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开局一条木筏 > 第五章 漂

第五章 漂


  “我去解小手。”我嘴里嚼着烤蛇肉,偷偷的看了一眼王舞,突然尿急了一样,匆匆的丢下这么一句。

  “去吧。这家伙。”王舞笑了笑,又摇了摇头,继续低头吃手中的烤蛇肉。

  “好心疼啊。看看掉了什么好东西。”我跑到兽人尸体之前躺着的地方,我强忍着恶心从一摊黄绿色的糊糊中掏出一块金属片,我用海水洗净金属片上的糊糊,露出了金属片的真容。

  金属片呈红色,上面有蝙蝠图案,图案下面是不知名的文字。

  “看不出个所以然,收着吧。”我小心翼翼的把它放进粗黄色布袋子里面,系上袋口,放在手上颠了颠。

  我走向火堆,看到王舞坐在火堆前发呆,我不由的放轻脚步。

  “嗯。你怎么去了那么久,是不是大便了。嗯。你身上真臭。”王舞突然回过头,吓了我一跳,一听王舞的话,我只能尴尬的笑了笑。

  “我们出海吧,距离这不远就有一个淡水岛,我们抓紧点时间,天黑之前应该能到。”王舞站起身来拍了拍自己的屁股,我闻言愣了一下,脑子里想了想,听从的推船下海。

  我有给王舞做小弟的想法,她一看就知道不是普通人,与其自己一个人瞎晃悠,不如跟着她这么一个有权有势的人,说不定王舞还能看上了我,招我做上门女婿呢。

  上门女婿我只是想想罢了,但是认识一个有权有势的人,对自己总归而言没有坏处。

  至于对王舞做什么坏事,我只是在脑子里想想,并没有付诸行动。

  “你这杆红缨枪应该见过血吧。”我觉得王舞问的问题很弱智,这不是明摆着的吗,红缨枪上暗红色的血迹看不到吗,这么明显的腥臭味闻不到吗。

  “不久前有两只鱼人找我晦气,我把它们杀了。”我才不会言简意赅的回答是或不是,我要把自己的价值给说出来,我可是杀了两只鱼人的强者。

  “那些鱼人应该就是普通的东鱼人吧,正常的北地人都能单杀它们,你不错嘛,竟然能双杀它们。”我能感觉到王舞语气中的调侃,这让我心里不是滋味,还以为自己很了不起呢。

  “你怎么知道附近有淡水岛。”我转移话题,同时我心中也有一些好奇,这天上也没有星星啊;你怎么确定你所处的位置附近有淡水岛,又凭什么那么肯定能到那个岛上。

  “这涉及金戈家族的秘密,我不能告诉你,反正你听我的就行了。”我抿着嘴点了点头,心想这果然是一根金大腿,看来我是抱定了,我得奉承奉承她。

  “我信你王姐,一看你就知道你们金戈家族是这个。王姐,你看看,你需不需要这个。”我见到王舞对我叫她王姐没有什么反应,我才拿下脖子上挂着的指南针,献宝一样递向她。

  “指南针。也好。”王舞意味深长的看了我一眼,我见此傻乎乎的笑了笑以作回应,用来掩饰我刚才转瞬即逝的紧张。

  接下来的过程是无聊的,我跟王舞其实并没有太多共同话题,有,话也有说尽的时候;王舞其实挺骄傲的,整个人浑身上下充满了自信的光辉。

  我老老实实的划桨,我就像一个莫有感情的工具人,被王舞给操控着,我只需要卖力,根本不需要动脑子。

  脑子自然也不能闲着,王舞承诺的两百金乌我肯定是要的,我又不是她的奴隶,我们只是各取所需。

  我觉得抱大腿这种事,还是需要自身硬,她又不是我的亲生父母,干嘛无缘无故的对我好,我肯定得有她需要的价值,我的个人武力看来是不被她看重的,我得提升自己。

  王舞的五官其实很普通,但是她的气质很独特,很迷人,这给她加分不少,再加上她的身材凹凸有致,更是给她加分不少。

  我划到天黑,王舞所说的淡水岛,我连个影子都没有见到,我不由的有些怀疑王舞所说的真实性。

  “你还划不划得动。”一听王舞这句话,我委屈的点了点头,又连忙摇了摇头。

  “是行还是不行,吱个声。”我只是有点累,身上力气还是有的,那枚朱果对我的滋补还没有停止,我的力气简直是源源不尽,只是我的心着实有点累。

  “行。”我没有说大黑天对你有没有影响这句话,既然她说行,那肯定是行喽。

  “你怎么会掉进海里。”我这才想起来,你这么厉害,你背后的金戈家族也这么厉害,你怎么会沦落到需要我的帮助。

  “你该不会以为这片大海很安全吧。”这一句话堵住了我的嘴,同时不由的幻想到,一支庞大的船队,被一只深海巨兽搅的天翻地覆。

  “你是碰到了什么怪物吗。”我按捺不住内心的好奇,王舞的这段经历肯定是不美好,我这如同伤口上撒盐,让她回忆起不美好的事情。

  “鱼人,铺天盖地的鱼人,如果只是普通鱼人还好。嗯。这片大海很危险,远比你我想象的更危险。你能体会我当时的那种心情吗,你不能,你并不能。”王舞眼圈泛红,泪水在她眼睛里打转,但终究被她给止住了,没有流下来。可见王舞的骄傲,也不能说是骄傲吧,我不知道我此时的心情是怎么样的。

  王舞真的很能影响人,影响,她的伤心和难过如同一个巨大的漩涡,牵扯着我,想要把我拉进她的心里,她制造的幻象里。

  我不应该沉默,我应该说点安慰的话给她听,毕竟这个话题是我制造出来的,而我只是为了满足我的好奇心而已。

  安慰,我此时有点手足无措,想说什么话,却都觉得不合适,以至于我是沉默的,如同一个旁观者一般。

  “对不起。”王舞很快恢复了过来,而我终究没有忍住,愧疚感如同漆黑的触手在我身上缠来绕去,让我难受极了。

  “你的年纪应该并不大吧。”这句话的意思是说我年纪小不懂事喽,我赶紧掐断这丝杂念,老老实实的回答道:“二十岁。十一月二十三日满的二十岁。”

  “哦。这么说来,我还比你大上三岁。”我看了看王舞,她其实看不出具体的年龄,说她十八岁也可以,说她三十岁也可以,她的气质真的很成熟,而她的脸却是那么的嫩。

  “这么说来,我叫你姐是没有叫错喽。是吧,王姐。”我小心翼翼的看着王舞,想从她脸上看出什么东西来,哪知她的城府很深,把自己的情绪藏的好好的;我对上她那漩涡般的双眸,露出傻傻憨憨的笑容,用以掩盖自己内心的紧张。

  “我不喜欢你。”王舞说完这句话,就不再理我了,我哈哈笑了几声,用来排解自己的尴尬。

  女人真是捉摸不透,算了算了,只要她信守承诺就行了,不抱大腿,我难道还活不成不是。

  ……

  “到了。”王舞站了起来,而此时已经是深夜,我的身体是动的,而我的灵魂是昏昏欲睡的,我迷迷糊糊的哦了一声,表示自己并没有睡着。

  “到了!”我如同触电一般,全身上下一颤,整个人清醒了过来。

  “到了。”出乎我意料的,王舞回应了我,我傻乎乎的看着王舞,点了点头。

  眼前的黑影越来越大,岛屿的轮廓出现在我眼前,岛上树并不多,很稀疏,上面好像还有房子。我疑惑的看向王舞,王舞好像读懂了我内心的想法,回答道:“上面有房子,不过并没有人居住,是出海远洋的人修建的一个临时住所,我们今天晚上可以到里面休息。”

  “太好了,终于可以睡个好觉啦。”我听闻可以到里面休息,我激动的不能自制,在野外真的很没有安全感,一栋房子恰好能给我安全感,我只想稍微安稳的睡一个觉,我真的是太困了。

  “靠岸了,把木船隐藏一下。”我用尽全身的力量把木船推上岸,哪知王舞寻来一些干草,遮盖在木船上面。

  我扛起面包,拿上水瓢,看着王舞干活。

  “好了。我们走吧。”王舞做事很利索,我亲眼所见,王舞在前我在后,我就像一个跟班小弟一样,不需要动脑子,只需要听王舞的吩咐就行了;这种感觉真的很轻松,什么事情都不需要我操心,我只需要卖力气就行了。

  嘎吱。

  木门被王舞推开,王舞似乎对这里很熟悉的样子,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一捆干柴,又不知道从哪里弄来打火石。

  里面乌漆嘛黑的,要是不熟悉,哪能这么自如,也不磕磕碰碰。

  呼~

  蓬!

  王舞很麻利的升起一堆火,我才看清屋子里的全貌,最中央的火塘被王舞点起一堆火,不远处堆了半面墙的干柴,房间里没有床,只是地上铺着一层干草,看来是用来睡觉的。

  “你先睡吧,我来守夜。”王舞扒开木地板,从下面拿出一口被干草包裹着的铁锅,我看着王舞忙前忙后,我侧躺在干草上,火塘前,处于半清醒半迷糊的状态。

  咯咯咯!

  王舞似乎捉来了一只鸡,而我闭上了双眼,睡了过去。

  在梦中,我又梦见了那个女人,她依旧直勾勾的盯着我,我鬼使神差的向她招了招手,哪知她向我走了过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