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为了恰饭我伪装绿茶[无限] > 第4章 完山中学

第4章 完山中学


江笑白心里一动,还想要再看,卷子已经传到他的面前了。

裴从安点了一下桌子,示意他赶紧接卷子,老师已经在看他们了。江笑白连忙把纸塞到袖子里面,接过卷子又给后面的同学发过去。

上面的题是近些年来的重要题型组合,江笑白随手拿支笔做了起来。正好现在刚高考完不久,直播间里有不少学生还没有把知识一觉睡过去还给老师,时不时帮江笑白解出答案。

江笑白答得飞快,手里的笔刷刷写个不停。

“刷刷刷——”

同样的声音也从他的左边传来,不过声音听起来倒不像是答题。

江笑白随手转了一下脑袋,下一刻差点没有吐出来。

他左边的同学与他隔着一条过道的距离,是一个男生,平时戴着眼睛总是盯着书本,沉迷学习不可自拔。此时他却已经变了一副模样。也不知道是不是题太难,男生一直拿着手挠着头皮,随着时间的流逝,男生表情越发焦躁,手指挠动频率越来越快,越来越快……直到,他把脑袋顶都给掀开了。

像是一个破皮的西瓜,掀开的盖子里,红红白白的脑浆如同汁水一样流溢出来。关键是那男生还在挠来挠去,脑花四溅。有一两滴甚至向江笑白他们道路中间飞来,落在地上,变成蛆虫,扭动着白胖的身躯向四周爬去。

男生抬头,露出一个微笑:“怎么,你需要帮忙吗?”花花白白的脑浆从脑袋上流下来,滑落在他的嘴边,他伸嘴舔了一口,幸福地砸吧了一下嘴。

“呕。”江笑白就要干呕,一只手伸过来拦住他的嘴。

裴从安摇头,示意他不要回答。

男生叹息一声,似是遗憾他没有搭腔,然后又把脑袋扭了回去,继续自己的学习。

江笑白松了口气。

讲台上却传来一声怒斥:“那两个,上课粘在一起干嘛呢?”

数学老师拿着半截粉笔头扔向他们。学生时代老师最爱教训发呆学生的利器威力自然不言而喻,更何况还是在这种阴森恐怖的情况下。裴从安按着他的脑袋躲过袭击。粉笔头直接没入身后学生的脑袋上,穿过天灵盖,瞬间血流如注,从冒开的洞里流出的鲜血滑到学生的脸颊上,让他的脸仿佛裂开一样。

那个学生却仿佛一点感觉都没有,依旧在认真做题。

数学老师冷哼一声,叉着腰说道:“都说了几遍了,不要打扰周围人的学习,你看看因为一个人影响了多少你,你的题做完了吗?都会做了是不是,也不需要我这个老师?既然如此,那就回答一下这道问题。”

数学老师指得是裴从安。

江笑白担心地看了他一眼,却见裴从安已经淡定地站起来,只是手指却下意识摸向了腰后的位置。

江笑白仔细看去,发现腰带那里的位置有些鼓,应该是放着什么东西,之前之所以没看到是被过长的风衣给遮盖住了。

裴从安他们果然有底牌,之前的情况还不够让他们使出来。

数学老师用三角板拍了一下黑板,说道:“就是这个,快一点。”

江笑白抬头看题。题目是老师抄录的,完山高中出事前,学校还没有出投影仪这些设备,所以用得还是板书。

【河上有抛物线拱桥……河中有水鬼,询问,当水面上涨到与抛物线拱顶距离多少时,小船会停止,水鬼能够抓住船上的人。】1

黑板旁边的钟表滴滴答答响起来,鸟鸣山幽,这声音连带得整个空间都凝滞起来,流动的时间一滴一滴不像是在计数,倒像是催命符,等到他停止转动的那一刻,也就是野兽出笼的时间。

学生们眼睛吊着,扭动着看向裴从安的方向,四面八方都是充血的眼球,催促着他快点说出答案,江笑白旁边的男人也动起来,舔了一下自己满是液体的指尖,津津有味嗦着手打量着裴从安。

外面传来水流声,哗啦啦,似乎真的有水鬼虎视眈眈,透过玻璃窗,用一双死气沉沉的眼睛盯着他们。空气中传来令人窒息的发霉味以及腐臭味。

裴从安握住腰间的枪,打算时间一过就先击毙数学老师。

“老师,我想抢答1少年的声音清亮动听。裴从安惊讶回头,就看见江笑白苍白着脸站起来,又重复了一句,“老师,我可以抢答吗?”

明明那么害怕,举起的手腕都在颤抖,这江笑白还是站了起来。

裴从安神情柔和,握住武器的手却没有松开。只要这个老师打算伤人,那么就立即反击回去。

数学老师呆滞的目光在他们两人身后转来转去,像是两颗玻璃珠,最终,他哼了一声,说道:“可以,说吧。”

江笑白低头看了一眼弹幕。他刚刚没有出声就是忙着在抄弹幕,好在很快观众就算出了答案。

【222222222!是2,白白】

【2米,要带单位啊?

“老师,是2米。”江笑白说道。

数学老师死死盯了他许久,空气里陈腐的气息流动。他沉默半晌,终于说道:“很好,看起来你们已经学会了,坐下吧。”

同一时间,下课铃声响起,数学老师拿起三角板,端着保温杯离开了教室。只是那脸色怎么都不好看。显然没有开启猎杀线让他很不满。

江笑白松了口气,软软坐在了椅子上。

“怕了?”裴从安语带笑意,“刚才不是挺勇敢的吗?”

江笑白点头又摇头:“毕竟你之前遇到麻烦也是因为我,我怎么可能不管你呢。”

“老大你没事吧?”裴从安的队员跑过来,紧张问道。

这次过来的时候,那两人倒是不无视江笑白了,只是目光怎么看都有些不善,估计是还在记着他刚才拖累了裴从安的那件事。

裴从安摇头,叫江笑白:“现在放学了,晚上还有自习,我们先去吃饭,厨房被分配到了帮工,估计有离开这里的办法,一起去吧。”

他旁边的两人脸上有些不愿意,却没有说什么。

落单可不好,江笑白明面上胆子小,当然答应下来:“好,谢谢裴哥。”

他们再去看三个菜鸟的时候,发现他们早就已经溜走了,估计是一刻都不想待在这个学校里。

江笑白回头看了一眼垃圾桶,那里正围着一群学生,见到他,齐齐回头看他,视线不怀好意。

他心里一凛,知道这不是一个找东西的好时机,只能跟着裴从安出了教师。

外面走廊上人已经很少了,裴从安问道:“后面有什么东西?”

江笑白点头。他也不藏私,将之前找到的那张纸拿出来递到了裴从安面前:“就是这个,垃圾桶那里应该还有几张纸。”说到这里,江笑白又想到那难闻的味道,忍不住皱了一下眉头。

裴从安也看到了那句话,交给旁边的人看了一眼,心里都有了大致的猜测。能放到这种地方,还说这种显而易见的话,要么就是线索,要么就是陷阱。不管哪一个,都值得去找一找。

“晚读的时候应该没什么人,我们上来找找。”完山中学是有晚读的,大概是七点到八点那个时间,众人都会聚在教学楼前的操场上背书,这个时候教室里没人,最适合他们去里面查消息。

三人里的女生皱眉说道:“这样的话我和何源去不就好了,也安全一些。”

“沈颖。”裴从安皱眉,不赞同说道,“这线索是小江找到的。”

沈颖脸颊通红,反驳道:“我又不会瞒了他的线索,这不是为了安全一些吗?等到找到什么线索,到时候大家共享就可以了。”

何源没有说话,却站在她的身边,显然也是赞同这个办法的。

沈颖有了助力,硬气了几分,看着江笑白说道:“你也这么觉得吧,最起码不用面对危险。”

“不用,我可以自己去,不用麻烦你们的。”江笑白举了一下脖子上挂的手机,笑着说道,“我是主播,有线索肯定要带着大家看一看,不能躲起来。而且这个地方很奇怪,可能哪都不安全。”

他这模样看起来有些可怜,弹幕上立即不满声讨道:

【过分了吧,看不起白白就直说,说实话我们白白胆子虽然小,那也是走过好几个凶宅的幸运a,没准她还没白白经验丰富呢】

【这么硬气也没看见拿到什么有用资料啊,还不是要靠白白提供线索,乌鱼子】

【我真的害怕这种脑子就算进去也会错过重要线索】

沈颖视力好,同样看到了上面划过的一些字符,脸蛋瞬间涨红,想要辩解又开不了口,毕竟他们真的没得到什么有用线索。

“江笑白跟我一起,你们两人一组。”裴从安直接分配好,说道,“期间江笑白的安全我负责,他是发现线索的人,找起来更容易,而且有一件事情说得没错,这个地方不简单,你们不要将以前的经验带进来,疲懒应对。”

两人点头,没有质疑裴从安的决定,却也不服气。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