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开局一条木筏 > 第六章 我不是人

第六章 我不是人


  “唉,醒醒。”我被王舞给摇醒了,此时天色已亮,一缕缕肉香味钻入我鼻中,耳中听到噗噜噗噜的声响,铁锅中白色的肉块起起伏伏,汤呈淡黄色,与黄金一样迷人。

  “就等你了。”王舞咕嘟咕嘟的喝着鸡汤,就着我的面包,我的肚子不由的咕咕叫,嘴里开始分泌透明液体。

  我找来一只碗,我拿起汤勺往碗里添汤,跟王舞一样面包加汤造了起来。

  我感觉我更能吃了,以往一块面包就能对付过去,现在起码要两块,这还是算上鸡肉汤的情况下。

  我能吃就算了,王舞比我更能吃,虽然她吃相斯斯文文的,但是吃的一点儿也不少,我袋子里的面包眼见就要空了。

  我不敢说什么,同时也不能说什么,说了岂不是显得我小气,显得我那个。

  反正到时候没东西吃了,我饿她也饿,大家都一样;她饱我也饱,大腿不白抱。

  嗝~

  我打了个嗝,摸了摸自己圆滚滚的肚子,这吃也吃饱了,睡也睡足了,是不是该消费消费了,还有,金子放在身上老不踏实了。

  “王姐。有厕所没有。”我装模作样的捂着肚子对王舞说道,王舞瞥了我一眼,道:“没有。你要那个就给我上远点,还有,注意脚下,别给我整一脚那东西回来。”

  “好好好。我知道了,王姐。”我还想问什么,但是没好意思问;王姐身上有纸,肯定会给我的是吧。

  来到外面,我掂了掂钱袋子,打开系带数了数,看看数目对不对。

  “唉,没错,我就说王姐不是那样的人。”说实话,我有点太那个了,我竟然睡死了,如同案板上的肉一样,是个人都能宰上我一刀;貌似我的红缨枪还到了王舞手中,真是罪过,我得要过来。

  我来到海滩上,躲到两块巨石中间,岛上并没有王舞所说的那么夸张,到处都是雷;我看了一下,他们埋雷的地方都挺集中的,比较有规律的,人走的路上绝对没有雷。

  我开始了吞金,没有带水,决定生吞,硬吞;金雀有二十九枚,金虎有二十枚,加起来份量不轻,有个几斤重,果然是富婆,随身带几斤金子。

  吞金难受只难受那一下,之后就是收获的喜悦啦。我心算了一下,起码有上千金币;我缓了一会儿,再闭上双眼,我的眼前出现三行字。

  【我】

  【商城】

  【金币:1250】

  我看向商城,商城下面出现琳琅满目的商品,我开始翻找起来,看看有没有我需要的东西。

  【左轮手枪,自带五发子弹:25金币】

  【恶龙吐焰刀:100金币】

  【你的血统:1金币】

  【激活你的血统:1000金币】

  ……

  我的眼前出现一大段文字,这出乎了我的意料,我沉下心看了过去。

  【你不是人,你虽然有人的样子,但是我要告诉你,你不是人;我的存在并不是偶然,命运是注定的,你要知道,你该是皇帝,你就是皇帝,你该是乞丐,你就是乞丐;很多人都觉得能改变命运,我们会看到的,时间会证明一切。请务必购买“你的血统”和“激活你的血统”,我会帮助你,因为我是你命运的一部分。】

  叮叮!

  【金币:1249】

  叮叮!

  【金币:249】

  ……

  【你是蚩尤后裔,你的血统目前已激活,请查看“我”。】

  ……

  【我】

  【姓名:周信】

  【性别:男】

  【生日:十一月二十三日】

  【年龄:二十岁】

  【身高:一米八八厘米】

  【体重:七十五公斤】

  【阴:二】

  【阳:一】

  【血统:蚩尤(百分之一)】

  ……

  我睁开眼睛,看着眼前的石壁,缓了一会儿,再站起来。

  我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感觉自己经历了很多,感觉自己从沉睡中苏醒了过来,这种感觉很奇妙。

  我找到木船,并站在木船旁边打量四周,我并没有立即回屋,我想闲逛一下。

  我的状态非常好,我感觉我浑身上下充满了力量。

  ……

  我走向木屋,准备向王舞要回我的红缨枪。

  ……

  “王姐。我的红缨枪。”我感觉王舞变矮了一点,看上去柔弱了一点,我真的长高了,这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你是不是长高了。”王舞很敏感,发现了我的不同,我直勾勾的看着王舞,也不傻笑,我感觉我自己威风极了。

  我接过我的红缨枪,放在手上掂了掂,感觉份量轻了许多,王舞一直在打量我,我知道,我笑了笑,道:“不是我变高了,是王姐你变矮了。”

  “不说了,我们出海吧。”王姐拍了拍我的肩膀,王姐的手有一点重,拍的我的肩膀啪啪响。

  “王姐,你应该有办法联络你的家里人吧。”我对我所处的位置一无所知,我只知道东边有一个西平王国,至于西平王国具体在哪里,我就不知道啦。

  “我实话告诉你,很难,只有到了西平王国,我才有把握联络到家族。”不知道王舞从哪里拿出一把短剑,短剑寒光四射,一看就知道是杀人利器;不过我觉得我的红缨枪更胜一筹,毕竟一寸长一寸强,再加上这里空间很开阔,不怕施展不开。

  ……

  “王姐。你杀过人吗。”我知道我问的是废话,但怎么说呢,闲着无聊找话说。

  “我只杀该死之人。”王姐把短剑收进剑鞘挎在腰上,我知道王姐身上还藏着一把匕首;王姐的回答在我的意料之中,王姐的意思是她并不是一个滥杀无辜的人,她杀人有原则。

  “王姐。你第一次杀人是在什么时候,能给我说说吗。”我来到木船停放的位置,这艘木船也是结实,没有被我给折腾坏。

  “杀人。我能拿起剑的时候,大概四五岁吧,爹爹手把手的教我,并让我亲手杀死一名家族的叛徒。”王姐讲故事一样讲给我听,而我卖力的把船推入海中,王姐早已准备好了一切,船上并没有多余的东西,只有食物和水等一些必需品。

  “王姐。接下来我们去哪。”我需要王姐的指挥,没有王姐的指挥,我心里不踏实,生怕自己跑偏了。

  “去另一座淡水岛,那是一座很大的岛屿,或许我们可以搭乘其他人的顺风船,到时候。你放心,我王舞给你的承诺一定会兑现。不过我想,我们大概率是碰不到的,这片海域很乱的,有很多海贼以打劫商船为生。你应该懂吧,我们很难获得其他人的信任;再加上随时都有可能冒出来的海贼,可以说,我们此时的处境并不好。”王舞的脸上没有笑容,同时也没有愁容,如同一块花岗石一般坚硬,且无惧风雨。

  “有王姐陪着,我周信,不孤独。对了,王姐,为什么这片海的风这么小,几乎感觉不到。还有,这片海应该有名字吧。”王舞知道的东西很多,而我有疑问的时候,多半能从王舞口中得到答案。

  “这片海的名字叫缓慢海,意思是以风为动力的船只到了这里,只能像蜗牛那样缓慢的蠕动,因为这里几乎没有风,所以也有人叫这里无风海。”王姐坐在木桶上面,如同海神巡视自己的领地,王姐真的能给人这种感觉,她身上有股莫名的自信。

  “王姐。你觉得我怎么样。”我不知道王姐为什么对我这么友善,是友善吧,还给我熬鸡汤喝,虽然不是专门给我熬的,但是允许我与她一起喝啊,这很不正常,毕竟我与她算不上什么亲近的人,我有点想不清楚,一团乱麻一样。

  “很好看吧,让人生不起恶感,其他的我就不知道了;其实人的外表是可以看出一些东西来的,我认为长得好看的,一般都不是坏人,都是一些可以信任的人。”王姐有自己的想法,有自己的那一套东西,这让我有一点崇拜王姐,同时也对自己的不足而感到那个。

  其实王姐并不是没有缺点,没有不足,但是喜欢一个人的时候,总会去美化她的不足,给她的不足找一个解释。

  面对大海,经常能感觉到自己的渺小,比如庞然大物一般的鲸鱼吧,我也不确定是不是鲸鱼,反正很大一条就是了,它没有露出水面,只是经过船底。

  当时,出乎我意料的是,我并没有因此感到恐惧和不安,反而像王舞一样淡定自若;王舞真的没有一丝害怕,那种气概深深的吸引到了我。

  我有点按捺不住自己,要不是我还要一丝理智,说不定我已经跳入海中,与那只巨兽展开搏斗,实则送菜。

  “王姐,你不怕吗。”我笑着问王舞,王舞依旧是那副模样,风轻云淡的对我说道:“怕有什么用。那你为什么不怕。”

  “跟你一样。怕有什么用。”其实我想狂妄的说一句,不过是一条大鱼而已,但我没有说出来,因为我还没有那个实力,如果说出来,不就显得我那个了吗。

  “跟我混吧。资源是掌握在少数人手中的,而我就是那个少数人。你,愿意吗。”王舞阐述了一件事实,而这个事实我也知道,所以我并没有拒绝王舞。

  “愿意。”这次我并没有说太多话,反而言简意赅的回答了王舞。

  “嗯。”对于我的回复,王舞的神色没有一丝波动,好像我这么回答是理所当然的。

  趋利避害,对自己有利就趋向它,对自己有害就避开它,追随王舞无疑是利大于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