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玄道脉门 > 炼剑

炼剑


  苏逸缓缓的靠近了紫色剑意,待得靠的足够近才发现前面居然有一个黝黑的洞窟。

  黑暗,深邃且神秘,苏逸在水中也感觉到一股寒气从洞窟中冒出来;紫色的剑意并不在乎苏逸的看法咻的一声钻进了洞窟之中。

  犹豫了片刻,苏逸对自己道:富贵险中求!也催动阳剑丸破开池水闪身进入了洞窟。

  感觉穿过了一层极薄的膜所有的池水都被这层膜隔离在外,洞窟里意外的让人感觉到干燥。

  前方似乎隐约有亮光传来,说不出是具体是什么颜色只能依稀看出不止有一个光源。苏逸随手指挥了剑丸摆出九星连珠的姿态似乎只有这样才能让自己有点安全感,毕竟能够到沉剑池一定深度的人都对遇到的事情绝口不提,未知才是让人害怕的。

  苏逸向前走去,洞窟回荡着的脚步声感受不到一丝惶恐,只有沉稳和一往无前的勇气!

  足足走了一刻钟之久,苏逸来到了洞窟的尽头,哦!不,准确的说是道路的尽头;这是一个洞口连接着一处庞大的宫殿!

  “这里居然有一座宫殿!”苏逸不由惊呼出声,这简直太令人惊讶了!谁能想到在沉剑池的一个洞窟里居然有一座不下于剑峰顶部无名大殿的宫殿!

  从悬在半空的通道口落下,恰好落在了宫殿的正门前

  “轰”一声巨响,苏逸猛地回头却发现来路居然被也被一道古铜色的大门彻底封死!

  两道古铜色的大门上满是各种剑痕,有深有浅长度不一

  “去!”一阵金铁交击之音,苏逸祭出的阳剑丸在这座大门上留下一丝一毫的痕迹反倒是被震飞的剑丸好像不如之前这么圆润如一。

  “嘶!”倒吸了一口冷气强行让自己冷静了下来!知道自己的能力不足以破开大门,苏逸只得老老实实的寻找以求能够找到打开这座大门的方法。

  一个时辰,苏逸倒是发现了在宫殿的大门的右下角有一排手印,看起来像是开启这座大殿的必要手势。盏茶时间苏逸就学会了这一十二个手印一连串的手印打出,大殿的正门发出隆隆的声响开启。

  长长的甬道两侧是整齐的剑意!上千种剑意有序的排列在甬道两侧,各种剑意的气势也在这一刻轰然爆发!

  “不会要我从甬道过去吧?我就是有一百条命也不够这么玩的呀!”苏逸暗道

  眼见没有其他道路,苏逸犹豫了片刻咬咬牙,玩命催动九颗阳剑丸力求把自己保护的滴水不漏才敢往前一步踏入了甬道之中!

  一步!千分之一个眨眼的时间!苏逸就感受到了什么叫绝望!

  叮叮当当的交击声几乎同时从九颗剑丸上响起,密集的如同一声!

  冲!全力冲过这条甬道!苏逸脑海中只有这一道声音。全力爆发,苏逸开启了脉门,小剑形状的神全力调动了所有开启穴道的精气!苏逸的全力爆发速度极快,双脚的鞋子在爆发的一瞬间就被撕裂成一条条的破布!

  “不够!还不够!”苏逸发出大吼,他每时每刻都感觉到剑丸防御下一瞬间要被击穿,结果只有死亡!

  快一点!再快一点!苏逸拼命的压榨自己的潜力;

  “轰”

  千分之一秒苏逸踏出了一步,这一霎那苏逸的速度破开了音障超越了音速!下一刹那周身一松,穿过了甬道!

  穿过甬道的一瞬间,所有的剑意都瞬间安静了下来一如苏逸没有进入之前一样。

  “我靠!我的剑丸!”就算是一向沉稳的苏逸也忍不住爆了句粗口,九颗圆润的剑丸此刻早已变得坑坑洼洼!颜色也已经暗淡无光,不复往日的卖相。

  欲哭无泪!苏逸只能安慰自己,好歹算是保住了自己的性命。

  叹了口气,苏逸开始打量起这座大殿的正厅来

  正厅中央有一个人!

  “呵呵,恭喜啊。”这人转过身来笑呵呵的冲着苏逸挥手

  “又是千年啊,魁!我叫辰”

  苏逸愣了愣,心说:“魁?这老头是不是有病。”想着想着脸上不自觉的就对这个叫辰的老头流露出鄙夷的神色。

  辰心想:“不是吧,他知道了我上一世坑他的事情了,不应该啊。”

  “咳,那什么,你不介绍下自己吗?”辰有些尴尬的说道

  苏逸这才想起来自己有些失礼,连忙一拱手道:“在下苏逸,不知辰前辈为何会在此处?还有这是什么地方?”

  “这是虚界,你可以理解成我开辟的另一个世界,至于我是谁现在还不是说的时候。”辰笑眯眯的耐心解释。

  苏逸还在消化这一系列的新概念,辰突然想起了什么,对着苏逸一招手九颗阳剑丸就不受控制的飘到了辰手里

  “啧啧啧,剑主就喜欢搞这种新鲜玩意儿。”辰边说边随手掐了几个剑决,阳剑丸一会儿直刺一会儿劈斩上下翻飞了好一会儿看的苏逸都怀疑这不是自己的那套剑丸了。

  “真是有够垃圾的!小子,你的功法不适合用剑丸还是老夫给你重新铸一口剑吧!”

  这位辰一看就是个玩剑的行家,苏逸赶忙拜谢辰不在意的挥手让苏逸在这里等待。

  一晃好几个时辰过去,苏逸也恢复了闯过甬道的消耗。

  辰有些疲惫的从侧门出来,苏逸迎上去扶了他坐下。

  辰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了一把长剑,对着苏逸说道:“来!试试。”

  苏逸接过长剑,抽剑出鞘!

  “吟~!”一声悠远的剑吟传遍整个大殿!

  “好剑!”苏逸不禁夸赞

  长剑四尺,宽一寸,黑白两色光辉泾渭分明的在长剑两侧分列!

  辰摸了摸光秃秃的下巴说道:“这把剑叫‘道’”

  “道?阴阳交泰却又泾渭分明,好名字!”苏逸喜悦的说道。

  看着苏逸爱不释手,辰暗自叹了口气:“唉,希望这次能够成功。”

  “去吧!不然剑主又要找我要人了。”辰一挥手就把苏逸送出了沉剑池,等到苏逸再次出现已经是两天后的剑胆居。

  沉剑池周围的人早就忘记了有一个十六岁的少年进入沉剑池还没有出来,他们只关心自己什么时候能够得到一缕剑意从而领悟它!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