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泌尿科捉个老婆江衡裴允 > chapter42

chapter42


周六, 江母早早起来,洗完澡出门去做头发。

江父起得晚些,开车去接正好做完头发的江母。

“还说不满意,当年你去见我的爸妈也就这个架势了。”江父笑道。

“哎呀你这人真是的。”江母拿出小镜子, 还在看自己的仪容, “我对小裴这个人是很满意的,就是她的科室……唉算了算了,认了, 儿子喜欢有什么办法。”

“现在不纠结了?”

“谁口口声声说绝对不行,我可没像某人把话说得那么死。”

江父不笑了,神情严肃道:“他喜欢, 小裴也能治得住他,省得他一天天的生蹿下跳,无法无天。这次闹这么大事, 还是人小裴懂事, 知道要郑重道歉。就……她了吧,这孩子人不错。”

“女人啊,就是比男人成熟一点。”

“你又一竿子打翻一船人。”

江母收起小镜子:“好好开车,看路。你那么久没碰车,坐你的车我心惊胆战的。”

江父无奈了,没说话,继续四平八稳地开车。他不年轻了, 早过了开车起飞的年纪。

到了餐厅门口,两人一眼望到门口不远处的江衡和裴允。

两个年轻人容貌出众, 打眼一望,并肩坐一边,般配极了。

走过去的路上,江母悄悄捏江父的胳膊:“瞧,阿衡身边的就是小裴,漂亮吧?”

江父也觉得满意,努力维持平静的神色,低声说:“怪不得你夸。”

裴允也瞧见了他俩,拉着江衡站起来:“伯母你好,这位是江伯父吧?我是裴允。”

“嗯。”江父点点头,“我平时比较忙,今天还是第一次见到本人,果然和文钰说的一样漂亮。”

江衡就喜欢听人夸裴允,美滋滋地坐下了,裴允抿了抿嘴唇,颇为不好意思,先前定的是包厢,结果现在只能在大厅里用餐,她坐下解释:“本来订的包间,不巧空调坏了,其它包间都满了,现在天热,所以又到了大厅里来。”

“没事没事,一样的,大厅还热闹点嘛。”江母不介意地笑了下。

这一笑,江衡悬起的半颗心总算实实在在地落回了肚子。

江母之前对裴允的工作有意见,当时江衡只能无奈用有了孩子作权宜之计,没想到这么快谎言就被戳穿,其实他很担心,江母会继续之前的想法。

现在看到江母笑了,才算是真的放下了心。

虽然个中缘由他不清楚,却也知道江母不是笑面虎类型的人,若是对裴允依旧不看好,那是笑不出来的。

“妈,你和爸看看有没有什么要添的。”江衡起身把菜单递过去。

江母翻了翻,说了几个菜名,一旁的侍者无一例外回复:“刚才这位先生点过的。”

她瞥了眼对面的儿子,正看着她笑。

好啊,跟我玩这套。

江母合起菜单递给侍者,又看了眼儿子,明知是套路,心情也跟着明亮了,儿子也不是全然不把自己放在眼里,至少自己和丈夫用餐的喜好,他记得清清楚楚。

还算有那么一丢丢良心。

江母看回裴允:“小裴,上次的鸡汤喝完了没啊,喜欢的话,就跟我说!现在生意上的事基本丢开了,我闲得慌呢。”

裴允连忙说:“这怎么好意思,上次您来,跌了一跤我现在还觉得抱歉呢,医院人来人往,不用频繁来的。”

“你阿姨的一点儿心意嘛,或者抽空送你家里也行,咳咳,”江父咳嗽一下,“反正阿衡也住过去了,正好两人一起喝,你们年轻人就算平时要做做菜,我知道肯定也是没心思煲汤的。”

“……???”

裴允偷偷拧了江衡的腿,又看了他一眼,眼珠转了转:说话呀。

江衡忍住脱口欲出的一声“嘶”,摸出手机给她发微信:我喝,都我喝。

裴允以为他给别人发呢,手机屏幕亮了一解锁,定睛一看,差点儿没气昏过去。

这是汤由谁来喝的问题么!

……

中午一顿饭吃完,裴允和江衡目送江父江母开车离去。

今天这顿饭,本来是为了郑重其事地为乌龙怀孕的事道歉。

两位长辈却只字不提,一顿饭,从裴允的大学聊到工作以后,两人不端架子,江衡适时插嘴打趣。裴允的心情从一开始的紧张到后面慢慢放松、自然。

此时,她看着车身从地下停车库的拐弯消失,感叹道:“伯父伯母,真的是很好的人。”

“我这么棒,爸妈能差哪儿去?”江衡揽着她的肩,哈哈一笑。

“又开始臭屁了。”裴允打掉他的手,“应该是爸妈这么棒,你能差哪去?伯父伯母要是听见你刚才说的话,小心你的屁股又被揍。”

江衡又笑嘻嘻的揽上她的肩:“屁股开花我也不怕,反正有你这个医生在呢。”

“我才不想看你屁股。”

“晚了,看过了。”

两人说笑着,就往一旁停着的车那儿走去,忽然听到一声——

“裴允!”

回头一看,邵琪琪拎着一大袋子东西站在不远处,笑容灿烂地望着他俩。

她三步并作两步,走上前来说:“真的是你呀,我还以为自己看错了呢,哎呀,真是太有缘分了!”

邵琪琪的视线在裴允肩头的手停留一下,又看向江衡。

江衡则看向裴允。

裴允看了下她手中提的大袋子,还没开口,邵琪琪主动说:“刚来沪城嘛,来麦德龙给公寓买点儿东西,可累死我了。”

裴允哦了一声,从江衡的手掌下微微挪了下位置,他的手顺着肩滑落。她不太习惯在旁人面前露出和男友的亲昵小动作。

江衡知道她脸皮薄,没追着又搂上去,收回了手:“这位小姐是?”

裴允介绍道:“哦,忘了说,这是之前在简城开研讨会的医生,邵琪琪。”

江衡惊讶侧目:“也是泌尿科?”

邵琪琪习惯旁人知道她职业时的惊讶,此刻看见江衡因而直视她,甚至感到了些微愉悦,她挥手俏皮地做了个敬礼的手势:“YO!酷吧。”

江衡干咳一声。

其实他不高兴,他将裴允的泌尿科女医生身份视为两人天作之合的认定之一,现在又出现另一个泌尿科女医生,破坏了独一无二的美感。

他随意点了点头:“你好,我是江——”

“法医江衡!”邵琪琪抢白,笑得开朗,“我关注了你的微博呢,对吧,裴允也知道。”

“嗯?”

两道目光看过来,裴允一愣,忽然记起在简城时,邵琪琪提起的江衡微博,她记忆力很好,有些事只是觉得无足轻重便会放置一边,这会儿由邵琪琪挑起话头,她便记起来了。

包括,当时邵琪琪曾在她面前说过对江衡的欣赏,和那一番她不赞同的唯爱论。

此时此刻,裴允才后知后觉地感受到了一分尴尬。然而这又是邵琪琪主动提起的,她有点看不透,这样的事不应当做没发生过,不去提吗,为什么她还主动提起这茬?

亦或,她当时根本就是说着玩儿,所以丝毫不放心上。

裴允看着她爽朗的笑容,觉得大概是自己想多了,应该是后者。

裴允按开车门,微微扬了扬下巴示意江衡上车:“回头再跟你说啦。”见邵琪琪立在原地不动,又垂眼看了看她手中状似笨重的大袋子,“你开车了吗?”

江衡已经坐进了驾驶座。

邵琪琪提着大袋子,上前一步:“没啊,能顺路稍我一程吗?”

裴允扶着车门,闻言诧异回头:“当然可以,但是……你怎么到地下停车库来了呢?”

“按错电梯了,走出来一脸懵逼,正要上去就看见你了,想着过来打个招呼嘛。”

车里的江衡听到对话,按开了后备箱。邵琪琪对他道了声谢,走去放好东西,坐进了后排。

车辆从昏暗的地下停车场,驶入向上的斜坡,拐角时一束日光折射进来,江衡偏头看内外后视镜,冷不丁与看着镜子的后排邵琪琪视线对上。

她展颜一笑,点头招呼。

江衡收起目光,继续看回前方。

“你住哪儿,邵琪琪,我这会儿设置一下导航。”裴允低头正看手机地图。

“东湖小郡。”

裴允输入小区名,弹出搜索结果,笑了:“在涪安区,还真是顺路。”她调大手机音量,放在腿上,“江衡,我设置好了,这个音量合适吗?”

“嗯。”

裴允侧头看他,平时很少听他说话只用一个字作为开始和结束。

车辆驶入平直道路,明朗的日光透过挡风玻璃照进来,男人的脸庞在强烈的照射下,反射出专注的目光,目不斜视,嘴唇淡淡抿着。

无端生出一股禁欲的冷清感。

倘若不认识江衡,或许真能被他蒙过去。

裴允看得有点乐,只当是车里有旁人,恰好又是他的粉丝,或许是偶像包袱作祟吧。

“诶裴允,”邵琪琪坐在裴允后方,双手扒着她枕的椅背,凑过去低声说,“江衡才是你男朋友啊?”

裴允点了点头,想起后面的邵琪琪看不见,又嗯了一声。

“才是?”江衡突然插话,“什么意思?”

邵琪琪啊了一声,拍拍心口:“你听见了啊,没啥啦就我之前以为那个陆——哈哈,是我看岔了。你和允姐很般配,安啦安啦。”

江衡斜眼看了副驾一眼,眉峰一挑:谁?有什么小秘密瞒着我?

裴允平静回视,脸上刻着俩字:坦荡。

他只好悻悻看回前方。

到了东湖小郡,邵琪琪下车后一手提着袋子,一手挥动朝车内微笑:“谢谢你们啦!”

踏上回家的路,裴允收到一条微信,是邵琪琪发来的。

【对8起我说错话了QAQ……改天我来一院赔罪,请吃大餐!请您大人有大量,原谅我叭】

她偏头看了江衡一眼。

男人嘴角微微下撇,神情郁结,又是眼熟的有情绪了表情包。

她无力地扶额,开始想怎么哄比较好。

……

出了电梯,一进门,裴允连鞋也没来得及换,便被身后的江衡猝不及防拉到了玄关柜门边抵住。

啪!

他的手臂横过,手掌拍向柜门。

江衡腾出另一只手,将裴允手中拖鞋轻轻拿掉,丢开扔到地上,顺手摁开玄关的灯。

一瞬间,眼前明亮,漆黑的眼睛定定地注视着裴允。

她被盯得心头毛刺刺的,眼睛无辜地眨了几下:“你……这是,干嘛?”

“那个陆,是谁?”

江衡口吻很冲,一双眼睛写满了一句话:你个负心汉,还不如实招来?

“我记得在简城跟你提过,前男友啊。”裴允很镇定。

“你没说姓陆!”江衡收回胳膊,负气地抱臂,审视着,“什么也没透露,就说你俩是同学。”

裴允挑眉:“你想听什么,问吧。”

问前男友?

显而易见,无论问什么,都是给自己找不痛快。

江衡不傻,但还是气不过,他张了张嘴,什么也没说。

裴允扶住他的肩,将他平移开,然后弯腰拖鞋,换上拖鞋,进了客厅。

她,她就这么走了?

江衡粗鲁地踢掉脚上的皮鞋,拖鞋也没换,直接踩在地板上,滴溜溜跟上去。

“你、你不准备再说点儿什么吗,今天那女孩言下之意就是以为你和那个陆叉叉是一对,这说明——!”

裴允猛然回身:“说明什么?”

江衡差点儿撞上去,上身伏下去了一点又努力站直,他气鼓鼓地说:“说明你和陆叉叉在简城,言行举止很容易让人误会。”

“他不叫陆叉叉——”

“啊我不要听,不想知道他叫什么!”江衡扭过头。

他的视线停留在沙发上方的壁画,耳朵听到了脚步声。

她、她又这么走了?

自己把话都说得这么清楚了……

江衡几欲心碎,哒哒哒的脚步声又回来了。

手上被塞了一个冰冰凉凉的瓶子,他下意识握住。

他低头一看,然后愣愣抬头,抬手握住酒瓶举到她眼前,语气不善道:“给我酒作什么。”

“酒的主要成分是乙醇。”

“所以呢?”

“你不正醋着么,醋酸加乙醇能中和一下,生成乙酸乙酯。”

“………………”

我正严肃地吃醋,你跟我讲化学?

江衡砰地一下把酒瓶放到茶几上,大步上前,二话不说将裴允揉进怀里,低头吻上去。

浓郁的爱意,心酸的醋意,被忽视的委屈,通通糅进了深吻。

裴允被亲得呼吸紊乱,开始站不稳,往下滑了一点儿被他强力扶起来控在怀里。

不知过了多久,他终于放开了她的嘴唇。

裴允没了力气,身子都软了,柔柔地靠在他的胸前。

江衡低头看着她微微红肿的嘴唇,心情才算好起来。

裴允仰起头,嘴唇动了动,似乎有话要说,可惜力气不够,站不直。

他体贴地低下头。

女人不稳的气息,温温热热吹进耳中。

“乙酸乙酯是甜的,我没骗你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