挪了个空位,看着裴允耸动眉毛,无声做口型:你婆婆哦?

裴允脸一红,扶着江母坐下,看了眼鸡汤,心里更是惶恐:“伯母这……”

江母取出保温桶上层的小碗,拿起小勺盛出一碗,递给她:“先说合不合口味,没和你吃过几次饭,不了解,所以用的料都很淡。”

碗都递到手上了,裴允不好不接,端着碗喝了小口,点点头:“伯母您厨艺真好,汤很香的。”

“喜欢就好,以后我每周都给你送!”

裴允被汤呛了一下,咳嗽起来:“什、您您说什么?”

“医院食堂的菜营养哪儿够啊。”江母瞥了眼裴允的餐盘,里头躺着麻婆豆腐,小炒肉,素三鲜,不甚赞同地摇头,“快餐吃多了不好,何况你现在——”

考虑到有旁人在场,江母顿了顿:“年轻人不要只顾着工作,身体更重要。”

安静如透明人,正埋头吃快餐的蒋霏霏闻言,动作一僵,小眼神飘来看了眼,撇了撇嘴。

裴允放下小小的汤碗,江母的突然来访,又带着鸡汤,让她不解、坐立难安,而且为了送这汤,江母还摔了一跤,她心里实在过意不去,说:“伯母,我这会儿吃得差不多了,还是先带您去看看摔伤吧,也许您觉得不是特别痛就不上心,但有时候可能会出毛病,看看也放心些。”

江母听身为医生的小裴说这话,不禁摸了摸膝盖,确实痛,于是点了点头:“行吧。”

……

裴允扶着江母到了急诊室,跟同事打了声招呼,进到内室,说:“伯母,您挽起裤腿到膝盖上面,我看看有没有外伤。”

江母依言拉高裤腿,露出膝盖,一惊,原来破了皮,丝丝血液缓缓地透过皮层渗出。

“稍等,我用碘伏先给您消毒。”

见到伤口,裴允即时恢复了医生的身份,她取来棉签沾了碘伏,动作小心轻柔地覆着伤口由内向外绕圈,丢掉一根再取来一根重复抹了一圈,嘱咐:“破口看起来不严重,伤的是表皮层,但尽量别沾水,这几天洗澡最好擦洗吧。”

江母没看伤口,看着面前女孩垂眼认真温柔的模样,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前几天被猛地刺激,一时情急对儿子说了“不换科就换女朋友”的话,现在享受小裴温柔的医护,歉疚的情绪悄悄冒头。

儿子说得也对,选择什么职业是小裴的自由,她这个连名义上的婆婆都不算的人,凭什么置喙呢?

一开始她就知道小裴父母双亡,平日靠姨妈照拂,但说到底,也是别人的心头宝,她不该用那样的话去中伤……

裴允丢掉棉签,试探着捏了捏膝盖周围:“这里痛不痛?”

江母回神,嘶了一声:“有点肿痛。”

“有没有酸痛,或者刺痛?”

“好像……没吧。”

裴允松了口气,笑了:“那还好,没伤着筋骨,伤筋动骨一百天呢。”

她松了口气的模样,落进江母眼里,更觉得自己无颜见她。

多好的孩子啊……真心实意地在意自己有没有受伤。江母想。

她指了下保温桶:“里面的鸡汤,别忘了喝哦,能保温十二个小时,下班了带回家记得喝完啊。”

裴允囧囧地点头:“嗯,谢谢您。只是……”她想起方才在食堂,江母放话说要每周都送,连忙说,“上次撞了您的车,我带您换身干爽衣服是应该的,不用这样谢我。”

她以为,江母此举是为了答谢那条裙子。

江母一愣,而后笑着摇头:“想什么呢,一条裙子哪儿至于,倒显得太生分了,都快是一家人了送点汤有什么,何况现在情况特殊,”此刻没了旁人,“宝宝也需要营养呢,光吃食堂快餐哪儿行。”

裴允惊呆了,愣在原地:“宝宝?”

……

江衡心情没美上几天,下午就接到江母一通电话,电话中,他被劈头盖脸狠狠骂了一通。

事情败露了。

于是今天回家的步伐,就显得尤为沉重。

江衡站在门口,手悬在密码键盘上方,迟迟没有落下,想了一下午,也没想好怎么跟裴允解释。

他在门口生生站了二十分钟,仍然没有进屋。

门突然开了。

江衡一惊。

裴允站在玄关,抱着胳膊,神情淡淡,眉梢微挑一边:“不打算进来了?”

她听到了熟悉的脚步声,通过可视,早早看见他到了门口,起先气得差点直接开门拉他进来说上一顿,后来见他一个人仿佛上了戏台似的,手举着半天,就是不输密码。

一会儿皱眉揉下太阳穴,一会儿双臂垂下仰头猛甩头。

看了二十分钟,实在看不下去了,她没忍住,便主动开了门。

“不敢。”

她的眼神太犀利,江衡心虚地移开目光。

“有你不敢的事儿?人命都能拿来玩笑。”裴允没控制住,露出一点点威容,下午她花了多大功夫才让江母相信没有怀孕,没有子虚乌有的宝宝。

就差去做个尿检了!

江衡一发狠,长腿迈进来,带上门,快步走到她跟前趁她没反应过来,伸手将她抱得紧紧的,埋在她肩窝认命道:“你打我吧!”

“……”裴允使力,却挣不开,“你先放开。”

“我不放。”江衡抱得更紧了,“我只是……只是太想跟你早点结婚了。”

他不想说实情,尽管他知道裴允大度,却也不想为日后她与江母的相处埋下隐患,自己的职业不被理解,多多少少会心有芥蒂。

江衡深深明白这一点,之前选择法医便被父母耳提面命说过多次,即使是亲生父母,他也不是没有过怨气。

至于父母那边,当时在江母跟前,他考虑过几秒,要不要将个中缘由据实已告,却摸不准裴允会不会因此不开心。

毕竟是裴安的隐私,他没有权利宣扬给其他人,至少目前,对于裴安来讲,江父江母是完全的陌生人,一点儿也不相干。

“是我不对,你打我吧,反正下午屁股已经被老爸老妈揍开花了。”他委屈巴巴地说道。

“……”

“不用害羞,你又不是没见过我的屁股。”

“…………”

裴允羞恼了,真拍了下他的屁股。

“你……你要点脸!”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