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开局一条木筏 > 第七章 野猪人

第七章 野猪人


  “王姐。前面有情况。”小木船的前方出现一艘大船,大船的旗帜上面绣有一只野猪,可能是手不够巧的原因,那只野猪绣的十分粗犷,要不是有那对獠牙,都能误认为一条狗。

  “是野猪人。看来我们的运气不太好。它们过来了,信儿,等下拼杀起来,你怕不怕。”我不知王舞为什么那么肯定会打起来,但是我选择相信王舞,我放下船桨,拿起那杆寒光四溢的红缨枪。

  大船越来越近,上面的野猪人渐渐浮现在我眼前;野猪人浑身是毛,毛发呈棕黑色,有一对凶悍的獠牙,为什么不说雪白呢,那是因为獠牙的共同点并不是雪白。

  “停。(人鱼语)

  人族女人,我喜欢;人族男人,杀了,吃了。(野猪语)”大船上面有十三只野猪人,数量并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多;不过它们个个膀大腰圆,一副不好惹的样子。

  野猪人的武器装备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好,每一只野猪人身上都穿着一副皮甲;手上拿着的家伙要么是大刀,要么是狼牙棒,都是一些重兵器。

  我虽然听不懂它们说的话,但是能从它们身上感受到那种赤裸裸的恶意,这种恶意刺激到了我。

  啪!

  野猪人拿着一颗人类的头骨狠狠的砸向我们,头骨明显是朝着我来的,我连忙侧身躲过这一击。

  “杀。”王舞轻轻一跃,拿着短剑便跳上了大船,并与船上的野猪人展开了搏斗。

  我见此连忙跟上,大船有蛮高的,我做不到王舞那样轻松,我找准机会,像翻墙一样翻上大船。

  “小心。”这是王舞的声音,我的余光看到有什么东西飞向我,我全身一紧,抱着红缨枪连忙滚向一边。

  嘭。

  我躲下了这致命一击,一把拳头大小的锤子,砸在我刚才趴着的地方。

  我连忙站起身来,拿着红缨枪朝王舞走了过去;我此时的大脑开始高速的运转起来,我的身体也兴奋到微微发颤。

  没等我靠近王舞,就有野猪人拿着武器堵住了我。

  我的反应很快,一枪刺向野猪人的脖子,这一枪被我给得逞了,我连忙收枪并后退。

  野猪人的脖子被我扎了一个洞,暗红色的血液源源不断的从这个洞里流出,看上去十分吓人;但野猪人并没有因此失去行动能力,反而挥舞着狼牙棒砸向我。

  野猪人这一棒明显用尽了全力,但是很可惜没有砸中我,以至于被我抓住了机会;我快步上前就是一刺,刺向它粗壮的脖子,野猪人的皮毛只是微微阻拦了一下我的枪头,眨眼间便被我的枪头刺破,这一下彻底要了野猪人的性命。

  我一直在观察周围的情况,王舞十分威风,压着那些野猪人打,替我拖住了大部分野猪人。

  我刺中目标就收枪,绝对不会让枪头在它们体内停留太久;野猪人的力气比我大的多,我跟它们硬碰硬绝对拼不过,只能依靠游走寻找机会,并给予它们致命一击。

  “他。杀了他。(野猪语)”两只野猪人怒气冲冲的扑向我,我不退反进,因为我已经退无可退。

  这两只野猪人其中的一只不知道干了什么,命根子没有铁甲保护;柿子就要捏软的,我快步上前,一枪狠狠刺向它的命根子,我一刺中目标就赶紧收枪,并后退。

  被刺中命根子的野猪人捂着自己的伤口发出痛呼,立马失去了行动能力。

  一寸长一寸强这个道理,在我这里再一次得到印证,已经有两只野猪人在我手上吃了亏。

  呼。

  另一只野猪人出乎我的意料,从背后掏出一把短斧,扔向自以为安全的我。

  还好我一直注意着它的动向,它这一击被我给躲了过去;但是哪知还有一把短斧跟在后面,以极其刁钻的角度飞向我。

  呼。

  我连忙抬起脚,短斧擦着我的脚底飞了过去,躲过这击,我快步上前靠近野猪人,红缨枪朝着它的腹部就是一刺。

  枪头被皮甲给黏住,但还是刺了进去,我连忙收枪,又是一刺,生生刺入野猪人的嘴里。

  我收枪并后退,带起一朵鲜艳的血花,并躲过野猪人劈向我的一刀。

  我连忙绕到野猪人的左手边,朝着它的脖子就是一刺,刺完收枪。

  瞥到被我阉了的野猪人意图不轨想要对我使绊子,我反身就是一脚,重重的踹在它的脖子上,它哼唧了几声就晕了过去。

  扑腾,被我连刺了三枪的野猪人,晃晃悠悠的站了一会儿,就扑腾一声倒在地上;我连忙上前补上一枪,因为它还在动;这一枪我刺入它的口中,刺穿了,它抖动了几下就彻底的不动了。

  我连忙回身,朝着背后晕倒的野猪人就是一刺,这一枪对准了它的脖子,这一枪我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刺完这一枪,我的胳膊就发软无力了。

  我连忙看向真正的战场,而这一看,让我一屁股坐在地上,彻底的放松了起来。

  王舞一个人杀掉了剩下的十只野猪人,这在我的意料之中,王舞表现出来的实力远远在我之上,做到这一切也在情理之中。

  ……

  “王姐,你真厉害。要不是有你在,我恐怕会死在这里。”一股疲倦感涌向我,我顺势躺在甲板上,甲板真的很脏,但我没有多余的力气支撑我站起来。

  我躺在甲板上休息了一会儿,身体里已经生出了一股力气,我连忙挣扎着站起身来。

  野猪人的甲板上有一层不明的黑色油垢,上面好像还有细小的虫子在蠕动。

  “王姐。”王姐其实也比我好不了多少,此时她坐在甲板上闭目养神,直到我走了过去,她才睁开眼睛。

  “王姐。”我朝王舞伸出一只手,王舞愣愣的看着那只手,很快,她紧紧的抓着我的手从地上起来。

  “王姐。你的剑上应该抹了毒吧。”我发现倒在王舞剑下的野猪人有一个共同点,伤口流下的血不是红色的,而是带有一点灰色,如果不仔细看,还真看不出来什么不同。

  “你说话还真是直接,也不怕我不爱听。你要知道,我们人族先天算不上厉害,与那些强力种族相比,我们脆弱的如同泡沫。

  我们为什么能生存至今,为什么能占据一块肥沃的,庞大的土地;那是因为我们懂得借助自身以外的力量,甚至我们能把这种力量,用来强化我们自身,比如我。”王舞收起了自己的短剑,她的恢复能力比我还要强,也是,要知道她不久前还虚弱的抬不起手,现在却生龙活虎,一副没事人的样子。

  “王姐,这艘船我们能用吗。”这些野猪人也是蠢,也不能说是蠢,谁知道王舞这么勇呢;要是它们知道王舞这么勇,它们一定会远程打击,让王舞没有靠近它们的机会。

  “可以。我们去找一样东西。嗯。信儿,你可以这么理解,马车是由马来拉动的,而船呢,除了风力和人力,还能借助海兽的力量。

  而怎样控制这些海兽呢,那就是抓住它们的幼崽,还有,你还得会人鱼语;只要是海里的智慧生灵,都能听懂人鱼语,据说人鱼语是海神的语言。”王舞带着我来到船舱,找到一只被铁链栓起来的小海兽。

  这只小海兽有六只脚,全身呈蓝灰色,看去去颇为神异。

  “这些海兽都是有智慧的,我们囚禁了它们,它们自然会怨恨我们;而它们一旦失去我们的控制,它们就会寻找机会报复我们。用这种办法来控制它们是最愚蠢的,我们完全可以用另一种办法,让我们与它们成为朋友,而这,就是我们的机会。”王舞用钥匙打开小海兽的脚铐,并与小海兽进行着交流。

  “谢谢你。(人鱼语)”小海兽一扫之前的阴霾,变得活泼了起来。

  “不用谢。去见见你的家人吧。(人鱼语)”王舞带着小海兽走出船舱,而我一脸懵逼的跟在后面,我吃了没文化的亏。

  ……

  小海兽看了王舞一眼,从甲板上跳入海中,一只与小海兽长得一模一样的大海兽从水里冒出来。

  “谢谢你。人类。为了报答你的恩情,我愿意受你的驱使。(人鱼语)”我如同傻子一般看着王舞与海兽沟通,我试图去听懂她(它)们说的话。

  “麻烦你了,我们要到西平王国,到了西平王国,你们是去是留,全看你们的意思。(人鱼语)”王舞站在船头沐浴在金黄色的阳光下,如同女神一样与下面的巨兽沟通。

  “把这些尸体扔下去,喂给它们。”王舞没有要动弹的意思,我老老实实的拖动尸体,抛入海中,那只大海兽把尸体抛起又接住,像玩皮球一样玩着它。

  “嘻嘻,还真是顽皮。”这貌似是王舞第一次笑吧,还真别说,王舞笑起来特好看。

  这些野猪人死沉死沉的,我突然浑身一颤,像是想到了什么东西一样,开始在这些野猪人的尸体上面翻找起来。

  “嘻嘻。还真有,还不少呢。”我从野猪人身上摸出了不少好东西,这让我喜笑颜看,以至于看到野猪人狰狞的面孔,都觉得是那么的可爱。

  我把野猪人的皮甲扒了下来,反正所有值钱的东西都给我扒了下来,只剩赤条条的身体被我给丢给海兽。

  “我六你四。”王舞笑吟吟的看着我,她所说的话让我心中升起一股不快,但又很快被我给熄灭。

  “王姐,我喜欢黄金,可以把黄金都给我吗,这些钱都可以给你,我只要黄金。”我拿出自己的钱袋子递向王舞,把有蝙蝠图案的金属片拿出来,放进另一只装满金币的钱袋子里面。

  “来。过来。把那个东西拿给我看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