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泌尿科捉个老婆江衡裴允 > chapter59

chapter59


男性尊严, 和国家领土一样神圣不可侵犯,容不得丝毫践踏。

裴允被江衡拉着在床上又做了一遍,这次明显不同。

江衡卯足了劲儿,又因为先前已经【哔——】过一次, 初尝云雨, 又被狠狠刺激,怀着一雪前耻的韧性,可把裴允里里外外给折腾了个透。

到后来, 她已经说不出话来。

意识迷迷蒙蒙的,就已经被抱进了浴池,透着朦胧的水雾, 看见江衡蹲在一边,手法细腻、温柔地给她擦洗全身。

裴允是真的疲乏了,浑身使不上力, 心头冒出的那点羞涩, 连抬起手臂也像举重一般费力,抬起来一点,又耷拉下去,便闭上眼,接受他给自己清理全身的事实。

啪也啪了,不矫情了。

何况实在是累。

她迷迷瞪瞪地被抱着出了浴室,趴在床上, 头偏向一边,窸窸窣窣一阵动静, 耳后吹来了温热的风,她啊了一下:“好暖。”

江衡一边抚她的长发,一手举着吹风机,闻言说道:“暖吗,是不是身上有点凉?”他碰了下肩膀,把被子拉高了些,然后继续吹。

裴允趴在床上,第一次享受躺着被人这样温柔吹发的待遇,心里不开心是不可能的,透心的甜。她默默想,罢了,刚才那一次他偶尔的粗鲁,就这样翻篇吧。

不追究了。

等一切收拾好,裴允脑子也稍稍清醒了一点,准备回二楼的房间。坦白说,这次出来近两个小时,她很怕蒋霏霏和张洋早就回了房,到时真不知该找什么说辞。

她下床,刚走上两步,便觉得吃力。

这下好了,崴脚是假,身体因啪啪带来的不适是真。

“瞧你干的好事。”裴允嗔怪地盯了他一眼。

江衡哈哈一笑,笑里一扫之前的悲愤和懊恼,满是豪气与自傲,和餍足之后的愉悦。

他走到裴允身前,蹲下:“上来,我背你。”

“就两步路,我才不要。”裴允没动。

“上来嘛,这会儿肯定不适应,这又没什么。”

“不。”

两人一个站着,一个蹲着,僵持一会儿,江衡站起来,无奈道:“真拿你没办法,那我扶你,总行了吧。”

裴允嗯了一声。

下到二楼拐角。

“慢点儿,我看看他们在没在走廊。”裴允突然顿住脚步,身子掩在走廊拐角的厚墙后面,探头出去。

“至于么……”江衡小小吐槽,也斜过身子想去看,被她一把拉回。

裴允眼睛望着走廊:“我一个人看就行,万一他们突然出现,咱们两个太显眼。”

“……”跟特工出任务似的。

江衡默默在她身后站着,等了一会儿,忍不住小声说:“有没有人啊……没人咱们就快点回去吧,站这儿太傻了。”

“我再看看。”裴允说,她有点担心蒋霏霏和张洋忽然出现,想听有没有人上来的动静。

江衡吐了口气:“再等,就把人给等来了。”

裴允身子一僵,缓缓回头:“说的也是,”她拉起江衡的手,也没打招呼,拽着跑去了房门口,然后不住左右看,催促道,“快刷房卡,快啊快点。”

“……”江衡边掏卡边说,“干嘛整的跟小偷入室行窃一样。”

“滴——”

门开了。

裴允进了屋,深深呼吸一次,终于笑了。

那副样子,活脱脱像是门外空气稀薄,门里才呼吸到清新润肺的新鲜空气一样,把江衡看笑了,他插上房卡:“至于吗。”

“如果霏霏看见——”

“笃笃,笃笃”,裴允话到一半,响起了叩门声,她递给江衡一个“你看吧”的眼神。

江衡笑笑,就站在门口,随意一转身,开了门。

蒋霏霏一进屋,首先奔到裴允身边,伸手递给她一把电子小吉他:“喏,乐队表演结束后的抽奖,我中了把小吉他,送你了。”

裴允有点惊讶,接过来:“谢谢,你给了我,张洋不吃醋?”

张洋吃不吃醋江衡不清楚,反正他是吃上醋了。

他站在一边虎视眈眈,暗暗发誓回家要把公寓的真吉他带过来,大学时为了装逼他学过一年,不太复杂的弹起来几乎可以装大佬。

就这么定了,弹一拿手的,把裴允给迷的五迷三道,忘了这把小吉他。

蒋霏霏不在意地笑了笑:“要吃吃呗,谁规定非得给他啦。”

裴允抿唇,将小吉他放到床头,然后对江衡说:“你也早点回去休息吧,霏霏肯定要去洗澡了,你在这儿不方便。”

蒋霏霏直接看过来,其意不言自明。

“……”

江衡无奈转身,但转念想到,今天的巨大收获,唇边不禁浮起了满足的笑容,哼着小调出去了。

等他走后,蒋霏霏合上门:“你家小男人挺有意思,还哼歌。”

裴允:“还叫他小男人呢,你现在……张洋比江衡还小哦。”

蒋霏霏脸一垮,义愤填膺地挥舞着胳膊:“我就是被你给坑了!”脱下外套扔到沙发,进了浴室,“我洗澡了,要上厕所吗,要上赶紧上。”

“你洗吧,我洗过了。”

“你擦过地板吗,挺干净啊。洁癖现在严重到这份上啦,记得你以前还没这习惯啊。”

“……”裴允心里一慌,磕磕巴巴地解释,“洗、洗得早,可能这里干燥,就、就自动干了吧。”

“哦。”

蒋霏霏的单字拯救了裴允。

要是她再细问下去,这里和沪城离那么近,沪城常年潮湿,这里怎么会干燥……裴允真是答不上来了。

她也是出口的瞬间才意识到,自己撒了多不靠谱的谎。幸好幸好,蒋霏霏迷糊人设不崩,没有深究,听过就过了。

蒋霏霏洗完出来,裴允已经换上了睡衣,躺下了,眼睛还睁着,在看手机。

蒋霏霏边梳头发,边说:“我以为你早睡了呢,回来看你鞋也没换。”

裴允正回一个病人家属的微信,闻言视线落向对面,她抿抿唇,小声说:“忘了换。”

“哦。”

蒋霏霏没作他想,吹干了头发揉一揉,就上了床,拉着被子看向裴允这边,眼睛亮亮的,想和她聊天。

但裴允是真困了,回完微信,脑袋窝在被子边上,打了好几个哈欠,然后睁着明显带着睡意的眼睛,问:“你想聊什么?”

“……”蒋霏霏无奈拉开被子给自己盖上,“行吧你睡吧。”

裴允心里也觉得抱歉,但歉意抵不过睡意和浑身上下挥之不去的疲乏,头一歪,就睡着了。

……

与裴允的累极而睡不同,江衡这一晚是真真的睡得棒极了。

他梦见自己成了一位玄派宗师,踏剑御风而行,看山河在脚下掠过,享受清风拂面的惬意和俯瞰整个绿洲的畅快。

端的是君子端方的姿态,仙气飘飘,整个世界为他所掌控。

真是,爽极了!

第二天醒来,江衡神清气爽,眼睛像用了洗眼液之后,清凉舒适,水润不涩。身体更是像梦中一样,哪儿哪儿都舒畅。

爱这个好东西,相见恨晚,以后要多做做。

江衡起身换衣,阳光从侧窗进来铺了一地,他如此下了决心。

张洋这一早起来,也是精神很好,他不像江衡,昨晚蒋霏霏没将小吉他送他这事,人压根儿没放心上。

反而整颗心像是被一汩名为快乐源泉的温泉浸泡过,温温热热、快快乐乐的,昨晚观看乐队表演,是俩人第一次单独相处。

进展很顺利嘛,张洋洗完脸,喜滋滋地边用剃须刀边想。

这个小镇受电视剧大爆的影响,短短几个月比起之前已经开发得非常成熟,什么都十分便利,而往往,开发得太过于成熟,也就意味着少了几分自然的古朴气息。

比如,一排古色古香的木房中,冒出一个德克士。

再比如,当地流行的少数民族自制奶汤店铺中,夹杂了一点点,coco……

但这并不影响四人的心情,来这儿本就不是单纯为了旅行。

张洋和蒋霏霏进展神速。

江衡更是如愿睡到了老婆,有名有实的感觉棒呆了。

哪怕白天裴允如昨日一般,依然只给他手牵、搂肩,嘴唇撅得再高也视若无睹,光天化日之下,不给亲。

江衡一颗心仍是钻进了蜂巢般,钻心甜。

直到晚上看完小镇的游街表演,几人回到客栈。

夜深了,小镇安安静静,风透过窗户缝挤进来,拂起白纱。

江衡没去关严实,他正被体内躁动流窜的热火惹得夜不能寐。身体懂了食髓知味的销-魂感受,普通的如小学生般的夜晚便满足不了他了。

江衡在床上翻来覆去,反复扑腾,还是睡不着,满心都是昨晚的刺激,满眼都是裴允的身体和她动情时的面容。

他甚至能听到彼时她的轻-吟……

张洋的呼噜声在寂静的夜里,尤其招耳。

听进江衡的耳朵,怎么听怎么不爽,好好的夫妻不做,非要当媒公媒婆,真是,委屈死人了。

他摸出手机,给裴允发微信:老婆,睡了吗?

那头秒回。

【裴:正要睡,什么事?】

没睡就好,江衡又发:老婆,我想你。

这次停顿一分钟。

【裴:嗯。】

嗯?

嗯是几个意思?

江衡不死心,又问一遍:老婆,你想我不?

【裴:想……】

想就好,管她语气多勉强。

江衡下巴搭在被子边儿上,笑着又发:不仅我想你,小兄弟也想你。

长长的沉默。

他想,这对于她来说,会不会太黄暴了,正要发一条挽救——

【裴:附睾炎又发作了吗,要不要我来看看?】

这女人!

能不能想我点儿好的!

江衡鼻子都要气歪了,使劲儿戳戳屏幕:没!有!

【裴:哦。】

没辙,江衡只好问:蒋霏霏睡了吗?

【裴:嗯,她睡了。】

好样儿的!

江衡飞速打字:那你悄悄穿上外套,咱们还是去三楼吧~

【裴:…………】

裴允收到这条微信,脸在昏暗的房内红了个透,怕他不依不饶,又发一句过去。

【裴:晚安,睡了。】

江衡又发了几个泪奔的表情包,无一回应,隔壁张洋的呼噜声又起,他悲愤交加地翻身,非常不想看见好兄弟。

名正言顺的夫妻,弄得像偷情一样,这都怪谁!怪谁!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