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为了恰饭我伪装绿茶[无限] > 第49章 冲喜

第49章 冲喜


最后房子安排下去。

老太爷丁泰青和老太太林曼菁二人住在正房, 王厨娘和分配成玄三的方元住在倒座。作为裴从安的丁景同则在东厢。至于后院则非常热闹。

成为安锦薇的齐日,夏烟、白芷还有作为白梦华的江笑白全都住在那里。

至于分配到客房的则是白老太爷,也不知道和白梦华有什么关系。

江笑白他们还好, 最起码周围还有其他玩家,东厢那边却只有裴从安一个人。

江笑白有些担心。本来觉得给出的黄符应该够了,这会又开始不确定, 手里的黄符一沓一沓往裴从安怀里塞。

方元看得眼热,啧啧称奇:“小江咋就不关心关心我呢, 我旁边可也只有一个老太太啊。”

齐日撞了他胳膊一把, 翻了个白眼:“你闭嘴吧, 你能和老大比吗?”

方元摸着胳膊龇牙咧嘴地摇头。不敢比,不敢比。

距离晚上还有一段时间, 众人拖着自己的行李回了房间。江笑白拿着手机,一手推开了房门。

可能真的是按照身份给他们安排的房间,门刚被打开, 就有股香味扑鼻而来,不刺鼻也不浓烈, 反而极为怡人。

江笑白却捂住鼻子,没有第一时间吸入这香气。

这种地方, 谁知道香味会不会就能影响人的判断, 假如这香气是迷惑人的呢?走到香炉前, 江笑白熄灭了燃着的香, 然后查看周围的环境。

这是一个女生的闺房, 拔步床上挂着帷幔, 旁边还有一个梳妆镜,镜子里却不是铜镜,而是水银镜子。江笑白走过去的时候, 镜片将他的脸清晰地映了出来。

正看着,镜子里忽然飘过一道黑影,就在江笑白的背后。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有东西】

【我好怕,弹幕大军我快护我】

【呜呜呜呜白白你一个人可以吗】

“当然没问题啊。”江笑白头皮发麻,转身向后面看去。房间里空空如也,哪有什么黑影,仿佛刚才的一切不过是他的错觉。

“什么都没有啊。”江笑白说完,又往床的方向走去,却见床前正摆放着一双红绣鞋,最重要的是,那双鞋的脚尖正对着床的方向。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这里好可怕真的好可怕】

【不是说红绣鞋不能这样摆吗?这会告诉鬼你的方位在哪里】

【啊,白白你在干什么,不要碰!】

江笑白蹲下来,将红绣鞋摆成了一前一后的位置。摆完以后,他苍白着脸颊念叨道:“千万别来找我啊,我就是个过路的,也没害过什么人呜呜……”

他这模样大家早就熟悉了,连忙安慰他。江笑白已经放下行李连忙往外面走去。结果走了没两步,就看到了一张梨花木桌子摆着的照片。

是一个女人。

照片不是彩色,然而黑白两色却掩不住里面那人的美貌。照片中身穿旗袍,也不知道是不是有人叫她,那快门正好撞上她回头的一幕,端的是风情万种。

是白梦华吗?

江笑白不确定,不过还是那句话,在这种环境下,晚上有张照片一直盯着,想想都有些可怕。

江笑白双手小心翼翼把照片转了个个,让照片里的人正对着墙壁。

他没看到的是,照片被转过以后,里面的女人嘴角勾起,缓缓微笑起来。

江笑白连忙推门去东厢找裴从安。

裴从安也在找线索。

比起后院,东厢的装饰更加现代化一些。旁边的耳房被装饰成了书斋,里面有许多外语书籍,丁景同的房间也多是西洋的玩意多一点。

江笑白进去的时候,裴从安正握着一把匕首仔细观看。

“这是哪来的?”江笑白好奇不已。匕首做得很精致,上面还镶嵌着宝石,与其说是一把武器,倒不如说是一件观赏品。

裴从安指了下桌子里的抽屉:“那里面的,在一个盒子里装着,我以为会有线索就拿出来看看。”

当然,目前为止什么都没有看出来就是了。

江笑白皱眉把自己房间的异常都说了一遍:“我总觉得那双鞋有些问题,幸好还有之前买到的黄符。”

裴从安看了一眼他的直播间,摇头拿他没办法。不过江笑白说得事情他有些在意。

“今天看到你拿的是白梦华的身份时,丁幼堂的情绪有些不对劲。”裴从安说道,“也许这个身份是个重要身份,晚上一定要小心,有问题早点联系我,齐日也在那边,不要太害怕了。”

他一句一句嘱咐得认真,江笑白也连连点头,表示自己的听到了。

裴从安房间只检查了一点,江笑白于是也帮忙检查起来。两人在房间里小心翻找,并没有破坏它原来的布置,过了一会,江笑白找到了一个金色的怀表,打开怀表,最上面的盖子上镶嵌着一张照片。江笑白略微有些惊讶:“这是白梦华和丁景同吗?”

裴从安凑过来和他一起看照片。照片里的一男一女穿着学生服饰,应该是年轻时候的白梦华以及丁景同。

两人看起来很亲密,手挽在一起,脸上是止不住的笑容。能看出来他们比较含蓄,也在压抑自己的感情,但是亲密无间的氛围却非常明显。

“似乎是情侣的样子。”江笑白摸着下巴,“不过我看到的照片里,白梦华看起来更成熟一些,不过都很好看。”

“意思是我们的身份其实是情侣?”裴从安拿出自己的身份卡说道。

江笑白不知道他是不是意有所指,这句话可以说是他们现在扮演的身份是情侣,也可以说……是种暗示?

害羞的情绪涌了上来,耳朵也忍不住染上了粉色。江笑白咳嗽两声,这才说道:“不过故事还不清楚,我觉得其他人那里应该也有线索,到时候看看齐日他们的。”

他想要把刚才这点小羞涩掩盖下去,弹幕却不允许:

【哇哦】

【这是我能够听到的东西吗?告诉我,裴大佬意有所指】

【哼哼哼,究竟是谁分配的身份牌,干得好】

【喂,只有我没有那么乐观吗?我听说丁家当时死的死,疯的疯,没准里面就有变故呢】

【呸呸呸,快不要毒奶了】

江笑白藏起手机弹幕,努力不让裴从安看到里面的内容。

其实不止观众,他也没有那么乐观。房间里的红绣鞋,还有突然出现的黑影,总让他有一种恶意环绕的感觉。

两人又搜索了一下,再没有找到太多的东西。正好六点多了,也到了老宅的开饭时间,他们于是就去说好的地点吃饭。过去的时候不少人也到了,看到齐日和方元坐在那里,江笑白连忙跟过去,就看到方元一脸菜色,齐日正在一旁捂着脸憋笑。

“这是怎么了?”江笑白有些好奇,顺便把直播间镜头对准他,“说出来让大家开心开心。”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还要依靠江笑白的黄符呢,方元尴尬地说道:“我在房间,搜到了一个粉肚兜。”

江笑白:……

江笑白:“哈哈哈哈哈……”

就连裴从安都忍不住笑了出来。

眼看方元尴尬得快要爆炸了,江笑白这才忍住笑问道:“不对啊,你那个身份不是叫玄三吗?如果按照各自的身份安排房间,你那里怎么会有女生的东西?”

他点着下巴,猜测道:“难道是女扮男装?或者女装癖?”

“不是。”方元示意他小声一点,这才悄悄说道,“这个玄三的衣服什么的都很正常,肚兜是我检查床的时候在床缝里找到的。我怀疑啊,这是有人留在他那里的。”

说着,方元的目光在几个持有女性身份牌的玩家悄悄看去。

目光落到江笑白身上的时候,被裴从安一巴掌扭了过去:“和小江无关。”

这话说得太肯定,方元好像抓住了什么奸情,完全忘记自己的尴尬,而是挤眉弄眼问道:“老大你这么笃定,是白梦华和丁景同有什么关系吗?”

“现在还不确定,得等到之后线索更多一点才行。”江笑白拄着下巴说道。

一道炽热的目光打在身上,江笑白随之看去,发现是那个抽中白芷身份牌的女生。注意到江笑白发现了她的目光,“白芷”连忙低下头,隐瞒自己的行为。

江笑白疑惑。

他应该和这个女生不认识才对,刚才的目光却很有针对性,按照这个思路来想的话,那就只能是白芷和白梦华之间的矛盾了。

好家伙,单就这么一会,就牵拉出这么多的矛盾关系,也不知道明天究竟是什么样的了。

“吃饭,剩下的吃完再想。”裴从安提醒道。

江笑白点头。饭菜方面江笑白没有看出问题,之前的调查里也显示丁幼堂不是那种会在这方面害人的性格,所以江笑白吃得很放心。晚上的时候,天已经很暗了,江笑白担心裴从安一个人会遇到危险,确定他平安回去以后,这才挥挥手和齐日回了后院。

“我过来的时候看到后院有一座枯井。”齐日走前说道,“晚上的时候经过那里最好小心一点,我总有种不好的预感。”

两人不住在一个院里,白梦华的房间位置更好一些,江笑白推门回去,顺手打开了房间的灯。

虽说老宅的装饰偏向复古,但是吊灯这种东西还是有的,不过是那种拉线的。惨白的灯光照在屋子里,江笑白的动作一顿。

那双红绣鞋又变回了它原来的模样,脚尖正对着床。明明没有人过来,这双鞋的位置却又变换了。

【白白实在不行你去找裴大佬睡吧,这个时候找好基友不寒碜】

【我总觉得房间里正有人在盯着我们看】

【柜子动了,我先溜了!】

“没事,大家早点休息,我也要睡觉了。”江笑白和他们挥挥手,顺手关掉了直播间。

直播间一关,他行事更加随意。手捏黄符走到绣花鞋前,江笑白蹲下来提起绣花鞋,想要继续给它摆成一正一反的样子。

一道黑色的阴影逐渐来到他的身后,江笑白握住鞋,手捏黄符骤然向身后贴去。

背后空无一人,黄符在房间里空荡荡飘着,江笑白看着空无一人的房子,眯起了眼睛。

半晌,他笑了一声,随手将绣花鞋摆好,然后躺在床上休息起来。桃木剑就放在他的枕边,江笑白琢磨着真要有什么东西过来,他可能真能来个梦中捉鬼。

房间里西洋钟的指针移动着,寂静的房间让时间移动的声音越发明显,江笑白躺在这种声音里,反而有种被催眠了的感觉,不一会就睡了过去。

月亮悬挂在屋檐,关灯后的房间里只有月光照了进来。待到乌云扫过月亮,带起一小片阴影之后,屋中逐渐凝聚出一个身影。

她穿着大红喜服,挑起的盖头下露出一张秀丽的面容,然而勾起的嘴角却与垂眸的眼睛形成对比的,使得来人似笑非笑,似哭非哭。

床边的红绣鞋不知何时再次指向床铺。红衣女子赤裸双脚走到床边,俯身注视着沉沉睡去的江笑白。

她低头凑近江笑白的脸颊,朱唇轻启,就要向他吹一口气。

还未动作,一柄桃木剑立在她秀颈之上,仅仅是搭在上面,红衣女子脖颈上便冒出一丝黑气,黑色的伤口狰狞上面也有盘旋。

江笑白睁开眼睛,盯着脑袋上方那张脸颊。

女子骤然低头与他对上,想吓一吓他,散散他的阳气。秀丽的脸颊变得肿胀泛黄,没有眼白的双眸里,黑色的血从中流了下来。

江笑白“嘶”了一声,嫌弃地往旁边挪了挪:“麻烦下次别往我脸上流血,多脏啊。”

红衣女子脸色僵硬了一下,愤愤注视了他一眼,继而消失在房间里。

等到女人消失了,江笑白这才坐起来仔细思考刚才的画面。虽然脸已经被破坏得和原本没几分相似了,可他要是没看错的话,那张脸与白梦华是有几分相似的,甚至很可能就是白梦华。

如果那真的是白梦华,鬼怪死后会维持她死时亦或者是执念最深之时的模样,她为何是穿着嫁衣的样子呢?

怎么也想不通,江笑白索性不想了。打开手机一看已经半夜两点了,江笑白打了个哈欠又睡了过去。睡之前他从怀中掏出一张黄符贴到床边上,防止刚才的情况再次出现。

吓不吓到两说,血掉到脸上真的挺脏的。

等到他睡着了,房间西南角里,红衣女子再次出现,只是这次却不过去,只是用阴恻恻的眼神注视着他。

不过这些眼神早就被睡过去的江笑白给屏蔽了。

-

倒座房里,方元在床上睡得四仰八叉。虽说每个人身份卡不一样,但是丁幼堂也不会真的去给他们安排太差的房子。

方元的房间也就小一点,但是被褥那些都是全新的,所以睡着和在旅馆里也没什么两样。

“吱呀”一声,房间门被人从外面打开,外面的冷风吹了进来,方元哆嗦了一样,却还是没醒来,反而拉着被子更紧了一点,还把自己缩到了被窝里给自己取暖。

外面没有人进来,过了一会,有水声出现,接着地面上出现了水迹。就像是有水生生物在蠕动一样,那团水渍极有目的性地向着方元的床铺走去,待到走到方元床边,伴随着水汽声,一条肿胀的胳膊从空中出现,向着床铺上方元抓去。骤然,床铺忽然散发出一道金色的光芒,将面前的胳膊弹飞出去,隐隐间还有一道焦糊味传来。

房间里传来重物落地的声音,方元终于醒了过来,奈何上下眼皮就像是在打架一样,他只能看到一个穿着裙子的背影匆匆忙忙从房间里爬了出来。

又是一道冷风吹来,方元被吹得一激灵,也彻底醒了过来。江笑白给他的黄符已经化作飞灰滑落到了地面上,方元捂着胸口庆幸不已:“幸好有小江给的黄符,有惊无险,有惊无险。”

-

第二天一大早,江笑白一醒来就发现自己的黄符就被用了。随便收拾了一下,江笑白就往东厢走去,结果正撞上了匆匆跑出来的齐日。

“出什么事了?”江笑白疑惑。

“方元昨晚被袭击了。”齐日神情严肃,“幸好有你的黄符帮他挡住了攻击,他这会应该去找老大了。”

江笑白松了口气:“我就说早上怎么感应到黄符被用了。既然能发消息那估计没什么事情,正好我要去东厢,我们一起过去。”

齐日点头,两人紧赶快赶到了东厢,就听到裴从安正在训人:“你说你昨晚睡死了?”

方元低着脑袋,羞愧地点头。

裴从安严肃说道:“如果知道你是这种状态,那我就不会申请让你一起完成任务。”

方元急忙说道:“老大!”

裴从安不为所动:“你之前虽说行事自信,对危险的敏锐度却是足够,可是这次为什么会这么放松?因为白白吗?认为有他在自己就会安然无事,所以就算在这种危险的地方也能心安地睡了过去?”

方元不敢反驳。因为他内心深处确实有这种想法。江笑白太强了,所以他当然就有种抱了大腿就会平安无事的感觉。

裴从安厉声说道:“首先,江笑白强那是自己强,这种强并不会倾泻到你的身上,给你黄符是为了让你在危急时刻能有东西挡住鬼怪的致命一击,而不是让你松懈下来,晚上只知道在那里睡大觉;其次,谁也不可能时时刻刻守在你的身边保护你,只有自己强大起来,面对危险才有一战之力,不进则退,希望这次能给你一个警告,之后的任务更要谨慎对待。”

方元大声应道:“是!”

确定他们的训话结束了,江笑白这才敲了敲门,等到里面传来应答声,江笑白探进去一个脑袋,冲着裴从安挥挥手:“裴哥,我进来啦?”

裴从安微笑点头,江笑白立马轻快跑了过去。他没有提刚才的话题,而是谈起了昨晚遇到的事情:“我昨晚好像遇到白梦华了,她应该想要对我动手,但是被我赶跑了,所以我想问问你们昨晚有没有遇到什么奇怪的事情。”

裴从安首先点头:“昨晚房间里出现了一个男人,看背影和丁景同有些相似,不过他倒没有袭击我,只是拿着那张有他和白梦华合照的手表看了半天,然后盯着我不住地嘱咐去找她。”

江笑白若有所思:“看起来他和白梦华之间的关系并不像我们想象的多么美满,昨天晚上的白梦华是以一袭嫁衣的模样出现的,我总觉得他们的关系应该还有什么隐情。”

两人对完昨晚发生的事情,同时看向齐日和方元。

“我先说吧,我遇到的情况比较简单一些。”齐日坐下来说道,“按照老大和小江的情况,我猜我们遇到的都是身份牌上的人,昨天晚上我的房间了隐约传来了歌声,那人边唱边跳,我也听不大明白,只能通过唱词判断应该是《牡丹亭》,我没猜错的话,那个人应该就是安锦薇了。”

“这不对啊!”方元抹了一把脸,震惊说道,“为啥你们遇到的都是自己身份牌上的鬼,只有我遇到的是一个女鬼啊?”

“你确定?”江笑白说道,“不是说在你的房间里找到了女生的肚兜吗?没准那就是个女装癖或者女鬼呢?”

方元还是没从“玄三”是个女的这件事情里反应过来。他总觉得自己猜测应该没错的啊。

想不出来他索性不想了,把自己遇到的事情叙述了一遍:“昨天晚上我一直在睡觉,直到黄符把鬼赶走了才醒过来,当时眼睛迷糊,只能看到一个穿着裙子的背影,等到我再仔细看得时候,那人已经从房门里逃出去了。早上的时候我才敢下去看情况,结果就发现我房间的地面上一片水渍,就像是那人身上挂满了水珠一样,我心里有些怕,就连忙联系了齐日,然后再到老大这里汇报情况。”

江笑白思索片刻,这才问道:“你有看到那人逃到了哪里去吗?”

方元摇头:“当然没看清,那水渍到了房门外就消失了,实在不行我去问问和我一个院子的老太太,没准他就清楚呢?”

江笑白看了一眼时间表,已经到早饭的时候了:“我们先去吃早饭,吃完以后去你房间里看一下线索,如果实在没办法,就和其他玩家交换线索,看看他们有没有找到有用的信息。”

现在也只能这么做了,大家齐齐点头。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1-08-21 12:09:56~2021-08-22 00:11:2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47155320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泥巴、54815247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泥巴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