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娱乐王朝 > 第六百九十八章 浮夸

第六百九十八章 浮夸


艾斯·库伯此时也不笑了,一脸的严肃:“我拍《狂蟒之灾》就遭遇过,某些人的小心思做的很隐蔽,比如需要替身的危险动作场面,我就被折磨的有苦说不出,他们能够公然使用的手段太多了,很庆幸当时没死在片场!”

刘清山有些耸然动容:“有这么严重?”

“远比你的想象更残酷,他们允许你提出抗议,但那是我的首部主演作品,硬着头皮也得坚持下来,不然赔偿款会罚得我倾家荡产!”

“事后呢?难道不能找律师讨个说法?”

“官司赢了又能怎么样?以后还会有剧组敢请我吗?他们有完整的组织结构,从影业公司高层到服装道具,对他们来说种族的优越性是天生具有的,即使这个国家某一年诞生了黑人总.统,这种歧视性也永远不会改变。”

贝宁顿知道话题被扯远了,就赶紧的拉了回来:“不知道EasonChan是什么时候跟刘先生签约的?其实我很羡慕你的,有了这个强大的老板,看谁还敢背后给你下绊子!我们做艺人的,苦点累点不害怕,怕的就是有人暗地里打压!”

陈艺迅赶忙点头应和:“我前段时间就被公司封杀了,幸好有老板的帮助,不然今年恐怕还复出不了!”

一直没怎么说话的陈家瑛趁机询问道:“刘先生在老美的影响力也很大?”

她即将跟陈艺迅签约,当然要了解更多刘清山的情况,无疑这种事情由身在老美的艺人说出来更使人信服。

贝宁顿还没回答,快人快语的50美分已经抢着说了:“不然你以为呢?把一个好莱坞正当红的两千万巨星踩在脚底,并且敢录下视频公开播放的人,天底下还没有一个吧?最大的问题是,刘先生就这么做了,而且至少目前看起来没有受到任何不良影响!”

贝宁顿撇嘴耻笑:“不是目前,以后也没有任何问题!我得到了消息,演员工会给刘先生开出了条件,当然具体什么条件我就不太清楚了,但他不仅没有遭受到演员工会的清谴责,《芝加哥》的后续拍摄和演员更替他们更是一路大开绿灯,这种情况我还是头一回见到!”

艾斯·库伯点头附和:“都知道好莱坞的演员工会很善于借势发挥,动不动就会制造出什么抗议游.行,这一次的反应的确有些反常!刘先生,我一直很好奇,当时难道你一点也没考虑到被好莱坞集体封杀的可能?”

刘清山微微一笑:“没有一点担忧那是假话,但我更看重国家尊严!那个人屡次三番在我们华国内务上说三道四,大放厥词,但凡他的观点里有一点道理,我都不会这么做,可惜这个人太下作了,没有一句话是真的!”

陈艺迅向他抱拳拱手:“也就老板你能做到这么义无反顾,像我们这样的普通人,但凡有一点理智也绝不会这样不管不顾的!华国有了你很幸运!”

刘清山摇摇头,“不用给我扣这么大的帽子,我也是普通人,想到过被好莱坞封杀的可能性,但我做事是经过了计算的,一直在等着他主动发起挑衅!”

艾斯·库伯朝他竖起了大指:“关于这一点我们有很多人都在这样猜测,这才是能够成就大事的人,在最恰当的时候才会做出最合理的应对手段!刘先生,我可不是在恭维你,你做过的一些事的确都把风险压制在了最低限度!”

刘清山还没说话,门外就又有一人推门而入,赫然就是那位他一直想见却没找到机会的阿姆,一代白人说唱大神。

他的技术或创作能力,或许没有他的老师那么耀眼,但白皮肤的优势是任何人都不能忽略的事实。

而且此人现在可是整个欧美音乐界的大红人,做人方面又没有黑人说唱歌手的桀骜不驯,影响力横跨各种肤色也实出必然。

他进了门就三步化作两步的快速走近,竟然学着刚才陈艺迅的抱拳动作,向刘清山遥遥拱手:“今天可算是见到本人了,刘先生,我可是你的最忠实听众!”

刘清山慌忙站起身抱拳回礼:“阿姆大神,没听出来我的那首《RapGod》是在模仿你?”

两人相视大笑,阿姆哪里会听不出来,但绝不会承认的,所以对方随后的哈哈大笑就很巧妙地帮他解了围。

“刘先生,《RapGod》我是一定要翻唱的,哪怕侵犯了你的版权!”阿姆人如其名,果然如外间传说的那么直爽豁达。

“没有问题,以后我的任何作品你都可以随意使用,不用经过我的允许!”刘清山很了解这个人的脾气性格。

阿姆果然相当受用:“刘先生,这么多好兄弟帮我作证呢,你以后可不许反悔!”

刘清山摆摆手,顺势请他坐下:“你现在可比你的老师更有名气,翻唱我的歌,我只有荣幸,怎么可能反悔!”

这也是大实话,纵观欧美音乐市场,阿姆的受众面相当庞大,其硬核说唱风格最大的突破就是证明了白人也能介入到黑人一统天下的说唱界中,而且获得巨大的成功。

同时他的叛逆不仅长期以来深受老美青少年的喜爱,也让他在舆论中始终遭到抨击。

但是人物评价的负面影响虽让他一直麻烦不断,在公众眼里颇受争议,不过在乐评人的眼里,却是一路绿灯。

后一点尤为重要,对其的最为经典总结是:这个男孩的音乐是突然之间闪现出来的,像一架战略轰炸机一样,打击了老美年轻人内心思想的薄弱之处。他的音乐充斥着愤怒,他用一种近乎于呐喊的音量向我们阐述了一些阴暗的现实故事的,每一个故事都贴切的体现了70-80年代出生的老美年轻人的悲哀,也是整个西方社会的悲哀。

所以说,他的精神意义影响了一代人,是绝不仅仅被局限于说唱界,而是以一位近乎成神的社会叛逆者的形象存在着。

近一年来的好几次音乐颁奖礼上,阿姆的现身都会让台下所有人全体起立,当然了,因为是颁奖礼,台下坐着的主体并不是观众,大多都是艺人。

因而刘清山对这样一位人物翻唱自己的歌,怎么可能挑三拣四,但对阿姆本人来讲,同样是一种巨大的荣耀。

具体原因,无需累述。

于是他说道:“刘先生,既然如此,我是不请自来,也想在你的MV里露上一面,算是对先生容许我翻唱的报答吧!”

花花轿子众人抬,在西方社会同样不可或缺,至少在音乐界的英文语境里,一个东方面孔想要在这里刻上自己的印记,来自圈内人的捧场就事关紧要。

无论刘清山的作品多么深入人心,地域和人种的差异,是怎么也绕不过去的背.景墙,通过本地明星级人物的哄抬、硬捧的方式不见得就此畅通无阻,但博得对方一部分铁粉的拥护却是必然的。

到得在座众人的眼下地位,这些话无需细说,人人心知肚明,因此刘清山也没有特意的表达什么,而是半调侃的开着玩笑:“偶买噶,我的面子还真够大的,一首MV就几乎把说唱界的最顶级大佬都集全了!”

阿姆不太擅长说笑,反而是50美分在积极迎合:“我想阿姆是一定看过了刘先生的曲谱才跑来的,反正我个人是极喜欢这首歌的,在看过之后就已经能够预判到它一定会火得一塌糊涂!”

艾斯·库伯深有同感:“仿佛由无数神曲糅合而来的神曲,魔性的旋律如同洗脑,这首歌曲太棒了,从MJ的众多歌曲之后,我还没对哪首歌曲着迷,直到见到它!”

贝宁顿点点头:“酷炫,特别带感,能给人带来很愉悦和兴奋的感觉。我想它的MV也会是一种视觉享受,我都事先设定好了自己在里面以怎么样的一种形象出现,每每想到这些,我就感到生活似乎很是美好。”

阿姆难得一见会对别人的作品评头论足:“说是神曲太俗了,好听又有难度又有价值的神曲吧我认为。只是我更好奇刘先生作品的多样性,既能摇滚,也能流行,还能表达说唱里的愤怒!这首歌更是流行与说唱的完美融合,更摒弃了本该有的现实愤怒,在竭力彰显美好生活的积极一面,我看过后的第一感觉竟然是下意识的思考,在想我的未来音乐风格,是不是添加一些这类的东西!”

陈艺迅在英文上的理解程度,并不亚于他的母语:“几位先生在谈些什么?我怎么越来越期待老板的新歌了?居然有些按奈不住了!”

50美分哈哈大笑:“你马上就能听到了,我刚从华纳那边过来,大老板纳什可是给我们下了死命令,赶在颁奖礼之前必须要完成MV的制作!”

刘清山望向陈艺迅:“Eason哥,以后咱们之间没有老板和员工之别,而是私人间的朋友情分,我把你签到雪域唱片门下,也没有拿你当赚钱工具的想法!”

陈艺迅一愣神,他显然没预料到对方会突然这样说,直到感受到桌下来自于陈家瑛的狠掐他大腿的痛感后,才恍然意识到什么:“刘先生,您这么对待我,我,我一时间不知道应该怎么回复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