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泌尿科捉个老婆江衡裴允 > chapter47

chapter47


连轴转十几个小时的困倦袭来, 江衡没做过多动作,头一歪,手机掉在枕边,就那么睡了。

第二天被闹钟震响, 他艰难睁眼, 按着太阳穴好一会儿才爬起来。

早晨的日光照上脸,他虚眯着眼,被光线刺激得不轻。脑子懵懵一片, 没休息够。

他糊里糊涂起床穿衣,拉开门,迷迷糊糊去洗漱。

裴允正端出烤熟的面包片, 瞥到他眼睛半眯、游魂般的身影,笑了下:“洗好了就过来吃饭啊。”

“嗯——”

江衡蔫巴巴地拖了老长尾音,圾拉着拖鞋, 漱口, 拿毛巾抹完脸,走到餐桌坐下,半合的眼皮微微抬起一点。

迷瞪的模样,直接就把裴允看笑了,她递来摸上果酱的面包片,江衡接过直接开啃。

她看着他,说:“慢点吃, 昨晚你在警局没吃晚饭吗,饿成这样。”

“吃了。”江衡大嚼大咽几口, 端起牛奶喝一口,总算空荡荡的肚子舒服些了,“一餐盘的饭哪儿抵得住加班到两点,我又干的是法医,哪有胃口,就那么饿着呗。”

“该吃还是得吃,”裴允见他光速消灭一片,又递来一片,“我再去烤几片吧,怕你不够吃。”

“不用。”

江衡埋头啃了两片,才觉得有哪里不对劲,四周看了看,没有裴安的身影。

“小舅子呢?”

裴允现在对“小舅子”三字已经非常习惯了,都忘了要去纠正,顺着他的话自然地回道:“说今天市中心图书馆有大牛要做分享会,小安一大早就抱着电脑去占位置了。”

“哦。”

“昨晚你看到消息没?”裴允在旁边顺手又递来一片,“邵琪琪约我出去秋游,拉你进群,你要不要一起来。”

江衡捏着面包片,咀嚼动作一顿,努力回想了下,哦了声:“看了。”他放下面包,拍拍手上的面包屑,抬眼朝她看去,“上次见面,感觉你和她没多熟,怎的突然约上去秋游了?”

“她约我来着,开始没多想去,后来聊到小安刚出院,她说麓湖空气清新风景秀美,我想想确实不错,带小安去透透气挺好的。所以昨晚商量的时候,把你拉进了群,想着你忙完一阵子能看到我们的讨论,怎么样,一起去吗?”

江衡喝一口牛奶,舔去浮沫,摇头:“不了,这周估计忙案子要加班,不加班我就在家补觉。你和小舅子玩开心就好。”

裴允看他眼睑下的淡淡乌色,也不劝:“好。”

……

周末,因为案子有了进展,江衡得以结束连续五天的加班,可以舒服地在家里补觉。

这次太阳照进卧室,他就不觉得刺眼了,大字型躺在床上舒展四肢,感受着迟来的休息。

只是房子空落落的,外面少了走动声。

他的生物钟在七点半准时响起,还是没敌过困意,没几分钟人又陷入睡眠。

江衡的回笼觉到十一点才结束,他起了床,睡衣没脱,穿着出了卧室去厨房拉开冰箱取出一盒牛奶,拆开喝。另一胳膊杵在箱门上,视线望向餐厅、客厅。

干净,可也冷清。

温暖的日光铺了一地,也没添上多少温度。

习惯就是这样可怕。

单身二十五年,一个人独居没觉得哪儿不好,兴致来了和朋友去酒吧嗨一嗨,回家安宁又清净。

搬来和裴允住了不到一月,竟破天荒地因一个人在家感到了寂寞。

江衡仰起脖子,一口气喝完了牛奶,丢掉纸盒,摸出手机给裴允发微信:到麓湖了吗,好玩吗?

没回。

估计正玩得开心呢。

江衡失笑摇了摇头,算了,她本就是带小舅子出去透气的,连上厕所都不带手机的人,也指望不上出去旅行拿手机看不停了。

他锁屏,正要收手机回兜,忽然震了好几下。

点开,不是裴允回复的,而是昨晚被拉进的微信群当当当弹出好几条消息。

全是照片。

有山有水,有湖有鸟。合照几张,点开有裴允裴安,另外两个是一个年轻女人一个年少小姑娘。

本来打算退出这个群,江衡改变心思,点开有裴允的照片一一细看。

可惜没有单独俩姐弟的。

……

邵琪琪发完图片,又盯了一会儿屏幕。

没有回复,虽有些失落,却也在意料之中。

她笑了笑。

那次在地下车库,不是她第一次看见裴允和江衡二人。

而是在更早的,某次傍晚路过一个公园,她无聊进去散散步,瞄见眼熟的两道身影,挨得很近,视线往下,两手牵在一处。

准确地说,是男人非要牵着裴允,两人容貌瞩目,引来回眸阵阵,裴允像是不好意思总想抽出手。

年轻男人趁她不备,歪头偷偷亲了她的脸颊,然后坏笑着倒退看她羞红了脸,还拿出手机作势要拍照。

裴允怔在原地,回过神来赶忙抬起胳膊挡住摄像头。

他就举着手机绕着她转圈。

傍晚橙黄的光线穿过细细碎碎的枝叶,落向人群中瞩目的男人,和年轻英俊的面容上肆意洋溢的笑容。

当时邵琪琪就湮没于人群中,听不进耳畔围观的起哄口哨声,也看不见别人歆羡的眼神,完完全全的,被那个笑晃了眼。

不试一试,怎么甘心。

回忆关闸,收好表情,她扭头,朝几步开外的裴允喊了声:“手机捞到了吗?”

蹲在湖边捏着树枝在水里划拉的裴安,仍在继续。

裴允搭上他的肩:“别捞了,捞起肯定也坏了。起来吧。”

“姐姐,对不起——”裴安松开树枝,叹口气,起身,“我太不小心了。”

他也没想到,自己这么手残,就是拿裴允的手机拍照,也能手滑把手机落入了湖里,湖边这里水看着不深,却怎么也探不到手机的边。

“没事没事,”裴允不在意地笑了下,“九月要出新款,正好给我理由换新手机,我不换也得换了。”

“幸好!照片都在我这里!”邵琪琪走来得意地晃了晃手机,“感谢我吧?小安你可以看看微信群,我把照片都发上去了。”

裴安却没想着照片,他拿出手机递出去:“姐姐,你先用我的吧,要不要先跟江哥打个招呼,说你手机坏了,万一他找你呢。”

“也好。”

裴允接过手机,走去了另一边。

……

江衡接到这个电话,真是无奈极了。

“……所以,你不仅抛下我出去玩,还不能跟我发微信直播喽?”江衡开着免提,撕开调料包撒上面饼。

“什么抛下啊,”裴允说,“是你自己说要补眠嘛,是不是刚起床,精神好点了吗?中午吃的什么,别说弄的泡面。”

正倒开水的江衡手一抖,差点洒出来。

他换上哀怨口吻:“我有什么法子呢,你不在,做饭的动力pia地一下就没了啊。”

裴允紧张地看了眼其他人,怕他们听见,压低了声音:“两天就回来了,你……”她顿了顿,仍是不习惯说这话,“……等我回来,少吃泡面知道了吗。”

“好,”江衡盖上纸碗,“这顿吃完保证不碰,乖乖等你。”

“嗯。”

挂了电话,江衡才想起,忘了问群里的照片,本想让她自拍发些照片过来,现在手机沉湖,怕是以她的性子拿小舅子的手机自拍,肯定是不会的了。

他又点进那个之前还想着要退出的微信群,这会儿打个电话的功夫又发了些照片上来,看多了,突然记起昨晚的加好友信息。

……

没有女朋友的周末一闪而逝。

江衡和朋友去踢了场球,挥洒汗水的大学日子过去后,难得凑齐了一次大学好友,踢得酣畅淋漓,在球场换衣室洗了澡一身清爽回到家。

已是傍晚。

门一开,立在沙发边整理的窈窕身影进入视线。

“可算回来了!”

江衡蹬掉鞋子,光脚啪嗒啪嗒快步冲过去,一把抱住,裴允收拾的双手被束进怀中,感受到肩头搭上的重量,她轻声笑道:“嗯,这两天家里保持得不错,我以为会乱一点的。”

“想多了。”江衡津津自得,“像我这么爱整洁的男人不多,你真是命好,让我给喜欢上了。”

裴允又笑。

这人啊,现在说起情话来都这么厚脸皮了。

“先让我整理完。”

江衡松开手,看了眼旁边:“小舅子呢?”

“他有点累,先去睡一会儿。”裴允继续整理动作,“你吃过了吗,我打算晚餐做沙拉和银耳汤,邵琪琪送了一些老家的特产银耳,我听了她说的方法,感觉应该不错。”

“……要不还是我来做?”

裴允一噎:“早炖上了。”

“行,那我捧场。”

江衡堆出真诚的笑脸。

只是笑得好贱,让人很想打。

裴允忍了忍,嘴角却不自觉地扬了些许。她理着旅行的杂物,忽然想起一事。

“对了江衡。”

江衡正走去厕所,闻言扭头:“嗯?”

“邵琪琪说她上回搭车落了个东西在车上——”

江衡微微拧眉。

心中隐隐约约的奇怪感觉被勾着一下破土而出,他没在声色场混过,却也见过苏原身边万年不断的各式莺莺燕燕。

江衡眸色沉了些。

裴允以为他嫌麻烦,改口说:“你把钥匙给我,抽空我开车去找她吧。”

“怎么会,你那么忙。”江衡走来,揽了揽她的肩,“银耳汤还要多久好?”

裴允看了眼挂钟:“四十分钟。”

“时间差不多,”江衡松开手,转身走去玄关,“我这就去。”

“现在?”

江衡换好鞋,开门合起之前,对她一笑:“等我回来。”

门合上,他掏出手机,点开微信通过了好友申请,发消息:邵小姐,裴允跟我说你落下东西的事,你这会儿方便发个地址吗?

……

邵琪琪等了三天,收到好友通过的消息,来不及在心里欢呼,又收到他问地址的消息,在711排队时差点儿惊喜叫出来。

她冷静下来,火速回复了消息,用词克制又简洁,再发了地址。

排队的人不少,她东西也不要了,堆到另一边的台上,转身出了711。

一路飞奔到家,她重新洗了脸,对镜细致化空气妆,夜渐深了,妆容越淡越好。

她的动作很快,收到江衡最新的微信说在楼下时,已经在客厅沙发上欣喜又坐立难安地等待了十分钟。

邵琪琪下了楼,走出小区门禁。

昏黄的路灯下,一辆银色的车卧在灯下阴影里。

依微信里所言,车灯打着双闪。

邵琪琪吸了口气,提着这口气,慢慢一步一步踱过去,近了,弯下腰,叩了叩副驾车窗。

车窗徐徐降下,男人的脸跟随下降的玻璃一点点露出,从额头到英气的眉峰、到挺直的鼻梁,和微微勾着的唇角……

她努力,压着猛跳的心。

“真是不好意思,没想这么晚麻烦的。”邵琪琪饱含歉意地笑了下,“怪我上次不小心。”

“没关系。”江衡按开后备箱,“你去看看落下的东西吧。”

“呃,不是上次的袋子掉了东西啦……”她捏了捏自己的耳垂,“其实是耳钉掉了。”

她微微偏了偏脸,路灯下,薄薄的耳垂染上几分浅红。

江衡垂眸,按开车门锁,道:“你在后排找找吧,最近没洗车,东西如果真掉了应该在。”

“谢谢啦。”

邵琪琪拉开后车门,钻了进来。

她的身形比较娇小,穿着贴身的衣服,在后排弯下腰,伸手在座椅垫上细细探。

这小区在一大片居民区中,外面街道很静。不大的空间内,邵琪琪装模作样在后排翻找一番,故意磕到车顶哎哟一声,又自己给自己揉了揉脑袋。

碎碎念着:“哪儿呢,哪儿呢,应该在的吧……”

她瞄着后视镜的角度,挪去一点儿,偷偷从裤兜摸出一个耳钉攥在手里。

“找到了!”

江衡回头,女人两指间捏着一颗圆圆的碎钻耳钉。

邵琪琪很满意他看了过来,她将耳钉重新握回手里:“谢谢,今晚真的太麻烦你了,主要是吧,这耳钉是爸爸在我十八岁那年送的,掉了就太难过了。”

“你可以下车了。”江衡坐正。

“呃嗯?”邵琪琪愣了愣,开了门下去,前排副驾的车窗还开着,她低下腰,朝里面说,“我请你喝杯东西,权当谢意可以吗,还请别嫌弃小粉丝的心意。”

江衡没答话,却打开了车门,下了车。

邵琪琪被赶下车而慌乱的心又得到了平复,她朝他微笑,指了下街角:“那家环境好,水平也不错。”

身后响起车疾驰而过的声音,一道车灯晃过男人的面容,他下车,转身抬眼,纤长的睫毛在晃过的白光中泛出微微发凉的冷光。

“砰”,车门合上。

声音不大,邵琪琪没来由被惊了一下。

江衡绕过车头,缓缓踱步走来,衬衫松开两颗露出的紧实胸肌因白天的运动蓬勃着生气和强劲压力,衬衫袖口挽到手肘,骨肉匀停的小臂线条在夜色中更为冷硬了。

更没来由的,邵琪琪站在车门外,面对期待的他朝自己走来的场景,却感到难言的慌乱和紧张。

以及压迫感。

男人眼神中的目光透出的意思,不是感兴趣,而是自上而下的睥睨和审视。

站近了,身高的压迫感更为深重。

邵琪琪努力想可以说点儿什么。

江衡懒懒倚着车身,抱臂,淡淡开口:“邵小姐,喝一杯之后呢?”

“什、什么?”太直接了。

邵琪琪在想怎么接这个直球。

“我这个人呢,比较自恋。”

江衡直起身,夜色中眼神亮得惊人。

“你这一系列举止,让我想不往歪的想都很难,当然了,欢迎反驳。”

“……”更直的直球。

“但是。”

江衡眼神一冷,笑起来如朝阳般温暖的面容,此刻却忽然的,线条变得又冷又硬,整个人散发着强烈到无法忽视的排斥气场,邵琪琪被盯得心一揪。

她第一次看见这一面的江衡,既陌生又难堪。

她能感受到,他在压抑着怒火。

“喜欢一个人,可以。你爱倒追爱插足,我也懒得置喙。但你不该利用裴允,她将你当朋友,你却想着上她的男人?”

他咬得字字清晰,听在邵琪琪耳里像被宣判一样刺耳。

“我不允许,记住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