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开局一条木筏 > 第二章 请原谅我

第二章 请原谅我


  我叫周信,性别为男,出生于十一月二十三日,就在昨天,我从十九岁跨入了二十岁。

  我身高一米八四,体重在记忆中起伏蛮大的,我是一个爱吃的人,控制不住自己的食欲,以至于常常把自己吃成一个大胖子。

  你知道饥饿对于我来说有多么难熬吗,我在奋力的划着桨,我不是一个渔夫,也不以水为生。

  我只是一个失去过去记忆的普通人,要说有什么不同,可能我的皮肤比较白吧,属于那种冷白。

  我一个普通人,被不知名的存在,给扔到一条木筏上,这木筏还不是飘在江河里,而是飘在一望无垠的大海里。

  你说我绝望吗,有一点吧,你说我幸运吧,那我真的是太幸运了。我一闭上眼睛,就能看到琳琅满目的商品,各种各样的商品,把我的眼睛都给看花了。

  商品最顶上有一个新手大礼包,最重要的是它是免费的,而我也没有它们需要的钱。

  最喜闻乐见的是,这个新手大礼包是真的,它里面的三件东西,都真实的出现在我眼前。

  我被一股巨大的幸福感给拥抱,我感觉,眼前的境遇也没什么吗。

  幸福过后,现实给了我一记重锤,把我的脑壳敲得嗡嗡响,摆在我眼前的是生存这两个字。

  ……

  幸运的是,我发现了一座岛屿,只不过距离我所处的位置很远,而我已经精疲力尽。

  我能怎么办,能放弃我看到的曙光吗,不能,所以我拼了命的划桨,只为到那个岛屿上,脚踏实地的踩在大地上。

  我感觉到身体的疲倦,双臂沉重的不像自己的手一样,我此刻有一些疯狂,我要拼尽全力。

  既然看到了,我就要紧紧抓在手中,一刻都等不了,不然我会后悔的。

  太阳很残酷,一束束太阳光,就像一根根针,扎在我的身上,我会痛呼,我也会咬紧牙关。

  我这一划,划到了天黑,我像一个机器人一样,呆板的划着手中的木桨。

  只不过我时时要停一下,因为我没力气了,要缓一缓,等力气生出来。

  我的身体是沉重的,但是我的灵魂是活跃的,轻灵的,我的灵魂就像脱离了我的身体一样,一直飘啊飘,感叹我的身体,竟然这么不可思议。

  天黑了,岛屿只剩下一个黑影,还好我的眼睛足够锐利,死死的勾住那座岛屿。

  天公也做美,今晚的月亮格外的明亮,我的努力得到了回报,我看到了如巨兽俯卧的岛屿。

  我的身体涌出一股巨大无比的力量,我离岛屿越来越近,我的意识越来越模糊,我留有一丝意识,从木船上下来,并推着木船上岛。

  扑通,我如同一根失去重心的柱子,砸在湿漉漉的沙滩上,我的最后一丝意识也离我而去。

  我看到的最后一个画面是,镶嵌在漆黑天空上的星星,它如同一颗闪闪发光的钻石,是那么的耀眼,是那么的迷人。

  我睡着了,睡在冰冷潮湿的沙滩上,我在梦中又梦到了那个女人,她依旧站在远处,直勾勾的看着我,她并不高大,也并不魁梧。

  我有些生气,因为我一靠近她,她就会跑开,与我始终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就是不让我靠近她。

  我对着那个女人大喊大叫,说你搞什么名堂,而我却忽略了一点,我为什么那么想靠近她。

  一束光照向我,它是那么的锋利,那么的滚烫。

  我浑身一激灵,睁开了双眼,看到了一只小螃蟹,在我的胸膛上耀武扬威,挥舞着那对稚嫩的大鳌。

  我想起来,但我的身体像灌了铅一样,是那么的沉重,我吧唧吧唧嘴,因为我的嘴唇很疼,像是被钝刀子割了一样。

  果然,我用舌头触碰到了干裂的嘴唇,我的胸膛上一痒,小螃蟹横着身子,从我身上滴溜下来。

  我喘着气,一鼓作气,从地上挣扎着起来,我回顾四周,看到躺在沙滩上的小木船,它很幸运,没有被大海给顺走。

  我来到木船上,喝了一瓢水,吨吨吨,我能清晰的感觉到,冰凉的水流在我的身体里游走。

  “加油。胜利。”我吼了一嗓子,感觉自己浑身上下充满力量。

  小岛很大,我无法看清楚它的全貌,我四处打量,看到了一个圆圆滚滚的椰子,我顺着椰子往上看,看到了一颗很高很高的椰子树,上面有一个两个,总共五个椰子。

  我欣喜若狂的走向椰子,嘴里分泌了无数不明液体,肚子感觉空落落的,喉咙感觉痒痒的。

  “石头,尖石头,嗯,决定就是你了。”看到椰子,我第一时间想到了石头,并想好了找什么形状的石头。

  “大椰子,大椰子。”我一屁股坐在椰子前面,并把它放在一个大石头上面,兴奋的用石头对准椰子。

  嘭。

  大石头凹凸不平,死死的锁住圆滚滚的椰子,砸椰子我一点儿也不累,反而干劲十足。

  噼里啪啦,椰子被砸出了一个口子,我抱起椰子,也不嫌脏,吨吨吨的喝起了乳白色的液体。

  吧唧吧唧,椰子汁清清甜甜,很好喝,只不过还没有喝过瘾,就没了。

  我的肚子咕咕叫,让我急得抓耳挠腮,我把手伸进椰子里面,扣起了里面白白的椰子肉,把冰冰凉凉的椰子肉放进嘴里,甜甜的,还挺有嚼劲。

  啪。

  被我掏空的椰子,被我扔在沙滩上。我来到椰子树前面,用大力摇了摇椰子树,椰子树纹丝不动,我尝试着往上爬,溜~,啪。

  “唉。”我望着椰子树只能叹气,我回头看向森林密布的岛屿,迟迟不敢往里钻,因为我看到了一条五彩斑斓的小蛇。

  我沿着沙滩走,想把岛屿转一圈,看看这个岛屿有多大,顺便看看有没有掉落的椰子。

  “椰子,椰子。嗯,什么味道这么臭,是不是死了什么东西。呕。这味道也太臭吧,简直无法形容。”我寻着臭味摸了过去,嗡嗡嗡,我看到了密密麻麻,指甲盖那么大的绿头苍蝇,趴在一个不明物体上面,依稀可以看出是一个人,只不过这个人似乎长了一身毛,与其说是一个人,不如说是一头狼。

  “哦买噶,我这是到了一个什么鬼世界啊,这不会是传说中的兽人吧,难怪这么大个。”这具尸体两米开外,骨架很大,我的心跳忍不住加快,有一点害怕。

  “我去,这怎么干的过。”我虽然有一米八四,但是我的骨架很小,远没有面前这位这么粗大。

  “呕。”臭味驱赶了恐惧,我忍不住后退,双手撑膝,一缕缕不明液体从我喉咙里涌出,肚子里的椰子肉和椰子汁好像要不保了。

  “保住。保住。相信自己。周信,你最棒了。”我的身体里涌出一股无名的力量,我咬紧牙关,把涌出来的椰子肉和椰子汁,重新咽了回去。

  “保住了。保住了。”我拍了拍肚子,露出了笑容,看着不远处腐烂不堪的尸体,道:“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吗。不就是一句尸体吗,呕。”

  “跑远。跑远。服了,我服了。”我跑了很远,直到闻不到那股臭味,才心有余悸的回头看了看。

  这座岛屿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大,我很快回到起点,来到木船前。这座岛屿上面似乎没有什么大型动物,只有无处不在的蛇,我也是幸运,躺在沙滩上,没有被蛇给咬上一口。

  “那个兽人身上会不会有黄金。”我被这个异想天开的想法给打倒了,我按耐不住心痒痒的自己,一脸笑容的走向那具尸体。

  啪啪。

  “不要笑。不要笑。这有什么好笑的。”我轻轻的扇了自己两耳光,我觉得自己有点太那个了,想想都不好意思。

  “滚开,你们这些苍蝇,你们这是在干什么,亵渎一个死者,我知道你们肚子饿了,也知道你们这么做是天经地义,但我就是不准。

  你们要听我的话,哎呀,你们敢不听我的话,竟然没有身为一个弱者的自觉。

  嗯,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我身为一个强者是有脾气的,啊打,吃我一棍。”

  我捡起一根树枝,朝着飞在空中的绿头苍蝇打了过去,啪啪,打下好几只,我没来得及看清楚它们是死是活,就被飞来飞去的绿头苍蝇绕花了眼。

  “啊打,你们真是冥顽不顾,我挥挥手,便杀了你们好几只,你们竟然还不逃,是不是知道我肚子饿了,没力气啦。

  咱们走着瞧,啊,要是我有力气,我一定跟你们大战三百回合。

  竟然敢……,好羡慕你们啊,有肉吃,你们也不挑食。”我摸着咕咕叫的肚子,吃了椰子汁和椰子肉我反而更饿了。

  我扔掉树枝,有气无力的四处打量,啪,我从旁边的一棵草身上,拽下一片叶子,放入嘴中,嚼了嚼,还蛮清甜的。

  “振作起来,脑子被胃给吃了吗。”我捡起树枝,重新走向兽人的尸体,忍着恶臭,忍着绿头苍蝇的骚扰,在兽人身上挑来挑去。

  叮叮。

  一只粗黄色的布袋子,从兽人身上滚落,我强忍着暗喜,把布袋子拨离尸体。

  我强忍着恶心,捏着布袋子,跑远。

  松开系带,我看到了金光闪闪的东西,银光闪闪的东西也没有被我忽略掉。

  “嗯,这是你交给我的报酬,我会好好安葬你的,你放心吧,我人如其名,是一个信守承诺的人。”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