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大唐第一世家 > 第2532章 下定了决心,开始给李承乾辅路了(求订阅求票票)

第2532章 下定了决心,开始给李承乾辅路了(求订阅求票票)


  李世民与长孙皇后再一次回到了文成殿内,夫妻二人对案而坐。
  案几之上,烛火摇曳,铁炉子上的水气滋滋轻响。
  而赵昆与胡尚宫二人都安静地立身于殿门口处,表情都显得有些凝重地拿眼瞄向那对案而坐的陛下与皇后娘娘。
  赵昆忍不住小声地朝着胡尚宫道。“胡尚宫,你与娘娘来了多久了?”
  胡尚宫倒也没有隐瞒,轻叹了一声之后小声地解释了句。
  “相当久, 该听到的,娘娘都听到了。”
  赵昆忍不住砸了砸嘴,得,这下子,可真是够呛的。
  李世民张口欲言,可又不知道应该怎么解释, 毕竟他也不清楚现在面无表情的爱妻观音婢到底了解了多少。
  好在,向来情绪控制十分出色的长孙皇后主动开口道。
  “妾身知道,夫君做事, 向来谋定而后动,今日夫君之举,在妾身看来,分明是有意而为……”
  李世民长叹了一口气,看向长孙皇后,耐心地解释道。
  “嗯,为夫的确是有意而为,但并不是真的想要让承乾去那么做。”
  长孙皇后只是轻挑了下眉梢,静待夫君接下来的解释。
  “观音婢你想必也知晓,承乾的成长,经历了不少的波折,但是其志甚坚,这, 既让我欣慰,但又让人担忧。”
  “为人谦和,胸襟宽广, 对于一位帝王而言必须的品质。
  但是, 缺乏霹雳雷霆手段,还有锐利的锋芒,这是承乾的缺憾。”
  “为夫日益年长,能作为大唐天子,又能多久呢?”
  “夫君!”长孙皇后脸色微变,低呼出声来。
  “你放心吧,为夫现在还支撑得住,但是,倘若为夫若是有事。
  观音婢觉得,以太子能应该得了接下来的局面吗?”
  长孙皇后愣愣地看着跟前的夫君,看着他继续侃侃而言。
  自己长子承乾的弱点,长孙皇后自然也很清楚,莫说是更加凶险的朝堂。
  就是那笊篱一样的东宫,太子现如今掌控都有些吃力,这是最让人担忧的。
  虽然其中,兴许有太子为了避嫌的心思,但是,长孙皇后着实也有些担忧。
  夫君年纪越来越大, 而日到, 登临帝位, 主宰大唐权柄的,就会是太子。
  倘若太子缺乏向夫君的手段,怕是登基之初,着实要掀起一场波澜,稍有不慎,谁也说不好会是什么样的后果。
  “妾身险些错怪了夫君……”
  长孙皇后主动地移到了李世民的身畔,轻抚着他那银霜渐增的鬓,心疼地道。
  李世民握住了妻子的纤纤素手,露出了一个如释重负地笑容道。
  “是为夫的错,早知道观音婢你能明我心意,一开始就不该瞒你。”
  “为夫想要看看他到底能够做到什么程度,倘若他过于宽仁。
  那么为夫也好早日替他清理一些荆棘,希望他日后坐到了这个位置上时,能够顺畅一些。”
  长孙皇后依偎地夫君的怀中,轻轻地拍着夫君的后背,微微颔首。
  此刻,她哪里还不明白,年纪越来越大的夫君,怕是已经下定了决心,开始给李承乾辅路了。
  也是,至前朝以来,太子,就没有能够安然继位为皇的。
  夫君希望李承乾这位性恪温和而又胸襟宽广的仁厚太子,能够安然地接下这份重担。
  “夫君,如此一来,怕是要苦了夫君你了……”
  “我为的乃是整个天下,为的是我大唐能够继往开来,昌盛万世。”
  长孙皇后目光愣愣地看向了远处,内心里边,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
  李承乾坐在马车里边,脸上的那两撇原本飞扬的短须,仿佛此刻也如同他那沮丧的心情一般耷拉了下来。
  呆愣愣地坐着那晃晃悠悠的马车里边,脑海里边一直在回荡着父皇今日的那番言语。
  还有他之前在那皇庄之中,与李祐之间的对答,反复交错,令他脑子已然是乱作一团。
  “殿下,殿下……”此刻,马车外面,传来了宁忠小心翼翼地低呼声。
  李承乾仿佛被唤回了魂一般,目光终于缓缓聚焦,落在了跟前掀开了车帘的宁忠身上。
  “殿下,到东宫了。宫门禁卫说,于詹事还有小程太保和房将军此刻都还在宫里,等候求见。”
  听得此刻,原本两眼无神的李承乾仿佛被一管鸡血注入了翘臀般,整个人顿时又精神了起来。
  “处弼兄也在?快,快点,他们在哪?赶紧带孤过去。”
  李承乾兴冲冲地跳下了马车,连声吩咐道。
  #####
  “三个二带一个三……喂,于詹事你能不能别老走神,到你出牌了。”
  程处弼拍下了一对三之后,看到了于詹事拿着竹牌,目光呆滞,忍不住提醒道。
  “哦哦……到我了是吧,我炸。”
  “???”程处弼瞬间眼珠子鼓到了极致,看着那于詹事落在牌桌上的牌,瞬间整个人都不好了。
  “于詹事,你这是在干嘛,咱们俩是平农,房二郎才是地主好不好,我就剩一张牌了,你居然炸我?”
  一旁的房俊差点乐出声来,不过看到处弼兄发地副气极败坏的模样,识趣地控制住了表情,摇了摇头表示自己要不起。
  “……你又不提醒我,出了就出了,我一个六。”
  “一个七。”
  “……过!”程处弼看着手中剩下的一张七,咬着牙根,恶狠狠地道。他姥姥的,这日子还过不过了。
  明明自己已经算得好好的,房小二这个地主肯定没有炸弹,自己三带一只要能过得去,那就能够把房小子收拾掉。
  结果这位走神的贫农同胞却把自己计算得好好的牌局生生给打烂。
  最终,房俊嘿嘿嘿地奸笑着放下了一长串的顺子,然后一对一,之后一张小三,完美地结束了这把。
  心中梗得无比痛苦的程处弼仰天长叹,这么好的牌,居然被战友给搅和掉,并且还炸了一回加了倍。
  意识到了自己出牌破坏大好局面的于志宁也颇有些尴尬地笑了笑。
  “好了好了,处弼老弟,多大点事,才一局而已……”
  “才一局?方才你至少打错了五把牌了好不好?”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