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为了恰饭我伪装绿茶[无限] > 第60章 鬼门开

第60章 鬼门开


空中传来朦胧的歌声, 纷纷扬扬的黄纸从天上洒下,落在树上,在树上割出数道伤口。

“是鬼娶亲, 我们往后退一些。”江笑白说着后退几步。

其他人也大多听过鬼娶亲的事情,全都避开躲在一旁。

花轿自远而近,终于接近众人。抬着轿子的是八个纸人, 脸上涂着大红色的腮红,两颗眼珠子直直看着前面的道路, 偶尔眼珠子一转, 显得有两分机械, 一眼就能看出来不是真人。

他们抬着的那顶轿子也有些怪异,暗红色如同凝固的献血, 风一吹,轿帘被吹起一角,露出里面盖着盖头的新娘。红衣如血, 手指惨白。再加上这大晚上,硬是让人看出了一身冷汗。

很快轿帘落下, 只是在落下前,那轿中新娘忽然抬起脑袋, 本该被盖头覆盖的脸颊露出一张鬼面。

江笑白屏住呼吸, 和裴从安他们一起躲在林中偷偷观察这支队伍。原则上来说, 这些鬼怪不属于阴司逃出来的人, 他们暂时不管也没有关系。更何况现在更应该着急的是鬼门关那边的事情。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江笑白望着这支队伍从面前走过。

忽然, 娶亲队伍一顿,八个纸人呆呆站在原地,看起来像是受到了什么指令一样, 原地停了下来。

江笑白心中一震,更加警惕起来。从队伍里走出一个媒人样的纸人,她身体不动,眼珠子却滑动着将四周的景象都映了进去。半晌,媒人眼睛落到他们的方向,身子也跟着“咔咔”转了过来。

那双眼睛正在看他们!

江笑白心中一悚,站在原地的媒人却已经不见了踪影。

脖子后面吹来一股冷意,江笑白骤然转身,却正对上媒人那张怪异的脸颊。纸面苍白,腮红过于鲜艳,涂抹上去的时候颜料可能不是什么好的材质,甚至已经起了干皮。

黑色的眼珠子直勾勾盯着江笑白,又转而将其他三人看了一眼。他们几个人是靠在一起的,江笑白明显感觉到两边的人身体都像是被冰冻一样僵硬。

好在那媒人似乎没有攻击的意思,只是用诡异的目光将他们上下打量了片刻,最后那张脸颊退了回去。

媒人身影一闪,又回到了队伍里面。

很快,乐声又奏了起来,队伍抬着花轿逐渐远离。

江笑白紧盯着那支队伍,风再次吹过,侧脸的小帘露出里面人的身影。江笑白目光忽然一顿,在那轿中人宽阔的腰背上划过,骤然站起来向娶亲队伍冲去。

“白白?”裴从安讶异不已。

江笑白却来不及回话。他手中黄符点燃,身体立即轻了很多,借着这股轻盈的力道,江笑白在地上一跃而起,空中翻跳落到轿子前面。

裴从安他们同样追了上来,虽然不知道江笑白这么做的原因。裴从安却已经指挥着众人将轿子围了起来。

“不知天高地厚的生人,你知道你阻拦的是谁吗?”媒人没了刚才吓人的恐怖,从队伍中站出来趾高气昂地威胁,“ 这可是鬼王大人的第十一任新娘,要是去的晚了误了好时辰,鬼王大人可饶不了你们!”

“鬼王,哪个鬼王?报出名号来让我看一看。”江笑白手捏黄符,脚下迈着罡步走向花轿。

前面的四个纸人立即挡在前面,防止他突然做出攻击。

媒人尖叫:“你再靠近一步就别怪我们不客气!”

“我倒要看看你怎么不客气。”江笑白冷笑一声,桃木剑向前挥砍,将面前几个纸人全都打飞出去。

那纸人被桃木剑砍过的地方当即出现了一个缺口,看起来极为凄惨。

媒人吓得后退一步,颤颤巍巍指着他说道:“还愣着干什么,都给我一起上啊!”

队伍里的鬼听了命令,迅速向江笑白身上扑去,江笑白手现□□,向着扑来的纸人砸去,媒人气得大喊大叫,却没有一个理他。裴从安那边同样发起攻击,将最外围的纸人一一解决,让他们不要打扰到江笑白。

江笑白毫不手软,砍瓜切菜一样挥开面前纸人,迅速接近轿子。

刚才他们的攻击都那么吵闹了,轿子里却依旧没有动静,江笑白握住轿帘用力一掀。两根红绸带从里面飞出,向着他的脖子上绞去。江笑白下腰躲开这一道攻击,那红绸带却在空中拐了弯,转而又向江笑白心口砸来。

新娘就在眼前,江笑白也顾不得身后的攻击,直接伸手掀开新娘的盖头。

后面的红绸带却已经要像利刃一般戳穿他的心口。半空传来一声枪响,红绸带在距离江笑白不远处应声而碎。

知道这是裴从安在保护他,江笑白心中大定,揪着面前的新娘走了下来。

那新娘本想要逃跑,然而江笑白手中□□依旧存在,仅仅是触碰上那雷,新娘便觉得全身痛不可耐。

江笑白踹翻轿子,扯着没有了盖头的新娘来到众鬼面前,反问道:“这就是你们的新娘?”

盖头下的新娘分明就是一个男人,还是一个黑脸络腮胡的大汉。之前轿帘掀起,江笑白并没有看清,还被哄骗了过去,要不是后面侧面轿帘被吹起露出新娘的腰背,他恐怕还没察觉到其中的不对劲。

再加上这些人后面忽然加快行动的步伐,一看就有问题。

按理来说都是人躲鬼,这会忽然出现个鬼躲人,要说没问题那才是鬼话。

也是那个媒人比较胆大,居然敢出现在江笑白背后混淆视听,若不是那掀起的帘子,江笑白还真就被他们骗了过去。

发现计谋被识破,媒人神色狠厉,原本纸人的模样也化作了一个吊死鬼,伸着长长的舌头向着江笑白扑来。

新娘也受他指示,在江笑白手中挣扎起来。

裴从安射出一枪打偏媒人的攻击,江笑白捏着新娘的后衣领,迅速后撤,一边分析:“让我猜一下你们的身份。”

先是找了两个人故意引诱他们吃下那些东西,被发现后又迅速逃跑。然后用鬼娶亲的方式来转移视线,明明害怕被他们捉住,却偏偏要装吓唬他们,以此来混淆视听,达到江笑白不敢追他们的目的。

“鬼门关里逃出来的鬼魂?想要拖延时间,故意逃出去?”江笑白一道黄符贴在面前“新娘鬼”身上,那鬼当即尖叫一声,继而变回了原形。

花轿褪去颜色,纸人们变成瑟缩的小鬼,周围的山林全都变了模样,变成一条路,至于路的前面,则是一条鬼怪嚎哭的河流。

再差一点,他们就要掉到河里面去了。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1-09-01 01:13:51~2021-09-02 11:47:5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泥巴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泥巴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