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开局一条木筏 > 第十四章 开拓令

第十四章 开拓令


  “他要走了,我们跟上去。”我一个人在街上闲逛,本来是要打道回府的,可是,却碰到了一个意料之外的人。

  “你就是周信。这是我家小姐让我交给你的。我们先找个安静的地方谈谈吧。”一个相貌清秀的女人出现在我眼前,他一口道出了我的名字,而我的名字也只有王舞知道。

  我看了一眼这个女人,便带着她走向我落脚的地方。而一些对我不怀好意的人也跟了上来,他们发现了与我同行的女人,他们不仅没有害怕,反而兴奋了起来。

  “有人跟着我们。”女人显然不是泛泛之辈,她感知到有人尾随,便好意提醒我。

  “嗯。”而我,早就发现了那些不怀好意的人,对于别人对我的敌意,我其实是很敏感的。

  我和这个女人越走越偏,同时也来到了我落脚的地方,直到我们两个走入那间破旧的小院子;那伙人再也不掩饰了,大大咧咧的朝着我们围了上来。

  我反应很快,立马冲进房屋里,拿上我那杆红缨枪;一旁静坐的金刚腾的一声站了起来,拿上他的狼牙棒,跟上了我。

  那个女人则在一旁看戏一样的看着我们,对面那伙人显然把她当成无威胁的人,把自己毫无防备的侧面对着她。

  “老大,他们会不会是。”瘦高个看见了金刚,显然由此联想到了什么,脸色不由分说的变白。

  “什么。”大傻显然对此一无所知,带有一点傻气的看向瘦高个,瘦高个很快回应道:“没什么,傻哥,那个小白脸就是骂你的人。”

  斗鸡眼早就看到了金刚,整个人控制不住的颤抖,裆部有了一块明显的水迹,显然是吓尿了;谁能想到,一个这么好看的人能跟凶徒扯上关系,要是早知道这点的话,他斗鸡眼打死也不来这。他不由的看向自己的老大瘦高个,而瘦高个也朝他打了一个眼色,他们明显有了退意;今天无论谁胜谁负,他们都吃不了兜着走,谁让他们是弱者。

  “小子。就是你。骂我们老大是杂种的。”大傻身旁走出一个人,他一脸桀骜不驯,一脸疯狂;毫无畏惧的走向我,而我愣了一下,显然没搞懂他为什么这么说,但他们要做什么,我是知道。

  既然要找我的麻烦,就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这个人也不知道是真疯,还是假疯,拿着一把小匕首缓缓靠近我,而我怎么能让他近身呢。

  突然,一股极其纯粹的东西充斥我整个身体,我整个人变得有一点不同了;我就是一枪,刺向那个人的喉咙,这一切发生的很快,几乎就是一个眨眼的功夫,那个人就死在了我的枪下。

  “吼。”金刚发出一声怒吼,以绝对的蛮力挥舞狼牙棒,砸向愣住的大傻,大傻也就愣了那么一下,而这一下,却让他断送了性命。

  大傻曾经杀过人,以绝对碾压的优势杀过人,他的对手要么块头没有他大,要么不够狠;有一句话是这么说的,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总会有比你更加厉害的人。

  而我和大金刚无疑就是的,即使他们人多,我们也毫无畏惧,下起手来更是毫不犹豫,就像两个冷血屠夫一样。

  院门已经被那个女人关上了,逃跑的瘦高个和斗鸡眼死在了那个女人手下。

  “救命啊。有人杀人啊。”他们只是一些好勇斗狠的年轻人而已,他们欺凌弱小习惯了,真的就觉得自己强大了;他们自认为无所畏惧,不怕,而在这里,怕与不怕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活着。

  那个肤如黑炭的怪人,不仅力大无穷,武器更是碾压他们,他们命不久矣。

  院子里的呼救声,让听到的人匆匆离去,趋利避害让他们做出了正确的选择;无人来扰这里的清静,死静,数十具尸体或横或竖躺倒在地上;就算杀几十头猪都没有这么快,他们大多数人被吓破了胆子,愣在原地任由金刚打杀,而金刚自然不会客气。

  “他们罪不该死。嗯。貌似还是你有错在先。你倒是挺狠的嘛。说实话,我有点不喜欢你。”女人避开那些尸体,来到了我的面前,这个女人的个头不矮,一米八左右的样子。

  女人的话让我无动于衷,她跟我相比又好的到哪里,我的杀心大,你的杀心就不大;如果不是犯了事,我倒还不至于做这么绝,谁让他们赶上了呢。

  “里面的东西你看一下吧,希望你不要辜负小姐的好意。到时候你做出你的选择,而我,也会做出自己的选择,希望你也不要让我失望。”女人一脸平静的站在一堆尸体前面,而我,拿着那个那个包裹走入一个无人的房间。

  ……

  “你带我去大树村吧,我不会让她失望的。”包裹里面的东西我都看了,对于王舞目前的情况也知道了,对于王舞给我的两条路,我选择了第二条路,我也是一个有野心的人。

  王舞给了我一块开拓令,而开拓令的价值能有多大,在于我的能力有多大;我有自知之明,我觉得自己有这个能力,让这块开拓令的价值发挥到它没有价值的时候。

  “你们惹下的麻烦我会帮你们解决的。接下来,你们跟我走吧。”小院子外面来了一辆马车,马车上面挂着一面旗帜,旗帜上面用金丝绣了一把戈;我和金刚被那个女人带上马车,车厢里没有其他人,只有我们三个。

  “我们现在是去兽骨县吧。”这个女人从一上马车,就变得心不在焉,显然是在想着什么心事。

  “是的。带你们去见兽骨县的县令,算是彻底激活这枚开拓令啦。小姐还给你准备了一千枚金乌,算是给你的启动资金。你,可不要让小姐失望啊。”那个女人神色复杂的看了我一眼,而我也知道她为什么那样,对此,我只能靠行动证明啦。

  我不知道说什么好,被人这么信任,我其实挺复杂的,倒不是怕干不好,辜负了她的心意。而是。既然你这么信任我,我也不会让你失望的。

  我们出城很顺利,没有被那些人盘查,兽骨县离南山县蛮远的,但同样归属于金戈郡。

  兽骨县是一座边境重城,用以抵御南方的兽人。

  “还没问你的名字呢。”我看向女人,等待着女人的回复,女人十分干脆利落的回答道:“王刀,大刀的刀。”

  “那我叫你王刀吧。”叫她姐我是不愿意的,叫她小王或小刀也不合适,叫她王刀虽然生分,但是刚刚好,我也跟她不熟。

  “随便你。反正我也叫你周信。”这个女人不咸不淡的看了我一眼,而我朝着她笑了笑,表达着我的善意。

  “我能给王姐写封信吗。”对于王舞现在的处境我是无能为力的,毕竟我现在还很弱小,给不了她什么帮助。

  ……

  拿了王舞的开拓令,意味着我与王舞绑在同一架战车上,享受着这架战车的便利时,同时也意味着要守护这架战车,让它不要被倾覆。

  天色在不知不觉中黑了,而马车依旧在前行,这一路上没有碰到什么麻烦。

  ……

  明天一大早,我们到了兽骨县,王刀带着我见了兽骨县的县令,兽骨县县令对我的态度说不上好,同时也说不上坏;这位县令大人很忙,见了我一面,便忙其他的事情去了,而我接下来的事,则被他交给了手下。

  ……

  而我跟着这个人,来到了大树村。

  大树村建于一棵大树下,大树村有二十户人家,一百人左右;大树上有一个放哨的人,他一看到我们,便向村中预警。

  很快,我们见到了大树村所有的人,他们显然事先知道我们要来,只不过还不知道是不是的,所以要确认。

  “请问你们来我们大树村有什么事。”这群人当中一个领头的人站了出来,而县令的手下跟那个领头人交流了起来。

  “这位从今往后就是你们大树村的村长。”县令的手下侧过身子,让出了仪表堂堂的我。

  “见过村长。”这群人打量了我一会,便乌泱泱的朝着我跪了下来,而我从左到右粗略的扫了一圈;这些人都是一些青壮,少有老幼妇孺,看来他们的处境不是很好。

  “起来吧。”我让他们从地上站起来,便转过身子,面向县令的手下,并递给了他一点东西,还道:“麻烦你了。”

  县令的手下用手掂了掂那东西,朝着我笑了笑,道:“那我就先走了。祝愿你在此一帆风顺,有所得。告辞啦。”

  县令的手下骑着马,带着七八名手下走了,而王刀带着赶车子的小伙子留了下来。

  “村长。我们已经给你准备好了房子,你跟我来吧。”一个中年大汉走了上来,他是这伙人之前的领头人,而现在,则是我。

  “好。”大树村的村民恭敬的给我让出了一条路,金刚和王刀则紧紧跟在我的后面,那位赶车的小伙子则赶着马车,缓缓的吊在我们的后面。

  “村长。到了。”这个前领头人叫大明,他不是贵族,所以并没有姓,只有一个名。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