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开局一条木筏 > 第四章 初闻金戈

第四章 初闻金戈


  我把红鳞鱼人和蓝鳞鱼人拉到一块,它们份量不轻,起码有上百斤。

  我打着火把在它们身上照来照去,没有发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我一脸不高兴的把它们丢进大海。

  “嗯。闲着也是闲着,给那个兽人挖一个坑吧,再给它立一个墓碑,上面就写【周信恩人之墓】,它也确实对我有恩。”我在不远处,寻了一个土质松软的地方,再找来一块趁手的石头,哼哧哼哧的刨起了坑。

  啪!

  “什么声音。”我全身一紧,拿起身旁的红缨枪,扫视四周。

  “嗯。什么东西,好像是一个人。”海滩上趴着一个人形黑影,我抓来一根燃烧着的干柴,往那黑影旁边一丢,人形黑影显露出了真面目,一个丰满的女人。

  “喂。”我拿着红缨枪,小心谨慎的靠了过去,女人的胸膛还有起伏,只是幅度很小,几乎感知不到。

  “还有鼻息,算了算了,救你一命吧。”我拖着女人来到火堆旁,她的衣服湿漉漉的,摸了摸她的手,冰冰凉凉,没有一丝温度。

  “泡肿了。肚子这么鼓。好人做到底吧。”我用手按了按女人的肚子,女人的嘴里冒水了,肚子里的水被我给挤出来了,我加大力度。

  “咳咳咳。”女人醒了过来,挣扎着起身,嘴里不停的冒水。

  “谢谢你。(北地语)”女人说的话我听懂了,她虚弱的坐在火堆前。

  “能给我水喝吗。(北地语)”女人脸色青紫,嘴唇发乌,身上起满了鸡皮疙瘩,看起来有点吓人,不过她的声音很好听,充满了磁性。

  “好好好。条件有限,只有冷水。”我勺了一瓢水递向女人,哪知女人抬了抬手,又无力的放了下去。

  “能喂我吗。(北地语)”我愣了一下,蹲在女人旁边,小心翼翼的给她喂水。

  “我叫王舞,你呢。你也是北地人。”这个女人好像没有一点怕的样子,整个人很淡定。

  “我叫周信。我失去了一些记忆,也不确定我是不是北地人。”我十分坦诚,没有隐瞒什么。

  “哦。我要脱衣服了,你要不要回身。”女人精神了许多,开始扒身上的衣服,她没有一丝害羞,没有一丝难为情。

  “烘衣服是吧。”我背过身子,没有离开火堆,后面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

  “不是烘衣服,我还能干什么,回过身来吧,我又没有脱光。来,帮我烘这件衣服。”我回过身来,低着头,不太敢看。听到女人要我帮她烘衣服,我的心跳开始加快,亦步亦趋的走向她。

  “快点。”女人似乎不耐烦了,我抬起头看向女人,有一点不高兴了。

  “你要我来,我就来呀。”这个女人有毛病,我可不惯着她。

  “好吧。好吧。是我不对,是我语气不好。”女人神色一阵变幻,在身上摸索了一阵,摸出了一袋东西,递向我道:“我们可以做个交易。你把我送到西平王国,我给你两百金乌。这些钱不算在里面,算是我赠送给你的。”

  我接过袋子,沉甸甸的,份量不轻,我打开系带朝里面看了看,全是金币,没有一枚银币。

  “可以。来。我给你烘衣服。”我一脸笑容,接过女人手中的衣服,先把衣服上的海水拧干净,再对着火烘。

  “我饿了,你有没有能吃的东西。”女人的状态好了许多,她此时的穿着十分清凉,她的肤色有一点黑,形象一点说就是小麦色,皮肤不粗糙,很细腻。

  “你挺漂亮的嘛。”我忍不住夸了句,哪知女人直勾勾的看着我,也不说话。

  “好好好。我这里有面包,也不知道合不合你的口味。”我拿出一块面包递向王舞,王舞接过面包,小口小口的抿了起来。

  “你的吃相挺斯文的嘛。要不要我给你点水。”我饶有兴致的看着女人,看着她吃东西,我的肚子也饿了,此时天色还没有亮。

  “你的身份应该不简单吧。”女人袋子里的金币我数了数,有三十枚,有大有小,大的上面是一只鸟,小的上面是一只老虎。

  “金戈家族你应该听说过吧,我姓王,是金戈家族的旁系。嗯,你不知道,也没关系,你只要知道我付得起那个价格就行了。”王舞说到金戈家族的时候,整个人有了一点不同,好像身为金戈家族的人是一件很自豪的事情。

  见我摇头不知金戈家族,她有反应,但反应不大。

  “我能问你一件事情吗。”我拿出一大一小两枚金币,王舞看着两枚金币愣了一下,道:“你是问它们吗?大的是金雀,小的是金虎,四枚金雀等同于五枚金虎。你的问题看来蛮严重的嘛。”

  “谁说不是呢,我现在只知道自己的名字,其他的都一概不知,也不能这么说吧,只是有一些东西确实是不知道啦。”我把烘干了的衣服递给王舞,王舞接了过去,并对我说道:“你转过身去吧。我可以用你的水洗一下内衣吗。”

  我老老实实的转过身,听到王舞的请求,我想了一下,同意了。

  “你用吧。”

  后面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很快,王舞叫我转过身来。

  王舞此时穿着烘干了的外衣,手上拿着湿了的内衣,看向我说道:“你那个水瓢,我可以用一下吗,我会洗干净的。”

  “没关系。我不嫌弃。”我摆了摆手,走到不远处的小坑前,继续挖起了坑。

  “你这是在干什么,是在挖水吗。这里挖不出什么干净水的。”王舞见到我挖坑,表示不解。

  “我这是在给人挖墓。不远处有一具尸体,它对我有恩,我不想它曝尸荒野。它不是人。”有人跟我说话,我感到很高兴。

  “我果然没有看错你。”王舞知道水的珍贵,洗内衣时没有太过浪费水。

  “看对我什么,我是一个好人吗。”太阳从海里冒出来了,天上的云被染的通红,海水显露出了它原有的颜色。

  “好人,你真是有趣,你觉得你是好人吗。”王舞的手脚很麻利,不一会儿就把内衣给洗干净了。

  “我不认识路,你应该认路吧。”我想到了最重要的一点,我根本不知道西平王国在哪里,是往哪个方向。

  “往东,这片海我清楚。”王舞的恢复能力很强,现在就像个没事人一样,只是脸色有一点苍白而已。

  “交给你了。我这木船应该够用吧,海里有东西,那个东西应该不多吧。”我很快就挖出一个大坑,我走到海边洗了洗手,一屁股坐在王舞旁边。

  “你说的是鱼人吧,这里是近海,它们很少往这里跑的。不用这个,我们还能游过去不成。”王舞拍了拍我的肩膀,对我说道:“带我见见你恩人吧。我给你搭把手。”

  我站了起来,发现王舞蛮高的,我微微低头就能看到王舞的眼睛。

  王舞跟我来到尸体前,尸体上已经没有什么肉了,骨头都露了出来。

  “对不住了。”我强忍着恶心,抓着它的两只手,拖着它往大坑走去。

  我为什么不就近挖坑,除了挖不了,还能有什么原因。

  还好大坑离这里不远,我一鼓作气把尸体弄进大坑,捧着泥土往它身上泼。

  我很快就干完了,因为这个坑我没有挖多深。

  “你衣服上有蛆。”我顺着王舞所指的方向看了过去,只见几条脏兮兮的蛆虫,在我衣服上爬来爬去,我抖了抖,没抖掉。

  我赶紧跑到海里洗手,洗呀洗,洗了很久,洗完还放到鼻子前闻了闻。在洗手的过程中,我顺便把身上的蛆虫捏下来,扔进海里。

  我洗完手,来到岸上,没有发现王舞的踪影。

  “王舞。”人不见了,我自然要去找她,我在丛林里听到了什么声响,王舞从里面冒了出来,手上还抓着一条蛇。

  生猛的王舞让我大开眼界,让我觉得我不像一个男人。

  “你抓这条蛇是用来吃的吗。蛇身上有虫,最好不要吃。”王舞手上的蛇很大,看起来很肥美,但想到蛇身上的寄生虫,我浑身一激灵。

  “不吃,抓来干什么。虫子有什么怕的,又不是生吃,用火还烧不死这些虫不成。你这个人怎么这样,有肉还不吃,吃面包吃傻了吧。”王舞像一个猎食者,一个能独自承担风雨的人,说实话,王舞有点吸引到我了。

  “是我矫情了,有肉不吃。”我笑了笑,强忍着不适,接过王舞手中的蛇。

  “里面都是一些死水,不能喝。看这天气,最近都不会下雨。”王舞说话一点儿也不局促,十分自信的样子,整个人感觉在发光。

  蛇被我去掉头,王舞从身上拿出一把匕首,我没看清楚她是从哪里拿出来的,王舞拿着匕首给蛇开膛破肚。

  蛇被放在石板上烤,嗞嗞,烤蛇的味道实在不敢恭维,有点恶心,哪知王舞吃的津津有味。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但是我要告诉你,适者生存。山珍海味我能吃,喂给猪的猪食我也能吃。”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