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泌尿科捉个老婆江衡裴允 > chapter63 番外:儿大不由娘

chapter63 番外:儿大不由娘


时间一晃, 到了婚礼那天。

裴允穿一袭洁白曳地的长裙,一字领露出如霜的肌肤,坐在后台化妆间里,双手像孩童一样搭在腿上, 喉间不住吞咽口水。

她透过镜子看了眼, 房里除了蒋霏霏,没别人,于是悄声说:“霏霏, 我紧张……”

“紧张什么呀,你俩证也领了,也同住好几个月, 这会儿紧张?晚啦。”蒋霏霏笑道。

她站在裴允身后,双手搭在她的肩上,眼睛望着镜中的女人。

五官清丽柔美, 长睫微翘, 一双眼睛卧在光彩绚丽的绯色眼影中,深邃迷人。

过胸的微卷长发零零落落自由披下,头顶戴了一顶白色、浅粉色、浅蓝色水晶、镶嵌上圆形碎钻打造的水珠型头冠,配上轻飘飘的白纱,镜中的裴允因紧张微微抿着唇,待嫁的娇羞适时给美艳气质添上几分纯真。

蒋霏霏不禁感慨:“平时就知道你长得挺美,没想到还能更美。”

裴允笑:“都说结婚那天女人最美, 你结婚肯定也是这样的。”

蒋霏霏撇嘴,心口不一地说道:“才怪呢。”

她抬起手, 想摸一摸头冠,又怕把固定的头冠给弄松了,手在那儿绕了几下,说:“这个头冠是定做的吗,配上你的长卷发,我觉得可以起名叫海的女儿。”

她一本正经的语气把裴允给逗笑了。

裴允:“什么海的女儿,好羞耻的名字……是定做的,江衡自己设计画图送去施华乐世奇做的,我也很喜欢。”

“还江衡江衡地叫呢,红本本都发霉啦,你不打算叫老公?”蒋霏霏眼睛一直落在头冠上,不禁感慨,“小男人挺能干呀,还会自己设计,挺上心的,不错不错。”

“习惯啦,他也没说什么。”裴允抿了下嘴角。

门突然被叩响,蒋霏霏扬声:“请进。”

来的是薛姨妈和表哥表嫂。

表嫂先走近,从包里拿出一个红包拾起裴允的手,放上去:“裴允你动作真快,我刚听说你有了男朋友,眨眼就结婚。前几天我还念叨都没见上真人呢。刚刚在门口见到新郎,难怪了,小伙儿那么帅!”

“我表妹也不差好么,怎么说话的。”表哥走近,揽上妻子的肩,“不过你这速度是真快,我这去外地进修几个月,突然就从单身变已婚了,进修认识几个青年才俊,我还说给你介绍呢,结果一回来说你结婚了又发了你俩婚纱照到朋友圈,哈哈哈,好家伙,都在评论里哭。”

夫妻俩一言一语立马把裴允说得羞涩了,她结婚的消息公布出去,医院也是一片哗然,大家恭喜的同时,也在私下讨论,看不出平时冷冷清清的裴医生竟然会闪婚。

“是……是比较快一点。”她不好意思地摸了摸耳朵。

“你们别逗她了,知道她脸皮薄。”薛姨妈笑着上前,想抱抱她,见她妆容精致、婚纱、头冠都弄得好好儿的,又怕弄乱了,只好作罢,“遇上合适的人,几个月也不快。”

她招呼着儿子儿媳:“你俩出去帮着江家招待下客人啊,我和裴允说几句话。”

蒋霏霏很有眼力见地也跟着出去了,帮忙带上了门。

薛姨妈拉来一把椅子坐下,握着裴允的手,打量她的妆容,不住地说:“好看,好看。给你介绍的小江和婆家不错吧,我看外面布置得一看就用了心。他们家做生意一向以诚信出名,想来也不会差的。”

裴允笑了下:“谢谢姨妈。”

“我听小安说了,小江做饭一把好手是不是?”

裴允点头。

薛姨妈宽慰地笑了:“这样多好,还是要自己做饭,家里才有烟火气啊。”她笑了之后,笑容出现一丝凝滞,神情转黯,“今天出门前,我特地去了一趟墓地,跟姐姐说你今天结婚。看你和小江感情好,我为你开心,姐姐肯定也为你开心。”

见裴允眼睛微微湿润,水花儿悄然冒头,薛姨妈顿时慌了,举着手想给她擦又怕弄花了妆。

她急道:“哎呀别哭别哭,待会儿就要出去啦,弄花妆不好看的。”

“没没,不会哭出来的。”裴允睁着眼睛,微仰起脸,把眼泪逼回去。

薛姨妈仍握着她的手,循循说道:“以后结婚了,不比谈恋爱,和公公婆婆相处要识礼数,要懂事知道吗?”

裴允想起江衡的话,偷偷抿了抿唇,点头:“嗯,知道。”

薛姨妈以为她低着头,在默默哭,搭上她的肩轻摇:“唉,这大好日子,我不该提那些的,别哭别哭,姐姐肯定希望你能漂漂亮亮、开开心心出嫁。”

“没哭,我只是……”裴允微微倾身,轻轻抱住姨妈,“感动,谢谢你,姨妈。有了你,待会儿婚礼上父母的环节我也不至于落空没人上台啊。”

裴允在姨妈看不见的地方,微微笑了。

该懂事的地方自然要懂事,不过从此以后,至少有了一个人,可以包容她的小任性。

……

江衡站在门口迎宾,笑得脸部肌肉都快僵了。

他悄声跟江母说:“妈,我能先进去了吗,再这么笑下去,待会儿上场该笑得不好看了。”

“站好了,背挺直。”江母笑着跟人寒暄完,暗暗拧了他胳膊一把,“今天你结婚,姿态得摆好。什么笑得好不好看,以为我不知道呢,你就是想去后台看人小裴!”

“是又怎么样,看自己老婆这么天经地义的事。”江衡小声嘟囔。

“急什么,人都是你老婆了,不差这一时半会儿。”江母啐他一声,“有点儿出息。”

又来一个客人,江母和江衡笑脸相迎。

等客人进了场,江衡脸一垮,嘴一撇:“出息是什么,能吃吗。今天就只是早上迎亲看了裴允一眼而已,去的路上堵车,担心迟到我都没时间细看呢。那头冠还是我设计的,想看它在老婆头上好不好看、衬不衬她——”

江母听不下去,抬腕看一眼时间,打断他:“行了行了,别叨叨了。时间差不多了,咱们进去吧。”

总算等到了!

江衡长舒一口气,扬起笑容,挽着江母进场,进去先找到四处同人寒暄的江父,把两人在主桌安顿好,便一刻不停地去了后台。

老婆老婆,我来啦。

他哼着小曲。

到后台,正好碰见薛姨妈从化妆间里出来,他点头打招呼:“姨妈好。”

“等不及要看新娘吗,就在里面,去吧。”薛姨妈看江衡,也是标准的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中意。

年轻男人身量修长,穿着剪裁利落的西装,臂膀和长腿线条流畅,瘦削笔挺。

帅就一个字!

薛姨妈心情愉悦地去了大厅。

“咔哒”一声,江衡旋开后台化妆间的门,探头进去:“老婆——”

“你来了?”裴允从镜中看到身后的门,江衡探头探脑的样子很帅很可爱,她抿唇,对着镜子招手,“进来啊。”

“蒋霏霏不在吗?”江衡进来合上门,左右一看,“张洋也还没到,这俩可真是,别耽误了时间啊。”

“霏霏早到啦,这会儿在外边。”裴允抬起头,看走到身边的江衡,“张洋没到,出什么情况,啊是不是有了案子?”

她有点慌,马上婚礼就要开始,去哪儿现找伴郎?

江衡连忙说:“不是,别担心。他坐的车堵上了。”他晃了晃手机,“刚发微信说下车准备跑过来。”

本来裴安自告奋勇要当伴郎,但张洋见裴允的伴娘是蒋霏霏,软磨硬泡拉着江衡说他想当伴郎。江衡无奈,和裴允一起将裴安哄了一番,才把伴郎给了张洋。

结果,婚礼马上开始,张洋这货发微信说堵路上了,这会儿刚下了车,正一路狂奔。

裴允吃惊捂嘴:“跑过来?”

江衡心里有点气,却也不是真的着急,他按了按裴允的肩以示安抚:“张洋短跑在全国拿过奖,几分钟前发了定位,显示距离四公里,问题不大。”

他面带微笑,心里却想,要是张洋敢在这时候掉链子,他就有几百兆黑历史照片可以发给蒋霏霏了。

裴允闻言,松了一口气。想了想,张洋年纪轻轻,能当上刑侦支队队长,有个短跑长处也在情理之中,问题应该不大。

“那就好。”她说。

江衡蹲下去,脸和她的保持在同一水平线,对着镜子抚下巴,喃喃自语:“脑补不了啊……”

“脑补不了什么?”裴允侧头看他。

江衡依然看着镜子,故作困扰:“咱们颜值太高,脑补不了孩子多漂亮,生个女儿就是天选世界小姐,生个儿子就可以童星出道,但我还是脑补不了具体的长相,你瞅瞅呢。”

“想什么呢,还世界小姐童星……我、咱们今天刚结婚呢。”裴允说到这里,顿了顿,“江衡……”

“嗯?”

她低头绞着手指,纠结开口:“嗯,你想很快要孩子吗,其实我……”

“谁说的。”江衡飞快截了她的话,搂紧了她也不管她擦了粉底,对着脸就吧唧一口,“你对小舅子基本都算半个妈了,再来娃娃和我分宠爱,我第一个不服!”

裴允抿嘴一笑:“好,以后多宠你。”

江衡要的就是这句话,他偏过头,准备吻她——

门突然被打开。

“这人真是的,可急死我了,现在才到!你们看看他这满脸的汗,坐下!我必须给你收拾一下!真是服——”

蒋霏霏风风火火拎着张洋进来,见新婚小两口一副被打扰的亲密样,话音掐在了嗓子眼儿里,没声了。

裴允顿感窘迫,小声说:“时间快到了,你先出去吧,待会儿我们就出去了。”

行吧,待会儿在众人见证之下,再亲也是一样。

江衡悠悠转身,出了房间。

“啧啧,小男人这黏劲儿。”蒋霏霏坏笑,朝裴允耸眉毛。

裴允红着脸移开视线,当没看见。

“你轻……轻点。”

“别动,幼儿园孩子都比你乖。”

“粉底?……我一大男人,上什么粉——”

“你脸太黑,不上粉底快和西装融为一体啦!”

“我脖子也黑,一白一黑好奇怪,霏霏……”

“那就脖子也抹上!”

那头蒋霏霏和张洋展开了上妆拉锯战。

裴允暗暗深呼吸,调整气息。

再过十五分钟,她就要上台,和江衡一起接受祝福了。

……

裴允在忐忑中等来了裴安。

他没当成伴郎,非要当牵她上场的人。

“姐姐,你别紧张啊……”

裴安牵着她的一只手,感觉到手心的湿润,悄悄低声提醒。

“我知道……我就是,忍不住……”裴允微微抬起手,用手指擦了把手心,再搁上去。

裴安还想说什么,追光灯照过来,偌大宽敞的大厅,几百双眼睛望着光圈中心笼罩的姐弟二人。

他闭上嘴,其实他也紧张,默默吁了口气,牵着她迈开步伐。

花瓣飘飘洒洒落下,舒缓悠扬的钢琴声静静流淌,裴允屏着呼吸,小心踏着地毯,一步一步被裴安牵着走向台上微笑看她的江衡。

走近了,她看着江衡双眸中的自己,忽然有点想哭。

裴允极力忍住,逼回流泪的冲动。

没想到,裴安先她一步,不等司仪念台本,直接上前一步,一把抱住江衡,眼泪汪汪,混着哽咽的哭音通过江衡领子的小话筒传到了整个大厅——

“姐夫!”

喊了这声姐夫,少年便抱着江衡,哭得说不出话来。

司仪在一旁哈哈打圆场:“咱们只知新娘貌若天仙,今天一看新娘的弟弟,长得也是一表人才啊,比新娘还主动,一上来就认了这个姐夫,正所谓是——”

“嗝儿——”

裴安的哭嗝儿透过音效良好的音响系统传到了大厅每个人耳中,自带回声特效。

台下哄笑。

江父江母坐立不安,薛姨妈尴尬扶额。

裴安被姐姐出嫁的喜悦和悲伤两种情绪裹挟,根本听不见,一心抱着江衡哭啼啼。

“姐姐夫……你、你一定要对姐姐好嗝儿!”

江衡没笑,被少年人声音中的真挚打动,他拍了拍背,认真许诺:“别哭啊小舅子,我会对你姐姐好的。”

“好,我且信你。”裴安松开手,牵起裴允,将她的手郑重放进江衡的手中,“好听的场面话我不会说,祝你们能长长远远,未来的每一刻能和现在一样幸福。”

说完,他抹了把泪,眼睛被追光灯刺到,才恍然自己刚刚在众目睽睽之下哭得傻兮兮,没再说话,又羞又窘地一扭头冲下了台。

台下又是一阵哄笑。

追光灯重新回到两位新人身上。

江衡拾起裴允的另一只手,握着,两人温柔对视。

他的心猛烈地跳动着,耳边听不进司仪的话,裴允的脸在眼前变换成过往的一点一滴相处细节。

医院初见,她低头给他上药,神情疏淡而专注。

相亲再见,她暗地使坏眼里一闪而过的戏弄之意。

月夜告白,她害羞时习惯抿唇的小动作……

一幕又一幕,飞速在眼前划过。

“……新郎,你愿意吗?”

司仪的声音突兀地跳进大脑。

其实他没听见前面说了什么。

但……

江衡收紧手掌,稳稳握住裴允的双手。

不管司仪说了什么,他江衡,都不会有半分不愿意。

“我愿意!”

江衡眼眸明亮而坚定,气息稳健地一字一顿。

……

婚礼结束,江衡和裴允开车返家。

江母在后面看着绝尘而去的车尾,心情蜜汁复杂。

是了,儿子很争气,仅仅用上几个月和自己满意的儿媳完婚,效率极高,江母在一圈好友中很是争了几分颜面回来,那可是医生儿媳啊!

但是,人生总有个但是。

先是江衡表态不着急生孩子,江母气他过河拆桥,却也知道儿子自小有主见,否则也不可能她和老江着急了这些年,愣是不想找就不找对象。

儿大不由娘,管不了哇管不了。

再来,领证后,江母的心思又活络起来,好心好意提出买一套新房当婚房。

江衡一口回绝,说什么裴允家住惯了,懒得换,附近的健身房搞活动一次性办了三年的年卡,搬家不给退钱,在江母快要翻白眼的时候,还给出一个她无法拒绝的理由。

“万一要是有了孩子,那些新建的小区、新装的房子,甲醛多重!妈,您愿意未来的孙子孙女儿生活在危险中吗?”

说得好有道理,江母无法反驳。

于是现在,婚礼结束之后,她只能和江父站在酒店门口看着儿子和儿媳远去,回到儿媳婚前的家。

冬天了,枯树的细枝丫在寒风中凄凉地微微摇动。

江母心情有点发酸。

为什么,说是娶了儿媳,却有种强烈的嫁儿子的错觉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