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泌尿科捉个老婆江衡裴允 > chapter57

chapter57


一石激起千层浪。

微博一发, 江衡第二天不是被闹钟叫醒,而是被一个电话吵醒,他迷迷糊糊看也没看,按下接听, 江母的咆哮声吼起来——

“你领证都不告诉家里一声, 还当我是亲妈吗?!要不是昨晚打牌我朋友闺女刷到微博,你打算什么时候才跟亲妈亲爸说,啊?!你你可真是……”

江衡立马清醒, 坐了起来:“不是的,妈,我想抽空带裴允一块儿回家说来着。”

“——你可真是好样儿的!”江母又气又笑, “我不管,过几天中秋了你带上小裴一块儿回来吃饭,听见没?”

江衡迟疑道:“中秋啊……”

江母怒道:“怎么, 不想回来?”

江衡觉得自己也很为难啊, 最近张洋忙着抓人,都没什么空跟蒋霏霏发微信,张洋担心自己就这么凉了,给江衡好话说尽,让他帮忙再牵个线,马上中秋,难得有闲, 把蒋霏霏一道约到周边玩一玩。

关系没定,单独约八成不会答应。

所以, 张洋想让江衡和裴允也一道去,四人一路,不尴尬,裴允和蒋霏霏熟,他和江衡熟,多自然,看着就和普通朋友出去游玩一样。

“中秋不回家团圆,你想去哪儿?”江母在等他回答。

“和裴允出去自驾游!”江衡急中生智,“你看我前阵子工作忙,都没顾上她,现在证领了也该两人世界了对不对。”

“你——”江母气啊,果然有了媳妇忘了娘。

江衡赶忙安抚:“别急听我讲完,妈您想不想抱孙子了,想不想三年抱俩了,想就让我们小两口去过一过二人世界,再过阵子国庆呢,带回家,绝对带回家,行不行?”

“……”江母被戳中小心思,转怒为笑,“那倒也是,不急这一时半会儿,成吧,你们打算去哪儿玩,这假期快到了怕是酒店不好定,我帮你们联系熟人安排上。”

江母是个爽快人,也很直接。

要让她安排,只怕是推开门,床上能铺满了玫瑰花瓣,那多尴尬,显得他多饥渴似的。

——即使真的有点……

——但绝对不能表现出来!一点也不行!

因此,江衡一口回绝:“妈,我都安排好了!您就好好儿过节去吧,等我国庆带裴允回来,啊。”

……

在医院食堂,裴允跟蒋霏霏提起中秋一起出去玩时,说到张洋也去,认真瞧她的神色,不知她对于张洋这段时间的忙碌是否有意见,有意见也属正常,任哪个女孩子第一次约会就被丢下也不好受。

蒋霏霏啊了一声,眼珠一转,说:“行吧,去。”

“你不生气的啊。”裴允很惊讶。

蒋霏霏看她一眼,耸肩无奈:“不开心肯定有啊,但咱们医生又比警察好哪儿去,不也随时等待召唤吗,互相理解呗。我想,这个职业也蛮好的,和咱们差不多特殊,以后没空过什么纪念日谁也别说谁,职业需要嘛。而且看他还挺有诚意,罢了,给他一次机会呗。”

“这么通情达理,真不像你。”裴允打趣,故意逗她,“可是,你知不知道——”

蒋霏霏抬眼:“知道啥?”

裴允抿唇,忍住笑的冲动:“张洋他,比你小。”

“WHAT?!”蒋霏霏一惊,视线左移,看向旁边的空气,似乎在回忆,再看回抿嘴偷笑的裴允,不可思议,“比我小?!那、那他长得有点着急啊。”

孔武有力,肤色黝黑,看起来三十岁左右。蒋霏霏心塞塞地想,可别太小啊……

“我也是刚知道,上次结束后回家听江衡聊起,”裴允顿了顿,“说和张洋是同一年进的警局。”

“……”蒋霏霏一脸见鬼,努力挣扎,“张洋会不会读了研的?”

“嗯……是本科。”

蒋霏霏捂着心口,呼吸都不顺了:“千算万算,竟然比我还小两岁。”

大意了大意了。

裴允忍不住了,笑出声:“其实张洋蛮厉害的,十六岁就考上了中国公安大学。”

“……等,等等。”蒋霏霏伸手制止,眼睛瞪圆了,连连深呼吸,“十六岁?啥意思?……他现在,才二十三?”

裴允点头。

“………………”

蒋霏霏说不出话来,完全噎住。

苍天啊大地啊,她天天取笑裴允找了个小男人,结果张洋比她还小上足足四岁,一个多代沟了好吗!

蒋霏霏闭上眼,饭也不吃了,揉起额头,嘴里絮絮叨叨。

“这哪儿行呢,想当年我也是大叔控,找个比我小四岁的,NONONO……萌不起来爱不起来……但是看着又挺成熟,擦!这小子长得太有欺骗性!在哪儿承受了这么多风霜雨露,竟能麻痹我的火眼金睛,气死!……但其他又挺不错,啊纠结!”

裴允要的就是这个反应,谁让她之前天天不肯改口,“小男人”“小男人”叫得那么起劲,江衡提到张洋的年纪时,裴允也是大大吓了一跳,当即想到蒋霏霏,偷偷乐了好久。

裴允低头,拿起筷子,准备继续吃饭:“哦对了,你的身份证号发我一下,江衡那边订酒店要用的。”

蒋霏霏忽然睁开眼:“我不去了。”

裴允慌了,正准备说点什么,又见她哀伤地垂着眼:“算了还是去吧。”

裴允松口气,笑道:“身份证上的出生年月有什么重要,重点看人……呃,他长得很成熟……对了,这次破获连环凶杀案张洋得了表彰呢。多有安全感啊。”

蒋霏霏无力地摇了摇头:“还是觉得栽了,栽了。”

……

中秋出行一事,裴安开始没说要不要一起去,待他知道了同去还有一男一女,立即表态说不想去,他的身体尚未完全复原,上次去麓湖玩就有点儿吃力,何况这次要去三天。

裴允也这么想,此行重点是撮合蒋霏霏和张洋,到了小镇,晚上肯定是她和蒋霏霏一屋,张洋和江衡一屋,裴安落单会孤单,而且她也担心弟弟身体吃不消三天的出行。

少年看她收拾出行的装备,站在一边,问:“姐姐,那我这几天……”

“这次中秋,你去姨妈家过。”裴允摸了摸他的头,安抚地轻轻拍了下,“这次主要是撮合霏霏姐嘛,小安能理解的对不对?霏霏平时对你那么好。”

裴安撅嘴:“天天怼我……不过她好不容易有了点姻缘的水花,我完全可以理解啦。”

他想,像他这么体贴的好人,真不多见。

另一边,江衡也在卧室里收拾行李,男人嘛,带的东西不多,他很快就麻利收拾好了,忽然想起什么,鬼鬼祟祟看了房门一眼,走去把门锁上。

走到床头小柜,拉开抽屉,取出先前备下的避-孕-套。

江衡把东西放进行李箱的隔层,唇边浮现笑意。

说过的,是男人,不打没有准备的仗。

……

事实证明,蒋霏霏是个口是心非的女人。

嘴上嫌弃张洋年纪太小,两人自那日分别之后再次照面,年轻男人一身又帅又痞的咖色夹克衫便迷乱了她的眼。

说好叫上裴允和江衡是为了避免尴尬,协调气氛。

结果一路两人有说有笑地聊天,见缝插针地自拍,江衡深深感觉自己和裴允的瓦数太亮了,早知如此,不如干脆不来,让他俩互动个够,他也能和老婆旁若无人地撒狗粮。

可惜裴允脸皮薄,只给牵手、搂肩,偷偷撅嘴要个亲亲都不配合。

对比亲密得比自己和老婆更像情侣的两人,江衡真是黄莲在口。

“行了,房卡都在这。来,这是你俩的。”江衡去前台办理好入住。

裴允收下一张,扭头叫客栈外拍照的两人:“霏霏,房卡办好了,咱们先去放行李吧。”

门外拍得起劲的两人,这才收起相机,拎起行李走了进来。

进了房间,江衡对着笑成一朵花的张洋,冷言冷语:“你俩感情进展很快嘛,我和裴允领了证还得分开住。”

张洋脱下夹克衫,手一挥:“够朋友,争取下回再出行把你老婆还给你,我和霏霏……哈哈哈哈。”

江衡冷笑,心道就你,还真不一定能比得上哥的速度。

等两人简单收拾一番下了楼,裴允和蒋霏霏已经在客栈大厅等着了,小镇之前被一个剧组取景,山清水秀,前几个月剧集大爆,带火了这个小镇,又值中秋,街头熙熙攘攘,满是游客。

晚上小镇的小广场,会有乐队表演。

四人找了家小店随便吃了点儿,便跟着人流朝那儿走去。

但……

去的路上,裴允穿的鞋细跟不慎卡入石子路的小缝,把脚给崴了。

江衡立马蹲下,拾起轻轻按了按,她嘶了声,裴允试着落脚,触上石子路稍稍用力,又是一阵酸疼,便摇头:“疼。”

“我陪你回去吧。”蒋霏霏不愧是好闺蜜,和男人比,更看重裴允。

“不用,我抱她回去,你也抱不动嘛。”江衡起身,自然地将裴允打横抱起,“你俩去吧,我摸了下没伤到筋骨,应该休息一下能好。”

张洋:“算了没啥听的,咱们都回去吧。”

江衡笑道:“多大事儿,咱都回去也没用啊,我和裴允都是学医的,不用担心,你俩记着回去的路就成。”

路过的人纷纷朝两人投来注目礼。

裴允察觉到,脸一烧,将脸埋进了男人的肩窝,小小地拉了拉他的领口,悄声说:“快走吧。”

江衡:“走了。”

说完就转身。

回到房间,江衡去卫生间去了毛巾沾水拧干,走到床边的裴允身边,蹲了下去,将她的脚小心从鞋子中放出来,轻柔地用凉凉的湿毛巾覆上去,仰脸,问:“这会儿还难受吗?”

裴允低头,发丝垂在他的脸侧。

她试着转动了下,轻声说:“好像,不疼了。”

“这么快?”

她有点不好意思:“可能……是刚才那一下痛感比较强烈吧,我起来走两步。”

裴允站起来,走了几步,囧囧地发现脚真不怎么疼了,未免觉得方才自己有点娇气,这下好了,小广场的乐队表演也错过了。

她朝低头认真看向脚的江衡说:“真不疼了。要不,咱们这会儿去追上他俩,继续看乐队表演去吧。”

江衡却坐了下来,垂着眼,拍起了腿:“这腿有点酸,抱你也不轻松,休息一会儿。”

裴允以为他说自己重,尴尬地手足无措,囧囧地坐到了对面蒋霏霏的床上。

江衡看了,没出声,默默起身坐到了她的身旁,哼了声:“离我这么远,一点儿也不像刚领证的新婚夫妻……”

裴允解释:“不是的,我——”

江衡长睫微垂,仍是一下一下垂着腿,幽幽道:“领证也没有肌肤之亲……”

裴允:“…………”

这题超纲,她不会答。

肩膀被轻轻搭上按住扭过去,她对上江衡深深沉沉的视线,心蓦地漏了一拍。

他启唇,嗓音暗哑:“你一点也没想过么……”

男人的指尖从肩头水平滑到领口露出的锁骨,那里是之前七夕他送的一条锁骨链,她一直戴着。

指尖轻轻拨动了下镂空小球,抚着肌肤往下一滑,挑开衣襟,裴允呼吸一窒,她艰难用几乎混沌的脑子思考,握住他正欲继续下滑的手指,道:“不、不方便啊,标间床小,而且、而且待会儿霏霏回来了察觉怎么办?我没有不愿意,等这次回去找个机会——”

她的语气很诚恳,怕江衡以为她推脱。

但霏霏是医生,做了那事房里气味都变了,她一定能察觉出,裴允光脑补都臊得脸红不已,完全无法面对。

江衡另一手伸来,学着电视剧里的公子哥,轻佻地抬了抬她的下巴,挑眉笑:“没事,再开一间房,我也嫌这床小。”

施展不开。

裴允下巴被勾得痒痒的,她微垂着头,轻轻点了点,忽然又抬起,说:“好像……没房间了,你在大厅办理入住的时候,有游客进来问过,说客满。”

中秋小长假,又是网红小镇,客满太正常不过。

她想,老天爷也真是不给面子。

只怕是江衡这次又要铩羽而归了……吧。

江衡勾了勾唇,凑过来,捧起她的脸啄了下嘴唇,不知从哪儿变出一张房卡捏在两指间,像魔术大师一般魅惑地轻微晃动。

裴允被他搂着倒向了柔软的床面,啊了一声,耳边拂来薄热的气息,和低沉动听的愉悦笑声。

“客满又如何,老婆,我订了三间房,其中一间是——”

裴允完全被他惊到,耳垂被他轻轻咬了下。

“大、床、房。”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