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为了恰饭我伪装绿茶[无限] > 第14章 完山高中

第14章 完山高中


江笑白看了一眼帮工的方向。

怎么刚才没来由地感受到了一股阴气呢?

猝不及防,体育老师忽然扭头冲着他笑了一下,白森森的牙齿立即将江笑白从刚才的疑惑中牵引了回来。江笑白还能看到他牙齿的菜叶,甚至能隐隐约约闻到一股腐臭味。

瞎了瞎了。

这老师阴气真重。

帮工拍了两下篮球。篮球撞击在地面上,就像是鼓点打在人心里,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她,想看看这游戏会作什么妖。

鬼才信这个游戏只是单纯地投篮。

万众瞩目之下,帮工投出了第一颗篮球。

橘红色的篮球在空中划过一个抛物线,稳稳当当落在了球框之中。

“耶1帮工激动地握拳跳了一下。

篮球骨碌碌从篮球架下滑到帮工脚边,路线流畅准确,不带一丝偏移。这诡异的一幕让刚刚还有些兴奋的帮工不由得冷静下来。

颤巍巍伸出手握住篮球,帮工吸了口气,举着篮球送到了自己眼前。下一刻,她吓得惊叫一声,丢出自己手中的篮球,向后连退了好多步,指着篮球哆哆嗦嗦说道:“那……那个,蔼—”

所有人都跟着她指得方向看去,却发现那哪里是篮球,分明是一颗死不瞑目的人头。

那人头脸上,额头上全都是血,头发已经变成一绺一绺,满是干涸的血迹。然而更让众人毛骨悚然的是,那人头的主人分明就是昨天的李强。

体育老师剔牙说道:“昨天吃饭的时候大厨说进了新菜,我吃完觉得不错,去后厨才发现还剩下一点没有用的脑袋,就物尽其用,给你们拿来当篮球了,怎么样,见到老朋友开心不开心埃”

开心你大爷。

众人内心不由得骂了一句。

体育老师更开心了,乐呵呵说道:“刚才那一下也算一球了啊,快点,还剩一颗球。”

帮工缩成一团哭泣着摇头,怎么也不想再去投那最后一球了。

体育老师威胁:“你可想好了,要是放弃了,你们可就只有一分了。”

帮工捂着脑袋摇头,完全没有上前的斗志。刚才那一下足够成为大多数人的心理阴影了。更不要说她还是亲手将李强的脑袋拿在了手里。

体育老师又催促了两声,却还有没有得到她的应答,不耐烦“啧”了一声。

齐问眼看着没时间了,连忙出来做老好人:“老师,我们这次就算了,换他们来吧。”

体育老师似笑非笑看了他们一眼,指着裴从安点头说道:“行吧,那小子,接下来你来。”

齐问眼看祸水东引,连忙扶起帮工。帮工感谢地冲着他微笑,强撑着发软的额双腿站起来,和齐问一起看向裴从安。

说实话,齐问心里还有些紧张。他也不想碰李强那颗脑袋,要是裴从安那边也害怕的话,他们再怎么说也还有第一颗球的得分呢。

李强的脑袋暴露在空气中,就这么死不瞑目地静静盯着他们。

裴从安沉默片刻,弯腰去拿那颗脑袋。

“老师。”江笑白开口问道,“我们必须使用这颗脑袋投球才行吗?其他的不可以吗?”

体育老师与他对视,半晌扯出一个恶劣的笑容:“当然不可以,只能是这一颗,其他都不行。”

“哦,那就好。”江笑白松了口气。

体育老师的笑容僵住,仔细观察了半晌,确定他不是在装坚强,而是真的放松了。

为什么?

他十分不解。

不等他想明白,裴从安已经抓起篮球迅速投向篮筐。一道漂亮的弧线过后,李强的脑袋顺利穿过篮筐。

一分。

齐问脸色难看了一瞬,开始思考自己等会要怎么过去心里那关,捧起那颗腐烂的人头。只是心里又有些埋怨帮工。要是她刚才再努力一下,也不至于这会轻轻松松就被裴从安追上来。

裴从安已经开始第二次投篮了。这一次,他却没有做出投篮姿势,而是拿着篮球用力向篮球框抛去。

飞出去的篮球在空中高速旋转,撞上篮球板的边缘,只听见“咔嚓”一声,那脑袋居然有裂成两半的趋势。

江笑白微微张嘴,震惊地看着这一幕。

虽然早就知道裴从安不简单,刚才问体育老师的那句话也有给他下套,让裴从安跟着他一起合作的意思,但是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裴从安居然这么强悍。

帅呆了!

裴从安已经捞起那篮球开始投第三个了,同样的过程再来了一次,这次那脑袋撞到篮球板上,竟然直接四分五裂,再也不能组成原来的模样。

虽说人死为大,入土为安,还要尊重尸体,可是这个时候,大家都不由自主松了一口气。

体育老师震惊得看着这一幕,完全维持不住刚才吓人的模样。

这是人能干出的事情吗?

“你故意的?”他恶狠狠地蹬着裴从安。

江笑白高兴跳出来拿出一张纸巾递给裴从安让他擦手,笑眯眯说道:“刚才可是您自己说得,只能这个篮球玩游戏,老师,现在游戏道具没了,看来我们的比赛只能暂停了。”

体育老师:“谁给你说暂停了,我没有同意?”

“难道您还有其他的道具?”江笑白无辜眨眨眼睛,目光缓慢移动到他的脑袋,“或者说您想用您的脑袋来给我们增添笑料?”

【艹,白白帅爆了?

【新来的明白了?俺们白白不止有鬼畜和幸运值,偶尔也是有小帅的】

“你这个臭小子——”体育老师用尽力气喊出这么一句,迈着大步向他走来。

江笑白连忙跳到裴从安背后,冲着他狐假虎威地吐了吐舌头。

裴从安也配合地挡在他面前。说实话,刚才要不是江笑白故意玩文字游戏,他也反应不过来。

于是配合说道:“你要用自己的脑袋,我可以代劳。”

体育老师碍于裴从安刚才那一手,只能忌惮地看着他们,又怒又气却没有办法。

这场游戏最终无疾而终,大家侥幸逃脱一劫,互相扶着走到花坛边坐了下来。

齐问走到裴从安面前,感谢说道:“刚才多谢你了,兄弟。”

裴从安那一手足够他转变之前的计划,毕竟这么强大的人,要是能拉拢过来,那么他们的生存率也高了一分。

更何况裴从安还只是个npc,不会害怕抢走他们的分数。

裴从安不怎么热情地点了下头,用江笑白给他的那张纸擦拭手指。白色的纸巾滑过骨节分明的手指,仿佛能将那不存在的恶心感也抹掉。

齐问被拉了脸,神色不大好看。

“裴哥,你看1江笑白在外面转了一圈,找到自己想要的东西以后,半蹲下来,捧着一块碎片送到裴从安面前。那是一块橘红色的碎片,材质是皮革的,分明就是篮球碎片。

江笑白拄着下巴笑眯眯说道:“这就是刚才那个东西哦,其实他不是李强的脑袋,只是篮球罢了,是鬼怪造成的幻觉骗过了我们。”

裴从安擦手的动作顿住,心里忍不住划过一道暖流。

江笑白明明怕鬼怕得要死还要去找这个篮球的碎片,为了谁他当然看得出来。估计是不想他有心里负担才自己一个人去找了篮球的碎片来验证。

其实不找也没有关系,但是江笑白这行为依旧有点戳到他。

裴从安想像以前摸摸他的脑袋,手伸到一半却顿住了。现在知道了是幻觉了,但是心里还是有些过不去,那黏腻的触感似乎也还在,最重要的是,他摸得是江笑白的脑袋,要是江笑白嫌弃怎么办。

江笑白看出他的意图,脑袋一低就钻到他的手心里蹭了蹭,顺势比了个大拇指,笑眼弯弯:“今天辛苦裴哥了。”

裴从安心忽然就放了下来。

小江还是那么可爱。

【嘶……有点点好磕】

【大胆点!爷磕到了】

【所以我其实走错门了,这不是惊悚区,是狗粮区??】

【确实,感觉整个直播间画风都变了】

江笑白却已经和裴从安凑在一起讨论晚上行动的事情了。今天周五,最后一节课是自习,教室里没有老师,晚自习是他们几人中的那位男老师看着的。也就是说到晚自习结束他们应该都是安全的。

“晚上不回宿舍了,我们等到保安锁上门,然后和齐问会和,偷到钥匙就离开,立即赶往教室。能在十二前回去是好事,回不去的话大家一定要小心,很可能十二点以后的校园会发生一些对我们来说很危险的事情。”

沈颖和何源当然听他的安排,江笑白也认真点头,将他的嘱托完全记了下来。

晚上十点,晚自习结束,老师和学生陆陆续续从教学楼走了出来。保安大叔提着钥匙,等到众人走了以后立即将教学楼大门锁祝旁边的花坛里,除了齐问之外的其他人全都聚在一起,等到保安晃荡着酒瓶离开,帮工在后面催促道:“我们是不是该走了,去找齐问?”

裴从安点头,带着众人赶过去接应齐问。

月亮高悬,明明是无云的夜晚,它却像是蒙了一层雾,染出了一圈光晕。

今天是难得的毛月亮。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