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为了恰饭我伪装绿茶[无限] > 第38章 白色古堡

第38章 白色古堡


两人拿了重要信息向楼下走去。

“没想到你们还活着, 看起来收获也不错。”克拉克站在楼梯口,抱臂含笑盯着他们,“本来想着你们也要死了, 我还犹豫要不要去拿现成的晶石,现在看来省了这一步,乖乖把东西交给我, 我还能放你们一条生路。”

江笑白看着他,奇怪问道:“需要我帮你打120吗?”这脑子不太好, 需要看看了。

克拉克这会心情好, 无视他的嘴硬, 拍拍手说道:“给我把他们两个带上来。”

江笑白心中一凛。

不好的预感成了现实。鲁道夫和阿芙拉压着方元、齐日两人走了过来。最麻烦的是这两人背后还挂着一根引线,而引线的另一边却是两颗黑色的雷球。

“中级组织才有的武器, 花了我好多点数兑换出来的呢,本来想着最后用来威胁boss,现在想想威胁你们其实也不算亏。”克拉克说道。

裴从安掏出手枪, 克拉克退后一步,握着遥控说道:“我劝你们不要轻举妄动, 一旦我受伤了,你们的同伴可也要跟着一起死了。当然, 你们也可以不重视他们的死活, 但是这雷的威力据说很厉害, 就害怕你们也要一起受伤了, 到时候boss会不会趁乱把你们都杀了可就不一定了。”

江笑白的手悄悄拽了一下裴从安, 然后脸色一变, 忍着怒意说道:“克拉克,你违反游戏规则。”

“规则?什么规则?这可是死人的游戏。”克拉克嗤笑道,“规矩是死的, 人是活的,现在,你们该把晶石交出来了吧?”

江笑白抬头望着裴从安,征询他的同意。

裴从安沉默半晌,缓缓点头。

江笑白只能从怀中掏出晶石,不甘不愿走到克拉克的面前,将晶石送到他面前。

“我就说晶石怎么找不到,原来都在你身上呢,裴从安也是真的放心。”克拉克伸手就要抢过晶石。

江笑白握着东西后退了一步,警惕说道:“我们怎么知道你拿到了晶石会不会撕票。不行,东西先不能给你,你得把人放了再说。”

“真是麻烦。”克拉克戾气十足骂了一句,这才说道,“行吧,先去塔楼门口,然后一手交人一手交货。”

他不敢现在就交易晶石,总得到了塔楼门口才放心,不然谁知道裴从安会不会又把东西抢回去。

江笑白点头,和裴从安跟在了队伍后面,众人一起向塔楼走去。

齐日和方元垂着脑袋,又丧气又觉得丢人。他们又不是玩家,所以没有必须解决副本秘密这个要求。但是依旧很丢人啊。

刚进游戏的时候他们还信誓旦旦一定要给江笑白一个好看,让他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任务大佬。没想到过程中一点忙没帮上不说,反而连累了队伍的进度。

几人很快就到了古堡外面,一行人向着塔楼赶去,中途没有遇上一点阻拦。管家也不知道去了哪里。好像打早上开始就不见了身影。

那天经过兽园的时候他们只是远远看了一眼,现在到了塔楼下面,众人看得更清楚了。这铁门其实不是光秃秃的,上面还绘制着一些图案。图案也是各种动物,看完白纸的江笑白知道,这代表着斯凯尔的诸将。他们上了陆地以后就会变成动物的模样。

“东西给来吧。”克拉克伸出手。

江笑白示意他放了方元二人。

克拉克眼睛不悦眯起,还是示意鲁道夫解开了他们身上的炸弹,两人身上的绳子他没有动,还让鲁道夫他们继续压着两人。

“我的诚意你也看到了,东西拿来吧。”

江笑白手里有五枚晶石,他拿出四枚送到克拉克手里,剩下的一枚却没有交过去。

他和裴从安往后站了一点,开始谈判:“最后一枚晶石我给你扔过去,但你要把人给我放了。”

“可以。”克拉克点头。

两边同时动手,江笑白扔出手中的最后一枚晶石,鲁道夫则一把将方元他们推出去。

然而克拉克却没有真的遵守承诺,他抢过一枚炸弹,就往江笑白他们的方向砸去。

“快跑!”江笑白大声催促。

方元和齐日就地一滚,向着他们的方向跑来。爆炸的余波扫到了两人的身体,给他们身上添了几道伤口。好在这两人跑得还算快,勉强逃出了爆炸范围。

也顾不得自己身上的伤口了,两人看着已经冲进塔楼的克拉克一行人,也就要跟着进去将功补过。

“等一下,别动。”裴从安和江笑白一手拦住一个。

裴从安拿出之前池流准备好的止血药递给两人。江笑白直接把止血符拿出来往两人身上拍。

“谁让你们动的。”裴从安冷脸。

“还有伤就敢往前冲,不想要命了?”江笑白训斥。

齐日、方元:……怎么感觉这两人刚才有点夫夫相呢。

老大也就算了,平时一直绷着一张脸,没想到小江脸冷下来也挺可怕的。

方元一边吃药一边龇牙咧嘴地解释:“这不是忙活了半天结果叫这小子捷足先登了,心里有些不得劲吗?”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他们成了螳螂,心里也有些不得劲。

江笑白含笑说道:“还不知道谁是螳螂谁是黄雀呢。”

两人看向他,不明所以。难道在他们被抓的这段时间里,江笑白又发现什么重要信息了?

反正距离事情解决还有一段时间,江笑白就和他们聊起了今天在四楼得到的消息。

-

克拉克迫不及待进了塔楼。早在双方决定交换的时候他就已经下定主意要将江笑白他们拦在外面了。他在初级组织也算是名列前茅的优秀,然而对上裴从安依旧是力不从心,既然如此,就绝对不能让他们进来。

下定了主意,一得到晶石,克拉克就利用小型炸弹将他们赶了出去。他们三人进了房间,克拉克当即将铁门重新关上。

这样的话,他们想进来都进不来了。

克拉克得意洋洋地想着,也忽略了自己同样出不去这个事实。

塔楼里的景象映到三人眼中,克拉克神情微滞。

这是一间地下刑房,刑房里摆满了各种刑具,在最中心的桌子上,则放着一柄镶嵌着宝石的黄金匕首,匕首上缭绕着的光芒一看就不是凡品。

难道这就是副本通关的奖励吗?

克拉克有听说过比较高级的副本会掉落一些不错的任务奖品,不过这种机会很少,没想到今天被他给遇到了。

鲁道夫和阿芙拉都有些眼热,可是克拉克还在这里,他们是绝对不敢先去抢夺战利品的,只能让开让克拉克先拿。

克拉克对他们的识相非常满意,上前握住了那把匕首。远看的时候就已经很精美的匕首近看更是华丽非常。无论是做工还是上面的宝石,都仿佛是精挑细选出来的。

克拉克下意识拍了个鉴定术,没想到匕首上却出现了一串问号。这是等级太高根本不能显示啊。如果刚开始克拉克还是愉快的话,这会已经是狂喜了。

游戏里的武器都是绑定的,有了这把武器,没准他在组织里的评分也会升级。就像是林楚他们那样。

“这匕首如何?”有人在身后问道。

“很不错。”克拉克摩擦着匕首,对这柄利器非常喜爱。

身后传来轻笑声,克拉克的身体忽然僵住。

不对,他身后的人不该是鲁道夫和阿芙拉吗?刚才的人是谁?

猛然转过身体,克拉克脸贴上一张面孔。那是一个胸口空洞的男人,黑发黑眸,头发又硬又直,和那些画像里的人都有相似的特点。他的长相很不错,然而脸色却苍白如同吸血鬼。

男人咳嗽了两声,含笑说道:“我也觉得它很不错,当年我就是用这把匕首杀死了神父的。”

克拉克忍住惊慌后退两步,目光忍不住看向大门想要找机会逃离。可是房间早就被他关住了,他竟然断绝了自己的生路。

至于鲁道夫和阿芙拉正被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动物们咬住了四肢,只能无力挣扎,却完全没有反抗的余地。

男人像是在看一个处于牢笼中的猎物,不仅没有急着杀了他,还在讲述着往事:“神父敛财无数,最终用他得到的财产锻造了这把匕首。当学校的其他人都死了以后,我在神父的宝库中找到了他。一向不可一世的男人吓得尿了裤子,哭着求我饶了他。为了惩罚自己,他把自己的脸都拍肿了,就是为了表明自己的决心。我带着塔兰他们的灵魂欣赏完了那一幕,然后用这把神父花费无数心思锻造的匕首杀死了他。”

克拉克正在寻找逃跑的地方,根本没心思理他。

“看起来客人并不喜欢我的故事,既然如此,就让这一幕早点结束吧。”张乔打了个响指,地下刑房出现了一个又一个怪物。有些是兽园里的动物,有些却是被克拉克害死的人。

聂王和余欢牵着手走了出来,两个娃娃最先动手,丝线从四面八方飞来,扯住克拉克的脖颈。两人从两端用力拉紧,克拉克连反抗的力量都没有,便被削去了脑袋。

男人坐在椅子上,随意欣赏这一幕,等待着屠杀的结束。

-

塔楼并不隔音,里面的惨叫声清清楚楚传到了外面。方元听得毛骨悚然,抱臂瑟瑟发抖:“这也太可怕了,幸好进去的不是我们。”

就在刚才江笑白已经给他们解释了古堡的杀机以及塔楼里可能存在的危机。塔楼里的根本就不是什么秘密,更不是什么宝物,而是古堡主人为自己准备的祭坛。

当年献祭了心脏才逃离学校,所以古堡主人自始至终缺的都是一个心脏,补全了心脏以后他便能像斯凯尔一样重新复活。至于他选定的心脏来源,自然便是千挑万选出来的克拉克。

也亏得克拉克厉害,来了之后就把古堡主人的雷点一个个都踩了个干干净净。江笑白都怀疑那个游戏是不是故意的,不然怎么会找克拉克这个不靠谱的家伙。

稍微换个心态平和的点,也不至于这么惨,直接成了大boss的眼中钉肉中刺。

这么想着,塔楼里的惨叫声终于结束,门被人从里面打开,浓浓的血腥味扑面而来。江笑白几人后退几步躲开这种难闻的味道,看向古堡里走出来的人。

深冬的天气,男人披着一件大衣,下面是裤子以及毛绒拖鞋。温和的长相看起来不像是心狠手辣的boss,更像是一个文弱的病人。见到他们,男人微笑点头,然后说道:“非常抱歉,说好的宴会已经提前结束了,诸位若是愿意的话,可以在古堡里待上一晚,管家出去办事了,估计晚上就会回来。”

齐日推了一下眼睛:“您是古堡的主人。”

男人大笑一声,洁白的牙齿露了出来,看着很是爽朗:“诸位可以叫我张乔。”

他看起来倒是很和蔼,假如众人没有听到他处理克拉克的动静的话。

江笑白目光落到他的胸膛上,目光虽然隐晦,张乔仍是注意到了,摸了下胸口说道:“我确实得到了一颗新的心脏。”

张乔意外的爽朗让众人不由得稍稍放松了一点,却还是不敢小看他。这个男人真的温和的话,也就不会让游戏玩家全军覆没了。

不过山路还没有全干,今天确实不适合回去。几人就算再警惕,也不得不在古堡里多待上一晚。

晚上众人一起吃饭,这次没有去宴客厅,而是去了张乔用餐的房间。这位古堡的主人颇为健谈,天南地北的事情都可以聊上一些。就算是久居深山,对于外面的情况也了解得不少。

另一方面,他也没有表现出对众人的恶意,似乎克拉克一行人的死亡就是事件的终点,而江笑白他们就是被拉过来做客的。

第二天,管家终于回到了山上,一起的还有送他们下山的车。

“出去办了一点事情。”身上的雪山被壁炉的火焰消融,管家拿出两张纸送到了裴从安的面前,“这是我们的通行证,您可以看一下。”

东西送到了裴从安的手里,江笑白垫着脚尖去看,裴从安注意到了,微微弯腰,让他能轻松地看清楚上面的字迹。

是一张鬼魂的合法居住证,阴阳两界的章子都有。江笑白知道这个东西。有些强大的鬼怪可能不想要转生,阴司想要强制他们又要花费巨大的人力物力,所以在条件允许,且不会伤害无辜居民的情况下,阴阳两界是允许他们在阳间暂时居住的。

没想到管家这两天就是办这个事情了,看起来这位古堡的主人混得挺开的。

既然有了这东西,江笑白他们也没有强制对上古堡主人这个强大对手的必要了。古堡的事情解决,江笑白他们也该离开了。

只是江笑白略有些遗憾。

他这次直播的收获颇丰,可惜的是对于世界树的了解还是过少。聂王他们再怎么说也是初级任务者,对于世界树的了解不是特别多,到了现在他们得到的消息也只是一些简单的内容。

却不想回去的车上,管家交给了他们一样重要物品。

透明的玻璃瓶里装着一截干枯的藤蔓,管家将东西送到了江笑白的手中,为他们解释了前因后果。

“主人自从建造完古堡后就陷入了沉睡,结果有一天有一股力量吵醒了他。这股力量想要和主人做个交易,让主人以古堡为中心,建造鬼蜮。他会不断送人进来填充鬼蜮,增加主人的力量,要求是主人将人拉进来,在这块地区造成恐慌。”

裴从安皱眉,接过江笑白手中的藤蔓仔细观察。

管家仍在继续:“仅仅是两个对话,主人便知道那股力量是想要他在这里造成动乱。因为经历过不好的童年,主人对这种事情深恶痛绝。可是当时他刚刚醒来,身体还非常虚弱,再加上没有了心脏,所以力量更加薄弱,没办法的情况下,他设计了一个计划。”

“让世界树提供罪恶深重的人来古堡进行游戏,主人趁此机会选中了克拉克的心脏。得到了克拉克的心脏以后,主人力量大增,同时也有了抗衡这截藤蔓的力量。”管家说道,“临行前主人让我将东西交给诸位,也算是对诸位来到这里的一点补偿。”

江笑白捧着那根藤蔓都有些没反应过来。

这难道就是天降惊喜?

刚在想没什么重要线索,这线索可不就长腿一样跑过来了。

他不由得追问:“那张乔先生有没有说过一些世界树的特点呢?”

管家停顿半晌,才迟疑说道:“主人说这东西空有力量,奈何没有脑子,而且反应迟钝,可以先悄悄解决,待到关键时刻再将其一举消灭。不过他也有句告诫送给诸位,不是所有鬼怪都有足够的自制力面对强大的诱惑,穷凶至极的恶鬼随时都有可能出现,以后若是遇到同样的情况,诸位要更加小心。鬼怪之言可信可不信,如果实在不知道如何选择,那就信一半。”

到底是活了几百年的厉鬼,江笑白也没有托大,仔细听完后还认真地点点头。

管家该说的都说完了,将他们送到了车站以后便回了古堡。

回到居住城市以后,江笑白找到大巴,挥挥手就打算回去。世界树的藤蔓他交给了裴从安。表面上这玩意对他没有任何用处,他拿了反而引起裴从安他们的怀疑。另一方面,上次他拿到的藤蔓交给司学以后,协会那边到现在还没有给出一个明确的答案,也不知道那究竟是什么东西。

索性这次把东西给了裴从安,两边双管齐下,没准会有意外的进展。

本以为这件事情就到此结束了,没想到却发生了一些意外的事情。

“裴哥,你这是干什么?”江笑白抱着包坐在大巴上,眼睛因为惊讶睁得溜圆。

本该跟着方元他们一起回去的裴从安此时正坐在他的旁边,因为刚从古堡的危机里出来,身上的煞气还没收干净,整个人看着非常有震慑力。后来上车的人都小心瞅了他一眼,然后小心翼翼越过他走开了。

江笑白看得想笑,又忍不住好奇:“裴哥你是和我顺路吗?”

裴从安神色不变:“送你回家。”上次江笑白单独回去的时候就收到了古堡的来信,结果就被卷入危险之中。鉴于他之前的经历,裴从安不放心他一个人回去。

“我这么大个人哪需要别人送回家。”江笑白假装不在意,嘴角却抑制不住翘了起来,他连忙伸手压了压嘴角,眼睛里的笑意却是忍不住。

虽说没有什么和家里断绝关系的说法,但是江笑白对父母是没有什么印象的。早年孩子太多,一家子养不住就把他送了出来。师父是个硬直的性格,没什么弯弯绕绕,能把他养活就很好了。更何况江笑白天赋高,大多数时候也不需要人心疼。

几个朋友更不会担心他遇到危险,他们遇到危险给江笑白求救还差不多。

所以忽然出了裴从安这一个,江笑白除了新奇还是新奇,心里还有些发热。

两人坐大巴又转了公交车,终于回到了江笑白租住的家里。不过这时候天色已经稍晚一些了,裴从安再回去也挺累,江笑白说道:“裴哥要不你现在我家住一晚,明天再回去吧。”

他租的地方还有个客房,有时候朋友过来也会休息一下。

之前一起做任务,大家也很熟悉了,更不要说睡一个房间,裴从安没什么扭捏的,点点头就跟着江笑白上了电梯。

房间在五楼,江笑白回去的时候,夕阳的余晖透着楼道找了进来。黄昏的颜色没有让人有些安全感,反倒是有些诡谲。

江笑白没看到周围有什么鬼怪,心里却不由得警惕起来。

他开门回家,给裴从安拆了双新拖鞋。两人一起进了屋子。房间里的装饰都很朴素,只有客厅里摆了一个大大的电视,对面的沙发上还卷着个毯子。主人不在的七天,整个屋子也没了烟火气,看着空荡荡。

当然,最显眼的当然要属堆在餐桌旁边的那一摞泡面了。

江笑白尴尬地摸了一下脸颊,这才说道:“平时我都是叫外卖的,方便面都是懒得时候才吃。”

裴从安去厨房看了一眼,果然里面的厨具都看着很新,不像是用过的,冰箱里也空空如也,什么东西都没有。

他皱眉看了一眼,说道:“晚上做饭吧。”

“做饭?”江笑白迷惑,下一刻反应过来。

“诶?”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写完得有些晚_(:3」∠)_之后要开始新副本了

-感谢在2021-08-09 23:23:22~2021-08-11 12:47:4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泥巴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娼屿 50瓶;bleeding 20瓶;泥巴 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