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开局一条木筏 > 第十五章 狗头人

第十五章 狗头人


  “村长,我能跟你聊聊吗,是关于大树村的事。”大明的表情十分认真,其实就算大明不跟我讲,我也会找机会问大明,关于大树村的一些基本情况。

  “可以。我们进去说吧。”我发现大树村的村民时不时打量我,而我朝着他们点了点头,表达自己看到了他们。

  我的住处是一间占地不小的木屋,木屋整体呈棕色,看上去别有一番风味;大树村的房屋都是一些木屋,这些木屋挨的十分近;整个大树村与周围的环境,十分的协调自然,一点儿也不突兀。

  “村长,你知道狗头人吗。我说的就是关于狗头人的事。”大明对我的态度十分恭敬,没有一点瞧不起与欺负,毕竟我是一个初来乍到的外地人。

  “知道。是一种十分常见的怪物。兽人。它们很能生。你难道是想说……。”狗头人这种生物我听王姐说过,她说这是一种比西鱼人还要弱小的怪物,一个十三四岁的小子就可以欺负它们;不过,它们很能生,一生就生四五只,一年最少能生两回;再加上,它们从出生到形成战斗力用不了几个月,所以它们成了北地人的心腹大患;它们可以说是杀之不尽,只要给它们留下一点“种子”,来年就能收获漫山遍野的狗头人。

  狗头人身上没有什么肉,战斗能力又不小,那些肉食动物只有迫不得已的时候才去打它们的主意,也就是说没有什么生物能压制住它们的数量,主动的;大多数情况是被动的,比如北地人。

  狗头人数量多到一定程度,周围的环境就不能给它们提供足够的食物,所以它们就会去抢;它们更乐意去抢北地人,因为北地人有大量的粮食储存;而北地人也不好惹,所以它们聚集在一起,以数量取胜。

  “没错,村长。狗头人已经严重影响到我们的安全。所以。村长,我很感谢你能来大树村,没有哪一个人愿意来我们大树村,我们这里的环境实在是太差啦;也就只有您,所以,我尊重您,我愿意受您的驱使。”大明一脸诚恳,单膝跪在我的面前,我一脸严肃,把大明扶了起。

  “周围还有其他的村子没有。”这一句话很关键,如果有的话,那就有机会联合起来,或许已经联合起来了;如果没有的话,那就得想办法增加大树村的人口,没有人,其他的就先不要说了。

  “没有,村长,离我们最近的就只有兽骨城。大树村是一个很特殊的存在,不是我们想留在这里,而是那些人要我们留在这里,边境上有很多像我们这样的村子。在很久以前,我们这里有很多村子,有很多人定居在这里。唉。他们留下的遗迹到现在还有。唉。”大明是一个看上去很顽强的人,他有那种刚毅的气质,与内地的那些人截然不同。

  “村长,您到我家里去吃午饭吧。”不知不觉中,就已经到了吃午饭的时间,也就是肚子呱呱叫的时候,我本想拒绝大明的好意,可是想了想,就同意了,道:“可以。”

  大明家里有八个人,他的父母,他的两个弟弟,他的妻子和两个孩子;这在我的意料之中,以大树村的情况很难娶到外面的女人,最可靠的途径就是买一个老婆;没有女人,这个村子终将走向凋零,而我,则要想办法解决这个问题。

  大明一家人吃的东西是一锅粥,可能是因为我们要来的原因吧,粥里面有肉;大明的老婆和两个孩子都眼巴巴的看着那些肉,大明的父母和弟弟或多或少的有一点馋,可是由于有我们在的原因,他们很少或几乎没有勺肉往自己碗里。

  这粥怎么说呢,入嘴有一股挥之不去的苦味,说不上好吃,但是能吃下肚子。

  “大明,你今天晚上,带着你的家人来我家里吃晚饭吧。嗯。你带我到村子里转转,了解了解情况。”在大明家我只吃了个三分饱,正常人能吃饱的量,对于我来说只够垫垫肚子。

  “好的。村长。”大树村种有小麦,而小麦的收成并不是很好,不是这里的土壤不够肥沃,而是打小麦主意的生物太多了。

  “村长,有狗头人。”我顺着大明的视线看了过去,有四五只鬼鬼祟祟的东西躲在草丛里打量大树村;狗头人我只听王姐讲过,这是我第一次见到狗头人,狗头人真的长了一只狗头;整体看上去有点邪恶,有点肮脏,甚至有点恐怖。

  我没有弓箭,就算有弓箭,我也不会使,所以我只能眼巴巴的看着它们。

  嗖!嘣!啪!

  我偏了偏脑袋,看到了手持长弓的王刀,再回头,有一只狗头人死在了王刀的箭下;其他狗头人见此,慌慌张张的跑了,我朝大明示意了一下,让他带着狗头人与箭矢回来。

  嘭!

  大明没有让我等太久,就把狗头人的尸体扔在我的面前。狗头人怎么说呢,全身上下长有毛发,毛发的颜色黑黄混杂,看上去不是很好看;如果不仔细看,它就像一条狗一样,不过,只要稍稍仔细一点,就能发现它的不同;手跟人一样有五个手指头,脸上的毛发要少一点,露出的皮肤是肉色的,脖子上带有骨头制成的项链;从下体的突出,可以很明确的证明它是一只雄性狗头人。

  它很瘦,骨头都露出来了,证明它死之前的生活并不好;它的鼻子没有狗那么尖,长长的犬齿露在外面,身上有一股腥臊味,不是很好闻。

  我接过金刚递向我的红缨枪,红缨枪一到手,就朝着狗头人一扎,枪头轻而易举的刺进狗头人的身体。

  “主人。前方出现了一大群狗头人。”金刚个子高,率先发现了来犯的狗头人,而大明整个人绷了起来,他一发现狗头人,便大声呼喊,道:“迎敌。”

  大树村的村民反应很快,老幼妇孺紧闭门窗躲在家里,青壮拿上武器,跑到两米高的墙上御敌;大树村的最外面有一道木栅栏,而木栅栏把整个村子都围了起来;家家户户的房子靠的很近,房子外面有一道墙,有两米高,这是大树村的第二道防线。最后一道防线自然是那些木屋,而这些木屋也暗藏玄机,据我观察,木屋的下面可以躲人;木屋关键的地方设有观察孔,观察孔下面还有孔,应该是用来射箭和刺枪的。

  大树村能存在到今天,必然是有两把刷子的。

  狗头人从四面八方涌了上来,大树村周围一定的空间,只有草能稍稍遮住它们的身形;大树村应该有意识的清理过四周的杂物,让一些东西没有隐藏的地方,不至于让它们神不知鬼不觉的摸到大树村。

  狗头人看不出具体的数量,起码有上百头,甚至上千头;就算狗头人再怎么废,当它们的数量积累到一定的程度的时候,将会有质的改变。

  一场攻防战就在我来到这里的第一天发生了,我和金刚守着前门,王刀和那个赶车的小伙守着后门。

  这场攻防战,将是艰难的,我看了一下,守在墙上的青壮有四五十人;这个数目在我的意料之中,但还远远不够。

  两米高的墙真的说不上高,一不留意就让那些狗头人窜了上来。

  我看着城下汹涌的狗头人,我出乎意料的没有恐惧,而是十分清醒与冷静;一枪又一枪,刺死一头又一头,这些尸体堆在墙下,让本就不高的城墙,变得更矮了;一个直通城墙上的小坡也因此出现了,而红缨枪的红缨终于被那些鲜血破防了,滑滑腻腻的暗红色血液顺着杆子往下流,血液让我有一点抓不住红缨枪。

  本该被我刺死的狗头人,由于我的手一滑,从我的枪头下死里逃生,并快速的靠近我;我愤怒的扔下红缨枪,一脚踢在狗头人的脑袋上,当场把它给踢死。

  呼!

  我的头鬼使神差的一偏,躲掉了一枚婴儿拳头大的石子;这些该死的扔石头的狗头人,虽然大多数狗头人赤手空拳,但是还有一部分狗头人是有武器的,比如长长的兽骨,一头磨尖的树枝,以及各种各样原始的武器。

  ……

  这场攻防战,狗头人死了很多,大树村的村民也死了四五个。

  “杀。”狗头人攻上了城墙,我找了一条布带,把红缨枪绑在我的手上。

  ……

  杀的越多,我就越麻木,我不断的重复着机械的动作;金刚在我的不远处,不停的挥舞着手中的狼牙棒,他一棒子最少能带走两只狗头人,狗头人在他面前如同一个婴儿一般;死在他手下的狗头人是最多的,多到数不清楚。

  这些狗头人真的很弱,但也真的很多,同时也很疯狂,都已经死了这么多了,还冲。

  我已经感受到身体的疲倦,同时还有一丝恐惧,因为再这样下去,我非得交代在这里不可。

  但这丝恐惧很快被一股不知名的力量驱散,同时,我的心中涌现出一股战意,再同时,身体里冒出了一股霸道的力量。

  我开始不拘于刺这一招了,开始扫了,呃,只扫了这一下,枪头就断了;我没有愣住,而是一棍又一棍的砸在狗头人身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