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泌尿科捉个老婆江衡裴允 > chapter54

chapter54


春阳街是沪城颇具历史的一条商业步行街, 不论是寻常工作日还是节假日,这里画风始终如一。现代商场林立,沿街店铺热热闹闹,人流熙熙攘攘。

今天也是这样。

江衡拉着裴允走街串巷, 看见什么都要试上一试。

遇上了这年头已经罕见的拍大头贴的地方, 非拽着裴允去照,裴允拗不过他,照了不算完, 还得把立刻洗出来的大头贴塞进钱夹照片夹层的位置才算完。

江衡看她依然照做,很满意:“这样每次你打开钱包花钱,就能看到我了, 开心吗?”

裴允合起钱包,淡定回视:“现在我基本使用移动支付,三个月前取的一千块现在还剩四五百。”

“……”江衡笑容僵了一瞬, 立马又想去够她的手机, “那手机背景要换成合照才行。”

裴允没答话,却张开了五指将他的手十指扣着,微笑道:“合照和牵手,你选一个。”

江衡纠结一瞬,暗暗将她的手握紧了一些。裴允脸皮薄,出门牵手的机会本就难得,更别提亲昵的十指相扣, 他实在无法对此说NO。

大头贴拍完,路过一个临时搭建的推行性质的鬼屋, 排了长长的队,江衡好奇地牵着裴允上前。外面浮夸的海报说这是根据阿加莎·克里斯汀著名悬疑微恐怖小说《无人生还》剧情改编的剧情向鬼屋。

有剧情,有音效,有逼真的场景,加上原作者自带的书粉流量,又是限时体验,外面排起这么长的队,完全在情理之中。

“咱们也去排队吧!”看完了简介,江衡跃跃欲试。

裴允看着几十米长队,有点迟疑:“好像……”但江衡脸上神情那么期待,她说不下去,“不错啊,咱们去玩吧。”

江衡开心跑去买果汁:“那我去买点儿果汁来,怕你口渴。”

身影在人群中咻的一下没影了,裴允笑了笑,转头跟在排队的最后方,开始排队。

等了没几分钟,江衡风风火火跑来了回来,手上握着一杯橙汁,递给她,看了看排队的进展,惊讶道:“几分钟进去这么多人,速度蛮快的啊。”

队伍看着很长,其实进场的速度很快,江衡去买果汁的功夫,哗啦啦进去了十来个人。

裴允吸一口果汁,嗯了声,见他两手空空,讶异地问:“怎么只买一杯,你不喝吗?”

“我不渴,吃饭的时候喝了汤的,我看你没喝汤。”江衡用手掌当小扇子给自己扇起小风,“要是渴了,就一起喝嘛。”

“……”裴允松开吸管,呛得小小咳嗽一下,神情一怔。

一起喝……

她低头看了眼果汁,封好了口子的,只能用吸管,但只有一根吸管,岂不是要共用……?

她的脸一点点得变红,变烫,作为有轻微洁癖的人,内心真是万分纠结。

江衡见她这副模样,立即不乐意了,委屈上了:“干嘛这副表情,你、你嫌弃我?”

他屁颠颠地跑来跑去买果汁,怕她口渴,竟然被嫌弃,简直不能忍!

好没良心的女人!

江衡目光炯炯地盯着她,誓要讨一个说法。

排队的人挨得多近啊,两人本就是瞩目的存在,此言一出,秒速投来几道目光。

裴允脸更红了,她拽了下他的胳膊:“你小点儿声啊。”把果汁递出去,“没有嫌弃,就是……有点不习惯,以前没跟人共用过嘛。喏,给你给你。”

江衡一点儿也不渴,被嫌弃的委屈在心头挥之不去,他负手背在身后,扭开脸,哼了声:“这么勉强,不渴,不喝。”

“别这样……”裴允一手握着果汁,另一手拉着他的短袖袖口扯了扯,“没有勉强,你喝你喝嘛。”

嘛这个字尾音上翘,江衡敏锐地从里面听出那么点儿撒娇的意思。

裴允撒娇,可是很难得的。

他一边心里恼自己没出息,一边心情不可抑制地转好,他斜睨着她:“真不勉强?”

来玩鬼屋这种游戏的大多是年轻人,排在两人前前后后的打眼一望,就是中学生,背带裤之类的装扮。

小姑娘和小少年偷偷听俩人对话,听到这里忍不住扑哧笑了出来。

裴允囧里个囧,红着脸继续拉他的袖口,声音更低了:“不勉强的,你喝嘛。”

“这可是你非要给我的,行吧,我就勉为其难地喝一口吧。”江衡大度地将此事翻篇,接来果汁吸了一口。

然后把果汁递过去。

裴允没接。

???

她微微摆了摆手:“我不渴了,给你喝。”

什!么!意!思!

她、她……

江衡低头看了眼果汁,再抬头,满眼心碎:“就因为我喝了,你……就不要了?”

钮钴禄·局花·网红·江衡什么时候受过这委屈?!

裴允依稀从他的双眸中瞧见了泪花儿翻涌的势头……心头难掩愧疚。

是了,两人接过吻了还不止一次,她这样着实太过矫情……

但又隐隐觉得,接吻是一回事,这样直白的口水交换是另一回事,她需要一点心里建设。

旁边一直悄悄旁观的少男少女见状,完全憋不住了,哈哈哈都笑了出来。

一个女生笑道:“姐姐,这么帅的小哥哥还嫌弃啊?”

另一女生附和:“小哥哥好委屈呢,姐姐安慰一下呀。”

叽叽喳喳的私语和笑声弄得裴允手足无措,握着果汁怔在原地。江衡哪儿管这些,一双眼睛牢牢锁住她。

围观的八卦目光聚焦到两人身上,裴允脸越来越烫,这么拖下去也不是事儿。她从他手里把果汁拿过来,低头,默默深呼吸——

是的,不可以嫌弃男朋友的。

她默默给自己打气,然后连喝好几口,捧着果汁仰起脸,眼睛一眨不眨地看回他。

少男少女们小小的起哄,笑声在热闹的街区并不大,传到裴允耳中却是清晰无比,她没空去抚一抚发烫的脸颊,见江衡没有吭气的意思,便低了低头,伸手去够他的手。

等牵上了,她再仰起脸,凑近了点,用只有两人能听见的声音小声地讲:“不生气了吧?”

江衡低头瞧了眼她绯红的面色,伸手摸了下,比平时温度高,哼了声:“同喝一杯果汁就害羞了,真是拿你没办法。”

裴允这回没躲,虽然他摸了之后脸部红云以肉眼可见地速度加深了颜色,不过,考虑到他的反应,她没动。

江衡收回手,总算满意了。摸摸小脸也躲,那这页就注定难翻过去了!

裴允在心里松了口气,不禁想起之前蒋霏霏说起的玩笑话,找个比自己小的,难免多包容一点。

还真是这样……

可他笑得和煦又明朗,午后明媚的日光打在年轻的面庞上,梦幻得仿若隔了一层朦胧薄纱,笑容里真切的情意和愉悦又那么真实清晰。

仿佛触手可及。

裴允低头,握着他的手紧了紧,用只有自己能听到的声音轻声碎碎念:“也就你这么孩子气,真拿你没办法。”

“什么?”江衡低下头。

她赶紧摇了摇头:“没什么。”

江衡狐疑,正要再问,裴允看了下前面人流开始走动,推了推他。

“快到我们了,走吧。”

……

从鬼屋出来,江衡连呼过瘾,走的时候一步三回头,留恋万分。

裴允无奈一笑,费劲儿拉着他走:“下次来玩别的,同一个故事玩两遍也没意思的。”

“好吧。”他说完,又回头望了一眼。

看得出来江衡很久没能如此放松了,先是连环凶杀案,再是前阵子的浮尸案,工作繁重疲乏,余下的时间几乎都用来和裴允相处,出来玩儿的时间大幅缩水,因此他今天来了春阳街,表现得像个第一次去欢乐谷的大孩子。

裴允被他拉着去这儿去那儿。

先去了美食商城,小吃挨个儿尝一遍。

中途碰上路人见两个人容貌出众,以为是小明星出来拍美食真人秀,嚷着要合影签名,吓得裴允拉着嘴里还塞着生煎的江衡落荒而逃。

“慢点儿,我要噎死了!”终于慢下脚步,江衡扶住墙,一边咳一边给自己顺气。

“张嘴,我看看呢。”裴允一秒回到医生状态,一手捏起他的下颌。

江衡拼命扭头,要老命,嘴里生煎刚嚼碎还没咽下,这嘴一张,估计再多爱意随着视觉被污染也就走个七七八八了。

“我我我没事!”他挣脱裴允的手,连呼几口气。

裴允只好收回手。

两人又去了商场。江衡秉持着一颗爱心,按自己的偏好,从衣架取下一件件让裴允换,边拿边念叨:“上次你去给小舅子买衣服我就想找机会跟你来商场了,哼你不给我买,我偏要给你买。”

一番稚气言论弄得裴允站在旁边尴尬脸红,看导购想笑又努力憋住,禁不住出声劝道:“少拿点,我衣服不少的,外套可以少拿点,平时在医院基本也用不上几件,家里的够用。”

“给。”他取下一摞,导购连忙接过来。

裴允看了看堆成小山包的衣服,无奈。

江衡眼睛瞄向另一边:“先拿这些。”

先???

导购笑成一朵花:“好嘞。”

等裴允换上一件出来,江衡手上捧了几条丝袜,眼里闪烁着惊喜的光:“喜欢吗?”

丝袜质感细腻,不同纹路,裴允的腿匀称有致、笔直修长,不是直到不真实的类型,而是拥有自然流畅的起伏的肌理,江衡捧着丝袜,内心荡漾,浮想联翩。

她穿上一定美极了。

裴允一看丝袜,再一看他毫不掩饰的兴奋,想也不用想便知他脑子里正琢磨什么,当即闹了大红脸,这人真是,连这样的情趣小爱好也拿到外边说。

她正要说些什么,导购已经先她一步夸赞道:“先生真是好眼光,这是我们当季的特推款,太太腿这么好看,穿上一定合适又好看!”

太太。

两个字瞬间让江衡乐得找不着北,也不让裴允看了,掏出卡,大掌一挥:“这些丝袜和太太喜欢的衣服,都包起来。”

“好的马上就好!”导购接过卡,乐颠颠去了台上结算。

裴允想拉也拉不住:“买这么多秋季衣服做什么,秋天短,没一个月就要进入冬天了。”

江衡恍然,点头:“说的是,那再看看冬季款。”

“……”这回,裴允一下握住他的手,拦住了,“够、够了,可以了。”

出了商场,江衡两手都没空着,大包小包提着,裴允经过暴力购物,心很累,提议道:“咱们回去吧。”

江衡赞同:“好啊。”

两人打车回家,只剩一公里的时候前面出了追尾,又是单行道,堵上了。等了会儿,两人便下了车,决定走回去。

走到一半路,江衡脚步慢下来,裴允回头,当他是累了,走去想将他手中的袋子取下几个自己提着,江衡愣愣的,没动,目光望着她身后的方向。

她也回头,看见一百来米远的一栋政府大楼——既然在家附近,裴允自是眼熟,那是涪安区民政局。

平时路过这里她只知那里有一民政局,并无他想,然而此时看了看江衡仿若望着一座矿的渴望眼神,心里突然就异样起来——这眼神,莫不是要……

应该不会吧,她想,于是轻声催促:“走啊,回家了。”

江衡收回目光,看向她,抿了下唇开口:“来都来了……”

来都来了。

裴允听得黑线,干什么用景区诓骗游客的语气说这话,民政局又不是景点,没有纪念物可卖。

思来想去,她也只能挤出一句:“你冷静一点……”

“我很冷静啊,”江衡扭头又看了眼大厅里头,转回来点点头,“人很少,去了不用排队。”

“结婚哪能这么随便,说走就走的……当然,当然要挑挑日子。”裴允总觉得哪里不对。

江衡淡定微笑:“亲爱的,挑日子是对婚礼而言。”

“可……”裴允说了一个字,失言卡住。

她找不出什么理由来。

两家长辈已经商讨起婚礼的日子,正在筹划婚礼和宾客清单的阶段,父母认可且祝福,这条没毛病。

小安和江衡算同在屋檐下住过一段时间,基本算认可了他的姐夫身份,这条也没毛病。

可是……

裴允低头看了眼自己手中的袋子,又看了看几步之遥的江衡,一手几个包装袋,如此具有烟火气息的两人,甚至因半天阳光的照晒,两人均是脸上油光微闪。

她又紧张又惆怅,领证即便不算婚礼,也要有点仪式感的呀。

怎么能像回家路上顺手买的下饭凉菜一样,顺手拎两本结婚证回家呢?

江衡像看出她的疑惑,举起一边袋子:“咱们可以先回家放下东西,简单梳洗一番再来。”

温柔的阳光下,他微微一笑。

“择日不如撞日,我住过来一个月,今天才发现这里有个民政局,像不像命中注定的安排?”

江衡上前一步。

“所以咱们今天就把证领了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