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别人家金丝雀也这样吗 > 第67章 第 67 章

第67章 第 67 章


【这是官宣了吗?杀千刀的苏遇, 原本初初暗戳戳秀恩爱已经很杀狗了,现在好了,他可以光明正大撒狗粮了, 呜呜呜呜呜我没出息我觉得好甜!】

【这是什么偶像剧官宣方式, 有没有人愿意养我一辈子, 我也想当金丝雀!】

【我阴谋论我先说,前经纪人沉默了这么久偏偏这个时候出来泼脏水,没有某人的煽动我不信, 蹲一个初初金刚锤捶死某人!】

【真的够恶心的, 想到我当初竟然还喜欢过他甚至觉得自己有毒, 这么久以来阮初对他已经够客气了吧?说实话,他现在落到这种下场还不是自己作的?】

【说实话祁家现在也是一盘乱,几个私生子斗得你死我活,祁震怕也是没有精力管, 但是既然都爆出来了,不会真的有人以为有钱人是慈善家吧?】

“你不是说程简回就是一个普通艺人,全靠阮初才能这样吗?为什么他竟然是程家人!”

“这不是要问你吗?”林雪淡定地看着面前歇斯底里的祁震:“你不也不知道自己‘最爱的女人’是程家人吗?”

“所以你现在是在怪我?”祁震看着林雪:“要不是你非要听这个小演员的话, 我能为了去笼络简回去做这件事?你不会真以为我们祁家倒了你们林家能好?”

“你不会到现在还觉得我在乎林家?”林雪讥讽一笑,为了自己的利益不惜卖女儿卖妹妹的家人她可从来都不在乎,相反,祁家和林家一起遭到报应才是她想看到的。

这么多年,她忍受着祁震的刚愎自用和祁老爷子的无故责难,她早就忍不下去了。

所以发现程简回和程家人有来往的时候她没有出声, 祁震开始玩男人的时候她没有出声,苏遇提出所谓的先放料让程简回和阮初名声坏掉,再趁机出面认回程简回挽回舆论搭上阮家的时候她没有出声,在祁震将苏遇的存在按在她身上的时候她也没有出声, 因为她知道,这是她最好的机会。

林雪拍了拍身上并不存在的土,淡淡起身:“后天我的律师会来找你谈离婚的事情,希望你尽快签字。”

“你想跟我离婚?”祁震不可思议:“你什么时候开始策划这件事的?”

“我绝对不会同意的,当初是你们家设计你嫁给我,那你就算是死也要死在我们祁家!”

“你不会真的以为我们两个之间你还能占据主导地位吧?”林雪讥讽一笑:“你不会真的觉得这么多年我手里没点东西?你现在不同意,等你进去我有的是方式让你离婚。”

林雪说完转身离开,祁震太久没回家,大概连她早在一年前就搬出了祁家别墅都不知道,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了,她忍辱负重三年,终于能够得到自由了。

以后祁震所有的无能狂吠都与她无关了。

城郊一个小别墅内,经历了舆论飞速反转正被所有人骂着的苏遇正看着网友的评论攥紧了拳,明明事情不该是这样的,明明他在是这个故事的主角,明明被所有人嫌弃唾骂的人应该是阮初才对,苏遇咬了咬牙,他不好过,阮初也别想!

阮初和程简回官宣完联系了两位经纪人用官方的账号官宣,对于整件事情进行一个回应,监控后续的舆论,就按照计划坐上了回去的航班。

回去之后,程简回去处理余下的事情,阮初马不停蹄地回了别墅:能用经纪人的借口和官宣转移网友的视线,但是家里人这边不解释肯定过不去,所幸阮氏夫妇过完年就又继续他们的环球旅行,所以家里只剩下阮舟。

为了试探口风,阮初提前打了电话,所以他回到家里时阮舟已经在等着他了。

“阮哥,你吃饭了吗?”阮初晃了晃手上的打包袋:“我买了小龙虾回来,一起吃?”

阮舟看着他没说话,阮初笑了笑继续说:“买了蒜香和麻辣的,听说这家评价特别好!”

“是吗?”

“是啊!宋宋强烈推荐的,”终于得到回应的阮初松了口气,继续卖安利:“你知道的,宋宋可是麻小专业户,你放心吧,绝对可靠!”

“嗯,”阮舟点了点头,面色没动:“我还以为是某个金丝雀推荐给你的呢。”

叹了口气,知道自己逃不掉了,阮初垂头丧气地坐到阮舟旁边,揪着阮舟的衣袖挑眼看他:“哥”

“我看你是我哥差不多!”阮舟丝毫不为所动:“我倒是没看出来,你还这么有本事呢,孤身闯包厢救人,你以为你是秦叔宝呢?人家有刀你呢?你这二两腱子肉够人家砍的吗?”

“这是刚好对方知道你是阮家二少给你行了方便,要是碰到不知道的呢?”

“我那个时候不是没想到嘛,他那个经纪人肆无忌惮地拿着药招摇过市,我看到了总不能不管,这不符合我们家的优良传统吧?”阮初义正辞严:“我如果坐视不理,我怎么能配得上做英明神武的阮总的弟弟!”

“呵呵。”阮舟白了他一眼:“我可当不得你这么夸赞!”

“我不允许你这么说自己!”阮初十分生气地拍了下阮舟的大腿,“pia”的一声特别明显。

阮舟:“”

阮初:“”

阮初讨好地笑了笑:“一时太激动了哈哈,我的意思是说你当然当的了!你可是我最重要的哥哥!”

阮舟:“你还有其他哥哥?”

“那倒也没有,”阮初扯了扯嘴角:“我知道你是担心我,但是当时我进去的时候真的做好自保准备了。”

愿主没有练过但是他自己还是有点技巧的,而且他当时的确是综合评估过风险才进去的,阮初剥好一个龙虾递给阮舟:“哥,你别生气了?”

阮舟瞪了他一眼,手上却是不客气地接过:“你最好不是被色所迷。”

“我去救人之前又不知道里面是程程,我这绝对是基于我们家里助人为乐的良好作风,这都是哥哥言传身教我才学会的。”

虽然后面是,但他这个确实没撒谎。

“后来说要包养什么的,也就是怕他们报复程程,所以才会这样,后来我也没真给他砸钱砸资源吧?”

“怎么,你还很后悔?”阮舟戴手套的动作停下:“要不你差了多少我给你补上?”

“不用不用,”阮初连忙阻止:“我们是正经谈恋爱,正经谈恋爱哈!”

“要不是因为这个你觉得他现在还能好好的去处理祁家的事?”阮舟哼了一声:“当初骗我说父母双亡的时候倒是直接。”

“?”阮初这才发现他好像错过了什么:“你们俩之前单独见过面?”

“没有啊,就上次我回来找你碰到他,不是问了那几个问题吗?”都到了这个时候,阮舟自然没必要跟小情侣过不去,干脆全说了:“我当时看到信息的时候还可怜他了那么久。”

阮舟还在生闷气,阮初却只能想着他刚刚说的最后一句话,原来从那个时候开始,程简回就有想要认真和他走下去的念头了吗?

“不过现在这样,倒还不如是真的,”想到祁家那一摊子破事,阮舟叹了口气:“祁震这辈子四处留情,坑害这么多人,怕是没想到竟然会载到自己亲儿子手里,就是苦了小程和他母亲了。”

听到祁震的名字,阮初也十分愤怒,喊了声哥。

对上自家弟弟的眼神,阮舟笑了笑:“放心吧,早就派人等着你们了。”

自己家人关起门来怎么生气都行,但是他们家优秀传统除了助人为乐还有护短,敢在他眼皮子底下欺负他们家的人,就得做好准备,阮舟眼神一暗。

————

阮初回到公寓已经晚上十点多,客厅的灯不出意外地开着,餐桌上盖着菜,香味顺着热气蔓延开来,程简回倚在沙发上睡着,大概是累极了,他开门这么大的动静都没能把他吵醒。

阮初换了鞋,轻手轻脚地走到沙发旁,看着程简回面无表情的睡颜,早上起那么早,飞机上又一直不知道在处理着什么没睡过,回来马不停蹄地去处理祁家。

这么累了还要惦记着等他吃饭,想到他那句“都听初初的”,阮初心里一软,隔着空气做了个捏鼻子的动作,在心里念了声:“傻子。”

正准备去给他找个毯子,沙发上的人睁开了眼睛,然后直接拉住了他的手:“去哪?”

像是还没睡着,语气里带着懵,阮初还是第一次看到他这么软的样子,一时没忍住捧着他的脸在唇上亲了一口:“不去哪。”

以后不管去哪里,都想要和你在一起。

程简回按住他的腰加深了这个吻,恋人之间的亲吻是缠绵又旖旎的,这么几天一起出门,习惯了程简回随时随地都能接吻的特长,阮初觉得自己好像也渐入佳境了。

不过饭还是要吃的。

第二次换气的时候,阮初推开程简回起身:“快吃饭吧,吃完饭再睡。”

“好。”程简回轻笑着起身,问起家里的事:“大哥那边怎么说?”

“还能怎么说,我哥这么疼我肯定是轻拿轻放呗,”阮初从对面搬了凳子坐到程简回旁边,给自己黏人的基举动添加科学因素:“坐的近了吃饭方便!”

“嗯,”程简回搬着自己的板凳往他那边坐了坐:“我也觉得。”

阮初带着笑意给他夹了筷糖醋排骨:“你呢?我哥说他派了人帮你处理祁家的事,顺利吗?”

“很顺利,最多一周就能解决,”打蛇打七寸,阮舟能这么短时间内将阮氏商业版图不断扩大是有原因的,这么短的时间内就抓住了祁氏的弱点和短板,更别说程家也想趁机分一杯羹,程简回说:“而且祁震的现任夫人也提供了不少证据,沿着她给的链走,不出三天,祁氏的问题和漏洞就能抓的差不多了。”

“那就好,”阮初将头抵在他肩膀上蹭了蹭:“你不要难过。”

再怎么说,祁震也是程简回的生父,阮初是真的担心他心里会因为自己的父亲算计自己而难过。

“嗯,我不难过,”程简回伸头轻轻撞了撞他的,确切的说,他在程溪去世之后就已经当作自己没有家人了。

像是想到了他的想法,阮初笑了笑握住他的手:“没关系,以后你有我,还有哥哥和爸妈。”

“我们都喜欢你。”

“对”程简回也反握住他的手:“我有你们就很幸福了。”

或者说,只要眼前这个叫阮初的人在他身边,他就永远幸福比苦难多的多。

作者有话要说:  一更~,二更在十一点半以后啦,准备好接收超级糖分了吗!终于可以肆无忌惮撒糖了,我好激动呀!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