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泌尿科捉个老婆江衡裴允 > chapter52

chapter52


结婚这种事, 和地产项目差不多。

资金到位,房子修得就快。

换言之,双方意见相合、没有分歧,结婚的进程自然很快, 比如江母和薛慧。

一个盼星星盼月亮盼儿子结婚那么久, 一个见外甥女忙于工作担忧她错过婚事。

两家商议婚事那天,江母出发前换衣服换了半天,等得江父都急了, 他不住瞄时间,说:“再换,待会儿人家该等我们了, 多不好,文钰你穿什么都不错的,而且薛慧又不是第一次见, 不用这么刻意。”

江母闻言动作一顿, 看向穿衣镜,嘟囔:“这件长衫是不是太休闲了……认识是一回事,这次是谈婚事,哪能当成平常聚会随随便便就去了呀,我肯定要隆重一点儿的,还有你,你瞧瞧你穿的什么样子, 不行不行,你也得去换, 快点啊。”

江父无奈低头看了眼自己的衣着,在公司和别人谈合作也就这样了,还要怎么隆重?

他又看了眼腕表,催促:“守时比穿着重要,文钰你懂这个理的对不对,快些出来,咱们该出发了。”

“行行行。”

江母也无奈,只好就穿身上这件,拿起包跟江父出了屋子,嘴上念叨着:“就咱们长辈去,俩个小辈一个也不来,阿衡偏偏这时候加班,小裴也忙,唉,结婚这么大的事呢。”

江父睨她一眼:“有儿媳就不错了,阿衡这效率很棒了,你还在乎这些小节?”

这话说中了江母心头的喜悦。

她抬起脸来一笑:“这倒是,我昨天接了他俩电话都没睡好,高兴得很哪!”

“我知道。”

江父被她摇醒几次,非要聊天,越聊越亢奋。

其实薛慧也差不多,两家明明是老熟人了,谈起这事仍是止不住的亢奋和紧张,一顿饭吃下来,就差除婚事以外两人再认个姐妹。

门当户对就这点好,谈起结婚不轻易崩,该有的该给的彼此心照不宣,两人一拍即合,饭到末尾,已经开始商定婚礼的日子。

来之前江母和薛慧都提前看了老黄历,其实国庆就有个蛮好的日子,可惜时间临得太近,只好往后再看,那就是明年1月和4月了。

“薛慧哪,我看,不如就1月吧?”江母笑眯眯地问。

薛慧也笑眯眯地回:“我也觉得好,回去问问小江他俩的意见吧,早点定下来就可以开始着手筹备了。”

江衡加班时收到江母电话,一颗心都快要蹦出来了,他哪有弃1月不顾,去选4月的道理,当时立刻就想回肯定是1月!

……但不能光他说了算。

江衡电话一挂,放下手机,双手握拳刷地站起来,伸直了长长的胳膊,手臂隐隐颤抖。

他想尖叫,他想呐喊!

这么重要的事,他不想在电话里说,特地等到了下班回家,想亲口跟裴允说。

裴允一进门,透过玄关的镂空浮雕,就看见了——

男人手肘压在沙发边上,身子压着朝门口方向倾斜,脖子抻直了探出来望向门口,一双眼和笑容明亮得似乎客厅吊顶的灯都失色几分。

而且伴随一声极富感染力——

“你终于回来了!”

终于?

裴允换上拖鞋,走来他身边,江衡的神色亢奋到似乎能瞧见他隐形的尾巴,她笑着伸手摸了摸他的头:“等很久了吗?”

“也不是很久。”

时间也才十点,他到家不久,只是……

江衡握住她纤瘦的手臂,往下一拉,裴允跌坐下来,他顺势搂入怀里,抱着她,满足地慨叹:“但是等女朋友和等老婆的感觉是不一样的嘛。”

“你清醒一点,还没结婚呢。”裴允出了手术房,接到了姨妈的电话,大概了解了情况。

“差不多了,都开始定婚期了,四舍五入就该琢磨孩子的名字啦。”江衡抱着她摇,一颗脑袋拱到她肩窝的位置,亲昵地蹭了蹭。

裴允哭笑不得,由他抱着。

她也没想到,江母和薛姨妈的效率这么高,本来说的是这顿饭两家作为谈婚论嫁后的正式见面,彼此熟悉一下,哪晓得直接就要定婚期了。

“小安呢?”

“小舅子睡了,他困得早。”

“哦。”

江衡松开了一点点,两人正脸相对,他问:“1月和4月的日子,你想选哪个?”

这还用问么。

裴允盯着他快要溢出眼角的期待,故意说道:“4月么……”

夜空中最亮的星,瞬间黯淡。

她忍着笑,看了他失落的眼神,接下去:“有点迟,小安还说最好在年底,就1月吧。”

“我就知道咱俩心有灵犀!”

江衡抱着她笑开。

……

白天的电话里,江母顺带讲到,上次江衡托她帮忙给大刘定婚宴酒店的事,有了着落,沪城有两家酒店可以安排,时间在12月到明年春天都行。

昨天江衡一时兴奋,把这事儿给落下了。

于是今天上班,他便找到了大刘,将好消息告诉他,两家酒店册子也交给他,顺便让他早点把日子选好,酒店那边也就可以定了。

大刘激动得语无伦次,起身来回走了几圈,念叨着:“这么快?12月也可以?……哎呀这个惊喜来得太突然,我一下子都懵了选哪个月份好呢,哦哦对对我得问问玲玲!”

江衡抬手,示意你问。

拨通电话,玲玲还没接之前,大刘又是感慨又是笑:“要是能12月多好啊,就是不知道时间紧不紧张,只有三个月,我又忙……玲玲?这会儿忙不,我想跟你说说上回托人去问的酒店那事儿。”

一阵嗯嗯哦哦,大刘亢奋的神色又蔫巴巴的了。

等他挂了电话,江衡问:“怎么了?这两家她不喜欢啊?”

“不、不是,”大刘愁眉苦脸,“玲玲说12月太快了怕来不及,又觉得天气冷穿婚纱要着凉,说看看黄历订明年开春后的日子。”

“哦。”江衡拉来椅子坐下,拿起两家酒店宣传册子,闲散地靠着椅子,慢慢地翻,神色认真。

大刘疑惑,瞧了眼册子,又瞧了眼江衡:“你这是……”随便翻翻?

江衡眼也没抬,轻描淡写地道:“哦,我也要结婚了,也在这两家选。”

“……!!!”

“你你要结婚了……”大刘声音颤抖,眼睛睁圆了,“什、什么时候?”

又是淡定的一笔,“1月。”

大刘心态再次崩了。

一年半比不上江衡三个月的恋爱,他好嫉妒!

大刘塌下肩膀,酸溜溜地问:“你的女朋友不怕冷么……”

江衡奇怪地看了他一眼:“酒店有暖气怕什么,而且,”他抚了抚眉毛,微挑眉梢,“她说往后推太迟了,想早点结婚,我有什么法子呢,当然只好满足她了。”

说着话还装逼地耸了耸肩,手一摊。

江衡说完,抿了抿唇,继续低头翻酒店的册子。

大刘看着本来是江衡带来给他的两本册子,心中一片悲凉,脑里自动响起BGM,痞气又自负的男音傲慢地唱——

“叱吒风云我任意闯万众仰望

叱吒风云我绝不需往后看

……

用实力争胜横行全凭本领

我可变万世巨星战无不胜”

真特么的,人比人,气死人!

……

蒋霏霏轮休的那天,正好裴允也轮休。

裴允约上她一块儿去看江衡踢球。蒋霏霏本不想去,裴允没有强劝,而是神神秘秘地道:“去了我有重大消息告诉你。”

不由得蒋霏霏这只八卦小喵说不去。

进了体育馆的足球场,宽阔的草坪上排开好些人,清一色穿着橙黄色的球衣,正排成两排做伸展运动。

鲜亮扎眼的橙黄色,像是翠绿的树丛里结出了果子,配色看了很有活力。江衡瞄到裴允上了看台,两手一张,猛烈挥舞,笑容灿烂。

男人身量修长,瘦削挺拔,穿一身橙黄色球衣,露出线条流畅的手臂和肩膀,像是刚洗过的胡萝卜一样清爽,新鲜又清脆。

裴允还没说什么,蒋霏霏先笑了:“小男人长得确实不错,这一眼看过去吧,能担得上小鲜肉称号。”

裴允难得听她夸江衡,抿了抿嘴角,抬手挥了挥回应,然后拉上蒋霏霏上看台找位置:“咱们先去坐。”

坐下没多久,蒋霏霏就催:“什么重大消息呢,快说呀,我人都来了总可以说了吧。”

裴允十分淡定,仍然神神秘秘:“先看球,待会儿跟你说,诶另一队上场了。”

蒋霏霏不屑地撇撇嘴,目光朝球场看去。

入口进了十来个身穿海蓝色球衣的年轻男人,为首的那个男人背脊挺直,走路风风火火,大跨步大迈步,肤色黝黑,像是队长,进场没多久手一挥,队员都跟上了,他走去和江衡握手。

蒋霏霏昨晚熬夜看了美剧,这会儿打起哈欠:“是不是该开始了啊。”

“别急嘛。”裴允从包里取出一盒牛奶给她,“给你的,拿着。”

蒋霏霏插上吸管,咬着吸管嘟囔:“哼,故弄玄虚,你以前可不这样,一定是被小男人带坏了。”

裴允笑笑。

一声穿透力很强的口哨穿过草坪和看台,球赛开始了。

蒋霏霏意兴阑珊地吸着牛奶看。

裴允也不介意,本来就知道她对这个没兴趣,今天拖她来另有目的。

一晃眼十几分钟过去,草坪上的战况十分胶着,江衡的长腿勾着球,严密防守背后紧贴的那个队长,退到球场边缘,眼看要出界,他一个侧身,敏捷带着球杀出来,趁势扬起腿踢出去。

一脚入门!

足球场的开门红,就这样被橙队占得先机。

几个队员小跑着过来,纷纷和江衡击掌。

江衡击完掌,仰起头朝裴允的方向看来,裴允不禁坐直了一些。

只见江衡两条长臂在身侧伸展,绕了半圈升到头顶,指尖点在头上,朝她隔空比了个心。

旁若无人的灿烂笑容,配上臭屁的小动作,当即让裴允笑了出来。

蒋霏霏则是夸张地甩了甩腿,抖了抖胳膊:“妈耶……这鸡皮疙瘩,我算是明白了,原来你好这口。”

场上比赛继续。

裴允收了收笑容,唇边笑意浅浅,她偏过头,说:“今天我就是和你说啊,我……要结婚了。”

“噗——”蒋霏霏直接把刚吸进嘴里的牛奶给喷了出来。

然后猛烈咳嗽。

裴允连忙给她拍背,蒋霏霏咳得眼角湿了,一边抚自己的心口一边说:“结婚?!天辣……这这这三个月有没有?小男人这是修了什么奇门秘术,真能耐!”

裴允看回场上,最鲜嫩的那只胡萝卜又在场上跑动起来,风带起球衣,衣摆一飞一飞,背后的球衣被风灌满,吹得鼓鼓的。

“干嘛总这样说。”裴允又看回蒋霏霏,她垂下了视线,揪着自己的衣角,“就是我喜欢他啊,想早点结婚。”

“……”蒋霏霏从没见过她这般小女儿娇态。

她不禁想起裴允从前提起前男友时的神情,没有惋惜,没有遗憾,至多,有一点点困惑,怎么好好的就分手了呢。

她当初可真问得出来啊……蒋霏霏吸了口牛奶,这差别待遇,啧啧。

“怎么了,呃……”裴允见她不说话,“你,你不祝福我吗?”

“祝福,祝福。浑身恋爱酸臭味的女人啊,我哪儿敢不祝福,小男人么……咳咳,也挺好的。”

裴允很罕见地,瘪了瘪嘴:“真不走心,也挺好的……听着就不像喜欢他。”

“你脑子没问题吧?你男朋友欸,以后你老公欸……干嘛要我喜欢啦。”蒋霏霏不客气翻一白眼,“我不讨厌就可以了好吧。我真觉得挺好的,没见你对哪个男人这么上心,就是哎呦……忍不住为你前男友掬一把过期的老泪啊。”

“呃我不是那意思,算我说错了,我想说的是,听着不像看好我和他嘛。”

蒋霏霏吸溜吸溜喝空了牛奶,捏着空盒子,朝裴允诡秘一笑:“非常看好行不行,知根知底,多好!”

裴允以为她说的是两人相亲这事,哦了一声。

蒋霏霏一看她就没GET自己的点,伸长了两条腿,右手在腰下那一块儿绕圈比划了下。

裴允没看明白,眼神有点懵。

蒋霏霏凑近了一点,手上动作仍在腰下绕圈,坏笑着挤眉弄眼。

“知——根——知——底啊。”

重音放在“根”字上,咬得清晰,又色气横生。

我天。

裴允的脸腾地一下红成了番茄,还是切开的状态,红晕像滴下的番茄汁往脖子蔓延,她握了握拳,指尖也泛红了,臊得说不出话来。

蒋霏霏耸动眉毛,仍是不怀好意地笑。

“知根知底,才能性福一生啊,所以,我真真的,真心祝福你俩!”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