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为了恰饭我伪装绿茶[无限] > 第39章 王家村

第39章 王家村


裴从安会做饭这件事情, 江笑白在楼下超市买菜回来以后才反应过来。

裴哥诶,还会做饭。他无论如何是没有想到的。按理来说裴从安已经很忙了啊,怎么还有时间学习做饭呢。

江笑白往冰箱里塞食材, 顺带把自己的疑惑也问了出来。

“我经常一个人生活,不喜欢吃外卖就自己学着做了。”裴从安穿着小鲸鱼围裙,正在给土豆削皮, 一边的袖子没有挽好滑了下来,他送到了江笑白面前, 说道, “白白帮我挽一下。”

白……白白!

江笑白心跳得有些快。这么叫他的人还挺多的, 他听直播间的观众这么叫都不知道多少次了。可是裴从安叫起来就是有一点点不一样。

更何况之前不一直是小江吗?忽然这么亲密……他都有些反应不过来。

裴从安手肘还放在面前没有动,江笑白连忙帮他挽起袖子, 说话掩饰自己的慌乱:“我以前都是吃大锅饭的啦,我师……家人做的饭不太好,我自己也不会做饭, 所以我们两个人都是跟着大家一起吃,没有自己做饭的习惯。”

裴从安安慰他:“每个人都有自己擅长做的事情和不擅长做的事情, 将自己擅长的事情做到很好已经很厉害了。”

江笑白都想让他别夸了,再夸他都要上天了。

快速码好食材, 江笑白看着外面的食材问道:“那有什么我能帮忙的吗?”

“不用, 这里交给我就好, 你要是觉得空闲的话, 可以帮我准备一下客房?”

他不说江笑白还差点忘了。他这里不常有人来, 客房里的东西确实要收拾着换一下。换洗衣服裴从安在楼下就已经买了, 江笑白只需要换床单和被套就行。等收拾完一切,他回到沙发上,打开电视心不在焉地看了起来。

看着看着, 江笑白就要回头看一眼裴从安。抽油烟机的响声,裴从安忙碌的背影,都让他有种从前没有过的感受。

江笑白在沙发上快乐地滚了一圈,听到手机震动的声音才慢悠悠又重新坐了起来。

是司学的消息。

手指梳平翘起的头发,江笑白仔细看了起来。

老子不想加班了:听说你把世界树藤蔓给了裴从安?

一只白白呀:嗯,怎么了?

老子不想加班了:!!!!!那是什么,那是重要讯息,那是未来的研究资金,你这么就送给竞争对手,那我们下次争取资金支持不就少了资本吗?

一只白白呀:人都快死了还展望资金,你上次的那截藤蔓研究出什么了吗?

老子不想加班了:死鬼jpg 干什么问这么见外的问题。

一只白白呀:这也是我给他们那截藤蔓的原因,很显然世界树图谋甚大,越来越多的都市传闻也许就与这件事情有关,你们研究不出来的话,最好寻求各界人士的帮助。现在的情况不是我们就可以吃下来的,越多人参与进来,越能解决问题。

老子不想加班了:行了行了,师叔你别念了。我知道轻重缓急,不过你是不是太过于关注裴从安了啊。已经连着合作两次了,这算是交往过密吗?

一只白白呀:是又如何?

关掉手机,也将司学的追问关掉,江笑白看着端菜从里面走出来的裴从安,扔下手机上去帮忙。

土豆炖牛腩,清炒虾仁,再搭配一个素菜以及一碗汤。手指被烫了一下,江笑白摸摸耳朵缓解烫意。

“两个人吃好像有点多。”裴从安给他递了碗筷。

“没事,明天热热还可以吃。”江笑白不在意摆摆手。

他咬了一口土豆。汁水的浓香与土豆的绵软混合,鲜香醇美,一瞬间就征服了江笑白的味蕾,他比了个大拇指,高兴说道:“真想在家里摆个裴哥,这样岂不是吃饭不愁了。”

裴从安笑而不语。

江笑白也没指望他回复什么,两人吃完饭把碗筷放到洗碗机里。江笑白摸着肚子在屋子里一边走一边消食,裴从安也在联系方元那边,询问他们到了哪里。

急促的门铃声在外面响起,打断了这温馨的一幕。

两人同时向门外看去。现在是晚上九点多,谁会在这个时候上门。更何况江笑白还在门上贴了符纸,一般的鬼魂是决计不敢闯进来了。

他来到门口,裴从安却先一步按上了门把手,将他挡在后面。

江笑白于是去了猫眼那里。

他旋开猫眼的盖子。门铃声依旧在一声声向着,可是外面明明是空无一人。

看起来真是遇到那东西了。

那门铃声一阵一阵的,好像他们不理会就不会善罢甘休。今天是必须得开门的。

裴从安的武器没有离身,他一手拿枪,另一只手扭动门把手。“咯吱”一声,屋门开了一条缝。好像就是再等这一刻,门缝里飘进来一封信,信封正面朝上,写着“白白收”几个大字。

一般人会叫他白白吗?

江笑白望着那封信有些迷惑。裴从安当即打开门看向外面,依旧是空无一人,就是他们面前的地面上放着一个被踩了一脚的黄符。

江笑白拎起黄符,看着上面的大脚印子故作心疼:“我上次好不容易求来的开光黄符呢,谁啊这么不小心。”

“听说池流从家里拿出来一批黄符,我用不上,到时候拿给你。”裴从安先他一步把信捡了起来,还不忘安慰他。

“池流老师不能自己画吗?”江笑白明知故问。谁让池流上次说他老前辈来着。

裴从安微微皱眉,似是嫌弃:“他画符技术太差了。但凡技术好一点,他家里人也不会那么容易放过他。”

江笑白没忍住笑了出来。吐槽池流很搞笑,裴从安吐槽就更有趣了。

愉悦的笑声驱散了刚才的诡异气氛。江笑白确定屋子里没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跑进来以后,又找了张黄符贴到门外,然后和裴从安一起研究起来那封信。

有件事情他猜得没错,那就是信的主人确实关注江笑白,甚至还认识他。

按照这封信的说法,他是江笑白的粉丝。这次过来求江笑白也是因为他家里人的事情。说是今年他回家看爸妈,发现父母以泪洗面,整个人都郁郁寡欢。

一问才知道是他妹妹跟着老师去一个王家村的地方做民宿调查,结果这一去就不回了。警察那边也暂时没有线索,这几个人就像是凭空失踪了一样。他不忍心父母难过,再加上他已经没了,不能让妹妹也出事,于是才联系他们。

他知道江笑白对这些奇怪的地方感兴趣,也想跟着找一找妹妹,唯一能两全其美的办法就是江笑白了。

“你的观众里……还有已故之人?”裴从安对九鼎网的印象又有了改变。看起来他们的影响比想象中要大一些。

江笑白思考了一下,然后说道:“应该是吧,我记得当初成为签约主播的时候,合同上面有说观众的分类可能不限于普通人,我当时没想那么多,没想到还真的有。”

“介意我帮你查查这个王家村的情况吗?”裴从安晃了一下信封,“你知道我们有些特殊渠道能够得到各个地方的信息,提前了解一下不是坏处。”

“好啊好啊。”江笑白点头。他以前出门也不是完全没有准备的,有把握一些对他来说也是好事。

就是裴从安应该就要离开了吧?

“那裴哥你下次还过来吗?”江笑白抱着牛油果抱枕,头发软软地贴在耳边,刘海下眼睛看起来格外晶亮,“我又不会做饭,放在冰箱里的东西要是坏了怎么办?”

他心里有些紧张,手指不停地抠着抱枕,掩饰自己的不自然。

按理说刚才的话有一点点得寸进尺。要是司学那几个损友的话,他们估计会嘲笑他脸大,还说这么大个人连个饭都不会做吗?不会做学啊。

江笑白当然期待裴从安有不同的答案。

“资料可以让方元他们传过来,只要你不嫌弃我我打扰就好。”裴从安还是没忍住,摸了一把他的头发。

手感和想象中一样好。白白也很可爱。

江笑白立即高兴起来:“那我们明天去帮你买两身衣服,估计要多住一些时间了。”

裴从安点头。他之所以不离开,也有不放心江笑白的原因。不知道是不是体质作祟,江笑白太容易遇到这种危险事情了。今天和江笑白一起回来,他也没有真的以为会有那些东西来找江笑白,只是为了以防万一,没想到还真的这么巧,事情也撞在了一起。

希望不是太危险的地方吧。望着好像完全不知愁一样的江笑白,裴从安希望他不会被那些危险影响了心态。

池流是两天后回的消息。

那时候江笑白正带着裴从安各处游玩。做饭他不行,玩这方面,裴从安这个总是在忙工作的人却不如他。两人将城市的景点转了个遍,池流查的资料也到了。

裴从安看完全部内容,放下手机说道:“看起来我们这次还是要一起行动了。”

来不及高兴,江笑白先问出自己疑惑:“出什么事了吗?”

“池流那边传来消息,说是部门里有两个成员前段时间也接了王家村的任务,结果去了以后就失联了,消息到现在也没有回来。”

“遇到了危险?”

“应该还不到危及性命的程度,他们身上的东西会在生命垂危的时候报警,目前为止还没有这方面的消息,但情况也不太好,池流的意思是,我肯定是要亲自去一趟的,正好和你目的地重合了。”

事情就这么定了下来。两天后,几人聚在一起,一同上了赶往王家村的大巴。

队友是第一次遇到的何源和沈颖,见到江笑白的时候热情地打了招呼。这个选择是有意为之的。方元和齐日心态一般,这次回去以后还得调整心态,休息一段时间才能继续完成任务。正好方元和沈颖时间空了下来。他们又和江笑白有过合作,考虑到熟人好办事这一条,江笑白也没什么意见。

他们坐得这趟大巴是唯一能到王家村的大巴。王村地处偏僻,穷乡僻壤的,一般人连路都找不到,他们也就放弃了驱车前往的方法,而是选择了这趟大巴。

上车的时候,江笑白微微惊讶了一下。大巴上居然已经坐七八个人,也不知道是不是时间太早的原因,好几个都还在睡觉。只有两个人正望着窗外的风景。

一个是一身黑衣的男子,气质阴郁,看着就不好相处。另一个则是一个四十多岁的大叔,手里夹着一支烟,却没有点燃,见到他们的时候眼睛了露出微微讶异的表情,然而冲着江笑白友善一笑。

这笑容却又因为他的气质,看起来略微有些轻浮。

“走吧。”裴从安带着他找了个两人的位置坐了下来。

他们是最后一批人了,上车不久,车子摇摇晃晃地启程。车行到了一半,陆陆续续有人醒了过来。

刚开始醒来的人迷糊了一下就立即清醒了过来,不叫不闹的,反而警惕地观察着周围的情况。江笑白还听见有人说:“完了完了,这次居然有十二个人呢。”

语焉不详的话语,江笑白却心里一动,有些怀疑他们和世界树的关系。

最后醒来的一对男女彻底证实了他们的猜测。

这两人是最后醒来的,他们一脸惊恐地望着周围,其中一个女的惊讶问道:“这里是哪里?我们怎么会在这个地方?”

旁边的男生把她挡在身后,认真说道:“可以帮我们解释一下吗?能够出去的话我们可以给钱的。”

他们旁边的长发女生嗤笑一声,反问道:“能不能活下去还是另说呢,谁要你的钱啊。”

男生被呛得难受,女生画中的语气更让他担忧,什么叫做能不能活下去呢?

“是带走我们的人很凶恶吗?可是警方应该不会放过他们的吧,没准我们就能等到救援呢。”

女生嘲讽道:“怎么,你还真敢见警察啊,也不怕警察把我们一网打尽。”

男生眼睛睁大,脸上不可置信以及惶恐互相交替,似乎自己重要的秘密被光天化日之下剖开了一样。

然而直到现在也没有人回答他的问题。

世界树里的人比想象中还要自扫门前雪啊。江笑白一边观察他们各自的性格,一边在心里想到。

令人意外的是,最后解释的是那个一脸冷漠的男人:“打开手机找到世界树app,里面有新手教程。你们被拉进来做游戏,死了就是真的死了。”

两人立即感谢点头,点开手机果然发现了手机上有个世界树app。

等到做完全部的新手教程,他们就像是灵魂被抽干了一样,虚脱地躺在了座位上。

游戏的新手教程很详细,甚至把他们能预想到的不信任、生气的可能全都顾全到了,看完所有内容,两人瘫软成一团,还没有从现在的情况中缓过来。

“正是因为你们是罪人,才会被拉近这个游戏之中。”

这句话让他们就连不满都不能发泄。要是他们是绝对的穷凶恶极也就罢了,可是他们不是。

所以只能后悔以及心虚。也许游戏拉他们进来就是为了惩罚他们呢?

正想着,黑衣男人又开口了:“原因知道了,之后你们的线索单方面共享给我。”

经过刚才的指导,两个新手情侣已经知道了线索究竟代表着什么,这也就说明他们自己的积分也要分一半出去。可是积分又代表在世界树里的生活资本,一时间两人都有些犹豫。

中年大叔收起香烟,笑着说道:“不要欺骗林楚,尤其是在钱这方面。”

两个新手对上林楚冰冷的目光,心里一怵,连忙点头:“好,好的。”

林楚这才满意地移开眼睛。

江笑白好奇地盯着这两个人。林楚和中年大叔应该是一早就醒来的,按照新手最后醒来这个点倒推,这两个人的实力应该是这些人里最强的一波。就是不知道这个推测方法是不是正确的了。

正想着,林楚的目光会对上了他,两人目光相撞。江笑白愣了一下。

是他的错觉吗?怎么感觉这个林楚盯着他的眼神特别像他看到了优厚资金的委托一样热切呢?

不等他想清楚林楚又移开了脑袋,江笑白再想探究也没有办法了。

大巴还要走上七八个小时,江笑白有些困了,脑袋晃了晃,最后迷迷糊糊睡了过去。

半睡半醒的时候,好像有只手扶着他的脸颊转了一下。侧脸被扶到了一个肩膀上,没能去探究究竟是谁的动作,熟悉的气息让江笑白的睡意再一次涌来。

再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

江笑白揉着眼睛移动了一下酸掉的脑袋,这才发现自己居然一直靠着裴从安睡了过去。

“现在几点了?”

“四点。”

江笑白惊讶:“裴哥我靠了你多久?”

“没多久。”裴从安微微活动了一下肩膀,这才说道,“快到目的地了,我们收拾一下准备下车吧。”

等到大巴停了,他们几人捞着背包全都往下面走去。

这两天刚下过雨,地面泥泞不已,一脚踩上去,什么青蛙,蚯蚓,虫子全都爬了起来。有不适的已经嫌弃地找地方躲开。江笑白也想躲,可是周围根本没有下脚的地方,只能生无可恋地踩着路边的草往目的地走。

按照司机的说法,他们拐过前面的路口就能看到接他们的人了。

等到绕开一个小山坡,前面的空地上终于见到了一个人。是个中年汉子,此时正拿着自己卷的烟叶坐在老式拖拉机上发呆。

见到他们,男人眼睛一亮,从车上跳下来,几步走到他们面前说道:“你们就是这次来做民俗课程的学生吧?”

民俗课程?这不是和朱青雨那个目的一样了吗?

反正有办法过去正好,于是他点点头,顺手还开了自己的直播间。

【这里就是白白说得王家村了吗?】

【我这两天去打听了一下,听说王家村很邪的,白白你一定要小心】

【白白加油!一定要成功啊!】

他这动作惹得不少人看了他一眼,江笑白镇定自若,反倒让其他人不好意思了,偏过脑袋转心听中年男人说话。

“我叫王德寿,是王家村的人,村长让我来带你们过去。”王德寿说道,“既然来了,大家就上车吧!”

这种拖拉机最前面只能坐下司机,后面的拖斗倒是可以上去,就是那味道实在不好闻。也不知道鸡粪还是羊粪,上去味浓得能把人送走。

不过最起码也是个代步工具啊。大家一起爬了上去,江笑白望着自己的手琢磨着回去要洗几遍。那边王德寿已经动了起来。

用力转了几下摇把,拖拉机响声震天,王德寿上了车,高呼一声:“那就走吧!”

吹来的风将周围的味道吹散,江笑白也有时间观察周围的情况。山间的土路蜿蜒旋转,最后转过了一条河,停在了不远处的晾谷场上。

江笑白从车上爬了出来,询问道:“你们看清楚了吗?”这次他直播间还有裴从安他们的人,时刻盯紧他们的行动,顺路还将王家村的情况了解一下,最好能找到进去的路线。

【差不多,正在画了】

【感觉和迷宫一样,白白不会出不来了吧】

【要相信白白的意志力!就算是在深山里,他也会坚定不移地爬出来的】

晾谷场这时候正有一群孩子在玩耍,踢毽子、打沙包还有跳九宫格的,男多女少。旁边的大树下坐着一个女生,看起来文静且有书卷气,正微笑望着他们的方向,看起来很是友好。

迎接他们的是个中年男人,叫做王武,据说是村子里的村长。

王武拿着个本子走到他们面前,然后皱起了眉头:“怎么是十二个人,多了几个。”

这句话在玩家群里引起了骚动。

什么叫做多了几个?难道他们里面还有其他东西混了进来?

正想着,王武又翻了一页,连忙解释道:“是我看错了,确实十二个,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分一下住处吧,村子里没有旅馆什么的,你们只能住在村民家里。一共三户能留人,咱们每户分过去四个人,你们看看抽签行不行?”

其他人都在点头。江笑白却紧盯着王德寿,一脸若有所思。刚刚他没有看错的话,说是多了人的时候,王德寿好像打了个手势吧,难道王武改口和他有关系?

作者有话要说:  昨天一直在调整大纲,今天更新晚了点。

-

感谢在2021-08-11 12:47:46~2021-08-12 12:39:0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就很乖了~ 10瓶;53291700 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